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升官发财在宋朝 > 第三百二十章
    既已应承了陆辞,柳七纵使打心底觉得好友过于谨小慎微, 也还是在磨蹭一阵后, 硬着头皮向兴致正高的同僚们进行了劝说。

    以苏舜钦为首的馆职官员们, 乍一听还以为柳七是在玩笑,跟着打趣一阵后, 才得知柳七是正经进行劝解, 顿时纷纷露出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来。

    在对陆辞为人为官,都颇为钦佩的他们听来, 要将胆小怕事跟常有破格惊人之举的这位年轻大员联系起来,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柳兄, ”苏舜钦看了远处站着等候的陆辞一眼, 半信半疑地问道“若你想抛下我等,随陆节度另作庆贺,亦是情理之中,大可直说便是, 实在不必寻些借口。”

    柳七哭笑不得道“我在正经事上, 何时开过玩笑的确是小饕摅羽的意思。不过话说回来, 他绝非胆小之辈, 但机警得很,从不无的放矢。看在你我交情的份上,我真心劝你们还是好好听从吧。”

    若是陆辞只让他一人不去,他大可随口编个谎,而不必拿原话相告。

    但按照小饕餮的提醒,主持私贷官物一事的苏舜钦几人, 需立马做出补救来,他才不得不艰难地开了口。

    众人听出他口气中的认真和无奈,不由面面相觑。

    只是陆节度身为御史大夫,上任也才不过数日,竟就变得这般畏手畏脚,视弹劾如猛虎,不复往常剑走偏锋的胆气,实在叫人失望。

    不过,他们心里诸多滋味,面上还是客客气气地未显露。

    尤其,陆辞还在旁等着,又到底是叫他们曾很是佩服的人,虽感到颇为扫兴,苏舜钦与友人们商榷几句,还是决定顺了对方的好心提醒,如此照办了。

    好在买走他们旧纸的那商户还未返家,仍在街上游走叫喝,并未费多大力气,他们便在于原来卖出价上添了半贯钱的情况下,将那数大摞旧纸给买了回来,重新堆回库房之中。

    原本因清理了堆积如山的旧报,而变得显得几分空旷的库房,重新又变回拥挤了。

    “唉,这都算什么事啊”

    史馆检讨王洙搬来搬去,大冷天里硬是折腾得一身大汗,不由小声抱怨了句。

    “罢了罢了,”苏舜钦也很不是滋味,到底劝住他“做也做了,莫表露出来。”

    待他们忙完这些,对这些年轻气盛的馆职人员心里会有的不满心知肚明的陆辞,便笑着站出来道“诸位平日待我柳兄亲厚,我常从柳兄处有所耳闻。现难得聚上一回,若诸位不嫌,我愿厚颜做这个东,邀诸位往樊楼一聚,不知你们可愿赏光前来”

    他非要做这个泼冷水的恶人,虽主要是为保柳七,但也的确是不想看到这些不知弹劾险恶的大好青年,太早就因不拘小节而折戟。

    只是他更清楚,贸然施加于别人头上的好意,往往不被接受,对他们的不领情,他自是理解居多。

    为了不让听取了他的建议,而将友人们都劝住的柳七日后难做,陆辞便主动开口相邀,圆他们相聚的本意。

    听陆辞相邀,众人皆是一愣。

    于他们而言,最重要的当然不是陆辞表露出的自掏腰包,请他们上京中最大的酒楼樊楼吃喝的慷慨,而是那毫无大员架子、甚至称得上熨帖,又透着温和亲热的语气。

    看着笑眯眯的陆辞,再想起刚刚虽依言照办了、却满腹牢骚,不以为然的自己,脸皮颇薄的一干年轻人都莫名生出几分羞惭来。

    真要说来,这事不论算不算小题大做,都与陆节度全无半分干系。

    以陆节度贯来处事的玲珑心思,仍选择出口规劝,还不是担心他们惹上麻烦,才出面做这恶人

    越往深处想,就越觉得自己拿好心当恶报,实在不识好歹。

    苏舜钦微赧道“下官素慕节度风采,承蒙邀约,已是至幸,岂好让节度破费”

    他一启头,众人也纷纷客客气气地出言表示,对于邀约他们是恭敬不如从命,但让陆辞破费,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合适的。

    “不必多礼。”陆辞亲昵地拍了拍柳七的肩头,莞尔道“毕竟陆三元薄情,将柳娘子留于京中独守空闺,竟是长达数年之久。若无诸位开解,柳娘子怕是早杀到边关去,也就无我这几年的安生日子了。”

    不料陆辞如此风趣,众人当场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柳七“”

    以陆辞作节度使、那撇开其他补贴不算,单俸钱就已高达四千贯的禄金,还真不会将邀请十几个馆职官员往樊楼一聚的那点开支放在眼里。

    哪怕他们奋力推辞,陆辞还是微微笑着做了这一主张,将满脸写着不好意思的一干人领樊楼去了。

    因有陆辞这一既是生人、又是大员的在场,原想着痛痛快快放纵一场的馆职官们,哪怕明知对方亲和得很,不觉多拘束,也免不了较为注意自身形象。

    于是往年宴饮上的放浪形骸,这回是半点影子都无;原定要召几名官妓饮酒陪坐的念头,更是消散得无影无踪;就连醉意上头,吟诗作赋时,也下意识地不乱作轻狂叛逆态,而是起了想让曾连中三元、名满京师的陆辞点评的心思,绞尽脑汁,正儿八经地写些诗作来

    陆辞虽知他们或多或少地因自己的存在,而有所收敛本性,却未对此做出任何应对来。

    他自始至终,只噙着云淡风轻的微笑,以一种放松得近乎慵懒的姿态后斜斜往后倾倚着,一手撑着下颌一侧,一手漫不经心地把玩着酒盏,既优雅,又从骨子里透着令人挪不开眼的风流。

    无人看出这位不时点头、好似赞同他们一般的陆节度,此时此刻,其实很是心不在焉。

    他们一边暗暗跟彼此较着劲,一边下意识地模仿起了陆辞的仪态,一边还不顾同僚之情,相互争锋。

    就连柳七都难得地旁观者清,很是看不下去了,怀着万千感慨,偷偷同陆辞咬耳朵道“好一个招蜂惹蝶、罪孽深重的陆三元啊”

    “胡说。”一向由他开些乱七八糟玩笑的陆辞,这次却将眉一挑,微肃神色地纠正了他“我为人可规矩清白得很,休要拿我清誉说笑。”

    要是从前,也就由着柳七揶揄了。

    但现在距离虽远,自己却到底是有家室的人了,怎么好让些风言风语传到本就有些不安、远在秦州的狄青耳里

    柳七先是茫然,再就是一副刚活吞了蝇虫的表情。

    啥玩意儿

    他一言难尽地看了陆辞一眼。

    只有在想到自己跟眼前这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弱不禁风的斯文人,却比他要凶暴得多的小饕餮间的武力差距,为免遭到殴打,他才痛苦地憋住了更多的话。

    尽管没像预想中那般喝得烂醉而归,这些馆阁官员仍在颇为仰慕的陆辞这名朝中大员的款待下,过得很是尽兴。

    当酒意渐渐上头,他们为防在陆节度前丢脸,明智地陆续起身告辞了。

    等他们舒舒服服地在家中睡了一宿,翌日一早还因宿醉而有些头痛,踩着时辰到了馆中,要准备忙碌时

    浑然不知,朝中已掀起了一阵阵狂涛骇浪。

    却说在早早得知苏舜钦等人将筹办一场年末小聚时,便有不少未曾受邀在列者心有不甘。

    但大多数人到底有着自知之明,知晓自己同那一些心高气傲的天之骄子交情不深,不好贸然开口,也就默默作罢,或是另作安排了。

    偏偏有个姓李名定的官员,并无这等自觉,而是在久久未等来邀约的时候,主动迎了上来,询问席会的事宜。

    然而李定在自认清高的馆职人眼中,名声却无论如何都算不上好,在眼里容不得沙的苏舜钦看来,无异于一一昧钻营、却无才华的俗人。

    他当然不愿在宴中添这么一位扫兴的存在,当场就婉言拒绝了。

    他拒绝时虽说地客气,但兴冲冲上去主动询问的李定,如何会不觉颜面扫地,自取其辱

    他面上虽装得大度,好似不以为意,心里却满是怨恨,更下定决心,死死盯住了毫无察觉的苏舜钦一干人。

    昨日还在馆中时,他亲眼看见苏舜钦等人命小吏将库房里的旧纸清点称重,捆着一道送出馆门,卖给了事前约好的小贩,又听到兴致勃勃地商量着席间要请几名官妓来陪坐助兴,才不动声色地离去了。

    为免万一,他夜里又派家丁去打探了聚会的情况,确定苏舜钦等人当真往樊楼去,甚至还添了来寻柳七的朝中大员陆辞时,更觉兴奋。

    若只是馆职中人吃喝玩乐,的确称得上人品微瑕,却不见得能掀起多大风浪。

    可要是陆辞这一堂堂节度使、应为官品楷模的御史大夫也掺和其中,那份量可就截然不同了。

    只要能将这一大员拉下马的话,要致苏舜钦等人仕途于死地,又有何难

    李定按下满心激荡,又探听得一些聚饮的详情,却一直按而不发。

    待宴毕,各人归家后,他才将耳闻来的宴中情形加油添醋,四处散布道馆阁中本该清贵的官员们,却因听从朝中陆姓大员的唆使,私自盗用进奏院中的旧纸卖钱不说,还拿那笔公款公然去喝花酒,还与私自召来妓陪坐、与其同乐

    没过多久,这些有鼻子有眼的传闻,就顺利传入了一直留意着陆辞处动静的御史中丞韩绛耳中。

    作者有话要说  注释

    史上这事的原貌为进奏院案

    在庆历四年1044的秋季赛神会,按照宋人惯例,各个馆院都会准备酒宴,于是苏舜钦也将进奏院的旧报纸给卖了,换了几贯钱,邀请了进奏院的同僚和几位有交情的好友,到酒楼喝酒联欢,还叫了几名官妓歌舞弹奏,陪饮助兴。

    当时的进奏院是负责刊印中央政府的朝报,然后分发给各地政府的。一年积累下来,往往有很多废报纸。卖废报纸赚不了多少钱,不够喝酒的花费,于是这场酒席其实是个人凑份子,众筹出来的。

    恰好有个叫李定的官员,得知此事后,也跑来表示想参加这一场聚会。然而苏舜钦一直瞧他不上,拒绝了。李定便怀恨在心,四处托人打听聚饮的详情,然后加油添醋,四处散布,让流言传到了御史中丞王拱辰处。

    很快,王拱辰就上书弹劾苏舜钦卖公家旧纸所得公款召妓、开席会宾客的罪名。开封府调查清楚后,发现确有其事苏舜钦等人,身为进奏院的长官,却盗用旧纸钱喝花酒,是为监主自盗;王洙等人与妓杂坐私自召官妓是被法律禁止的,只能作为官宴,且不能私侍枕席;周延隽和周延让等人则因服丧未除就参与妓乐;王益柔则做了傲歌,谤讪周孔里头一句 周公孔子驱为奴。

    于是在一群人的推波助澜下,监主自盗的苏舜钦等人被削职为民;王洙被去除侍讲、检讨二职,徒知濠州;周延让监宿州税;周延隽降为秘书丞所有参加宴席的人,都遭到了斥逐。

    对此,我的看法是虽说卖旧物供聚会饮酒一事,似成惯例,但真要追究起来,违法的确就是违法,监守自盗的性质也颇为恶劣。因此就算令人同情,也难以说王拱辰等人攻击他们的事出无由。

    另外有趣的一点是,在此发了大力的王拱辰还是苏舜钦的举主,也是最先举荐苏舜钦充当馆职的人,这次严厉弹奏,其实并无私人恩怨,而纯粹是喷子履行职守,不讲半点私情而已。

    知宋写给女儿的大宋历史作者吴钩,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25133,,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