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慈母之心[综] > 现世安好(七)
    如今这三所学校一所是省重点中学,三度重建扩建都是老校址。两所大学俱已搬到了大学城, 但是查看校史一所是建国后原址重建, 后迁移大学城。一所是建国后选址重建, 后迁移大学城。

    那选址重建的大学建国前的旧址如今是森林公园。石慧查了一下地址, 就发现了一则森林公园的告示, 因为提升改造森林公园要封闭半年。这可真是太巧了

    在查询森林公园的时候, 石慧在网络上也发现了一些关于森林公园的帖子。诸如情侣晚上幽会看到鬼影, 有人夜跑听到哭喊声,有小朋友看到快如闪电的雪貂安南市可没有野生雪貂, 也许是什么人养的小宠物罢了。诸如此类。

    当年那里的大屠杀也不是秘密, 许多人都传言是死者冤魂不散。如安南这样的千年古都,几经战乱, 什么屠杀坑、战场、乱葬岗不止一两处。再说了,有人居住的地方哪里没有几个关于乱葬岗、斩首地的传说。

    持续了半个世纪的苦难史加上那场波及大半国家的决死之战,安南并非死伤最惨烈的地方。关于那些大屠杀的传说也就没有那么引人注意了,偶尔一些“现身”说法, 多被当做灵异故事一笑而过。

    然既然晓得了八卦阵的内幕,石慧也不会将这些仅当做故事。这些传闻许就是八卦阵松动的明证, 有封印在, 即使有厉鬼也无法跑出来伤人, 可阵法松动, 里面有些东西就藏不住了。

    “妈妈,妈妈”石慧关了电脑,走出书房就看到祁佑、堂堂带着祁音从外面回来, 进门就听到女儿咋咋呼呼的声音。

    “你们去楼下打球了”石慧看到祁佑放在置物架上的球拍,有些惊讶。

    “音音说要去啊”堂堂回答道,“爸不在家吗,现在做文职也这么忙啊”

    “文职也是工作,也少不了加班。那创业大厦的每天半夜下班,不也是文职吗”石慧取了纸巾给女儿擦汗,“冰箱里有绿豆汤快去盛一碗喝吧难为你们两个陪她玩一下午,看这一头汗。”

    夏祈祐十二岁,夏祈堂十岁,都是半大少年了,陪五岁小姑娘打羽毛球可不为难么夏祁音别的不说,精力那不是一般的好。倒霉归倒霉,身体素质一流,一天到晚耍不完的精力。陪着夏祁音玩,时常两个哥哥累趴下了,她还是精力旺盛。

    夏祈祐从厨房拿了碗盛汤,对夏祈堂一顿挤眉弄眼老爸老妈肯定有秘密,你问不出来。

    “大哥,你眼睛抽筋了吗”夏祁音仰着头,一脸天真道。

    夏祈祐

    夏祈堂“哈哈哈”

    “妈妈,二哥为什么笑啊”夏祁音回头问道。

    “搞怪呗一个个小不点心眼不小”石慧伸手在女儿脑门上弹了一下,“快去喝你的汤,喝完自己看画本,不许打扰哥哥们做功课。明天要上学,别功课都没做完。”

    “哥哥写完功课才陪我玩的呀”夏祁音嘟着嘴巴道。

    夏祈祐一边喝汤,一边伸手去翻桌子上的袋子“红糖酥饼,这是灵渠特产啊,妈你去灵渠了”

    “又不是只有灵渠才有红糖酥饼。”夏祈堂反驳道。

    “徐记红糖酥饼啊,灵渠老字号,他们家的酥饼只买现做散称的,只有灵渠有的卖。”夏祈祐道,“我同学灵渠人,上次放假回老家带过。”

    夏祈堂愣了一下“妈,你出去两天回灵渠了”

    “老房子那边,回去收拾一下,交物业费。”

    “其实那边老房子都好多年不住了,卖掉不是更好。”夏祈堂温声道。

    “老房子啊,以后留给你的呀。”夏祈祐眨了眨眼,“我爸也有老房子留给我。”

    任慈和石慧并没有隐瞒两个孩子所有事情,早年出于安全考量也就罢了。如今隔得久了,偶尔也会带他们去祭拜那些不在了的人。慎终思远,不是迷信是对先人付出的肯定,对后人也是一种启示。

    “我这次回灵渠,还见了个人。”石慧笑望着夏祈堂道。

    “什么人啊,以前认识吗”夏祈堂疑惑道,“妈你不是说我们在灵渠那边没什么亲戚朋友了么”

    “你的小青梅啊,当年你可是把贴身玉符都送人家小姑娘。”石慧道。

    “哦,我知道”夏祈祐恍然大悟道,“就是老相册里面背后标注了堂堂和糖糖的合影中那个小姑娘吧堂堂真是了不起,这么早就知道给自己定一媳妇了”

    夏祈堂脸皮一红“大哥你说什么呢那只是小时候一起玩的小朋友,我都不记得人家长什么样子了你自己在学校里乱收女孩子的情书,还说我。”

    “情书咳咳”石慧差点呛到,伸手拧住夏祈祐的耳朵,“夏祈祐你今年是小学五年级,你就知道”

    “疼疼疼,妈我错了,我没有早恋。”夏祈祐哀嚎道,“快放手快放手,我真没早恋。同学塞我东西,我就接过来看看我就看看”

    “在说什么这么热闹,我在门外就听到声音了”任慈拉开门,推着轮椅进门。

    “夏祈祐,竟然收情书”

    “现在的小学生真了不起”任慈叹道。

    “可不是,十二岁就知道写情书了”

    “收情书的又不止我一个,堂”夏祈祐哈哈一笑,“隔壁楼那个小霸王今天还拿着棒棒糖哄咱们音音做他女朋友呢”

    夏祁音气呼呼道“他的棒棒糖吃过的,脏死了,我才不喜欢”

    任慈脸色一变“他要是那根没有吃过的糖葫芦给你呢”

    “揍他哥哥说拿小东西骗女孩子的都是坏人”夏祁音捏了捏小拳头道。

    “对了,除了爸爸妈妈哥哥给你的东西,在外面没有爸爸妈妈允许,不需要拿别人的东西,更不能吃陌生人的东西,和他们去别的地方。”任慈叮嘱道。

    “我记得哦”夏祁音点点头,“爸爸,等下我们去买棒棒糖吧,我要西瓜味的上次妈妈买的不好吃。”

    “好,吃过晚饭带你去买。”任慈捏了捏她的小鼻子笑道。

    “大晚上去买棒棒糖,她又能含着糖睡觉。”石慧嗔道。

    “睡前刷牙就好了,说好了不许含着糖睡觉,糖要白天吃。”

    “嗯嗯那爸爸每天都可以买棒棒糖吗”

    “一天买一根,爸爸就每天带你去买。”

    “拉钩,大人不能骗小孩子的。”

    “好,拉钩”

    “爸爸,我也要棒棒糖”夏祈祐怪声道。

    “一人一根可以了吧堂堂也有”

    “我不喜欢糖果。”夏祈堂嫌弃道。

    “那你想要什么”

    “泡泡糖”

    “好,就买泡泡糖。”

    石慧看着任慈和孩子们讨价还价,心中分外安宁。若能一家人守在一起,即便换个神仙也不乐意。

    将森林公园那边的消息摸了一遍,石慧就发现森林公园那边的动静越发明显了。封闭的森林公园,看着安静,下面却是暗流涌动,已经有不少特殊部门的人驻扎在里面。

    “过几日就是血月了。”石慧将报纸放在桌子上,开口道。

    血月就是月全食出现红月亮,并不罕见,平均一年就有一次。最近一次血月是上半年的北美洲、南美洲出现。血月之日阴阳倒乱,是八卦阵威力最弱的时候。如今恰逢一甲子八卦阵虚弱之时,加上这次血月有四个多小时,月全食持续约一小时,八卦阵的封印很可能出现问题。

    “森林公园这一趟少不得走一走,就算不是找人,这事也不好不管。我们一起去吧”

    石慧犹豫了一下“你也要去”

    任慈握着她的手笑道“莫非你是怕我累赘了”

    “胡说什么呢我只是不放心孩子们在家,佑佑贪玩,音音闹腾。大的小的都不是省心的,总不能让堂堂看着哥哥和妹妹吧”

    “佑佑懂事的,你也不要太小看他了。咱们家几个孩子都不是会闯祸的,何况我们又不是去什么远的地方,也许一晚上就回来了。”任慈安慰道。

    “希望吧”

    次日晚上,石慧和任慈还是郑重与两个大的交代了要出门的事情,让他们留在家里看着妹妹。夏祈祐和夏祈堂都已经开始学武,身手还行,胆子也大,晚上又不出门,留兄妹三个在家还是比较放心的。

    夏祈祐嘻嘻一笑道“听说明天有血月,莫非爸爸妈妈要二人世界去赏月现在的老头子老太太都这么浪漫啊”

    “臭小子,说谁老头子老太太呢”石慧习惯性揪耳朵。

    “啊啊啊,我错了,是我的美女妈妈,不是老太太。”夏祈祐连忙讨饶。

    石慧也没用劲,不过一家人闹惯了,这小子每次必定装模作样喊疼。

    “赏月为什么要二人世界,我们不能一起吗”夏祁音抓着饼一脸懵懂地看向旁边吃饼的二哥。

    “夏祁音,你简直是一万个为什么”夏祈祐摇头道。

    “二哥,大哥欺负我”夏祁音嘟着嘴告状。

    “夏祁音,你就会告状”

    “大哥不要欺负小音,自然没有人告状了”夏祈堂拿纸巾给妹妹擦了擦嘴巴。

    “我哪里欺负她了”夏祈祐无辜道,“我只是陈述了事实而已。”

    “音音小,自然有很多好奇的东西,谁让你口无遮拦。你小时候也有那么多为什么”夏祈堂反驳道。

    “我现在也有许多为什么,不过我会自己看书自己查。”

    “你五年级了,音音才上幼儿园,都没认识几个字,她有不知道的当然要问了。”

    任慈和石慧不由相视而笑,这些孩子真是一天不吵嘴都睡不着。

    作者有话要说  周末在客厅嗑瓜子,听到窗外小男孩哄小姑娘做他女朋友,小女生谈判两颗糖答应了。一群老头老太太树下聊天,听见了笑着起哄。我看了一眼,目测男女不超过六岁。

    母胎单身表示服气这恋爱技能估计出娘胎就有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