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圣父白切黑[快穿] > 正文 第 120 章
    第120章

    明明很多事情,开口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才是最为艰难的时候。

    可是左蓁蓁已经鼓起了勇气,开了个头,然而正当她准备说下去的时候,却又犹疑地看着湛兮:“老师,不论我说什么,您真的相信我吗?”

    “当然。”湛兮深深地望着她,“我相信我的学生。”

    他的话,带着一股子笃定,他的眼神宽厚而坚定,仿佛带着一股安抚的力量,与鼓励的力量。

    左蓁蓁望着湛兮的眼睛,竟然在下一刻,开始泛红。

    她眨了眨眼,将酸涩的泪意忍住,张口欲言,却又忽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湛兮的手下意识地搭在椅子的扶手上,轻微地摩挲了一下,这是他下意识的动作,只是曾经的对象,要么是他的剑,要么是他的刀。

    他很想继续给左蓁蓁打气,让她可以说出自己的心事,有些东西憋着太过难受,需要宣泄才可以。可是他不能现在就开口,他需要足够的耐心,给这个孩子缓冲的时间,让她拥有再一次蓄起勇气面对坏事的机会。

    “滴!恭喜宿主,目前任务进度为:65。”

    -----------------

    时间过得很慢,又似乎过得很快,也许是五分钟,也许是十分钟,左蓁蓁终于开口了。

    “四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我摔倒了,腰撞到了桌角,”左蓁蓁指了指肋骨附近。

    “很痛,还有一大块淤青……”她垂着头,缓慢地向湛兮叙述着。

    湛兮颔首,温柔地看着她,表示自己在听。

    “后来朱老师知道了,就直接掀开我衣服来看……”

    湛兮搭在扶手上的手,瞬间收紧。

    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湛兮抿了抿唇,尽最大的努力收敛了自己的杀意,才缓缓地问:“那蓁蓁是觉得被冒犯了吗?有没有直接说出来?”

    “老师你觉得呢?”左蓁蓁反而将问题丢给了湛兮。

    湛兮知道,她这是在试探自己,这是一个很聪明,很敏锐的小姑娘。她或许是经历过太多次鼓起勇气说出自己的遭遇和不满,却不被在乎或者不被相信的事情,所以现在,她赌上了对这个几乎要贯穿她整个小学阶段的班主任的信任,想要再一次开口求助。

    但是与此同时,她或许是有些杯弓蛇影,依然担忧湛兮会和其他人一样不信任自己,所以她在下意识地说一点,就要试探湛兮,她想要看看湛兮的反应,再根据湛兮的反应来决定是否应该继续说下去。

    或许……这会是她最后一次向这个外界,伸出求助的手,想到这里,湛兮的心瞬间就被揪紧了。

    湛兮真诚地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如果是老师我的话,知道蓁蓁你的腰有淤青,应该是会问你好些了没有,严重的话,会给蓁蓁送一些跌打酒,或者建议家长带你上医院看看,如果是发生在学校,老师会先带你到医院。”

    左蓁蓁下意

    识地舒了一口气,湛兮见状莞尔,多可爱的小姑娘,懂事又聪明,却还是带着孩子的天真可爱。

    “老师,我跟你说,我当时就觉得心里很不舒服,可是我又不敢说,朱老师很关心我,还问我痛不痛,之后他又和我爸妈说看着一大块淤青,很严重的样子……我当天晚上就犹犹豫豫地暗示了一下我爸妈……”

    左蓁蓁似乎在努力地回忆,她咬了咬唇,道:“我好像是这样说,就是假装很不在意地说朱老师今天拉开我裙子看了我的腰,说撞得很严重。结果我爸妈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有在意朱老师掀我裙子的事情,反而说‘只是看起来严重,过几天就好了’。”

    湛兮已经想打人了。

    “所以,蓁蓁你是不是因为父母对这件事情的反应,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反应过度了?开始觉得是自己想太多,虽然心里还是不舒服,但是不敢再提了是吗?”

    “老师!你怎么会知道!”左蓁蓁猛地抬头,大大的眼睛,亮晶晶地盯着湛兮看,仿佛会发光一样。这让湛兮想到了他放在她身边的那个羊毛毡傀儡小人,在他猜对了它要表达的意思的时候,它就是这样仿佛整个都被点亮了一样。

    “乖蓁蓁,那么老师现在告诉你,老师的想法。”湛兮看着她的眼睛,“一个成年男人,是不能这样掀开女孩子的裙子的,这是猥亵,他很恶心!”

    左蓁蓁挠了挠头,说:“其实我爸也爱拉我裙子,有时候表姐和妈妈给我买了裙子什么的,我爸会觉得这些小裙子很稀奇,他总是很好奇,不过他拉着我转来转去地看裙子,或者掀开一点都只是掀到膝盖,看到裙子反面的布料就放下了……”

    “爸爸这样做的话,我只感觉到这个老头子好搞笑啊,嘿嘿,我爸其实有点跟不上那个,嗯……时尚!可是朱老师这样做,我就觉得很反感,反正我觉得心里很不舒服,那时候还以为是自己多想了。”

    湛兮心道,那当然是不一样的,孩子对待他人看自己是往往更加直接也更加敏感。左新华拉女儿的裙子转来转去还掀开一点看反面,是因为他纯粹是出于没有任何恶意的好奇,且到膝盖为止,基本上也就是折过来看看裙子的反面料子而已了。

    而朱刚烈明显怀着很恶心的心思,他-妈-的一把将左蓁蓁的裙子掀到了上半部分的腰,那基本上可以肯定,他已经看到了他想看到的,穿着不成熟的内衣和可爱的小内-裤的,青涩的左蓁蓁的身体。

    -----------------

    左蓁蓁得到了湛兮的认同和鼓励后,就打开了话匣子,倒豆子一样地将压在自己心里头有好些日子的事情全给说了。

    湛兮已经不在含笑聆听了,整张脸越来越冷,身上的气压也越来越重。

    但是这显然让取悦了左蓁蓁,她是个聪明的孩子,她知道,老师这样的反应,才是一个真正相信她、在乎她、关爱她的人应该有的反应,那就是自己在乎的孩子被伤害后的愤怒。

    湛兮脸色越难看,左蓁蓁反而越能信任他。

    除了朱刚烈掀她裙子的事情,还有很多看似无意,实则已经对这个孩子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的事情。

    “嗯……”左蓁蓁又开始有些害羞了,“老师,我长腋毛了。”

    湛兮面色不变,淡定颔首:“腋毛一般十四到十五周岁开始长,蓁蓁你今年只有十一岁?唔…这是发育有点早了?”

    左蓁蓁尴尬地咧嘴笑开,下意识地抓了抓自己的马尾:“呃……好吧,我也觉得自己发育的有点早,老师我会不会长不高啊?”

    “要多运动,会长高的。”湛兮老神在在地给出了官方万金油答案。

    左蓁蓁认真地点了点头,又有些疑惑地看向了湛兮,说:“老师,你刚刚也在和我说腋毛,可是我感觉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像是在说很平常的事情。但是上一次,朱老师忽然笑着说他发现我长腋毛了,然后还一脸,嗯……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啦,他在笑,但是我觉得像是在嘲讽我?我不知道……”

    “揶揄,”湛兮帮她找出一个词,然后问,“他给了你一种在戏弄你的感觉,对吗?”

    “对对对!老师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到,你等下把字写给我,我回家查查字典。”

    “好,”湛兮颔首,“他还说了什么?”

    “就说发现我长腋毛了,我觉得好尴尬啊,发现了就发现了呗,非得要笑得一脸恶心地当面告诉我,还说什么好浓密好长什么的……然后又笑得很恶心,总之我看着觉得很讨厌很厌恶,后面他又语气很奇怪地说了一句‘蓁蓁,你长大了’。”

    湛兮眼角都忍不住抖了一下。

    438:“我靠!你hold住啊宝贝,你-他-妈的怒气值飙升成这样还一脸冷静!?”

    湛兮含笑:“不必如此慌张,我当初扛着本命法器无间斩,血洗三门四派六教那些伪君子的时候,还是笑着的呢。”

    438:“……我看人家的变-态程度不如你。”

    这边,左蓁蓁还在皱着眉,歪着脑袋开始回想:“其实爸爸妈妈也天天都在说我长大啦,老师你偶尔也说过,可能你不记得了,其他老师也说过,很多人都说过,邻居也说过我长大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朱老师说我长大啦,我就突然觉得很害怕。”

    她吐了吐舌,似乎觉得有些尴尬,扭捏地说:“老师你别笑我,我当时是真的觉得很害怕,就突然感觉很害怕那种,好像是大半夜上厕所突然就想起了自己看的鬼片那种突然害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是因为来自你生物本能的预感,只是湛兮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

    “这件事情,你告诉爸爸妈妈了吗?”湛兮问。

    左蓁蓁眨了眨眼:“没有。”

    湛兮已经有些无力了,他不想问她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父母了,那当然是因为她第一次开口诉说的时候,没有得到重视,导致她已经潜意识地认为和父母说这些是没有用的。

    或许,如果没有二年级那一场科普,左蓁蓁根本也不会向湛兮讲述这些。

    湛兮心情尤为复杂,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接下去,然而也不等湛兮回应,左蓁蓁已经直接跳过这个“问腋毛说长大”的话题了,她向湛兮说起了那天去广场吃饭的事情。

    “我那天就不应该穿五分裤的!”左蓁蓁有些气鼓鼓地说,“本来说好了是全家一起去吃的,我爸爸忽然就没空,刚好朱老师有空就让他带我去,本来妈妈也去的,可是妈妈又被邻居阿姨约走了,我就自己和朱老师去了。”

    “其实一开始都好好的,我也没想什么,我玩了一天嘛,回去的时候就有些累了,坐在副驾上昏昏欲睡,然后等红灯的时候,朱老师就突然拍我大腿。”

    湛兮倏地用力阖上了眼。

    438:“尼玛你悠着点,我这边已经检测不到你的怒气值了,估计已经爆表了。”

    “我当时被吓了一大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结果他又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大腿三四下的样子,然后就摸了摸我的膝盖说什么:‘你膝盖怎么这么冷,空调太冷了吗?’我那时候心里面好别扭啊,我好想骂他,我又不敢,朱老师一直都对我很好,大家都知道的……”

    “老师,朱老师为什么不直接问我冷不冷,偏偏要摸我的大腿和膝盖呢?这些举动我都可以说是自己想太多了,可是他突然就笑着问我是不是在经期,我当时听到了,觉得很恶心很别扭,还有点害怕,我不知道要怎么形容我的感受,总之很不舒服,我假装没有听到,结果他又问了一遍!”

    “反正当时含糊过去了,我心里面就觉得怪怪的,我也不敢说什么,下面也不敢睡觉了,很累也撑着。然后晚上我和妈妈聊天,告诉她这件事情,我以为妈妈会站在我这边的,结果妈妈却说:‘谁叫你要坐在副驾上的,你就不能坐在后面吗!?’”

    湛兮现在是想着连左蓁蓁她老妈一块儿胖揍一顿。

    “我本来就觉得很难受了,”左蓁蓁的语气都开始低落,“我当时真的觉得很难受,为什么妈妈不安慰我呢?为什么她不抱抱我呢?她怪我要坐在副驾,可是我本来就有些晕车,一直坐车都是能坐前面就坐前面的呀……”

    “蓁蓁,”湛兮轻柔地摸了摸她的头顶,“这不是你坐在哪里的问题,你妈妈在逃避这件事情。蓁蓁,问题在于,不论你坐在哪里,那个畜生都不可以伸出那恶心的猪蹄子去摸你!”

    就在左蓁蓁看清了班主任坚定地看着自己,眼中冒着愤怒的火光,似乎想要将那人碎尸万段的样子的时候,她忽然觉得之前受的委屈和压抑,也没有那么难受了。

    -----------------

    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了,左蓁蓁忽然说:“老师,我得先回家了,不然太晚了我爸妈找不到我就会以为我在朱老师家,等下他们肯定给朱老师打电话的!”

    “老师送你回去。”湛兮起身,顺便将左蓁蓁搁置在桌面上的书包拿了起来。

    “你就和父母说,你这次考试表现不好,老师留你抄试卷好了。”

    左蓁蓁惊讶地看向湛兮,然后笑眯眯地眨了眨眼,那嘚瑟的小模样真是俏皮极了。

    “好吧,这是我和老师的之间的秘密!”

    </>作者有话要说:我被气死了,我要崩溃了,我哭出来了,我真的感觉受不了了!

    麻蛋世界上怎么会有老鼠这么恶心的存在!

    简直是够了,啊!!!我在家里团团转,好几个小时,累的要死,房子都快拆了,就是打不到它!

    ·

    感谢在2020-05-0920:35:02~2020-05-1023:56: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柠舒、糖与雪梅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择适而安70瓶;酧钺7瓶;胖猪猫6瓶;靖瞎说、南国听风5瓶;月半日勻3瓶;盈灵、霞霓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网址m..  ...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