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六章 洪荒护短第三名
    ‘弥勒这家伙,该不会借自己这段随口胡诌的话……

    顿悟了吧?’

    小琼峰上,刚从三仙岛回来的李长寿,正在湖边暗自嘀咕。

    他细细品味,自己这几句话对于弥勒这般高手来说,还真就有点‘唤醒本我’的意思。

    可他当真只是随口忽悠,想给弥勒种点道心缝隙。

    也是最近这三十多年,自己研究‘天魔’特性研究太多了,下意识就想去搞敌手心态,给他们道心搞出点缝隙。

    谁让弥勒来的只是一具化身,还是较为粗糙的神念化身,便是直接打杀了,对弥勒也没什么影响。

    问题是,自己的化身……不一定打得过。

    遥想当年,自己用纸道人套娃之法,忽悠了一次金蝉子,让金蝉子去找‘三颗痣’。

    而今纸道人之法已骗不了人,却勉强掌握了一门嘴上功夫。

    这,也算是小小的进步!

    那什么‘太白金星一身神通大半都在嘴上’的传闻,倒也不算虚假。

    瞧了眼正热闹的棋牌室,李长寿坐回丹房前,闭目凝神,开始细细体悟均衡大道。

    紫霄宫过后,一直到大劫正式降临,李长寿能做之事只有寥寥几件——

    修行参悟大道,尽量增强自身实力;

    为商国的建立保驾护航,提防西方教釜底抽薪;

    掌控三千世界大局,避免仙盟提前失控;

    积累更多纸道人,并琢磨出更强的‘反干扰’禁制。

    如今‘船新’改良后的纸道人,具有更稳固、造价更低的优势;

    李长寿的思路主要有三个,第一是增强自己元神之力与元神的关联,这点主要是从‘杜书仁’身上得到的感悟。

    元神、天魔,本就是真灵意识在不同道则作用下,所产生的不同形态,这只‘上流天魔’确实给了李长寿不小的助力。

    其他两个思路,主要是从简化纸道人禁制、增加禁制防护两方面入手。

    为此,李长寿也钻研了十多年的上清符箓,算是从云霄那里‘窃’来的小灶。

    有一说一,人教圣人课程,形式相对较为单一,讲究【悟道法自成】与【自然有妙法】,即让人教两位圣人弟子在悟道的过程中,自己去领悟斗法的神通。

    才不是圣人老爷忘了教,又或是懒得开口。

    现如今,李长寿掌握了丰富的修行资源,修道之事的难度只在于境界感悟。

    灵丹妙药随手炼,重宝灵宝自不缺。

    对于自己能得到的多余灵石宝材,李长寿也没闲置,继续之前‘小琼峰防卫卫星’的工程,并将‘小琼峰周天星斗炮’提上了日程。

    那只从混沌海鲲鹏府邸收获的先天土之精,李长寿也开始了漫长的培育过程,最少都要几百年,才能将它融入小琼峰总体大阵中,作为主阵之灵。

    届时再出现度仙门遇袭这种状况,灵娥就可无压力操控小琼峰上五成阵法。

    届时……

    是不是有些事后诸葛了?

    李长寿微微睁开眼,目光眺望着空旷的天穹、无边无际的云海,心底泛起少许无奈。

    终究,还是选择了受制于天庭。

    正感慨着,一道玉符自视界之外飞速而来,后面隐隐追着一群天兵天将。

    师兄的道韵?

    李长寿袖袍一挥,将玉符隔空摄来,而那群追着玉符而来的天兵天将,也被李长寿温声劝退。

    将玉符放在数丈之外,用仙识探之,看着其内的简单内容,李长寿额头挂满了黑线。

    域外天魔发疯,吵着喊着要攻入洪荒天地,杀太白、灭金星?

    这?

    什么情况?

    是因自己命金鹏和谛听清扫域外天魔,让对方恼了,还是因自己表明立场、坚决拒绝鲲鹏的勾搭,让鲲鹏怒了?

    一个月内发起数次大攻势,若非太极图帮忙,玄都城怕是都要崩……

    李长寿禁不住呻吟一声,抬手扶住额头。

    这般都能意外树敌可还行?

    他仔细分析了一阵,断定域外天魔对自己影响颇小,倒是师兄提到了‘圣者’二字。

    那天魔尊者、域外天魔的‘母亲’,对这些域外天魔传递的神念中,表达着对李长寿侮辱了他们圣者的极大愤慨。

    天魔尊者这般先天神魔,莫非跟鲲鹏……达成了某种长线合作战略?

    带着这般疑惑,李长寿仔细斟酌一番,很快就拿出了两枚价值不菲的超品传信玉符,一枚给师兄回信,一枚发去了金翅大鹏鸟处。

    后一枚玉符中写道:

    【铲除天魔,造福万灵;除恶务尽,莫留后患。】

    李长寿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明显,只能按金鹏的性子,这般小小的鼓励一下;

    不然他倒是真的担心,金鹏一时兴奋,会下令‘宁杀错无放过’,从而造下不必要的杀孽。

    给大法师的玉符中,李长寿简单言说了前因后果,叮嘱师兄小心那个八成就是鲲鹏的‘圣者’,对方现如今也不知强到了何等境界。

    做完这些,李长寿分神各处,在三千世界与洪荒五部洲各处转了一圈。

    仙盟安稳、临天殿无恙,黑豹访友后继续闭关修行,仿佛此前完全无事发生。

    地府处,季无忧掌门的魂魄即将修补完成,重走轮回之路,稍后自己也要过去一趟,送掌门一程。

    继续修行吧。

    尚未成仙时,几乎一次顿悟就能突破一个小境界,若非自己拼命压制,成仙将会完全没有难度。

    到了现如今,数十次顿悟也不一定能堪破前方迷障,须得将一定的岁月用在悟道之上。

    没有付出,哪来收获。

    心底感悟丛生,李长寿轻轻一叹,身周吹出一阵阵微风、背后显出道道金光,均衡大道显化出的画轴随风飘动。

    咳,打脸了,不小心又破了一下。

    这让李长寿想起了那句——人世间的悲欢并不相通。

    他只是觉得突破太快,道基有些不稳罢了。

    正要闭关稳固下境界,太白宫外,灵珠子匆匆而来,似是有什么急事。

    李长寿闭上双眼,安排新改【本体】纸道人外出,化作已固定的太白金星模样,端着拂尘飘然迎上。

    灵珠子向前行礼,简单说了发生何事。

    却是最近数年,玉泉山上修行的杨戬陷入了瓶颈,久久不能突破,这对于主修肉身的炼气士颇不寻常。

    修肉身与修元神不同,后者若是卡在平静,数百上万年没有突破都不足为奇。

    但修肉身,最不济还能增强几分气力,杨戬最近数年却是没有半点增长。

    灵珠子道:“师叔,玉鼎师叔言说,您对八九玄功领悟无比深厚,天地间怕是只有您能指点杨戬师弟。

    玉鼎师叔想让您派一具纸道人过去一趟,我师父也已在玉泉山了。”

    “嗯,”李长寿面色颇为严肃,让灵珠子稍等。

    当即便准备了几只纸道人,更改气息道韵、隐藏面容,钻入灵珠子袖口,让灵珠子带去玉泉山。

    杨戬这是怎么了?

    身为大劫子之一,本身资质也是颇为不凡,修的还是八九玄功这般本身就没太多瓶颈的‘完美功法’……

    “师叔,”灵珠子传声问,“杨戬师弟似乎对天庭颇有怨恨,长此以往,会不会影响他道心?”

    李长寿笑道:“无妨,玉鼎师兄的道,刚好能护住杨戬道心。”

    “可为何……灵珠知晓,师叔绝不会是迫害杨戬师弟一家的恶人,为何不早早对他言说真相?”

    灵珠子那清秀的面容上满是不解。

    李长寿笑问:“你觉得杨戬此前的修为进境如何?”

    “堪称一日千里,着实有些吓人。”

    “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源自于内心的执念,”李长寿道,“其实我去跟他解释,也无法消除他心底的魔障。

    那年他还是幼童,云华仙子一家遭人算计,无论如何辩解、是谁控制了那天兵的心神,可出手打杀了杨戬父亲和长兄的,就是天庭天兵。

    与其我去对他解释几句,让他暂时掩住了心底的魔障,倒不如将这魔障化作他的执念,让他心底积压的情感有宣泄之处。

    人族本身羸弱,没有强大的道躯,没有天成的元神,想要快速成仙成神并不容易。”

    灵珠子顿时陷入沉思,飞出天庭后,身形化作流光朝中神洲落去。

    “可是师叔,他外出历练两次,不知从哪里听来了,师叔与天庭玉帝陛下是他杀父仇人的谣言。

    他几次问我师叔是何为人,因师叔你此前叮嘱,每次我都不知该如何回答。”

    “无妨,你可不要说漏了嘴,不然我与玉鼎师兄的努力都要付之东流,”李长寿笑道,“放心就是,我自有安排。”

    灵珠子有些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抿嘴点头,飞得更迅速了些。

    ……

    两个时辰后,玉泉山中。

    李长寿化作的无须版赵公明,与玉鼎、太乙两位真人躲在云雾中,看着正在山林中打坐的青年道者,不怎么激烈地讨论着杨戬的‘病因’。

    李长寿很快就断定,杨戬的瓶颈并非是因八九玄功,而是道心迷惘。

    太乙真人道:“我看你们就是太宠着了,不过是卡了几年瓶颈而已。咱们有今日的道行,哪个没遇到过几百几千年的困境?”

    玉鼎真人和李长寿对视一眼,两人默契地摇摇头。

    李长寿:“我修行日短。”

    玉鼎真人道:“瓶颈……不多。”

    太乙真人嘴角一阵抽搐,忍住了开团,避免了被揍。

    玉鼎真人问:“长庚可需与戬儿直接接触?”

    “他如今修为已不算低,怕他能识破我这纸道人之术,”李长寿沉吟几声,婉拒了玉鼎真人的提议。

    虽然知道这情形基本不太可能发生,但还是决定稳妥起见。

    李长寿道:“这几年,师兄可跟杨戬谈过?”

    太乙真人抱着胳膊,在旁接道:“你要问谈过多少次。

    自从发现杨戬卡瓶颈了,某个做师父的啊,心底无比挂念又偏偏要端着架子,没事就偶然路过念一段经文,或是说几句似是而非的话,试着能不能给徒弟点儿启发。

    怎么咱当年修行时,就没这般待遇?”

    玉鼎真人咳了声:“贫道毕竟只有这一个弟子。”

    李长寿笑了笑,仔细思索一阵,给了个很简单的办法。

    让灵珠子出马,先跟杨戬醉酒一场,看能否有效果。

    太乙真人皱眉道:“贫道还当长庚师弟出手必有高论,怎么……就这?”

    “大道至简,”李长寿笑道,“不管办法如何,有用就行,灵珠子与杨戬算是同代,交情深厚。

    年轻一辈有些话不好意思跟咱们吐露,或许会在酒后对同代人倾诉。

    咱们既然要出手,就多做些准备……

    这般,先让灵珠子试试能否打开杨戬心防,确定杨戬到底因何道心有恙。

    咱们再在其后出手,由玉鼎师弟施神通护住杨戬道心,太乙师兄用神念侵道心之法,对症下药。”

    “善。”

    “行吧,且试试。”

    三位道门高手又商讨了一阵各类细节,又对灵珠子传声叮嘱了半天,总算开始计划实行。

    但计划刚开始……就遭受了重大挫折。

    玉泉山后山,灵珠子对杨戬笑道:“师弟,看你眉目阴郁,这段时间似乎颇不爽利,不如我陪你在山外走走,帮你散散心?”

    杨戬轻叹了声,自盘坐站起身来,笑道:“这般明显了吗?”

    “自是,”灵珠子正色道,“玉鼎师叔对你这般状况颇为担心,特意喊我过来与你说说话。”

    杨戬看向前山洞府之所在,那张俊美的面容上露出少许歉然,低声道:

    “让师父挂念了,走吧,出去散散心也好。”

    灵珠子转身做请,杨戬拱手谢过,刚要迈步……

    “哥!”

    杨戬脚下一顿,与灵珠子同款‘脖颈生锈’,缓慢地扭头看向了声音来源处。

    杨戬刚要开口解释,灵珠子身形一闪,施出巫族战法出现在杨婵柔弱的身影之后,一指点在了她的后背。

    杨婵白眼一翻,灵珠子仙力化作一张吊床,将她‘挂’在了林间。

    “搞定,”灵珠子拍拍手,给了杨戬一个爽直的眼神,杨戬嘴角一阵抽搐。

    下手,真是够果断呢。

    于是这对师兄弟驾云飞出玉泉山大阵,就近几百里找了个峰头山林,布置了少许阵法,躺在两只树杈上饮酒谈心。

    只是任灵珠子如何问询,杨戬都未开口,只是说自己无事,不过有些念头不太通达,想通了就好。

    离开玉泉山,杨戬果然轻松了许多。

    一来二去,两人聊起了其他话题,不知不觉也有些醉了。

    灵珠子道一句:“这酒怎么后劲这么大……”

    杨戬也是禁不住打了个哈欠,本想躺在那就此睡去的他,又想到了什么,起身盘腿打坐。

    他刚想化解酒力,困倦感如潮水涌来,淹没了他的道心。

    阵法内,鼾声四起……

    侧旁某个隐蔽角落中,借着太极图威能掩藏身形的李长寿、玉鼎、太乙真人,此时禁不住对视一眼,露出几分轻笑。

    太乙真人传声道:“给自家弟子下迷药,当真不愧是太白星君。”

    李长寿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叮嘱道:“师兄稍后莫要出了差错。”

    “背几段词罢了,”太乙真人淡定的一笑,“假扮西方教圣人弟子去蛊惑杨戬道心、增强杨戬执念这一招,倒也是贫道未曾想到过的。”

    ——特意让灵珠子请杨戬离开玉泉山,便是为了行此事方便,不然解释不通西方教之人如何无声无息绕过了玉鼎真人视线、突破了玉泉山大阵。

    “杨戬只是看不清前路,有些迷茫了罢了,”李长寿看向玉鼎真人,“师兄还请护好杨戬道心。”

    玉鼎真人笑而不语,左手挥过,三人面前多了一口七彩斑斓的大鼎,鼎内现出了一副有些模糊的画面,能见杨戬似是在一处四方高台正中打坐。

    这是……

    杨戬的灵台!

    李长寿和太乙真人对视一眼,各种无力吐槽。

    什么叫疼爱弟子?

    这就叫疼爱弟子!

    无时无刻关注弟子元神变化,用自己的独特神通监察弟子灵台,又唯恐弟子遭了心魔、生怕弟子道心不稳。

    还用自己本命元神之力化作一口青色小鼎,悬浮在弟子元神之上,若无击破玉鼎元神的实力,就无法伤到杨戬的元神……

    不会吧?不会吧?

    不会真的有做师父的,不用自己本命元神之力守护弟子的元神吧?

    反正李长寿自觉,他对龙吉做不到这般地步;

    太乙真人想如此关怀灵珠子,也受限于自身实力。

    玉鼎真人淡定地道了句:“开始吧。”

    太乙真人盘腿打坐,面容满是肃然,额头飞出一道红光,凝成一具虚影。

    在太极图威能的遮掩下,这一切悄然无声的完成。

    正当这道虚影要飞出太极图虚影笼罩之地,林间突然吹来一阵微风。

    李长寿反应最快,立刻抬手示意让太乙真人停手,三人定睛看去,却见林间飘过一缕虚影。

    “谁的神念?”太乙真人皱眉问。

    玉鼎真人面色瞬间变得有些阴沉,左掌拂过三人面前的大鼎虚影,就见鼎内画面变得无比清晰。

    杨戬灵台、元神周遭,一名灰发老道现出影踪,在杨戬元神周遭缓缓飘动,被杨戬元神正上方青鼎阻挡在外。

    李长寿飞速辨认出了这道神念的来源……

    西方教,虚菩提!

    玉鼎真人抬手轻点,三位道门仙心底,同时响起了杨戬灵台处的声响。

    “杨戬,贫道上次与你言说之事,考虑的如何了?”

    杨戬元神,缓缓睁开双眼。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