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她千娇百媚 > 正文 第65章 江渔X傅焰(四)
    傅焰今天的直播比以前又晚了半小时,而且他延迟直播的理由是“吃个饭”。

    他直播间不少老粉都知道他不常吃饭, 傅焰对此解释:“身材管理, 不保持身材我怎么能在御姐榜单排第一?”

    然而事实的真相是, 他有轻微的厌食症。

    一般厌食症都是节食减肥导致的,傅焰自然不是节食减肥导致的厌食症, 他的厌食症主要是因为……傅笙做菜太难吃了,堪称地狱料理。

    傅焰的父母常年在外工作,导致家里只有傅笙和傅焰二人在。

    外卖是近几年才流行的,在外卖还没流行的年代里, 傅焰总是面对着盘子里看着似乎能吃但感觉吃下去就会口吐白沫的食物。然而出于对亲生姐姐的信赖,傅焰吃了。

    吃到第三口的时候他吐了。

    而且直接导致他那天没什么胃口。

    第二天傅笙煮了碗白粥。

    傅笙很自信地说:“弟弟,一碗白粥而已, 你觉得世界上有人会连白粥都煮不好吗?不可能的对不对!而且我尝过了,这个粥是给人吃的。”

    傅焰就这么喝了。

    但是喝的时候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却又说不出来哪里怪。

    当天晚上他拉肚子了。

    傅焰拉到虚脱,“我再问你一遍, 你真的尝过这个粥?”

    “……没有。”傅笙心虚极了,“那我也不知道我怎么煮碗粥都不行啊……”

    那阵子正好是暑假, 原本天气热人的胃口就差,傅笙为了保持身材每天就啃些黄瓜西红柿之类的, 原本她还为了傅焰下厨, 经过这次之后她也不敢下厨了, 于是把钱扔给傅焰, 让他自己解决吃饭问题。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 傅焰也没什么胃口吃东西,他忙着打游戏,把钱往桌子上一放,专心地打游戏去了。游戏一打起来就忘了时间,等他有饿觉的时候,都是凌晨了。

    凌晨也没什么店开着,他嫌麻烦,喝了瓶可乐就睡觉了。

    人嘛,少吃点少吃点,自然而然地胃口就变小了。

    傅焰连续几天都没怎么吃东西,渐渐地,对食物也没太多欲望,偶尔饿的时候,从沙发底下翻出一包傅笙在减肥期间偷偷给自己加餐的饼干,甚至都吃不了几块就饱了。

    而最终导致他厌食症的原因还是。

    某天傅笙厨性大发,在厨房里折腾了半天,炒了一盘鸡蛋火腿炒方便面出来。

    这三样东西,无论哪样单独拿出来都是好吃的,也是无论怎么弄也能弄的好吃的东西,好不好吃另说,傅焰觉得,总应该不难吃。

    结果他在餐桌上坐下。

    就看到了一碗焦了吧唧的东西。

    傅焰诚恳地问道:“你炒了一盘钢丝吗?”

    傅笙:“……”

    他拿筷子翻了翻,夹了一片黑漆漆的东西出来,“这什么?”

    “……火腿。”

    他手抖了抖,又往下翻,翻到一块东西,眉间一皱,“你放屎进去了?”

    “……这是鸡蛋。”

    傅焰放下筷子,嘴角轻扯,讥笑道:“你说这是鸡屎,我还能相信,这玩意儿竟然是鸡蛋?这盘竟然是传说中厨房白痴也能做出来的鸡蛋火腿炒方便面?”

    傅笙涨红了脸:“你做!你给我做个试试看!别只知道用嘴叭叭,我用嘴我还能做出佛跳墙呢!”

    “行,老子今天让你瞧瞧什么是厨神。”

    傅焰甩下这句话,折身进了厨房。

    他拆开方便面,往锅里倒水和面。

    然后顿住。

    傅笙:“你煮面啊。”

    “我在想怎么煮比较好吃。”

    “你都把面扔进水里了。”

    他身形未动。

    沉默了几秒,傅笙小心翼翼地问:“你该不会,连怎么打火都不知道吧?”

    “……所以,怎么打火?”

    傅笙:“……”

    傅焰的厨艺自然是和傅笙的五五开。

    反正从那之后,傅焰就不太喜欢吃东西了。

    后来傅家父母回来,察觉到了不对,带着两个叛逆期小孩去医院做了个检查。傅笙的不吃东西,是为了身材节食减肥;而傅焰的不吃东西,是单纯的对食物没有兴趣,也吃不进东西。

    轻微的厌食症。

    这些年陆陆续续地也没治好。

    毕竟傅家父母的工作太忙,没有时间照顾他。傅焰自己倒没觉得哪里不对,他虽然没怎么吃东西,但是长到了一米九,营养不良的人能长这么高吗?

    直播间里不少人在发弹幕。

    “焰崽今天竟然吃饭了?”

    “焰崽不要身材管理了!你都那么瘦了!给妈妈胖起来!”

    “又是男妈妈,不要男妈妈!”

    “女妈妈们,焰崽都在减肥,而你们呢?”

    傅焰扫了眼弹幕,伸手按了按后颈,说:“仙女都是喝露水的,这样才能保持身材。你再看看你们,你们可以欺骗自己,但是体重秤不会。”

    “三百斤就是三百斤。”

    “为了穿衣服好看点,减减肥。”

    “为了男人?——男人不配你们减肥。”

    江渔看到一条弹幕刷过:【焰崽:我狠起来连自己都骂。】

    她忍不住笑了。

    手机那断,傅笙还在说:【我也就希望他一天能安安分分地吃一顿,小鱼儿拜托你啦。】

    江渔:【没事的,明天还是这个时间吗?】

    傅笙:【嗯嗯,我给那家餐厅打过电话,每天七点左右会送外卖过来,你到时候过去帮我监督一下就行。哦对了,我还多点了一点儿,你到时候也可以和狗崽子一起吃。】

    江渔:【不了,我家里还有个小孩儿。】

    傅笙:【你可以带着你家的小孩和我家的狗崽子一起吃呀。】

    江渔:【我很好奇,傅焰是怎么叫你的?】

    傅笙:【你咋知道他叫傅焰?】

    江渔愣了下。

    傅笙:【哎哟我家狗崽子还会自我介绍了?不错不错,看来他还是挺喜欢你的嘛。】

    并不是。

    只是因为我经常看他的直播。

    他直播间贡献总榜第一的人就是我。

    现在他的直播间里还有不少人起哄要我包养他,要他赶紧收拾行李跑到我怀里做个小白脸。

    傅笙:【他叫我啥?】

    傅笙:【他叫我女王殿下。】

    江渔保持怀疑态度。

    第二天,她提早了几分钟过去。

    下楼的时候正巧遇到了拿完外卖回来的傅焰。

    他走在前面,没注意到后面的江渔。

    手里拿着手机,似乎在和人打电话:“不是你个巫山老妖能不能好好地工作?你这每天给我点外卖是什么意思?刷一波姐弟情深是不是?”

    “你知道拿外卖有多累吗?我这腿是拿来走路的吗?”

    “这尼玛你知道多冷吗?哦你不知道,你这巫山老妖,修炼成精了都,零下十度都能光着腿,你三十岁没到就老寒腿了呗。”

    “你就提早进入老年状态了呗?”

    “我没有心?你才没有心。”

    “还有,你竟然找人来监督我吃饭?我他妈是狗吗还要人管着?”

    “她竟然和你同岁?你不说我还以为她十八呢,你看看你,再看看她,哎哟都是模特,你怎么又老又丑?那姐姐长得可比你漂亮多了,也不是漂亮,主要是年轻,像十八岁。”

    “你?你长得像——”

    傅焰懒洋洋地说,“八十岁的吧。”

    傅焰说话,立马把手机往外一扬。

    隔着两三米的距离,江渔都听到了那边傅笙嘶吼的声音。

    进了电梯间。

    他把手机重新放回耳边,漫不经心地抬起眼眸。

    电梯金属门敞亮又清晰,倒映出他高大瘦削的身影,以及缓缓走入他视线中的纤细身影。她脖子上裹了条围巾,遮盖住半张脸,露出来一双眼睛。

    双眼狭长,眼型是少见的丹凤眼,眼尾平滑又细致。这种眼型显冷淡克制又漠然,但她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好玩有趣的事情,眼尾微微上挑,眼里氤氲着笑意,笑意锐化了几分冷漠疏离。

    显得几分温柔。

    手机那端傅笙还在说些什么,傅焰却心不在焉了,敷衍着应了声:“知道了,那个姐姐来了,我要和她共赴晚餐了。”

    电话挂断之后,傅焰看了眼时间,“姐姐,你还挺准时的。”

    江渔一板一眼地回答:“还好。”

    傅焰瞥了她一眼,冷不丁地问:“你刚刚,听到我打电话了?”

    “……听到一点点。”

    “哪一点儿?”

    江渔也扭头看向他,恰好和他漆黑的视线撞上。

    电梯里的灯光并不明亮,视线交错中,似有股暧昧的光掠过,二人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去。

    进门之后。

    江渔不紧不慢地说:“就听到你说我像是十八岁的小姑娘。”

    傅焰:“……”

    傅焰拆了外卖,他看着眼前的饭菜,苦恼地叹了口气。

    江渔:“不要叹气,幸福会溜走。”

    傅焰:?

    为什么这人可以这么土?

    面对着一堆吃的,他没有任何食欲,拿着筷子随意地拨了拨饭菜,心里仍旧想着逃脱这一劫,偷偷地打折扣小算盘,想着如何讨好她。

    只是他一个抬眸。

    就看到江渔正直勾勾地盯着他。

    傅焰被吓到了:“你也想吃吗?”

    他很大方地把饭菜往她那边推去,甚至还贴心地帮江渔拆了副筷子。

    江渔挤了个笑出来:“我不想吃。”

    “那你那样看着我干什么?你可能不清楚,像我这样的年轻人,很容易一个眼神就误解的。”傅焰一本正经地说,“刚刚我从你的眼神里,看到了渴望,看到了对食物的渴望。”

    “确实是渴望,”江渔把饭菜都推了回去,把筷子往他手心里一塞,“但不是我也想吃饭,而是——我想看着你吃饭。”

    “……”

    “弟弟,”江渔笑了下,“你快点吃饭吧。”

    傅焰抿了抿唇,他突然眉头紧皱,一脸凝重地看着江渔,沉声道:“其实我最近在辟谷,姐姐你知道什么叫做辟谷吗?”

    江渔无情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没关系的,我可以给你解释。”

    傅焰逼逼了一通,然后说:“姐姐,你看这饭……”

    “吃。”她不容置喙道。

    傅焰:?

    “你有没有在听我讲话?”

    “听了。”

    “那你为什么?”

    江渔冷漠脸:“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傅焰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理直气壮地说这么句话的人,他也是第一次遇到对手,憋了好半天,他憋出了句,“姐姐,你拿出做阅读理解的精力认真对待我一下好吗?”

    江渔:“我不认真对你吗?”

    “你认真吗?”

    “我够认真了。”江渔咕哝道,“我对我妹妹都没这么有耐心过。”

    傅焰兴致勃勃地说:“你还有妹妹?”

    “嗯。”

    “你妹妹叫什么?”

    “江烟。”

    傅焰愣了下:“她不会是我认识的那个江烟吧?”

    江渔:“你认识江烟?”

    他这么一说,江渔就想起那天她去学校接江烟的时候,背对着她和江烟说话的男人,从身形来看,似乎和眼前的傅焰差不多。很高,又瘦。

    傅焰:“南大的?”

    “嗯。”

    “那应该是她了。”傅焰疑惑,“你俩长得……不太像。”

    江渔语气自然地说:“我和她是在孤儿院认识的。”

    傅焰怔了下。

    江渔不甚在意地朝他抬了抬下巴:“你快吃饭。”

    傅焰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于是低头吃饭。

    等到他吃完一碗饭之后,江渔起身想帮他收拾碗筷,却被他制止。傅焰靠在中岛台上,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姐姐,我姐姐是让你过来看我吃饭的,不是来照顾我的。”

    江渔也没推脱:“那你自己收拾吧。”

    傅焰:“……”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直的女生。

    江渔拿起手机就往外走。

    傅焰收拾着外卖的餐盒,突然叫住了她。

    “姐姐。”

    江渔转过身:“怎么了?”

    “刚刚,对不起。”

    她不甚在意地笑了下,廊灯白皙,光照在她的脸上,她的皮肤是冷白皮,被光照的近乎透明,像是室外飘落的雪花一般。

    冰冷。

    但又忍不住想伸手触摸。

    傅焰的手心痒了一下。

    等到江渔离开之后,傅焰的眼眸渐渐垂下,心里涌上一股奇怪又诡异的感觉来,意识到那种感觉是什么之后,他伸手按了按额角,低喃地吐了句话出来:“——我疯了吧,那可是个姐姐。”

    当晚傅焰没有开播。

    请假理由是,叛逆少年夜晚深思,勿扰。

    江渔:“……”

    吃了一顿饭还能深思?

    果然是叛逆少年。

    江渔捧着平板,刚好看到路过的江烟,她直勾勾地看向江烟,感慨道:“幸好你没有叛逆期,也没有厌食症。”

    江烟:?

    她低头看着手里刚煮好的一碗螺蛳粉。

    她思考了下,想着自己晚饭的时候吃了两碗饭,饭后水果又是一个苹果加半个西瓜,不到一个小时又煮了一碗螺蛳粉,可能确实……有点多吧。

    但她又有点儿不服气:“姐姐,那我饿了总要吃吧?”

    江渔:“嗯,多吃点儿。”

    江烟:“好嘞,我准备再放根火腿肠进去。”

    “放吧。”

    江渔看着又把碗捧回厨房,在厨房里忙活着的江烟,嘴角一点点地勾起。幸好,江烟从来没有让她操过心,在她没有顾及到的地方,江烟一直都过得很好。

    这么一想,江渔发自内心地叫着她的小名:“小火汁。”

    江烟愉悦的歌声一顿,她转过来,面无表情地看着江渔:“我在这里郑重警告你,再叫我这个名字,我就和你绝交。”

    “不好听吗?”

    “不好听。”

    江渔:“我觉得挺好听的。”

    江烟和江渔对视了几秒,过后,她一脸生无可恋:“算了,你开心就好。”

    ·

    隔天,江渔又提早了几分钟过去。

    意外的是,外卖还没到。

    客厅里空荡荡的,有声音从房间里传来,江渔循声过去,最后停在书房门外,她伸手敲了敲门,傅焰带着耳机,没有听见动静,认真地打着游戏。

    江渔没敢打扰他,重新回到客厅去了。

    她无所事事地玩着手机,过了大概十分钟,房间里响起脚步声,她一扬头,看到从走廊里走过来的傅焰。

    傅焰愣了下:“你怎么坐这儿?”

    江渔立马站了起来,“不能坐吗?”

    “不是,”傅焰笑了,“我的意思是,怎么来了不叫我?”

    “我叫你了。”

    “啊?”

    “你可能在打游戏,没听到。”

    傅焰想了下,“我刚玩个游戏,队友有点儿吵来着,对不起啊姐姐。”

    他这人很奇怪,直播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对着队友撒娇,但是在现实生活中,眼尾总是懒懒地垂着,整个人漫不经心的,看上去对什么事儿都提不起兴趣似的。

    即便连道歉,也是一副散漫不走心的调调。

    江渔倒也没在意,“没关系,只是今天的外卖还没来吗?”

    “啊,刚给我打了电话,我出去拿。”傅焰走到玄关处换鞋,他换好鞋子之后却没按电梯,转过身来,眼睑掀起,目光清晰,直勾勾地落在江渔的身上。

    像……像是只狗崽子。

    看着主人的目光。

    “可是姐姐。”

    江渔的心一紧,“啊?”

    “你不跟我一起去吗?”

    江渔有点摸不到头脑:“我……一起去?”

    傅焰:“嗯。”

    她走了过来,把鞋换好,余光瞥到傅焰脖子上空荡荡的,她想到自己刚刚走过来时的暴风雪,左右看看,拿起柜子上的围巾,突然叫住往电梯里走去的傅焰。

    傅焰下意识地转过身来。

    还没等他开口,鼻尖嗅到一股很好闻的香味。

    然后,脖子被人用围巾一圈又一圈地包裹住。

    他眼眸低垂,视线所及之处,是江渔白皙细腻的皮肤,她的唇很薄,唇形很漂亮。蓦地,她笑了下,左侧脸颊有个很小的酒窝。

    江渔:“外面很冷,这样才不会被冻着。”

    他看到她的双眼,清澈干净,没有沾染一丝私欲。

    傅焰藏在围巾下的喉结上下滑动,他尽量地使自己的嗓音像往常般:“姐姐,你怎么这么会关心人啊?”

    江渔:“有吗?”

    “啊,你是不是和弟弟谈过恋爱啊?”

    江渔皱了皱眉,“我没有谈过恋爱。”

    傅焰的唇角往上一勾,然而下一秒,剧情急转直下,因为江渔又说了句:“我也不会和弟弟谈恋爱。”

    傅焰:?

    “为什么?”

    室外的雪下得很大,江渔伸手拉了拉围巾,说话时声音闷闷的,“因为谈恋爱很麻烦,和弟弟谈恋爱更麻烦。”

    “和弟弟谈恋爱,怎么就麻烦了?”

    “因为节奏不在一个调上,我都工作这么多年了,弟弟要是才刚工作,或者像你这样的大学生——”

    江渔还没说完,就被傅焰打断。

    “——像我这样的大学生怎么了?”他散漫慵懒地笑着,语气轻佻极了,“不是,姐姐,你知道吗,像我这样的大学生,你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你看看我,又高,又帅,又有钱,身材好,又会穿衣服,还是名牌大学的,打游戏还好——像我这样的大学生,怎么,你还嫌弃?”

    “我也没嫌弃你,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她觉得莫名其妙的,“而且你这是干什么,在向我推销你吗?”

    傅焰:“是啊。”

    江渔停了下来。

    傅焰也停了下来。

    他走到江渔面前,站定。

    “姐姐,你看看你要不考虑考虑和我谈恋爱?”白雪簌簌地飘过,路灯被飘落的雪花切割出无数的光影,他在影影绰绰的光影中漫不经心地笑意,双唇泛着艳丽的红,眼尾上挑,带着肆无忌惮的勾引笑意。

    江渔没有一秒犹豫,果断拒绝:“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