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她千娇百媚 > 正文 第66章 江渔X傅焰(五)
    雪飘飘渺渺地下着。夜晚的温度又降了不少, 寒风一吹, 冰凉刺骨的寒意从衣服的缝隙钻入身体里, 江渔被冻得牙床都在抖。

    她说话时呵出一片白茫茫的雾气,挺直白地说:“我比你大六岁, 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将近十年, 没学历没文化没素质, 会抽烟会喝酒还打过架, 不是什么好女孩儿。你条件这么好, 身边多的是优秀的小姑娘追,像我这样的坏姐姐,还是不耽误你了。”

    江渔这小半生几乎看遍了人性“恶”的那一面。

    亲生父母都会抛弃她, 最纯粹的象牙塔里也满是污蔑,光鲜亮丽的娱乐圈实则污秽不堪, 她在暗无天日的深沟里滚了一圈又一圈,对自己有着极其清晰的认知。

    也非常清醒地意识到,她和傅焰之间,不可能有故事。

    傅焰像是听到十分可笑的话似的, 笑里裹着荒谬:“姐姐,抽烟喝酒打架就是坏姐姐了?你这对于好坏的定义还挺传统的。”

    江渔轻描淡写地笑了下。

    他吊儿郎当地说:“我也抽烟喝酒打架, 我也不怎么好, 你看咱俩,是不是挺配的?”

    “不配。”江渔从柜子里找到傅焰的外卖, 塞在他的手上, 她的嗓音比飘落的雪花还冷淡, 说出来的话也冰冰凉凉的,“我那样说,只是想暗示你,我和你之间没可能,既然你听不懂,那我再说一遍——弟弟,姐姐不喜欢你,你别浪费时间在姐姐身上了,姐姐不值得。”

    “姐姐怎么不值得了,姐姐挺好的啊,我觉得我和你挺合适的。”

    “你这个上流社会的公子哥,没必要消遣我。”江渔说,“我和你之间除了性别合适之外,哪哪儿都不合适。”

    她说完,转身就走。

    任身后傅焰拖着嗓子叫她:“姐姐?”

    “——姐姐。”

    “姐姐你走慢点儿啊。”

    “不是吧,姐姐你这也太无情了吧?”

    江渔的步子很快,等她到家之后,方才的冷静决绝似乎被冰冷的建筑物一同隔绝,她整个人失神又无措地坐在玄关处的换鞋凳上。

    她的脑子里乱糟糟的。

    傅焰竟然会和她表白?

    疯了吧。

    一定是他疯了。

    江烟在厨房里煮着东西,听到动静之后探出头来,疑惑极了:“你今天回来的怎么这么早?小孩儿今天很听话嘛,这么早就把饭吃了。”

    江渔顺坡下驴地说:“嗯,今天小孩听话,吃得快。”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在这个时候震了下。

    江渔拿出手机,弹出了微博的消息通知,她申请了一个微博小号,那里只关注了傅焰,而且把他设置为特别关心,这样每次他发微博,她都能第一时间知道。

    傅焰:今天按时直播。

    他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没有按时直播了,按理说粉丝们应该是开心的,但是下面的评论都是担忧。

    “焰崽你老实说你今晚吃饭了没?”

    “焰崽你都那么瘦了你能不能多!吃!点!”

    “焰崽别这样妈妈怕。”

    江渔皱了皱眉。

    她退出微博,打开微信,恰好看到有一条新的好友申请,点开一看,是傅焰的好友申请。她略一犹豫了下,按下通过。

    几乎是在她通过的一瞬间,傅焰就发了消息过来。

    傅焰:【姐姐?】

    江渔:【嗯。】

    傅焰:【你竟然加我好友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加我。】

    江渔:【嗯。】

    傅焰叼着根烟,看到江渔简单又冷漠地回的字之后笑了下,他一笑,烟就一抖,烟灰洒在大腿上。他懒洋洋地把烟拿开,双腿张开放在茶几上,脚尖踢了踢边上的外卖袋,塑料袋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他眉心一动,缓慢打字:【姐姐,你今天不过来监督我吃饭吗?】

    江渔:【?】

    傅焰:【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必须得有人看着我才能吃饭。】

    江渔:【。】

    傅焰:【其实一顿不吃也没事,又饿不死。】

    江渔:【……】

    看看!

    标点符号从一个点变成六个点!  这已经算是某种意义上暗示她喜欢他的意思了!!!

    傅焰加大力度:【我从小就是这样过来的,吃一顿饿一天,饿的胃都没有知觉了。】

    傅焰:【姐姐你有事就忙你的事就好了,我自己一个人也会活着的。】

    十秒过后。

    半分钟过后。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

    屏幕上多了条新消息。

    江渔:【我过来。】

    都开始打字发消息给他了!

    而且还主动地说!她!过!来!!!!  她这么主动!

    下一步是不是要讨论学区房在哪儿了!!!

    傅焰想的倒挺美的,只不过江渔过来时候的样子,可不像是和他制定五年计划讨论生一个孩子还是龙凤胎双胞胎的样子。

    她面无表情,清冷又寡淡地睨着傅焰:“吃饭了。”

    傅焰啧了声:“姐姐。”

    “快点吃,吃完我还有事。”

    傅焰这会儿倒挺听话的,打开外卖吃着,吃几口,就停下来看江渔一眼。江渔一副置身事外的冷淡模样,老僧入座般地看着手机。

    再吃几口,又看她。

    再吃,再看。

    江渔:?

    你是有什么疾病吗?

    像是猜到她心里在想什么,傅焰解释,“我发现啊,我边看你边吃饭,吃的会比较香。”

    江渔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点阳间的东西,别阴阳怪气的。”

    傅焰乐了:“姐姐你说话也没有那么土嘛,还挺时髦的,哪儿学的?”

    还能是哪儿学的。

    都是在你直播间学的。

    净学些嘲讽人的话。

    “江烟教的。”她抬了抬下巴,不太想在这个话题上谈论下去,催他,“你快点儿吃。”

    “那我吃饭就是这么慢的。”傅焰慢条斯理地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慢悠悠地,“你知道吧,我们上流社会都是这样的,食不言……不是,一口饭要嚼……”

    他想了下,肯定地说,“个一百次吧,这样对身体好。”

    江渔:?

    分明之前一顿饭不到半小时就吃完,还一副半逼半就的架势,吃两口停几分钟,咽下去的时候像是在咽毒药似的。

    你确实有什么疾病。

    江渔放下手机,双手撑着下巴,目光定定地看着他:“行,我帮你数着。”

    “……”

    傅焰:“我们上流社会的人,吃饭最讨厌别人盯着了。”

    “你们上流社会的人真的……”她硬生生地把挤到嗓子眼里的“麻烦”给咽了回去,改口,“很精致。”

    傅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梢一挑,眼里闪过狡黠的笑,他清了清嗓子:“姐姐,你能帮我倒杯水吗?”

    江渔起身去厨房。

    “别用那些玻璃杯,用酒柜里的高脚杯,倒一杯有点儿甜的山泉水,然后用托盘递过来。”傅焰慢条斯理地说着,接触到江渔的眼神之后,他一脸无辜,“上流,从喝水开始。”

    江渔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但她还是照做了。

    傅焰:“姐姐你吃过鲍鱼炒饭吗?”

    江渔:“鲍鱼可以炒饭?”

    傅焰:“上流。”

    江渔:“……”

    傅焰:“鲍鱼炒饭配什么喝的,你知道吗?”

    江渔沉默了下,说:“红酒?还得是82年的拉菲?”

    傅焰挑了挑眉:“你怎么知道?”

    江渔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缓缓地吐出四个字来:“因为上流。”

    傅焰打了个响指:“是的。”

    江渔按了按额角,忍不住问他:“你和上流过不去了是吗?”

    “那不是你说的吗,我这个上流社会的公子哥,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竟然是上流社会的公子哥,”他吃完了饭,把餐盒都收拾好装在袋子里,他垂着眸,猜不透在想些什么,说话时嗓音里还隐隐约约地带着笑意,“那我既然都是上流社会的,肯定得上流一点儿啊。姐姐,你觉得我刚刚那样上流吗?”

    “……”

    “我就是个普通人,你非得说我是上流,那我就给你演个我以为的上流生活,怎么,姐姐,我刚刚那样,你喜欢吗?还是说你喜欢我别的样子?我什么都可以演的。”

    江渔头疼,脱口而出一句:“你像你直播时那样不行吗?”

    话音落下。

    房间内陷入可怕的安静之中。

    傅焰:“看过我直播?”

    “……”

    “别说是我姐说的,我姐她都不知道我在直播。”傅焰这会儿倒是不急了,饶有趣味地盯着她,“说说,怎么知道我直播的?”

    江渔很想说是江烟告诉她的,可是转念一想,连傅笙都不知道他在直播的事儿,江烟估计也不知道。她略一思索,不答反问:“傅笙为什么不知道你在直播?”

    “她又不进我房间。”傅焰说,“我俩各过各的。”

    江渔:“哦。”

    “你呢,哪儿看的我直播?”

    “就,无意间看到的。”

    “然后呢?”

    “然后觉得你这个人有点骚。”

    傅焰差点被口水呛到,他没有想到江渔会这么直白,乐了:“我那怎么就骚了?”

    “你对着男的叫哥哥,还自称自己’人家’,这还不够骚吗?”江渔说,“正常女孩子哪里会那样说话啊。”

    “那你还看?你不是觉得那样有趣才看的吗?”

    “……”被戳中了心思,江渔不太痛快,反唇相讥,“你为什么会那么热衷撩男的呢?撩男的很有趣?还是说你本身就喜欢男的。”

    傅焰失笑:“我要是喜欢男的,我还和你表白?”

    “那万一你是双呢。”

    “不好意思,我直男。”傅焰说,“而且我怎么就对着男的叫哥哥了,我可是一句话没说,我一直都是,打字的。”

    “……”

    “我为什么热衷撩男的?那不是因为没女的可以撩吗,要是有女的可以撩,谁还去撩男的啊。”

    江渔:“那你去下个软件。”

    傅焰怀疑自己的耳朵,“什么?”

    “你下个聊天软件,多的是女的给你撩,”江渔没什么情绪地说,“而且你不是你们学校的校草吗,不应该很多女生追吗?手机里每天都有小女生给你发消息关心你吧。”

    傅焰从沙发缝里抠出手机,往茶几上一推,推到江渔的面前,“密码和我家密码一样。”

    江渔:“你干嘛?”

    “看看到底有多少个小女生给我发消息,你但凡找到那么一个,姐姐,今儿个我就不追你,”傅焰自信又臭屁地说。

    江渔才不和他玩这种幼稚的戏码,“我不看。”

    “你看看嘛,姐姐。”傅焰突然凑了过来,膝盖微屈抵着,一只手撑在茶几上,往她这边靠近。另一只手把手机给解锁,手机伸在她面前,声音压的极低,吐气暧昧,嗓音低低沉沉的,似诱惑,但更多的,像是在撒娇,“姐姐,你看看嘛。”

    年轻男孩的诱惑。

    江渔有点儿忍不了。

    她艰难地避开他的视线,尽量地保持语气镇定,说:“傅焰,我是你姐姐的朋友,你好好说话,”顿了顿,她软下语气来,“行吗?”

    “你不是说要我用直播间的说话方式说话吗?”傅焰眨了眨眼,一脸无辜地看着她,“姐姐不是最清楚了吗,我直播的时候是怎么说话的?嗯?”

    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傅焰眼梢轻佻,他勾了勾唇,喉咙里裹着细碎的笑,“姐姐,你真不和我谈恋爱啊?我这人虽然挺垃圾的,但是我保证,对女朋友肯定专一又认真。”

    江渔:“我说过了,我们不合适。”

    “合不合适,配不配,这些都是借口。”傅焰扔开手机,他捏着江渔的下巴,迫使她和自己对视。

    四目相对。

    她的瞳孔清晰而干净,带着纯粹的琥珀色,远看的时候并未察觉,原来她的眼底带着这样浅淡的、薄淡的勾人情愫。

    “姐姐。”他哑着嗓音叫她,“你就回答我,你真把我当朋友的弟弟了?”

    “每天准时准点过来,就是为了监督一个朋友的弟弟?”

    “你对你妹妹都没这么上心过吧?”

    “对朋友的弟弟,这么上心?”

    “还是说,对弟弟,上心?”

    他的进攻很快,一句接一句,根本不给她思索的余地。他的眼神赤|裸又火辣,带着这个年纪少年独有的直接与热情。

    他人如其名。

    像是一团火焰,想要把她燃烧殆尽一般。

    她在这层层火焰中艰难地呼吸着,想要找回自己的理智,可是他的动作更快,“不说话?不说话就当作默认了啊……姐姐。”

    最后的一声姐姐,被他吞没在唇齿中。

    在模模糊糊的吻中,江渔的思绪抽离开来。

    江渔,你扪心自问你真的不喜欢他吗?

    不喜欢他你每天给他砸礼物?

    这半年来你在他直播间砸了十几万的礼物,都是为了一时开心吗?

    你的钱是那么好赚的吗?

    就这样挥霍在他的身上。

    你照顾他,真的只是因为他是傅笙的弟弟吗?

    你连江烟都没有这样照顾过。

    你对他,真的只是出于朋友之托吗?

    还是说,你在直播间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对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男生,有了其他的心思……

    江渔被他吻着,这个吻强势又猛烈,带了几分青涩,磕碰着她的牙齿,江渔被他这个毫无技术却又蛮横的吻给逗笑。

    到最后,她靠在椅背上笑个不停。

    傅焰懊恼无措地回到沙发上,恶狠狠地瞪着她:“你笑什么。”

    江渔:“没谈过恋爱啊?”

    “没。”

    “怪不得。”

    “怎么?”

    “你的吻技真的,糟透了。”江渔评价。

    傅焰的脸色有点儿难堪,“怎么,姐姐谈过很多男朋友?”

    “没谈过。”江渔说,“但拍过吻戏。”

    傅焰的脸色又一沉。

    江渔笑了:“弟弟,你看这就是我和你之间的差别了,我是混娱乐圈的,以后还会拍各种电视电影,亲热戏肯定少不了,我对此无所谓,那你呢?你才十九岁,十九岁的男孩子,应该忍受不了自己女朋友和别的男生摸来摸去啃来啃去的吧?”

    傅焰没吭声。

    江渔走过来,揉了揉他的头发,“行了,弟弟,你想的不就是这个吗,现在也达到了你的目的,姐姐就回家了,明天吃饭的时候我再过来。”

    “什么叫我想的就是这个?”傅焰拉住她的手,他的脸色黑的可以,“你的意思是,我想你表白,就是为了亲你?”

    江渔不置可否地笑了下。

    傅焰想到了什么,说:“你该不会以为我和你表白,是图新鲜吧?”

    江渔:“那不然呢?”

    “你真以为我身边都是小姑娘啊,我身边几岁的人没有啊,”怕她又扯到他的家庭来,傅焰改口说,“就连我做个直播,都能收到一堆女的表白私信,还有一堆人要包养我,你可能不知道,我直播间还有个老阿姨,每晚给我砸礼物。”

    “姐姐,我很吃香的。”

    “你看看你要不再考虑考虑啊?”傅焰双脚大咧咧地越过她撑在茶几上,一副她不答应就不让她走的霸道姿态。

    少年郎眉目青涩,但是眼神里亮着滚烫又坚定的光。

    江渔什么没经历过?黑暗的迷离的潦倒的惨败的,她经历了那么多恶,她以为自己的心已经淡如止水般不会再起波澜,也不会被除朝夕和江烟以外的其他人所影响。

    可是面前的少年。

    在她最落魄困苦的时候出现在她的视野里。

    她很少笑。

    但看到他的时候就忍不住想笑。

    偶尔在工作的空档想起他。

    偶尔也会想他。

    猜他到底有个怎样的人生。

    猜他是否……单身。

    这样的感情,不是喜欢还是什么?

    得不到她的回答,傅焰说:“姐姐,我挺有钱的,和家里没有关系,我自己挺赚钱的,我直播一个月也能赚十几万,我成绩也挺好的,以后工作,不出意外的话,也能赚不少钱。你看看你要不和我谈恋爱试试呗?”

    江渔看着他。

    不管是傅笙还是江烟的口中,他都是一个桀骜少年,混身傲骨高高在上,就连她自己了解到的,在他直播的时候,他也是如此。

    可是他说这话时,眼神里流淌着小心翼翼与胆怯。

    江渔于心不忍。

    她想了下,说:“你不是有人要包养你吗?我看那个直播间的阿姨就挺好,你要不和她在一起吧,被包养不挺好的吗?”

    傅焰:“……你是在吃醋吗?”

    江渔:?

    “我为什么要吃自己的醋?”

    傅焰:?

    “姐姐?”

    “啊。”

    “阿姨?”

    “……闭嘴,叫姐姐。”

    傅焰乐了,仰着头看她:“姐姐,原来你早就喜欢上我了啊?别说不喜欢,不喜欢我每天给我送礼物?一出手就是两千?半年送了我十几万?你这不是喜欢还是什么?人傻钱多吗?”

    江渔:“……闭嘴。”

    “姐姐?”

    “干嘛?”

    “你真不喜欢我啊?”

    “……安静点。”

    “姐姐姐姐。”

    “……”

    “姐姐,你喜欢我直播时那样的是吗?”傅焰把她拉到茶几上坐下,笑的跟妖孽似的,“姐姐,人人人家喜欢你,cpdd。”

    江渔好气又好笑:“滴个屁。”

    傅焰跟没听到似的,自顾自地接着叫她:“姐姐。”

    “干嘛?”

    “我们这是在一起了吧?”

    “……你说是,就是吧。”

    “是是是是!”

    ——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