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甜药 > 正文 第99章 宝宝
    《滢滢日记》

    6月28日,星期天, 晴。

    我叫楚滢, 今年7岁啦, 我出生在一个美满的家庭,住在一个大别墅里,爸爸长得宇宙无敌帅,还是公司老板,非常会赚钱, 是家里的顶梁柱,妈妈漂亮又温柔,是一个有名的漫画家, 超级厉害, 我最喜欢她了!对了,我还有一个哥哥, 叫楚瀚,嗯, 他在不在都无所谓, 所以就略过啦, 总之我家很幸福,很有钱,朋友们都非常羡慕我,然而, 就在刚才, 我听爸爸妈妈说, 家里破产了QAQ。

    楚滢心酸无比,边抹眼泪边在日记本上写道:明天,我就要告别我从小住到大的大别墅,和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一起搬到小房子里住了。

    现实正是这么残酷,天才蒙蒙亮,梁药就去两个孩子的房间把他们叫起来,拍拍手让他们赶快收拾东西,现在就搬家。

    两孩子都蔫巴巴的,像漏了气的气球,一脸闷闷不乐。

    楚昼靠着车上打哈欠,手插在口袋里,耷拉着眼皮,神情有些懒散,这时他看到自家姑娘费力地抱着比她还大的洋娃娃出来,小小的身子被娃娃挡住,就看到两条白嫩嫩的小短腿,东倒西歪地往这边走来。

    他心中好笑,走过去把她怀里的娃娃拿过来,“太重的东西让爸爸来拿就好。”

    楚滢看到楚昼,眼眶红了红,小手扯着他的裤腿,泪眼汪汪地瞅着他,“爸爸,你会和妈妈离婚吗?”

    楚昼随手把娃娃放到后备箱,弯腰将她抱了起来,“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家里破产了呀,”楚滢认真道,“不是有句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当头各自飞,你们是不是要各自飞了?”

    楚昼忍不住笑,把她抱到车里面,“放心,就算把你哥卖了我也不可能和你妈离婚。”

    正在藏游戏机的楚瀚:“?”

    他相信楚昼干得出来这种事。

    “妈,你快管管爸,他要把你亲生儿子卖了!”

    楚瀚吓得赶紧去向梁药告状,紧紧抱住她的大腿,“他早就看我不顺眼了,不会真的要把我卖了抵债吧?”

    “你爸吓你的,谁叫你总是不听话,”梁药蹲下来捏了捏他的脸,“再说你能卖得了几个钱,还不够你小时候吃的奶粉。”

    “还有这个没收。”梁药无情地收走了被他藏在衣服里的游戏机,“等你下次考试上了九十分再还你,真是的,成绩这么差,也不知道像谁,你爸以前可是天天考满分的。”

    “像你啊,”楚瀚顺口道,“爸说你以前考试垫底……啊!”

    梁药捏他脸的力气忽然加重,微笑:“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楚瀚:“……”

    瑟瑟发抖。

    *

    于是一家四口因为公司破产,负债累累,不得不卖了别墅抵债,搬到了市中心的一栋普通民宿楼。

    三室两厅,地方不算小,可对于睡惯了别墅的楚滢和楚瀚而言,和鸡舍没有区别,趁着爸爸妈妈去卧室收拾行李。

    楚滢哭丧着脸问楚瀚:“哥哥,我们以后怎么办啊,不会要一直住在这种地方吧?”

    楚瀚啃着薯片,一脸轻松,“不会的,爸爸那么厉害,肯定马上就会东山再起的。”

    他拍了拍她的肩,贱贱道:“妹妹,没事,有哥在,保证不会让你饿着,我一定把所有好吃的都让给你。”

    楚滢却盯着他手上的薯片,面无表情:“这薯片怎么那么眼熟?”

    楚瀚:“啊,我从你包里拿的。”

    两人对视,楚瀚无辜眨了下眼,然后叼着薯片飞快跑走了。

    “楚瀚你个王八蛋!”楚滢发出一声怒吼,气得追着他跑,“我要杀了你!”

    *

    卧室里,梁药正在整理床铺,有些担忧地问楚昼:“我们这样骗孩子真的没问题吗?”

    楚昼从后面抱住她,两只手不老实地在她胸前游走,漫不经心道:“不是你提出来的?”

    “你正经点,”梁药羞恼地拿开他的手,“万一他们不适应怎么办?”

    楚昼见她似乎真的很担心,笑叹,不再弄她了,把脸埋在她的后颈,闻着她身上的玫瑰香,“不会的。”

    梁药:“你怎么知道?”

    楚昼淡淡说:“因为他们不适应也得适应,没有选择。”

    “……”可怕。

    其实夫妻俩做出这般举动实属无奈之举,七年前,梁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生了一对龙凤胎,实在是意外之喜,把舒又曼和梁远国高兴得嘴都合不拢。

    两个小家伙一出生就注定受到所有人的宠爱,外公疼奶奶爱,从小到大都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

    楚滢和楚瀚虽然是双胞胎,但长得不是很像,楚滢遗传了梁药的狐狸眼,笑起来眼睛弯弯的,煞是灵动可爱,楚瀚则更像楚昼一点,不高兴时唇角总喜欢抿起,特别爱耍脾气。

    不过他们的性格倒是没遗传到爹妈半点,可能是因为从小吃喝不愁,再加上奶奶的溺爱无度,两人的性格越来越娇气,对金钱也没有概念,花钱大手大脚,衣服不是名牌的就不穿,想要的东西不给就哭。

    完全就是被宠坏的模样。

    梁药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和楚昼商量了下,骗他们说家里破产了,从别墅搬出来,誓要纠正他们扭曲的价值观。

    *

    梁药开始还担心搬出来后两个小家伙会有不良反应,但发现竟然还好,也没听到他们怎么抱怨,在楚昼面前乖得像两只小猫似的。

    梁药想想便明白了,以前她和楚昼工作忙,两孩子几乎是被外公婆婆轮流带大的,所以才有恃无恐,换成楚昼就不一样了。

    楚昼当了那么多年的boss,早已养成了上位者的气势,那张帅得掉渣的脸一看就不怒自威,就算他什么都没说,也让人不寒而栗。

    更何况他也不会纵容孩子,该罚该批评,从不手软。

    梁药和楚昼都有长久住在这里的打算,想要等孩子再大一点,有了正确的明辨是非的能力后再告诉他们家里有王位继承。

    两个孩子慢慢长大,似乎已经接受了家里很穷的现实,知道体谅父母,还会给他们捶背,变得乖巧懂事。

    楚昼和梁药甚是欣慰,为了保持现状,决定再晚一点点告诉他们真相。

    结果发现有点难。

    *

    自从住进新家后,楚滢晚上睡觉总能听到奇怪的声音,好像是妈妈的声音,又柔又媚,低低叫着,听得人骨头都酥了。

    然而楚滢什么都不懂,只觉得害怕,以为妈妈是在喊救命,她打着赤脚跑去楚瀚的房间,把他从床上晃醒,着急道:“哥哥,起来,妈妈有危险!”

    “什么啊……”楚瀚迷迷糊糊睁开眼,仔细去听,还真听到了妈妈声音,瞌睡虫瞬间飞走了。

    “我们去看看。”

    “嗯嗯!”

    于是两个七岁小孩偷偷摸摸潜入到父母房间听墙角。

    离得越近,声音也就越大。

    渐渐的,他们不止听到妈妈娇媚的声音,还有男人沉重的低喘。

    他们一下就认出了是爸爸!

    “爸爸不会在打妈妈吧?”楚滢急得团团转,“怎么办啊,哥哥!”

    楚瀚一改从前吊儿郎当的态度,一脸视死如归,“闯进去救妈妈!”

    他说着就一把推开了房间的门。

    正好没锁。

    *

    床上夫妻俩正在做运动,楚昼扶着梁药的腰,刚进去,听到开门声,立刻拿过被子挡住未着寸缕的梁药,顺便把自己也盖在里面。

    “回去。”他看到两个孩子气势汹汹地闯进来,哑声喝道,汗水滑下额角,语气难得带了点咬牙切齿的意味。

    梁药也一脸错愕,因为紧张的缘故,身体不停收缩,紧得楚昼闷哼出声。

    “爸爸,不准欺负妈妈!”楚瀚看到梁药被楚昼压在下面,以为楚昼在虐待梁药,急得连忙跑过去推他。

    然而纹丝不动,不仅不动,身体还僵硬得像石头。

    楚滢站在门口不敢进来,哇哇大哭,“爸爸妈妈,不要吵架,不要离婚呜呜呜。”

    楚昼深吸口气,耐着性子对楚瀚道:“带你妹妹走,立刻马上。”

    “可是……”楚瀚还想说什么,触及到楚昼赤红的眼睛时,顿时什么都不敢说了,灰溜溜拉着楚滢离开。

    楚滢还不愿走,只是哭。

    梁药只好忍着颤音道:“滢滢乖,妈妈没事,快回去好不好?”

    “……好。”楚滢不情不愿离开了。

    他们一走,楚昼立刻抱着梁药去锁门,直接将她抵在门上做,疯狂掠夺。

    *

    第二天,楚昼就联系人找房子,找的五室三厅四卫,保证大到孩子听不到任何声音。

    楚滢和楚瀚住进新房子时是一脸蒙逼的,没想到这么快就从脱贫到了小康。

    楚滢问楚瀚:“昨晚爸爸妈妈到底在干嘛啊?我从来没见过爸爸那副样子,第二天妈妈也没受伤,好像不是在打妈妈。”

    “不知道,”楚瀚摇头,看着比学校操场还大的房子,表情激动,“我只知道我们多看几次,说不定就能搬回大别墅了!”

    “……”

    两个小朋友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父母在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