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娇气包的七零小日子 > 正文 第81章 81
    谢芳菲忍着羞愤,快速的将裤子给穿上。穿裤子的时候还时不时的盯着祁辉宏看, 生怕他会转过头来偷看似的。

    还好, 他一直侧着身子, 没有再偷看。

    谢芳菲穿好了裤子之后, 转身就走。不走还能干什么呢?她只不过是个黑五类子女, 别说这个连长看不看得上她。就因为他看了一眼她的腚, 她就让他娶她,他能答应吗?

    万一他不认账呢?到时候都是她自取其辱罢了。

    不如当没这一回事, 天知地知他知她知, 这样还能骗自己说别人不知道这事, 就不要紧。

    谢芳菲刚走出几步,便听见祁辉宏解释道:“小同志,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真以为你是来偷东西的, 否则我不会……不过你放心, 这事是我不对,我会想办法补偿你的……”

    谢芳菲听到这话走的更快了, 补偿她?怎么补偿?能怎么补偿?补偿她半个腚?

    她平日里虽说是受气包性子, 可跟姜穗穗在一起玩儿之后,到底也是学会了几分硬气的。她越想越气, 理都没理祁辉宏一句。

    也正是因为如此, 祁辉宏后面的那句:“你有没有对象?你要是没有对象的话……你看我咋样?不过我跟你说实话, 我几年前是讨过一个老婆的, 不过没有孩子, 这一点你可以放心,你要是不嫌弃这个的话,我……”

    祁辉宏心想着谢芳菲裤子总该穿好了,可他说了一堆话,谢芳菲也不回话,所以忍不住转头看了过去。

    只见面前空空荡荡,除了还有个麦秆堆之外,谢芳菲人早就没影了。

    祁辉宏叹了口气,知道谢芳菲是真生气了,他觉得有些难搞。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该咋办奥!

    垂头叹气一番,祁辉宏也朝前走去。

    谁知谢芳菲因为有心事,走的比较慢,两人前后脚走,竟然被祁辉宏给追上了。祁辉宏见谢芳菲手里头没拿手电筒,这段路也没那么好走,于是走上前去,把手电筒递给她:“小同志,这儿路不好走,你把我这个手电筒拿上。咱们兵团平时看着没事,但到底是荒郊野岭的地方,大晚上的容易有东西出没。”

    他说的东西是野兽之类的,他可没故意吓唬谢芳菲,他说的句句都是实话。他来到兵团的时间并不算长,也就三年,可是第一年的时候就碰到了熊瞎子。

    那是大冬天的时候,北方的雪下起来都是很厚的。那天冬天的雪尤其大,地上的那层雪足足到了人的膝盖,他去五连的路上就碰到了一只熊瞎子。任凭他在战场打了好几年的仗,可当时手里头没枪,人还能打的赢熊瞎子不成?

    他只能装死倒在雪地里,还真叫他给蒙混过去了。

    可如今他对谢芳菲说这话,听到谢芳菲的耳中,却总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大晚上的,跟她说有东西出没,这不是故意吓唬她,好让她跟他一道走吗?

    谢芳菲咬了咬唇,小声说道:“我不要,你自己拿着吧……”

    可是下一刻手电筒还是结结实实的被放在了她的手上,祁辉宏板着一张脸,看起来有几分严肃,说道:“我叫你拿着你就拿着,又不是害你,别别别扭扭的,该说的我也都跟你说了,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你现在要真不想见到我,你先走你的,我等会儿再走。”

    之前祁辉宏跟谢芳菲道歉的时候,是软了语气的。

    所以谢芳菲才敢这样。

    此时他的语气突然又严肃起来,谢芳菲心里头就是再气也不敢反驳他。她咬了咬唇,接过手电筒转身走了。只不过她不明白祁辉宏说什么该说的都跟她说了?他跟她说什么了啊?

    谢芳菲想不明白,也不敢问。

    不过祁辉宏倒也是说到做到,等到谢芳菲走出老远了才走。他远远的跟着她,看着她走到了看电影的那块草坪上,走进了人群当中,在她朋友旁边坐了下来。

    这才安了心。

    电影已经快要结束,高--潮部分早已经放过头了。祁辉宏坐在他的座位上,目光却时不时的朝谢芳菲的方向看过去。

    她的面色潮红,坐在她旁边的女同志似乎是看出了她的不对劲,问了她几句什么。她的脸上露出笑容,摇摇头,应该是说没事,又继续去看电影了。

    只不过等到那个女同志转过头没再问的时候,她的眼眶红了红,咬着唇,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祁辉宏心里头不知道怎么想的,还挺心疼这个姑娘的。其实从她的种种表现来看,她是个平时很会关心别人的人,性子应该很软,可正是因为如此,太会关心别人的人,自己往往就是吃亏的那一个。

    看她那个没脾气的样子,明明因为被他看到了腚都快要被怄死了,结果一句骂他的话也不敢说,只晓得埋着头逃跑的样子,祁辉宏心里头真生气。

    这姑娘怎么就这么傻呢,干脆给他一巴掌,他都不会像现在这样不好受。

    “老祁,你这趟茅房可上的真够久的,电影都快放完了才来。”三连连长笑道。

    祁辉宏说道:“哦,今天拉肚子了,耽搁的久了点。也没事,这电影我以前看过的,中间没看到也能接的上。”

    …………

    *************************

    另一边,姜穗穗看着面色潮红的谢芳菲,有些狐疑:“芳菲姐,你真的没事吗?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该不会是生病了?还是太热了啊?”

    说着,姜穗穗伸手在谢芳菲的额头上探了探。

    谢芳菲的身子一个激灵,但反应过来碰自己的人是姜穗穗,就冷静多了。她不想将刚刚的事情告诉姜穗穗,白白让她担心。而且穗穗一向很讲义气,要是告诉了她,她要替自己出头,去找那个祁连长的麻烦该怎么办?

    对方是个连长,而他们什么都不是。宋知青还在七连帮忙的,可不能因为她的事情而把这一切给搞砸了。

    她摇摇头,吁了口气说道:“我怕耽误太久电影就放完了,所以就跑着过来的,脸上红是热的,穗穗你就别担心我了。”

    她怕自己看着姜穗穗说话,她的眼睛会出卖自己。所以她说话的时候,一直没有转过头去,盯着前面看。

    姜穗穗听她这样讲,倒也没有想太多,只当她是喜欢看这部电影。毕竟,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谢芳菲只是去上个厕所而已,还能发生那样的事情。

    ……………………

    电影结束了,各位兵团战士们意犹未尽,大家的心里头都是有抱负、有理想、有热血的。而《列宁在一九一八》这部电影,给了他们很多的启示,他们认同列宁的所有观点。

    直到散场的时候,姜穗穗甚至还能听到有人在念着电影当中,列宁同志的演讲稿:“同志们,要维持一个政权,比多其他还要难。我们的革命正在前进,正在发展和成长,可是我们的斗争也在发展着成长着……”①

    一部电影看下来,慷慨激昂,振奋人心。

    姜穗穗如今也不过是修炼到能够看这种电影不打瞌睡,并且知道里面究竟讲了什么的程度。像他们这样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每看一遍的时候都像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时充满热情,将里面的台词倒背如流,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她很崇拜这些人,他们是有理想有抱负的人,他们记住的并不只是电影里的台词那么简单。

    姜穗穗扭头朝宋时清看了一眼,在他耳边小声问道:“你能不能把列宁同志的演讲稿背下来?”

    宋时清侧首看着她,他的侧面轮廓有如刀刻,在月光之下竟也变得温柔了许多。他揉了揉穗穗的小脑袋瓜子,接着之前那位男同志的话继续往下说道:“我接到一张纸条子,你们大家来听我念一念:‘你们的政权反正是不能维持的,你们的皮将要剥下来做鼓面,’安静一点,安静一点同志们,我看出来这些字不是工人们的手所写的,恐怕写这张纸条子的人我看他未必有胆量敢跑出来站在这儿……”②

    “我还知道俄语版的。”说着,宋时清凑到姜穗穗耳边,用俄语说了一段列宁同志在电影里的原台词。

    他们看得电影都是国语配音的,但是宋时清以前看过俄语版的。

    姜穗穗眼中一亮,她看着宋时清仿佛在看一个宝藏。就好像看到自己爱的人在发光,就跟之前她在台上唱歌、跳舞的时候,宋时清也是这样看她的一样。

    “你好厉害。”姜穗穗夸赞道。

    宋时清在她的鼻头上轻轻刮了一下:“你也是。”

    谢芳菲因为有心事,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两人的互动。反而是沈骄阳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禁不住打了个哆嗦,抖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时清哥,嫂子,你们两个真是够了,能不能体谅一下我们这些还没有对象的人的心情啊?”沈骄阳说道,“嫂子你知道吗?我时清哥在认识你之前,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他以前整天板着一张脸,看起来特别严肃,话也很少,有时还嫌我吵,我要是一直在他耳边说话,他都得忍不住来揍我一顿。”

    “当时我们大院里的那些孩子们,见到好看的女孩子,多多少少都偷偷的多看两眼,或者议论几句多好看。可只有我时清哥看都不看一眼,更别说跟我们讨论这些了。要不是我亲眼看到,我简直都不敢相信这是我时清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