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Alpha为何那样? > 正文 第78章 带崽日常
    段移很好的贯彻了什么叫做坐没坐姿, 睡没睡姿这句话。

    身体零件横七竖八地瘫在床上, 恨不得当场解体,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盛云泽第三次被他压醒的时候, 心情不怎么美丽, 十分暴躁地把段移直接往怀里一拽, 把他当个大型玩偶,锁得死死地。

    段移果然没办法动弹了, 所以他是早上氧气不足憋醒的。

    昨晚双胞胎睡床上。

    盛云泽就扯了块不知道从三楼哪个杂物室翻出来的床垫,拆了包装就往地上一扔,然后没什么艺术细菌地把床单胡乱一盖,抱着段移就睡在地上。

    好险段移昨晚上没睡床上, 不然早起一定摔骨折。

    盛云泽先起床洗漱好了时,段移还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抱着那床棉被,还以为自己抱着盛云泽。

    他去楼下煮了一碗粥。

    盛云溪一边刷牙一边慢吞吞地从楼上往楼下飘,头上卡着一把梳子,闻着味儿跟小狗一样飘过来了。

    “煮什么呢,好香,我尝一口。”

    盛云泽对付盛云溪的招数是从子宫里带出来, 刻在基因里的本能。

    几乎不用回头, 胳膊肘就支出来, 直接给了盛云溪肩膀狠狠一击:“死远点。”

    盛云溪浮夸的退后几步, 含着牙刷, 捧着心口, 一讲话,泡沫飞的到处都是:“老盛,你把我打出心脏病了,呃啊!呃啊!呃啊!”

    有模有样,可惜盛云泽是个铁石心肠,一眼都不想分给他妹。

    免得一回头就看着盛云溪顶着跟他一模一样的一张脸做出这种蠢死了的表情。

    “怎么了?妹妹一大早就喊饿啊饿啊的,自己爬起来做饭了?”

    盛母起床了。

    走进厨房,发现做饭的是盛云泽,惊了:“哥哥在做什么?”

    盛云泽一边看手机里的熬粥教程,一边搅动着粥:“煮粥。”

    盛云溪在一旁酸:“肯定不是煮给我们的,妈,你给我煮另外的,我想吃鸡蛋面,面条不要煮太软~”

    然后活蹦乱跳地往楼上跑。

    盛母稀奇道:“你不是从来都不肯做饭吗?”

    盛云泽的手古怪地停顿了一下,盛母笑了笑,没有拆穿他,指着他的粥说:“你的粥煮的太烂了。”

    盛云泽强调,有那么点儿不动声色炫耀的意思:“小孩儿不是都要吃煮的烂烂的东西吗。”

    仿佛就等盛母来问,为什么要煮给小孩子吃。

    盛云泽就能理所当然的把双胞胎扯出来炫耀一番。

    就更朋友圈晒娃的新手爸爸一样,臭德行。

    盛明睁开眼,揉眼睛,没看到段移,心里一慌就想哭。

    连忙坐起身,看到了床下睡得形象全无的段移,松了口气。

    盛夕被哥哥的动静吵醒,翻了个身。

    盛明爬起来,不愿意睡床了,直接跑到床下,在段移身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跟小猫一样蜷缩起来。

    段移迷迷糊糊感到有人睡在他旁边,下意识扯了一块被子给他盖上。

    过了会儿,盛夕在床上找不到哥哥,然后探了个小脑袋去看地上,看到哥哥和妈妈睡在一起,立刻改变主意,准备也去打地铺。

    他原本想滑下去,但是探头探的太用力了,直接从床上一个倒头栽倒了段移身上。

    盛夕摔下来也没哭,拍拍身体就往段移的方向爬。

    段移被动静惊醒,睁开了一只眼,盛夕已经在他身体另一边找好位置了。

    他同样扯了一截被子给盛夕盖着,迷迷糊糊地问:“干嘛睡下来……”

    盛夕嘟囔:“想跟你一起睡。”

    段移搂了他一下,盛夕把手放在他心口,抓着段移的衣服,拽得紧紧地。

    盛云泽端着粥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

    三人没有一个睡床的,两个小的一左一右趴在段移身上。

    盛云泽心脏就好像被谁砸了一样,忽然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

    他没叫醒段移,反而像一只猫一样,安静地坐在三人身边,很富有研究精神的定了很久,目不转睛的那种。

    直到段移隐约感觉到两道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脸上,他睁开眼,看到盛云泽。

    段移慢吞吞坐起来,神智还没回归。

    两眼空洞无声,嘴唇微微张开,头发睡得乱七八糟,中间一撮呆毛特别顽强的支棱起来,就跟天线一样。

    鼻子动了动,好像闻到了什么香味,看到了盛云泽放在书桌上的粥碗。

    盯——

    盛云泽笑出声,然后双手放在段移胳肢窝下,把段移整个人从地上给提起来。

    段移回过神,咽了下唾沫:“好香啊,我尝尝看什么味道。”

    他整个身体都往前倾,但是眼睛又闭上,一副睡不醒的样子,没过一会儿就挂在盛云泽身上睡过去了。

    盛明跟盛夕这下醒了。

    看到段移毫无形象的挂在盛云泽身上,淡定地仿佛已经看过了千万遍。

    盛明给自己脱下了睡衣,换好了衣服,然后又懂事的给盛夕把衣服也穿好。

    接着拉着盛夕的手,两个人乖乖地进了浴室洗漱。

    洗漱台上整整齐齐放着还没有拆的小牙刷——昨晚段移买的。

    漱完口洗完脸出来,段移还在睡,不过盛云泽已经半抱半脱的给段移换好了衣服,然后把人抱到了浴室。

    段移勉力睁开一只眼,看到了自己的牙刷,就知道赖床赖不下去了。

    自己刷完牙,然后死皮赖脸地缠着盛云泽给他擦脸。

    洗完脸之后,段移才终于清醒过来。

    “爷满血复活了!”他蹭的一下站起来,在房间里摆了个超人的姿势。

    盛夕有样学样,站在他身边模仿他的超人姿势:“爷也满血复活了!”

    哥哥则比弟弟稳重一些,帮盛云泽分粥。

    段移把盛夕抱起来,在他鼻子上捏了一下:“你不准学我说“爷”你知道吗,争做祖安小玩家怎么地?”

    然后坐在桌前,盛云泽把粥碗放在他面前,还记着昨晚上的仇:“今天还想去见米线店老板娘吗?”

    段移当即狗腿道:“不见了不见了,野花哪有校花香!千好万好不如家花好!”

    盛夕坐在段移怀里晃腿,段移的勺子在碗里刮了一下:“在吃一口,啊。”

    盛夕扭过头:“我不吃了。”

    他来之前就被段移养的圆滚滚的,扭起来力气很大。

    段移哄他:“最后一口,吃最后一口,哥哥都吃了,你不吃吗?哥哥吃了之后长得高高的,你不怕当个矮子?”

    这套对盛夕来说没用了,他不吃就是不吃,段移喂得十分艰难,又哄又骗,直到盛云泽轻描淡写地看了一眼盛夕,盛夕忽然收到了这一眼中的警告成分,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嗷呜”一口,委屈巴巴地把最后一勺粥吃了。

    段移松了口气,拍拍他的小屁股:“去,跟哥哥玩,我吃饭了。”

    盛云泽有点儿不爽:“你每次都这么喂他吃饭的?”

    段移直接就着盛夕的碗盛粥,勺子也没换过,盛云泽都看到了,那个小勺子被盛夕舔来舔去的。

    心情瞬间不怎么美丽,然后给段移换了自己的勺子,“用我的。”

    段移没察觉出盛云泽微妙的醋意,就只觉得莫名其妙:用他的勺子干嘛?他的勺子漂亮一点吗?

    他接着盛云泽上一个话题聊:“夕宝挑食,要喂,哥哥不用。”

    其实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盛夕的挑食简直跟你一模一样好吗!

    盛云泽挑眉:“我也挑食,怎么没见你喂我?”

    段移边吃边乐道:“行,你要是能把自己一米八几的个子塞我怀里小鸟依人的,我也喂你。”

    盛云泽哼唧一声,张开嘴:“啊。”

    段移含着勺子:“真来啊?”

    盛云泽不耐烦的敲桌子。

    段移偷偷看了一眼双胞胎,都在各玩各的,没注意这边,于是飞快的喂了盛云泽一勺。

    我靠,在儿子面前搞这种黏糊动作太丢人了好吗!

    吃过早饭,段移把双胞胎都抓过来。

    他从书包里翻出一罐青蛙王子宝宝霜,用手弄了点儿出来,先给盛明涂了一遍脸。

    盛云泽把他书包拿过去,发现这里面除了宝宝霜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小孩儿用品,于是开口:“你书包一本书都没装?”

    段移:“衣服都塞满了,哪有地方装书。而且我是去蒋望舒生日宴的,装书干嘛。”

    他:“夕宝过来,脸抬起来。”

    盛夕乖乖地仰着脸,盛云泽看段移给他儿子擦脸,还挺好奇的。

    “你擦得什么?”

    段移把多的宝宝霜顺手抹自己脸上:“防干燥的,小孩儿的皮肤嫩,不擦的话冬天会起红血丝。”

    盛云泽:“上次你妈给你擦得是不是这个?”

    段移:“对啊,很好用的。”

    他还挺有兴趣给盛云泽安利:“你擦不擦,我有多的一罐,送你。”

    盛云泽敬谢不敏,表示酷哥高中生不擦宝宝霜。

    同时,他心里也有一些更加微妙的想法:段移这样,跟未婚妈妈似的。

    盛云泽送段移到楼下,双胞胎亦步亦趋。

    段移打断把两个孩子放盛云泽家里几天,他先回家给小段爸做做思想工作,找个理由把双胞胎接回去。

    目前他还不知道这个平行世界是怎么回事,段移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去问问秦书,他还记得那家伙之前跟他组了个什么穿越阵线联盟。

    走到小区门口,段移挥手:“跟哥哥说拜拜。”

    盛夕连忙跟盛云泽打招呼:“拜拜。”

    然后背起小书包就追着段移跑,段移哭笑不得,蹲下身:“不是跟那个哥哥说拜拜,是跟我这个哥哥说拜拜。”

    盛夕疑惑地望着他,段移小声开口:“这几天你们住在爸爸家,好不好?”

    盛明点点头:“好啊。”

    段移很欣慰,关键时刻还是哥哥懂事一点。

    遂摸了摸明宝的脑袋:“那你要好好照顾弟弟知道吗?”

    盛明点点头,段移转身就走。

    谁知道盛明忽然抓住他的衣角:“妈妈去哪儿?”

    段移比了个“嘘”,紧张道:“你别乱叫啊!”

    又蹲下身:“我回家啊!你刚不是答应我带弟弟住在爸爸家了吗?”

    盛明不解:“你不和我们一起住吗?”

    段移:“我没说要跟你们一起住啊。”

    这下,双胞胎都愣住了。

    他们还没想过会被段移“扔掉”,两双眼睛都盯着段移看。

    段移被看得有点儿心软:“我很快就来接你们。”

    盛夕拽着他的一根手指:“可是我想和你一起。”

    他这小孩儿眼睛有开关,说哭就哭,段移一看要哄不住,连忙道:“我会经常来看你们的啊,我明天就来。”

    盛夕万万没想到他妈带他俩下楼,不是要带他俩走,而是要把他俩扔掉,当即哭得天昏地暗。

    段移顿时走不动路了。

    “没说不要,哎,你别哭啊,你一哭你哥跟着哭。”

    哄得手忙脚乱,盛云泽在一旁观察了半天,愣是找不到开口的机会。

    段移看着他:“你说两句呗。”

    盛云泽僵硬:“我又不会哄小孩。”

    段移看他那样就知道自己指望不上高中生,头疼万分的准备开口。

    谁知道盛夕边哭边打嗝,先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可是你已经不要我们一次了,你怎么能又一次不要我们。”

    段移听得有点儿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