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深情男配今天崩了吗 > 正文 和皇帝做情敌的日子
    林子然寒着脸从酒楼离开, 一副怒极了的样子!

    等回到家才蓦地松了一口气,然后眼神迷茫起来,封元极今日是发了什么神经?平时讥讽他几句也就罢了,反正他向来看到李暨就要怼的, 自己也已经习惯了……但今天上嘴亲是不是过了一点?有病啊!

    自己觉得还好啦, 但以李暨的性子, 这是结下了梁子了!

    李暨因为貌美, 幼年曾遭到别人觊觎,差点沦为权贵的男宠, 若不是他聪慧隐忍懂得自保, 如今还说不定在什么地方呢……所以李暨是非常厌恶男人这样对他的,也奠定了他这颗坚决不受的攻心。

    后来他跟着封元崇有了权势地位,又传出杀-人如麻的冷血名声, 才再也无人敢打他的主意, 顶多暗地里编造一些他和封元崇的花边新闻罢了……

    封元极平时说归说,但是当众动真格的话,李暨恐怕杀-人的心都有了。

    若不是封元极身份尊贵,今日必定血溅三尺!

    原本还只是死对头,现在是死对头max!

    以后见面就难搞了。

    林子然心中忧虑, 还没等他想好怎么办, 忽然得到宫里太监传旨,让他现在进宫面圣。

    这还让不让人歇口气了!

    林子然唉声叹气的进了宫。

    封元崇坐在御花园的石桌旁,桌上摆着一盘残局,他一手捻着一粒白子, 似乎正在思索如何落下。

    林子然不敢打扰,恭恭敬敬立在一旁。

    一刻钟后,封元崇扔掉了手中的棋子,抬头看向立在身侧的男子。

    片刻后,视线落在男子殷红的唇上。

    仿佛因为被蹂-躏过,显得比让日更靡丽了些。

    封元崇想起封元极的所作所为,眸底神色微暗,心中浮现怒意,这个人连他都没碰过……你一个区区卑贱胡姬的儿子,不过是给了你几分脸面,如今倒是连我的人也敢碰了。

    虽然心中生气,但封元崇是个有城府的人,更不会轻易喜怒形于色,他和颜悦色的对林子然道:“今日的事情,孤也听说了。”

    林子然面对封元崇半点不敢大意,背心都汗湿了,不断思索封元崇现在喊自己进宫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要专门和自己提起这件事情?

    难不成是在试探自己吗?

    林子然微一思索,露出一副备受羞-辱的愤恨模样,当即跪了下来,寒声开口:“荆王欺人太甚!请皇上为臣做主!”

    封元崇定定看着他,看着林子然眼中的刻骨恨意,许久,心中怀疑慢慢放下。

    生气封元极的行为是一件事,但是李暨到底有没有背叛他更重要,郑珺的事情还未水落石出,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李暨毕竟跟了自己多年,封元崇还是愿意多信他一些,而且他也没有理由勾结封元极。

    封元崇表情缓和下来,他叹了口气,亲手将林子然搀扶了起来,道:“荆王性子荒唐莽撞,孤会好好责罚于他,但荆王毕竟是孤的弟弟……爱卿多多担待一些,莫要同他计较。”

    林子然面色冷凝如霜,似乎并不觉得满意,但碍于封元崇的这番话,终究低头道:“臣自然不敢怪罪荆王。”

    这是虽然认了,但依然不服的意思。

    封元崇神色宠溺,无奈笑道:“爱卿受委屈了。”

    为了表示对他的安抚,封元崇又赐下一堆金银布匹,然后才让林子然离开。

    林子然离开皇宫,抬手擦擦额头的汗。

    仔细想想自己应该没露馅吧……不过没有想到封元崇只问了这件事,其实这两日,他最担心的还是郑家的事。

    虽然放走那个小姑娘无人知晓,但毕竟做贼心虚,唯恐封元崇因为这件事质问他。

    但封元崇却没有问。

    那么,应该算是过去了吧?

    ………………

    眨眼间,距离齐宣入京已经过了一个月。

    到了太后六十大寿这一日。

    文武百官都有幸入宫贺寿,林子然自然也是要去的,他不但要自己去,还要负责接齐宣一起入宫。

    这日一大早,林子然的马车就停在了齐府门口。

    没多久,齐宣掀开帘子坐了上来,他径自坐在林子然的一侧,目不斜视,表情平淡。

    林子然视线掠过美人,美人今日还是一身白衣,他真是喜欢这身白衣啊,齐宣这么讲究肯定不会是不换衣服,估计是有很多一模一样的衣服吧……

    这让他想到了电视剧里,霸道总裁打开衣柜,一柜子一模一样的衬衫的场面,豪气。

    不过呢,也可能是光脑设计游戏的时候偷懒了,反正一般这种仙气飘飘的美人受,肯定是要穿白衣才能衬托他的仙气的,如果穿一件花袍子那就是再美也别扭啊……

    林子然心不在焉的胡思乱想着。

    很快就到了皇宫。

    宴会在御花园举行。

    齐宣不屑于同林子然为伍,入宫后就自己飘然而去,林子然也不在意,他慢悠悠的找了个地方坐下。

    现在宴会还没开始。

    来的人也不算多。

    太后林子然还只见过一次,就是在齐宣入京的那一日,看模样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剧本里面形容她十分仁慈宽厚,是个母仪天下的好皇后,贤良淑德,不嫉不妒操持后宫相夫教子,当得上是古代女子的典范……

    说起来,如果不是皇后心善,当年的小可怜封元极,估计早就死了吧。

    就是不明白这样好的皇后,为何先皇那样的厌恶不喜,甚至到死都不愿封她的儿子为太子……导致封元崇这夺位之路尸横遍野。

    从某种程度来说,林子然觉得她挺可怜的,好在有个能干的儿子,如今做着太后也算是人生赢家了。

    至于封元极嘛,虽然从小养在皇后的身边,吃穿用度都和封元崇一样,但却样样都不如封元崇,性格莽撞荒唐,喜欢寻花问柳,简直就是封元崇的对照组……

    但从他之前和封元极打的交道来看,封元极虽然确实荒唐,却绝不是个真正的无能草包。

    而且众所周知,傻子是没资格谋反的。

    难道那孩子这么小就懂得韬光养晦了?

    那么反向推论,封元极之所以这样表现只是为了自保,哪怕皇后是个大好人,但是他却不愿意牵扯进夺嫡之争,很有自知之明,所以在封元崇登基后就自请离京,事实也证明他的行为是对的,封元极是封元崇唯一活到现在的兄弟……

    可惜最后还是走上谋反这条路,死无全尸。

    可笑可叹,既然开始就想的那么明白,为什么不一直忍下去算了呢?

    不谋反就不会死啊。

    没多久人都来齐了,时辰也到了,封元崇亲自搀着太后过来。

    百善孝为先,封元崇以身作则为表率,这方面向来备受称道。

    众人纷纷献上贺礼,林子然自然也准备了礼物,李暨不是个喜欢出头的性格,这礼物他也就随便准备了一番,一对名贵的血珊瑚,很值钱但是在这里不显眼的紧。

    齐宣也为太后准备了礼物,是他亲手画的一幅画,下面是他题的诗,好画好字引得太后和皇帝一番赞赏。

    虽然只是个质子,但封元崇面子给到了,身为天-朝上国,自然要有心胸气度,也好安抚人心不是?

    林子然端着酒杯兴趣缺缺,他不喜欢这种无聊的场合。

    好在前面的形式走完之后,后面宴会开始就比较随意了,众人三三两两交头接耳的说笑着。

    林子然正准备起身出去透透气,忽的看着一双黑色靴子出现在自己面前,抬头一看,便对上封元极那双深邃的眼睛。

    封元极微笑望着他,眼底是意味深长的笑容,“李大人也在啊,本王敬你一杯。”

    林子然想起上次的事情,立即露出愠怒之色,霍然起身就要离开,似乎根本不愿意多看封元极一眼!

    封元极却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一副怀念不已的表情,深情款款道:“上次一别,本王你对念念不忘,你却见了本王就走……是不是太过冷酷无情?”

    你够了啊!

    没看到已经有人在看笑话了嘛?

    林子然怒目而视,低声喝道:“放手!”

    “本王对你一片真心,你却跑去和皇兄告状,说本王轻薄于你,害的本王被皇兄责罚……”封元极不但不放手,还得寸进尺的一把搂住他的腰,口中说着深情的话儿,但脸上却挂着讥诮之色,冷笑道:“本王的心都被你伤透了……”

    我可去你-妈-的——你要丢人别拉着我一起啊!

    我招你惹你了啊?

    林子然脸都黑了,你这是在逼我动手啊!

    林子然猛地甩开封元极的手,一掌向他挥了过去!

    封元极连忙侧身躲避,一边躲还不忘一边调戏他,呵呵道:“脾气这么大啊,在床上也要有这个精神就好了……”

    林子然:给老子死!

    虽然两人在外面,但这动静还是引起了众人的关注。

    “听说前些天荆王当众轻薄了李大人呢……”

    “他们不会真的搞上了吧?”

    “怎么可能,这两人向来不对付,我看荆王是要故意给他难堪呢。”

    “荆王大概是被皇上责罚,所以心存不满报复来了……”

    “都是皇上的左臂右膀,却偏偏势同水火呵呵。”

    林子然眉心不由皱起,他连出几招招式凌厉,但封元极只躲不还手,偏生还时不时的调戏几句,林子然露出恼羞成怒的神色,眼看就要下不来台……忽然看到封元崇过来了!

    林子然蓦地收手,恭敬道:“皇上。”

    封元崇早就看到了,却偏偏等到现在才过来,他看着封元极眉头皱起,缓缓开口:“元极,你太荒唐了。”

    封元极满不在乎的模样,挑眉慵懒一笑:“怎么,皇兄心疼你的人啦?”

    封元崇见他这副模样,沉声呵斥道:“够了,胡闹也不看看场合!”

    封元极表情微变,他冷冰冰的视线扫过林子然,不满的对封元崇道:“是他不知好歹!我不过和他开开玩笑,这么一点儿小事,他竟然就去找皇兄你告状,还……”

    封元崇不等他说完,就怒而打断:“你自己做的不对,倒还有理了?”

    封元极面容紧绷着,似乎根本不愿意认错,但最后还是耸耸肩,道:“是我错了,皇兄息怒。”

    封元崇见状,脸色才稍微缓和下来,他沉吟片刻,道:“不论你和李暨有何恩怨,但你要切忌自己的身份,不要作出让皇家蒙羞的事情来……”

    封元极不甘道:“是。”

    封元崇淡淡开口:“你去陪太后说说话吧,她想你了。”

    封元极没再看林子然一眼,直接转身离开。

    一场风波终于平息,其他人也不敢多看,纷纷移开了视线。

    林子然再次行礼,道:“多谢皇上。”

    封元崇看向他,神色柔和,道:“是孤没有管教好他,让爱卿受惊了。”

    林子然摇摇头:“无妨。”

    封元崇看着他,眼神微动,其实刚才封元极的所作所为,他都尽数看在眼中,看来封元极是真的同李暨不和,就连在这里也能闹起来,半点脸面也是不顾了……说不定是因为郑家的事情迁怒李暨,所以才故意当众给他难堪……

    他这弟弟看起来荒唐无度,其实却并不那么简单呢……

    就连自己也差点被他给瞒过去了。

    封元崇又看着面前的男子,本就俊美阴柔的面容,因刚刚动过怒的缘故,眼尾红晕越发显眼,又冷又媚勾魂夺魄……他心中忽的冒出一个荒谬的念头,想要抛下重重顾虑,像刚才封元极那般肆无忌惮的靠近对方……

    只是如果那样的话,这人哪怕无法拒绝,心中怕是会恨自己,而自己也会失了一个得力手下。

    想到这里,封元崇压下心中蠢蠢欲动的念头,颔首温和微笑:“你不生气就好。”

    林子然垂眸:“臣不敢。”

    封元崇笑笑,也转身离开。

    林子然松了口气,然后开始思考剧情,刚才封元极的闹场是个意外,他今天其实是有任务在身的!

    就是在这场宴会上,封元崇被齐宣的文采惊艳,对他产生了其他心思,又见李暨对齐宣处处关照,心生嫉妒之下,以谈诗论道为借口,直接召齐宣入宫小住。

    所以今天的戏很重要,齐宣就要进宫开启宫斗副本了!

    入宫之后攻受感情就会突飞猛进。

    虽然刚才的插曲有些突然,但不妨碍林子然做任务的心,他迅速锁定了齐宣的目标。

    齐宣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又清高孤傲,因此并不合群,只一个人静静-坐在角落里,就连刚才那般闹腾,他都巍然不动,视而不见。

    林子然并没有完全靠近,他就站在离齐宣约十米远的一棵树下,用无比厚重深情的目光,默默凝视着对方!恨不得把所有的感情都塞进眼睛里!

    眼神戏啊。

    林子然用力过猛,他看的眼睛都直了,很快累的眼睛干涩,差点泛起了眼泪……

    我看我看我看看看!

    【林子然:封元崇到底注意到我们了没有啊……】他看的好累啊,但是又不敢回头,都不知道自己演了半天正主看到没有……

    【系统:放心……看着呢。】

    【林子然:那就好!】

    前方齐宣毫无所觉。

    十米远的地方,林子然深情注视。

    远处高座上,封元崇眸色微冷。

    他刚才只顾着斥责封元极,但他差点忘了一件事,李暨从来不喜欢封元极,被他放在心尖上呵护的是齐宣。

    哪怕齐宣并不喜欢他,也始终默默的守护着……

    封元崇忽然有点后悔,当初让李暨好好照顾齐宣了,如果早知李暨会对齐宣动心,他是绝对不会让李暨去看护齐宣的。

    李暨可以不喜欢自己,但他也不能喜欢别人。

    ………………

    等到宴会结束,林子然离开的时候,身心俱疲。

    剩下剧情能不能顺利走下去,就看封元崇给不给力了,毕竟自己能做的已经做了……

    林子然心中忐忑,毕竟之前惨败的经历太多了,如果今日封元崇不召齐宣入宫……

    因为过于忧心剧情,林子然坐立难安,直到下午时分,他留在齐府的眼线给他报信:皇帝让裴公公传旨,让齐公子入宫去。

    林子然猛地站起,惊喜的差点表情都没有绷住!

    成了!

    手下担心的看着林子然:“大人?”

    林子然却根本不理会,他当即策马而出来到了齐府,他去的时候齐宣正在收拾东西……

    这段戏林子然心中排练过多次了,信手拈来。

    他一脚踹开地上的箱子,表情隐忍复杂,沉声道:“不要收拾了。”

    谁不知道当今皇帝喜好男色,尽管借的是谈诗论道的名义,但齐宣要是真的进宫伴君,还不知道会传出些多难听的名声来。

    李暨想到自己经历的种种诋毁,为了不给齐宣带来麻烦,甚至就连自己都克制着不去靠近……又如何能忍心齐宣沦落到这个地步?

    齐宣来这里做质子已经很不容易,进宫只会让他在这淤泥里越陷越深。

    进宫的后果,齐宣自己心中想必也清楚。

    林子然神色痛心,直言不讳道:“你不该入宫去的。”

    齐宣终于抬眸,认真的看着他,仿佛要看透他的心思,那黑眸剔透如墨玉,里面是说不清的神色……

    半晌,他轻笑一声,淡淡开口:“我有选择的余地吗?”

    林子然见状,似乎疼惜难过不已,他咬牙一字字道:“我会进宫秉明皇上,你偶感风寒身体不适,近日不宜入宫去。”

    圣旨不可违,齐宣不得不去。

    林子然这样说,等于是为他背上了欺君之罪,如此就算封元崇真的动怒了,也不会怪罪齐宣,只会怪罪他,认为这一切都是他的主意。

    他身为封元崇心腹,这样做显然是陷自己于不利的危险境地。

    齐宣定定看着林子然,忽的薄唇微启,声音清越如泉:“你是不是,心悦我。”

    林子然仿佛被说中了心事,看着他一时说不出话来。

    齐宣忽的笑了,但眼神却是淡漠的,他说:“从我来到这里开始,就知很多事由不得我自己选择……更何况,不论是你,亦或者其他人,你们所思所图,对我而言又有何分别?”

    林子然脸色一白,却又无法反驳。

    齐宣说的不错,自己的喜欢,难得就值得他欢喜了吗?

    自己,皇上,荆王,承恩侯世子……这些人的所谓喜欢……

    在他看来,全都是他不想要的东西。

    自己也并无挽留他的资格。

    此时等候在外的裴公公差人来问:“公子准备好了吗?”

    齐宣道:“稍等片刻。”

    说完不理会林子然,继续收拾东西。

    林子然沉痛又悲哀的看着他,仿佛为自己不能保护他而难过。

    眼看齐宣收拾完了,从他身边而过,林子然蓦地开口,声音沙哑痛苦:“你真的,一定要去吗?”

    齐宣回眸看他一眼,展颜一笑:“你保护不了我,也……”

    给不了我想要的东西。

    他顿了顿,决然离开,只留给林子然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林子然怔怔看着他的背影,表情失魂落魄的。

    【林子然:呜呜呜呜我终于送走他了,就像爸爸看到女儿出嫁了一样,我真的好高兴啊!】

    【系统:……】

    【林子然:不过就算女儿进宫了,爸爸我也不会撒手不管的,我不会让那些坏女人欺负他的!】

    后面还有自己的剧情呢!齐宣进宫后会遇到新的敌人,比如嚣张跋扈的尹贵妃,欺负齐宣的宫女太监等……封元崇这狗男人不懂得知冷知热,也不管管他后宫的那些人,让齐宣在宫里吃了不少的苦头,到时候就需要自己这个暖心男配去呵护他了!

    【系统:……嗯,加油。】

    一想到剧情如此顺利,主角攻受擦出爱的火花,成功进入同居模式,林子然感动的差点泪水都流了下来。

    他眼眶泛红,直到齐宣的马车离开许久,这才摇摇头,‘心灰意冷’的往回走。

    结果没走几步,忽的屋檐上跳下一个男人,吓了他一跳!

    定睛一看,差点眼前一黑。

    又是封元极这个混账,你有什么毛病,随便装装就好了,老子又不是真的和你有仇!

    而且也不知道他到底看了多久!

    幸好自己刚才没露馅……等等,让他知道自己深情不悔惨遭抛弃,恐怕又要笑话他了吧……

    果不其然。

    封元极勾唇一笑,双手抱胸,幸灾乐祸道:“几个时辰前,本王还以为皇兄是向着你的,结果这还不到半日呢,就又有了新欢忘了旧爱……”

    打不过不想打。

    林子然索性脸一冷,一副懒得计较的模样,越过他直接往前走。

    封元极也不介意,悠悠然跟在他的身后,呵呵笑道:“喂,你该不会真的喜欢上齐宣了吧……”

    林子然不理会他。

    封元极笑声讥诮,声音凉凉:“你这人真是无法无天,见到本王竟然如此无礼,不过就是仗着皇兄护着你,不过我看齐宣入了宫,你的好日子也快要到头了,到时候皇兄哪里还记得你……

    依本王看,皇兄也不见得多看重你,明知你喜欢齐宣,却还说抢就抢,可见根本不在乎你的心意。

    不如你干脆跟了本王如何?

    你要是做了本王的人,你之前的那些无礼本王可以既往不咎……”

    眼看林子然越走越快,封元极落后几步,凝视着前方男子的背影,眼底不由得浮现一丝笑意。

    虽然两人一直不和,但封元极其实从未讨厌过他,之所以装作不睦只是为了让封元崇安心罢了。但是要说喜欢,也是绝对谈不上的,这没人性的家伙,天生一副铁石心肠,且忠心耿耿向着封元崇,和他道不同不相为谋……

    按理说终归是敌人,但却因为一个小小的意外,让他对他多了一丝好奇。

    一而再,再而三的去靠近,一个他根本不该靠近的人。

    几年不见,你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人都是会变的,那么,你变了么?

    如果没变,为何要放过那个孩子?

    封元极眼底神色微暗,他望着男子的背影,忽的开口,声音低沉:“李暨,你想没想过,你效忠的那个人,值得吗?”

    林子然终于脚步一顿,回头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这人疯了?

    他眼含厉色,寒声开口:“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