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姐姐生图超好看啊![娱乐圈] > 正文 第75章 二合一
    郁外婆虽然受了刺激, 但是病情有惊无险。

    郁女士因为这次保安的失职把整个疗养院别墅系统地换了一次血,又三令五申将疗养院周围围城铁桶。其实就算之前的安保情况, 盛驰那个蠢货能进去也完全是误打误撞, 是安保看错了车子, 以为是盛骁回来, 这才直接方行。这一次郁女士甚至还斥巨资购买了一批高端设备,这才接了身体好转的郁外婆回去。

    大夫说老人最需要的是休养,只有熟悉的环境才有利于她的病情。郁女士短期内不会离开, 盛骁也就放下心来,准备回公司和郁丰年谈“息影”的事。

    他和帝冠其实一直没有签正式合同, 这次回去也是要处理一下后续工作,来的时候轰轰烈烈, 走的时候也要给粉丝一个交代。盛家父子最近频频闹出响动, 盛骁早就已经长大成人,也到了拿回自己的东西的时候了。

    盛长云父子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 为了打击他的声望, 甚至不惜想要动摇自家的生意, 明明盛青度假村的项目还是当初盛长云自己谈的, 这会儿出尔反尔,叫万玲的父亲万董事长气得差点把人告上法庭。还是万玲把万总安了下来,又通过助理来问盛骁是怎么回事。

    盛世好歹是爷爷留下的基业,盛骁固然痛恨盛家人, 但也不会想要眼睁睁地看着公司毁在那对父子手里。他近期就会回盛世, 按照董事会的规定, 作为爷爷的唯一继承人,从他成年后,他就随时有权撤销盛长云的代理董事长一职,现在就看股东们怎么站队。

    回去的第一仗就是“盛青度假村”项目,这一仗不会太好打,但是盛骁并不紧张,也不觉得有压力,反而胸有成竹。

    男人的五官虽然还透着少年的纯粹和青涩,但是不经意散发的气度却让人不敢小觑,这让郁女士感到十分欣慰和骄傲。

    这个出色的年轻人是她的儿子,即便他们母子情分单薄,这也是她的儿子,她郁兰的儿子果然不会差的。

    “盛长云要是敢暗地里为难你,就告诉我。”郁女士此刻双手抱胸,背脊挺直,下颚线微微扬起,眼中透着讥讽,“我倒要看看是他盛长云还能想出什么阴招来。”

    论阴狠,她郁兰在商场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

    盛骁垂了垂睫毛,不做声。

    郁女士叹了口气,“盛骁,别忘了,你也有一半郁家的血,你舅舅,你外婆都不是外人。”

    ——即便你不原谅我,这些也是你的亲人,这是郁女士没有说出口的话。

    这一次盛骁终于看向她,没有否认,即算认可。

    相处一年多,母子关系总也不是全无进展。

    郁女士松了口气,“对了,还有一件事,晚上回别墅一趟,有点东西要给你看。”

    盛骁已经转身走了,显然是要装作没听到,郁女士却一点也不生气,更不着急,反而唇角微微扬起,语调透着促狭的愉悦。

    “是关于夏妍的,不回来可别后悔。”

    整理别墅的保安系统的时候,郁女士看了一些郁老太房间里的监控,倒不是特意去找的,只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她发现了点有趣的内容,是关于夏妍和老太太之间的“秘密”……

    也是真正让老太太病情好转的“良药”。

    郁家人向来知恩图报,夏妍是个好姑娘,做了这么些“好事”,傻儿子可不能什么都不知道。

    《满月王朝》首播续写帝冠自制剧的辉煌,明月之辉下,同期的小剧宣传都刻意避开了风头,且不说因为版权问题最终没能播出的《群星璀璨》,就连之前一直疯狂蹭热度的《复仇千金》也低调做人。

    网友因为小破剧完结而无处发泄的热情全都跟随夏妍去了《满月王朝》,《复仇千金》开播前还有点水花,播放的时候主动放弃了周末流量,特意错开了对手,改在周二晚七点半更新,再加上鹮厂平台大力宣传,这剧也只是勉勉强强收回了成本。

    期间,张子辰团队之前和夏妍的抢角纠纷在方行和梁齐两大导演的联合披露下水落石出,非但证实了夏妍无辜,还把幸灾乐祸的白筱婷也拖下了水。

    张子辰都要入组了,她突然来抢人,抢得还是原公司女艺人的男主角,这安得什么心,不傻都能看出来。而张子辰这会儿陷入“失信”的舆论风暴,丁俊为在确认夏妍不能惹之后,索性祸水东引,又推出了一个骚操作。

    他让张子辰团队以张子辰的名义发声明,表示“夏妍抢角”的小道消息并非他们团队流出,然后义正言辞的对于传谣之人批判一番,又表示张子辰和夏妍是互相欣赏的“工作伙伴”,对于夏妍在《一夜鱼龙舞》中出色的表演他十分认可,对于夏妍签约NA娱乐,以及参演电影,张子辰先生为“朋友”感到十分高兴。

    至于那些挑拨离间的流言蜚语,夏妍小姐不在意,但是他却不能姑息,必然要申之以法律!

    这一篇声明写得慷慨激昂,连不明真相的吃瓜网友都被震慑住了,而知情的却是一片怒骂。

    “张子辰这是彻底不要脸了,连这种话都说的出来?他粉丝群里动员人骂夏妍的截图还在微博挂着呢!”

    “张影帝这团队厉害啊,黑的都能说成白的,虽然白女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这一手甩锅实在是……佩服!”

    “可别,不敢,姐姐可没你这样的朋友,面都没见过,更没有任何工作合作,我姐姐出人头地靠实力,用得着你认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张子辰这篇声明在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的同时,又不太隐晦地把矛头指向了在宣传新剧方面不择手段的白筱婷工作室,一副“我也不想这样都是她们非要这样”的白莲花情态。

    最终,网友给了张影帝一个贴切的评价——“清清白白张子辰,盛世绿茶第一人”。

    尽管不算高明,但是他与白筱婷割裂得倒也果断。放在从前,白筱婷的粉丝早就掐回去,但这次的锤太硬,当初白筱婷恶意抢人这点逃不掉,张子辰言而无信也躺平任嘲……而经过上半年的几次黑料的折腾,白筱婷人气大不如前,后援会大粉跑了一半,剩下的也没什么战斗力,早不复当年凶猛。

    最终白筱婷团队寄希望的《复仇千金》,企图复制小成本剧的成功,却在开播第一天就被梁齐的《满月王朝》碾压。观众吃完《满月王朝》这份满汉全席之后,对于《复仇千金》这种清粥小菜压根没有兴趣——要是放在三五年前,这种网剧也许还能吸引人眼球,但是现在同类型剧一个月就有好几部。

    偶尔吃一个甜甜圈很好吃,可是天天吃甜甜圈,连个主食都没有,网友就觉得很腻味。况且这部剧制作也实在很一般,要不是张子辰至少演技和脸还能看,可能连成本都收不回来。

    至于白筱婷,演技真正是三年如一日,刚出道的时候还有人觉得她很灵性,几年下来一直演同一个类型的角色,又没了刚出道时的青涩感,就让人觉得做作又油腻。有人把《复仇千金》放在了今年的烂剧名单里,推荐给自媒体博主吐槽,结果好几个直男UP硬是看不下去,为了恰饭做了一集视频后点击率也不行,这以后更是连黑红都不提了,彻底糊掉。

    等到第三周,《复仇千金》这部剧基本上已经消失在大众视野,除了张子辰粉丝基本没人提及。

    当初气势汹汹的要和《满月王朝》打擂台,才两周就被碾压得体无完肤,白筱婷把过错都推给了张子辰——这个废物,如果他能配合自己好好炒作CP,至少这剧还能保持热度,现在连鹮厂平台的人对她们都态度不善了。

    白筱婷回到公司,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公司里的人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仿佛透着奚落和看戏。

    不就是扑了一部剧吗?她的剧再扑,也比那些连水花都没有的垃圾片强。

    白筱婷冷哼一声,朝自己的专属休息室走去,一推门,却看见公司的新人沈彤在她的沙发上小寐,不禁皱眉。

    这个沈彤是幻影今年力捧的新人,青春年少,五官偏甜美,家里的公司又是睿达的合作对象,是众所周知的关系户。沈彤今年参加了女团选秀,虽然没能出道,但是名次意外的还不错,节目结束后也有了热度,她现在一边参加综艺一边学习表演,公司已经开始给她倾斜资源了,准备往影视这边栽培。

    公司有一个“一姐”就够了,这么大力地栽培一个演艺新人,是公司在有意培养她的“替代品”了,白筱婷知道,这并不是她在敏感,而是池景在为幻影铺后路了。

    还有那个姓秦的,总是用沈彤来羞辱她,说她白混了这些年,还不如一个新人有能力。这些白筱婷都可以忍,唯独一点她忍不了,沈彤背地里和同事说池景很喜欢她,两家人还一起吃过饭。

    白筱婷看着年轻的女孩子斜靠在沙发上,盖着一件男士的外套,露出匀称白皙的小腿,连睡着的时候,脸颊都带着青春活力,也难怪连姓秦的也喜欢……但是这样就想取代她?

    白筱婷冷笑,端起桌上的茶水,毫不留情地往沙发上睡着的女孩的脸上泼过去!

    沈彤早在白筱婷进门就醒了,不过是故意霸着休息室,不愿意搭理她。听到脚步声,她绷起神经,却还是晚了一步,被茶水泼了一头一脸,杯子里的水还有些温度,沈彤尖叫一声跳起来。

    “你干什么!”她下意识地用盖在身上的衣服擦脸上的水,白筱婷却是一怔。

    这件衣服……

    白筱婷深吸了一口气,在沈彤尖叫着问责的时候,再也压不住心头的怒火,冲上去甩了沈彤一个耳光。

    “干什么?我就让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休息室的纷争很快闹得外面的同事围观,一传十十传百,不到半个小时的工夫,全公司都知道了。当家一姐和潜力新人在休息室大打出手,小报都不敢这么写。

    会议室里,沈彤正在小姐妹的安慰下抽泣不已。

    “秦总,她……我也不知道自己错哪儿了,我就是一不小心睡着了,筱婷姐扑上来就打我,呜呜呜,好疼……”

    秦经理看着沈彤脸上被抓出的血痕,狠狠地瞪了白筱婷一眼。

    “白筱婷!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艺人的脸有多矜贵她会不知道?这个女人平时蠢得不行,关键时刻却毒得令人发指。

    白筱婷冷笑,“我回我自己的休息室,看见有不熟悉的人,我就以为是进贼了,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什么你的休息室!”秦经理气得不行,沈彤家有背景,上午池总亲自过来,告诉他要照顾好女孩子,下午沈彤脸就被抓伤了,这让他怎么和老板交代?

    “你看看你最近的风评!就你这样,还配霸着公司的一线资源?就你那破剧,公司在渠道上花了大价钱,现在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你哪儿来的脸说那是你的休息室!”

    白筱婷却不把秦经理放在眼里,她目光阴毒地盯着沈彤即便在呜呜哭的时候还抱着的那件外套,“秦经理,我怀疑这个新人手脚不干净,偷东西。说!这件衣服你哪儿来的!”

    那件外套,分明就是去年她买给池景的,现在却出现在沈彤手里,白筱婷看见那张脸就生气,看见那件衣服就失控。

    “白筱婷!你闹够了没有!”秦经理头疼极了。

    他虽然不喜欢白筱婷,但也仅仅是觉得白筱婷在公司的待遇德不配位,因为她一个人霸占资源,老板又听之任之,其他许多有潜力的艺人心灰意冷提出解约,这也导致他两年来工作上没什么进展,别说带出大明星,连二三线刚积累些热度的新人都留不住。

    但目前对幻影传媒来说,白筱婷始终是一张牌面,他没想到她会嚣张到动手打人。

    论处置,他是处置不了的,这事还得上报给高层。

    他冷哼一声,“你等着池总亲自来处置吧!”

    白筱婷仗着系统傍身,这会儿怒火攻心,也顾不得装相了,讥讽道:“好啊,你叫他来啊。”

    她倒是要当场问问,她送他的衣服,为什么披在这贱人身上!

    “谁找我?”

    会议室大门被推开,屋内一静,气质温文的男人站在门口,视线扫过屋内,落在白筱婷脸上的时候并没有做任何停顿,反而是看到沈彤受伤的小脸后,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

    “这是怎么回事?”

    沈彤的背后是一家地产公司,是他通过穿书神器搭上的,两家正准备进行一次深度合作。对方提出女儿想在娱乐圈出道的时候,双方简直一拍即合。现在沈彤居然在他管辖的公司内受伤了?

    白筱婷这会儿也冷静了些,她看着池景冰冷的视线,心头有些慌张,忍不住向系统求救。

    “穿书神器,穿书神器你在不在?不好了,池景好像不太对,他……”

    然而无论她怎么呼喊,早已解绑的系统却没有给予她任何回应,仿佛不久前的通话只是一场梦境。

    她并不知道,在池景的脑海中,那个白筱婷千呼万唤的声音此时正公事公办的向新宿主汇报着内容,“是我高估了她。这次失败,她身上的气运已经耗尽,对于我们而言,没有任何价值了。”

    池景的眸子微眯,闪过一丝厌恶。

    是吗?那可太好了。

    夏妍工作室——

    “国剧盛典?”

    方行打电话来的时候,夏妍正在和金小姗看新工作室的房子。NA的位置在市中心,夏妍加入后,吴秘书做主直接在NA内部开辟了一个小平层给夏妍安置团队,连装修都是现成的。

    NA在做了新模式规划的时候,就把这些都考虑在内了,因为过去的一年没有找到合适的合作对象,所以场地一直空着,夏妍作为第一位新模式合作伙伴,第一次进司就受到了小伙伴热切的欢迎。

    她甚至还遇见了回公司填表的NA“乐坛一姐”,当红女团闪光少女的最强C位申棋,这个大女孩言谈爽朗毫无架子,对夏妍简直春风般热情,就仿佛对待自己嫡系的后辈一样——后来夏妍才知道,原来这位申小姐有NA不少的股份,既是艺人,也是合伙人。

    地点选好了,下一步就是招人了,NA的意思是,简历要通过NA人事,但是筛选和去留夏妍可以自己定,也可以委托他人。如果夏妍觉得招新太麻烦,也可以直接从NA内部挑选,这边也有影视团队,质量很不错,都是贺北笛高薪聘请的人才。

    因为前几年影视上被帝冠压着打,又有楚娱小人在背后挖坑,NA娱乐近年来痛定思痛,励志要在影视上有所成就,所以贺北笛很舍得花钱。

    夏妍在工作室的落地窗边坐下,这里设计了一个非常富有文艺气息的吧台,她一边看着S市市中心的车水马龙,一边和金小姗聊工作。

    “国剧盛典,和年初的盛典奖是一个吗?”她问。

    在她的位面,每年这个时候倒是也有一个电视剧奖项,不过名字不叫这个。

    金小姗这方面是专业的,对于每个奖项的主办单位,参评范围,评审人以及含金量如数家珍。

    “不是一个,”她说道,“盛典电影节说白了就是个活动,参与的影片只做展示不做点评,宣传作用大于实际,之所以叫‘电影节’就是为了和国剧盛典区分开。”

    “国剧盛典之夜一开始是民间组织的,后来被商家看中,举办了这么一个奖,再后来□□门也参与认可了。这个奖和百华之类的不同就在于他的评委团权重只有百分之五十,另外百分之五十靠网络投票评选。”

    “靠网络?”夏妍挑眉,“靠谱吗?”

    那不就是网络打投?不就是比谁家粉丝更凶猛吗?她这种平时不怎么经营粉圈,全靠路人“鼎力相助”的怕是不行吧。

    “这个不用担心,盛典的投票账号是左右奖项中最贵的,而且官方防刷防得非常恨。当初为了防粉圈打投,还得罪了一个挺厉害的流量明星,官方被明星的粉丝逮着掐了一年,硬是没改判,骨头还是挺硬的。”

    国剧盛典全名是“观众最喜爱的国产电视剧”,既要遵循民意,又要有□□把关控制方向,虽然不如百华牌子老,但是很深入民心,也没有那么深的水,因为评委组可操作空间不大。

    “方导的意思是,你的资料都报上去了,对方很重视,虽然还没有确切消息,但是《一夜鱼龙舞》肯定会入围,就看这次能拿几个奖。你是夺冠大热门,开幕式你还是要露个脸。”金小姗认真地道,“国剧盛典之夜是会评选影帝和影后的,姐,我觉得今年女演员里,除了周倩,没人能跟你打了。”

    男演员里倒是有齐维裔和张子辰,但是张子辰糊了,《满月王朝》还不知道能不能赶上,万一评奖前播不完,就只能算作明年。夏妍这边还是非常乐观的。

    一听到“影后”二字,夏妍的眼睛立即亮了。

    “去!必须去!”

    虽然电视剧和电影还是不太一样,但是“影后”这两个字就像夏妍的梦魇,甭管是什么奖,只要是影后,她一定要去争一争,说什么都要洗刷“一步影后”的污名!

    回程路上,夏妍在脑内召唤系统。

    “3.0,我记得任务完成条件中还有一条是成为‘影后’,是指这个吗?”她还以为必须得是大荧幕奖项,或者欧斯卡夏纳这类重量级的。

    “只要是影后就可以,其实原书里,原主三年前就拿过这个奖了,你如果拿到,也算任务完成。”系统回复道。

    “如果完成任务,我就可以回原位面了?那个病毒怎么办?”

    小辅沉默了一会儿,似乎也没想好怎么办。

    在它原本的计划书里,只要夏妍把白筱婷的气运抢回来,它自然就能把穿书神器干掉,却没想到那家伙跑到男主身上去了。

    “穿书神器应该没有二次绑定功能,因为池景是男主,气运很强,它才能苟活下来,但是我推测,它的绑定不会很牢固,如果能见到池景,我就有信心把它抓住。”

    问题就在于,病毒自己也知道这件事,上次一击不中,已经打草惊蛇,现在池景不会轻易露面的。

    “我倒是知道一个他必然会露面的场合。”夏妍翻着国剧盛典开幕式的邀请函,视线落在投资方上,她挥了挥手中的邀请函,“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国剧盛典开幕式,资方肯定要露面,到时候制造个机会应该也可以。

    系统还是有些担心,“可是你现在正是当红,一举一动都被媒体盯着,最好还是不要和他有接触吧?”

    “用不着和他接触,只要打个照面就行了。”她也不打算和男主“叙旧”。

    她从万玲处得知池景居然帮着盛大搞起了盛青度假村的项目,四舍五入这就是在对付马尧弟弟呀,原本她还想先拿下影后再对付男主,现在看来,盛骁得提前回家对付盛家那对不要脸的父子,不能让他腹背受敌。

    男主这个祸害,不能再留了。

    “你想到什么办法了?”系统问。

    “有一个雏形,但细节还需要捋一捋,把原文再传给我一份。”夏妍道,“太久没看,都忘得差不多了。”

    “你想干嘛?”

    夏妍微微一笑。

    尽管商业上的事她不懂,但既然一切的起因都是这本破书,那么破解之法也必然在这本破书之中。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她不懂的,书里一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