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直到我嫁给金闪闪这二货 > 正文 第62章 062
    尽管少女是跪在那里的, 但她依旧高昂着她的头颅,神色间一片淡然。

    吉尔伽美什没有说话, 他就那样观察着少女。跪在地上的奴隶主先是从欣喜再到担心, 然后现在的他,肥硕的身子完全紧紧地贴在地上,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滴落在地上, 整个人俯扑着,担心这位喜怒无常的王立马让他人头落地。

    “你喂她吃了什么?”高傲的王者突然发问。

    奴隶主颤抖着身体,早早就在心里组织好的语言此刻完全没有了用处, “这个女人就是一匹不听话的野马,为了让她乖巧一些, 我喂她吃了足以让大象都安静下来的药。”

    “啧,多此一举。”吉尔伽美什从软垫上站了起来,直接走到少女身旁,拉着她的手腕用力。

    少女的脚下绊了一跤, 直接向前摔入了王者的怀抱。

    这也是吉尔伽美什的目的, 他带着双眼无神的少女回到了软垫上。抬起手挥了挥,刚刚趴在他膝头的狮子不情不愿地让出了自己的地盘。而那个地方,现在由少女所取代了。

    打扮华丽的少女靠在他的膝头,金色的长发披散着身后, 吉尔伽美什抬起手,柔顺的发丝穿过他的五指, 完全没有受到一点阻拦。

    伸手抓着少女的下巴, 吉尔伽美什使她抬起头, 红色的眼睛注视着少女碧色的眼眸,似乎是因为空洞的眼睛太过无趣,吉尔伽美什又收回了手。

    而那少女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只是想寻找一个东西作为依靠。慢慢地,吉尔伽美什再次感觉到膝头一阵温暖。

    金发少女双手搭在自己的膝盖上,然后将下巴放在了手背上。她修长的双腿微微弯曲,眼睛呆呆地看着的他,依旧无神。

    “你在看些什么?”少女的动作让吉尔伽美什觉得有趣,他开口问道。

    “……金色的。”

    这是少女这么多天以来,说的第一句话,但是谁都没有听懂她说的是什么。带着浑浊的发音,但是却优雅的,像唱歌一般。

    “看来不是个哑巴。”吉尔伽美什抬眸看了一眼奴隶主,“她能恢复以前的样子吗?”

    奴隶主立马回答:“我尊敬的王,当然可以,只要三天,不继续服药的话,她会恢复正常的。”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吉尔伽美什挥手让奴隶主下去,他的手指摸着少女堪比狮子皮毛一般柔顺的发丝。

    “就这种柔弱到连掉一根头发都会哭泣的女人,会是一匹野马?”再次抬起少女的下巴,吉尔伽美什勾起唇角,“就算是野马,在本王眼中,也不过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幼猫。”

    宴会上,坐在下面的贵族们悄悄偷看着上座。在那里,就像是寻找了称心的玩具一般,平日里暴躁的王者竟然难得的好脾气,他的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拂过少女的发丝。穿着乌鲁克传统服饰,少女的后背裸露在外侧,吉尔伽美什的手放在了上面,不同于他所曾碰过的粗粝感,手下的皮肤丝滑到如金器的表面一般让人爱不释手。

    “痒。”少女单手撑着身子坐了起来,避开了吉尔伽美什的手掌。

    已经从奴隶主那里得知,少女出生不详。听着这奇妙的语言,吉尔伽美什一把抓着少女的头发将她带到了自己怀中。

    “唔。”对方并没有下狠手,但是少女依旧感觉有些疼痛。

    “我可不想我的宠物不知道他主人的名字。”男人勾起春假,红色的眼睛看着少女,指了指自己,“本王是吉尔伽美什,能够知道王者的姓名,你应该感觉到荣幸。”

    少女微微一怔,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她抬起手,纤细的手指轻轻划过王者的脸庞,“格洛丽亚,我叫格洛丽亚。”

    “格洛丽亚?是一个词汇还是你的名字?”吉尔伽美什笑了笑,“不重要了,就叫你格洛丽亚好了。”

    少女则喃喃道:“吉尔……”

    语言不通的两人,却因为奇妙的缘分,互相交换了姓名。厌恶神明之血的吉尔伽美什,一点也没有察觉,命运早在最初,就已经写下了全部章节。

    摇晃着酒杯,吉尔伽美什浅尝了几口,察觉到旁边的视线,转过头刚好看到眼睛盯着他酒杯的少女。

    “在期待着红酒的滋味吗?”吉尔伽美什将金杯塞入少女手中,“本王赏给你的,感谢本王的慷慨吧。”

    然而这在格洛丽亚耳中,就是对方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堆然后让她喝酒。

    将近两天没有吃东西了,抱着杯子的少女舔了一口杯中的酒液,然后皱着眉头,“苦。”

    格洛丽亚将杯子又塞回了吉尔伽美什手中,摇摇头。

    “哈哈哈哈哈。”看着少女皱眉的样子,吉尔伽美什竟然觉得有趣,“那些自诩为高贵的女神整天装模作样,喝起酒来比男人们还豪爽,宫廷里的女人们一听到酒水是本王赐给他们的,恨不得将酒永远含在口中,倒是你,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奴,竟然会将酒又还给本王,倒也有趣。”

    总而言之,吉尔伽美什的想法就是——这个女人,和外面的那些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

    “去拿吧,让你这么饿着,倒显得本王吝啬。”推了推少女的肩膀,吉尔伽美什指着桌面上的食物,“你的腰我一手就能握住,这样的身体,可承受不了本王。”

    格洛丽亚听不懂,她眨了眨碧色的眼睛,试探性地拿起桌面上的一块糕饼咬了一小口。见男人没有阻拦,格洛丽亚连着吃了好几口才感觉力气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吉尔伽美什是盘腿坐着的,而少女正好坐在他的怀中。

    面无表情的少女此刻抱着一盆糕饼,就像啃着松子的松鼠一样。这倒使得她的身上,多了几分亲和,少了些许冷淡。

    吉尔伽美什靠在后面,也不说话,就那样看着少女吃完一盆糕饼。

    “给她倒杯果汁。”

    一旁的侍女在格洛丽亚手边放上杯子,拿着壶为她倒了一杯葡萄汁。新鲜的葡萄汁中带着一些没有沉淀完全的果肉,在这么一个炎热的天气却仍然保持着冰凉的口感,让人不得不感叹吉尔伽美什的奢侈。

    抱着杯子,格洛丽亚一口饮尽。肚子的饱腹感才让她感受到自己还活着,被药物控制的头脑也慢慢的恢复了清醒。

    这里……是哪?

    少女强忍住从男人身上跳起来的冲动,环顾了一圈四周。联想之前奴隶主的话语……这里是,乌鲁克的城池,而她,则被奴隶主献给了那位残暴的乌鲁克王。

    格洛丽亚转过头看着男人,对方单手撑着下巴,脸上带着无趣的表情,听着乐师弹奏着乐器。感觉怀中的少女有了动静,吉尔伽美什低下头看着格洛丽亚的眼睛,顿了一下。

    男人的手重新将少女的下巴抬起,“是吃饱之后恢复神智了吗?”

    两人之间离的很近,格洛丽亚甚至能闻到对方身上的淡淡酒气。

    “比起那副呆板的样子,还是现在这样子的眼睛要更为美丽一点。”大拇指摩挲着少女的眼角,吉尔伽美什俯身吻上了格洛丽亚的嘴唇。

    这是一个饱含情-欲的吻。

    格洛丽亚双手撑着吉尔伽美什的胸膛,挣扎着想要躲开,但是男人根本没有给她反抗的机会,甚至还趁机撬开了少女的牙齿。

    完全呼吸不上来的少女脸颊泛红,撑着男人胸膛的手也渐渐无力,整个人趴在吉尔伽美什怀中,从后面看去,竟然就像是她在索吻一般。

    “呵。”看着几乎要断气的少女,吉尔伽美什轻笑出声,好心情的离开格洛丽亚的唇,“仅仅是这样的亲吻,就要昏过去吗?看来,还真如奴隶主所说,你完全没有被调-教过。”

    审时度势的格洛丽亚知道在这个蛮荒时代,她现在处境有多么危险。但是,初吻被对方如此蛮横的夺走……

    少女强撑着不让自己露出脆弱的表情,嘴唇因刚才的亲吻而红肿着,脸颊泛红,但眼角却止不住的落了几滴泪水。

    这一幕,在吉尔伽美什看来,有一种特别的美感。

    抬手摸了摸少女的脸颊,吉尔伽美什再次在少女唇边落下一吻,只不过这一次,只是肌肤相贴,“你还真是,让本王惊喜的一件宝贝呢。”

    宴会继续,杯筹交错,盛况空前。

    在金发的异国女人出现之后,无论什么宝物也无法使坐在主座上的王者提起半点性子,他就像在逗弄一只调皮的猫,手指在少女的肌肤上摩挲着,红色的眼眸中所包含的情绪,格洛丽亚非常熟悉。

    那是……掠夺。

    骑着高头大马穿着铠甲的骑士们,曾经就用这副眼光,看着她。

    仿佛,她就是放在案板上的一块任人宰割的肉。

    不甘,非常不甘。

    格洛丽亚低垂下眼眸,想要掩住自己的神情。但却不知,这一切早就被吉尔伽美什收入眼中。

    宴会即将结束,吉尔伽美什直接站起身,一把将坐在地上的格洛丽亚拉了起来。

    少女脖子上、手腕上戴着的宝石和金子互相触碰着,发出清脆的声响。

    当吉尔伽美什站起来的那一刻,下方的贵族们早就安静了下来,等待这位年轻王者的下一个行为。

    趴在吉尔伽美什的怀里,格洛丽塔抬起头,她绿色的眼睛天生就充满了无害感,湿润的双眸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她是在哭泣,但格洛丽亚从不哭泣。从她小时候的时候,她就知道,但比起她的内心,这具身体有时候要柔弱的多。

    吉尔伽美什看了一眼格洛丽亚赤-裸的双足。一会回寝宫的时候,会经过一片用碎石子装饰的小路。

    “……”吉尔伽美什顿了一下,突然伸出手将少女一把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他的手指划过少女腰间的细腻,像拍麻袋一样的拍了拍格洛丽亚,“你好好给本王趴在那里,不然我就把你丢进湖里。”

    格洛丽亚却听不懂,她先是安静地趴在吉尔伽美什的肩头,看着他将自己从宴会场地带到了外面,但是随着他越走越远,格洛丽亚看到一处更加辉煌的寝宫的时候,自然知道她即将会面对什么。

    双手拍打着吉尔伽美什的后背,格洛丽亚挣扎着,希望自己能逃离身下这个危险十足的男人,但是在药物的加持下,她此刻的力量非常的小,小到完全给吉尔伽美什无法造成任何伤害。

    痛苦于自己的羸弱,格洛丽亚的上齿狠狠地咬住下唇。

    吉尔伽美什完全没有被格洛丽亚打扰到,他走进寝宫,直接将少女扔到柔软的动物皮毛制成的软垫上,然后直接转过身,张开双臂,面对着站在门口的一列侍女。

    侍女们低下头,走上前来为吉尔伽美什更换身上的衣物。当侍女捧着衣物准备为吉尔伽美什清洗的时候,男人瞥了一眼,随口道:“烧了。”

    没有询问为什么,侍女就像一台精密的仪器,捧着衣物走了下去。而后面紧接着走上前来一位侍女,继续为吉尔伽美什更换衣物。

    格洛丽亚就那样单手撑着上身,斜坐在地摊上看着侍女们服侍着男人。

    即使是在她的城堡,侍女们也不会这样去服侍一位贵族老爷。而这里……这个男人竟然如此习以为常。

    得逃。

    这个地方,必须得离开。

    金发少女在男人的贴身衣物被脱掉之前,低下头回避了这一刻,纵使她猜测她之后会遭遇什么,但是现在……

    悄悄环顾了一圈四周,格洛丽亚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当做武器的东西,更何况,被喂了药物之后,她的双手甚至不能抬起一盆水。

    “你在想些什么?”不知什么时候,吉尔伽美什换好衣服站在了她面前,男人伸出手,抬起少女的下巴,他带着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少女,像是能看到格洛丽亚内心一般,直言道,“是在想如何逃离本王吗?”

    格洛丽亚不懂吉尔伽美什的语言,但是她却有种对方已经发现她想法的感觉,绿色的眼睛不敢转动,格洛丽亚的目光直视着男人,没有说话。

    两人彼此对视了几分钟,吉尔伽美什突然放开了少女,像是有些厌烦了一般,转过身对侍女道:“给她洗个澡,在寝宫里给她找个睡觉的地方,她脖子上的那些做工粗糙的首饰摘下来全部都扔了吧。”

    “美丽的宝石上落上了尘土,还是好好擦洗干净比较好。”

    侍女们纷纷应答。

    她们轻手轻脚地为摘格洛丽亚的视频,正当其中一位想要脱掉少女的外衫的时候,格洛丽亚挥手挡下了对方的手。

    眼中满是警惕,格洛丽亚摇着头,向后挪动了一段距离。

    吉尔伽美什自然不是傻子,他双手环绕在胸前,看着少女的拒绝,嗤笑了一声,俯下身正准备跟对方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了格洛丽亚如金子般美丽的长发。

    手上的动作变得温柔,吉尔伽美什抬起格洛丽亚的一缕发丝,轻声道:“本王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在你,说出我能听懂的语言之前。”

    格洛丽亚眨了眨绿色的眼睛。

    而身后低着头的侍女们,脸上全部出现了震惊的表情,能让王说出如此的话语……这个异国女人,到底有什么手段?

    “你们好好把她打理一下,那愚蠢的奴隶贩子很显然,只会粗暴地对待一块宝石。”吉尔伽美什松开手,“只有这样,这美丽的头发,才能衬托出黄金的美丽。”

    不是黄金衬得格洛丽亚美丽,而是格洛丽亚衬得黄金美丽。

    在这个莽荒时代,一个贱民的价值,甚至比不过一头能够操劳的老牛。

    看到了美丽的事物而觉得开心的吉尔伽美什站起身,便不再关注瘫坐在软垫上的格洛丽亚。

    “找个老师来,三个月,让这个女人学会我们的语言。”

    侍女们将额头贴在冰冷的地砖上,直到吉尔伽美什回到他自己的内宫。

    过了一段时间,侍女们确定那位王者不会再过来之后,开始为格洛丽亚清洗脸上的妆容。

    格洛丽亚感受到这群年纪甚至同她差不了多少的女孩们对她没有恶意,她放松身体,任由他们为她梳洗。

    当脸上的妆容被擦掉之后,一旁捧着水盆的女孩惊呼了一声。

    其他女孩们凑了上来,你一眼我我一语的。

    “我本以为你已经足够漂亮的了,但卸掉妆容才发现,这化妆的人绝对是农妇,竟然将你这样美丽的容颜糟蹋成了这种样子。”

    “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被王记在心上吧。要知道,我们可见过不少被王带回来的女孩,但他们全部人都是连王的内宫都没有走进,就被扔到了后宫,转眼就被王抛之脑后,但是你却不一样,王竟然让你住在了寝宫的外围,这绝对是一份巨大的殊荣。”

    格洛丽亚很讨厌这种感觉,她无法从对方的话语中得知任何事情,只能依靠表情来猜测对方究竟说了什么。

    侍女们为格洛丽亚换上了柔软质地的白色衣裙,将她的头发用梳子轻轻梳开,那些在吉尔伽美什眼中已经过时的饰品被侍女们扔在一旁。其中一个年长的女人拿出柔软的垫子,在乌鲁克的夜晚,晚风恰到好处,并不寒冷,反而吹去了燥热。

    他们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少女,那年老的女人便将格洛丽亚看做贵族小姐,在带着一群侍女离开之前,微微颔首,“请您好好休息,我们就在外面。”

    格洛丽亚嘴角慢慢扬起一抹笑意,这个年老的妇人,让她想起了她的保姆,那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在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她的床边,道一声晚安。

    “晚安。”说着自己的语言,格洛丽亚垂下眼眸,躺了下来。

    蜡烛被吹灭,高高的房檐边挂着的白色帘子被风吹拂着。寝宫外,不知道是什么鸟儿鸣叫着,在漆黑的暮色下,反而带着点点温柔。

    当吉尔伽美什为格洛丽亚讲完两人的初识时,刚才还慵懒的斜躺在床上的女人此刻翻了个身直接裹着被子缩在了墙边。

    “你看起来就像个强迫姑娘的变态!”

    当初是被格洛丽亚压在床上强行办了的吉尔伽美什迷惑:?

    “你难道连这个件事情都忘了吗?当初我喝醉了,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时候,是你把本王按在床上图谋不轨的。”吉尔伽美什嘲讽的笑出了声,“本王都醉成那个样子,还对本王下手的你才是真正的禽兽。”

    格洛丽亚觉得这个发展似乎有哪里不对劲。,,,网址m..  ...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