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不学习就要继承亿万家产 > 正文 第93章 第九十三章 (三合一)
    “学学学!不就是学习吗!”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不敢学就好像是他们怕了一样。

    就是为了让自己显得不怂,大家也要学啊。

    叶千盈对他们的反应并不意外,见大家全都点了头,她才慢吞吞地补上了后半句话。

    “能看你们都同意,我可真高兴。正好一会儿我的家教就到了,大家一起学吧。”

    “……”

    学渣们颤抖了,学渣们震惊了。

    天啊,先用话堵住了他们的后路,随即就直接关门放狗,把他们来了个瓮中捉鳖。

    这、这就是被最信任的人背叛的感觉吗?

    小伙伴们纷纷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叶千盈,目光里写满了“盈姐你怎么变成了这样的盈姐”。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们呢?同为学渣,难道你还不知道这个“答应”是什么意思吗?

    他们的答应,就和他们每次刚拿到惨兮兮的成绩单时一样、和他们为了喜欢的限量款在爸妈面前作保证时一样,和被老师拎到办公室做检查时一样……都是热血上头地意思那么一下啊。

    那就是个象征,是个摆设,是个自我催眠的心理安慰——总而言之,他们没打算在物理层面真的学习啊!

    “盈姐,我觉得我还需要做一下心理准备……”连登弱弱地举起手来。

    “哎呀,我家猫该喂了。”、“我突然想起来我球鞋还没刷。”、“其实我今天有场公会战……真的,我们每次公会战都是上午九点钟,不信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叶千盈笑了一下:“是吗,这么不巧,大家都有事啊。”

    朋友们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最终还是忍住了良心的钝痛,对着叶千盈疯狂点头。

    叶千盈叹了口气,意兴阑珊地挥了挥手:“行吧,那我也不好拦着,你们快去忙吧。”

    说完,她便转动着自己的轮椅,很缓慢、很缓慢地背过身去了。

    “……”

    学渣小分队面面相觑,两只脚都像是在地上生了根一样,谁都不动一下。

    “那个,”过了一小会,牧磐率先清了清嗓子,“我想了想,那双球鞋我还是不刷了,直接买双新的就行。”

    “没事,你还是刷吧。”叶千盈平静地翻动着自己的手机,“我也想通了,既然大家都是这个反应,那也怪不得论坛里都不信……毕竟咱们都是同学,你我平时表现怎么样,别人都看着呢。”

    连登一听,顿时一蹦三尺高:“论坛?盈姐,论坛又说什么了,是不是又造你的谣了?”

    大家呼啦啦地围了叶千盈一圈,脑袋瓜纷纷凑在一起,争先恐后地去看屏幕上的消息。

    在叶千盈要和幸语薇比成绩的那条回复下,楼中楼已经盖了四十多层,没有一个人看好叶千盈的。

    还有人把上次月考的学年大榜找了出来,用事实暗示叶千盈,倒三百名的她,和前六十名的幸语薇,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叶千盈:原来我高一的时候是这个分数,本来还想找人问一下呢,现在成绩单都有人替我找好了,真是太谢谢了。

    除了上传成绩单这种一切尽在不言中的行为之外,还有人直接对着叶千盈放了嘲讽,觉得她想要和幸语薇比学习简直是失心疯了。

    那些评论看得詹露露脸都气红了,连登牧磐更是握紧了拳头。

    甚至到了后来,这个帖子彻底歪楼,后面的楼层基本都在打赌,看叶千盈和幸语薇谁胜谁负。

    ——当然没人押叶千盈啦,赔率一比一千都没人押。

    在群众们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呼声之下,幸语薇终于慢吞吞地露了面。

    [幸语薇]回复[叶千盈]:我本不该和你比试成绩的,因为我拒绝一切的恃强凌弱。但既然是你无情地伤害了辕汶在先,所以我也要替他为你讨个公道。

    [幸语薇]回复[叶千盈]:就按你说的,比成绩,哪场考试由你来定,你看如何?如果我赢了,你再不要来打扰辕汶了。

    [幸语薇]回复[叶千盈]:当然,如果你非要把比试时间定在三年后的高考,那我也没有办法。

    “去他的!是我们盈姐主动甩了齐辕汶,你那男朋友,我们盈姐才不稀罕搭理。”连登怒气冲冲地说。

    “我要吐了。”詹露露满屋找纸巾,“看看她那个态度,就好像已经赢了一样。”

    牧磐则唰地一下站了起来:“定在高考是什么意思?你又不会用这种方式推脱,哪有这么小瞧人的?”

    叶千盈不声不响地把双手指尖交叠在一块儿:“是啊,我也很想知道,明明我是认真的,为什么大家还是觉得我不行呢?”

    她的目光透过面纱扫过众人,联想到自己刚刚的表现,朋友们脸上都现出微微的惭色。

    叶千盈不动声色地看着大家,她语气并不激昂,听起来甚至带着点儿冷淡的叹息意味:“这口气真是令人咽不下——我真的不行吗?咱们真的不行吗?实不相瞒,我不服啊。”

    “我也不服。”詹露露甩了下头发,第一个回应:“行了,我陪千盈一起学。不就是要学习吗,千盈现在打石膏坐轮椅呢都不怕事,我有什么做不到的。”

    “对,盈姐,我们这回不耍赖了,大家陪你一起学。”

    “大家跟你一起学。”

    听着原本零零散散的回应声逐渐拧成了一股绳,大家的声音也越来越坚定,叶千盈嘴角泛起些微的笑意。

    “好,那咱们就一起学习。”

    她重新点开了手机页面,手指飞快地打了几个字。

    [叶千盈]回复[幸语薇]:可以,那就下学期开学时的分文理考试吧。

    现在正是高一上半学期,还有大半个月考期末试。等下学期一开学,学校就要给他们这些学生分文理了。

    “哇,盈姐,你把时间定得这么近。”连登看着她的手机屏幕怪叫道。

    “对啊,所以要多加把劲儿了。”叶千盈收起手机,淡淡笑了一下,“现在你们再发一帖吧,就好好八卦一下这件事。”

    牧磐听到这个建议,明显有些犹豫:“不好吧,至少给你留条退路啊。”

    “没关系,你们可以开贴,只要在关键时刻引导帖子走向就行。、

    比如,有人问‘为什么叶千盈敢和幸语薇比学习成绩啊?’,你们就说‘她肯定是有什么特殊的把握。’剩下的话不用多说,自然会有人联想到我这段时间没来上课。”

    牧磐把几条线索一串,最先明白过来:“啊!我懂了,要是按照这个方向推测,那一般人得出的结论就是——你家里给你请了人全日制补习,所以你才不来上课,还这么有信心和幸语薇比成绩!”

    随着叶千盈和牧磐配合着一番话说下来,连登原本迷惑的神情顿时豁然洞开。

    “我知道了,这个方法好,这样就把上个帖子也顺便解决了。这下子,那些关于盈姐你毁容和断腿的传言都站不住脚了!”

    叶千盈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抬起手理了理自己的面纱。

    一个流言既然已经传开,那就不是能被删帖所粗暴解决的。

    特别是,学校这种构造特殊的小社会根本藏不住秘密。学生们在上学路上、体育课上、课间操时、食堂吃饭的时候……都是互相交流八卦的好机会。

    流言越是耸人听闻,越是富有戏剧性,就越会在人们的记忆里留下深刻印象。

    要压下一个流言的最好方法,就是用另一个解释来取代它。

    牧磐兴冲冲地抓起了手机:“我这就发帖子!”

    帖子标题写到了一半,他又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等等,千盈,要是等下学期开学的时候,你还没能恢复好,那也一样瞒不住啊。”

    叶千盈随意地摆了摆手:“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新闻只有在第一次被人发现的时候,才能给人最大的冲击,才配叫作新闻。

    第一次知道一件事,和后来又听说这件事相比,肯定是第一次知道时会感觉更新鲜。

    要知道,造谣过万转,辟谣不过千是世上常事。一个瓜要是反转反转再反转,大众就都会吃得很累,很少有人有精力能从头跟到尾。

    有多少真相都被埋藏在不断的反转之下啊。

    说白了,你的悲欢喜乐只是旁人的茶余饭后,别人甚至没有义务来了解事情的始末。

    故而,只要让人现在相信叶千盈是在私下补习,而不是遭遇意外。等开学时她再露面,大家虽然会对她的情况好奇,但已经失去了那种初次得知的新鲜感。

    ——而不是像上一次那样,压抑了一个寒假的猎奇感和窥伺欲发酵得恰到好处,就那样毫无缓冲地对着她扑面而来。

    牧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所以……”

    “所以关键就在于,人们会更倾向于相信自己推测出来的事实。而一个人能推断出什么,则取决于你让他看到了什么。”

    就像是现在,大家不就只看到叶千盈信心满满地答应了幸语薇的赌约吗。

    “哇。”连登全程都只听得一知半解,但并不妨碍他这时小海豹式拍手,“厉害,太厉害了盈姐。”

    詹露露则凑上来,十分大胆地摸了一把叶千盈的头发。

    要知道,她从进门开始,就一眼看到千盈的头发了!那样的漆黑柔软,像是一匹吸足了水汽的纱,又像是最上好的绸缎一般,让人看到就想顺着摸一把。

    现在当真摸到了,感觉手感真是一级棒,简直让人舍不得放手。

    她借着说话的机会,抓紧时间对叶千盈的头发摸了又摸:“那,千盈你这么有信心地和幸语薇打赌,肯定是学得特别厉害了?”

    叶千盈十分沉着地回答:“没有,还在从头学起。”

    詹露露想当然地说:“就是从高一的内容开始呗,那也没什么区别呀。”

    叶千盈的声音依旧相当从容:“不是,我是从初一开始学起的。”

    “……啊?”这是震惊失语的詹露露。

    “啊!!!”这是心灵震颤的小伙伴们。

    从初一的内容学起?

    他们没听错吧?!

    盈姐你在做什么啊盈姐,你清醒一点啦!

    反正赶一只羊也是赶,放一群羊也是放,大不了多印几份卷子。

    众人之间,其实不乏有人怀着看戏的心情,想知道叶千盈究竟是怎么从初一的内容开始学起的。

    结果刘老师刚一上课,大家就傻眼了。

    ——什么,补课内容竟然是数学?盈姐你怎么也不说清楚一点啊啊啊啊!

    叶千盈:你们自听到我从初一的内容学起就开始笑,关于我正在补哪一科,你们根本就没问啊。

    他们这一群人家里都有条件出国,从小就不缺乏英语环境。其中还有两个朋友,小时候是被外国阿姨给带起来的。毕竟大家以后多半是要出国留学的,所以众人的英语成绩都不差。

    但是在英语成绩之外嘛……

    拿语文来说,像是詹露露还好,有几个男生甚至连作文23书网默写什么的更是一概背不全。

    至于数学这种你不听课就不会的科目来说,那和天书有什么区别啊!

    整个初中期间,叶千盈玩了整整三年的游戏,难道他们和叶千盈比起来会好到哪里去吗?!

    假如看到数学老师这件事,可以算作一重打击;那么,老师宣布上课后的第一反应就是往外掏卷子,简直可以被算作是一场暴击。

    ——什么,补课第一件事竟然是数学测验?人生还能更悲惨一点吗?

    叶千盈:实不相瞒,刘老师之所以会养成这个习惯,正是因为我特别喜欢做卷子,用成绩来估量自己目前的水平。

    毕竟,在一个月后,她是要通过系统的测验来完成任务的,对吧。

    老师笑眯眯地给每个人都发了一张卷子,看大家垂头丧气地对着卷子转笔。四十分钟后掐点收卷,一众学渣纷纷露出了死里逃生的表情。

    “我怀疑我上了一个假初中。”牧磐第一个发话。

    詹露露则伸长了脖子追向刘老师的方向:“老师,答法超纲也应该给分的吧?我已经忘记初中时的解法了,三角题直接用高中知识点算的呀。”

    剩下的几个学渣,已经很清楚自己的学力究竟是个什么水平,就不在这个关口上自取其辱了。

    果不其然,十分钟后,刘老师把批完的卷子返还给大家,众人们左右互相看看兄弟们的成绩,感觉都是半斤八两的水平,谁也不要嘲笑谁了。

    只有叶千盈一枝独秀,卷子上一个鲜红的109分刺痛了学渣们的眼睛。

    两边互相用目光扫视彼此,眼神里都盛着满满的不可置信。

    “就算是初中卷子,盈姐你也太秀了。”

    “高中数学满分150,我也从来没考过这么高的分。”连登盯着那个数字喃喃道。

    “盈姐你之前根本不是在引导论坛的话题走向,你分明是在实话实说。快承认,你就是在离开学校后,一直都在偷偷补课吧!”

    叶千盈看着他们,神色间也不乏不可思议。

    她之前针对这些知识点补习了一周,确实占据了地利之便。但要知道,在那之前,她已经十年没有学过数学了。

    学渣小伙伴们才升上高中一个学期吧,怎么就能考出41分这种惊天分数来?

    哪怕在每道大题下面写个“解”都不至于啊。

    ……他们到底都在学些什么。

    叶千盈忍不住拿起卷子来,迷惑地举在自己眼前多看了两眼:有那么难吗?没有啊,要考什么知识点不是很明显吗?

    系统鼓励叶千盈:“很好,宿主继续加油,请保持这种心态。”

    叶千盈:“什么?”

    系统:“学霸的日常心态就是‘这么简单的题,学一学就会了,怎么可能有人不懂’。宿主您已经摸到门槛了,请继续保持。”

    叶千盈:“……那学渣呢?”

    系统:“靠了,什么鸟题,根本看不懂,老子不学了!”

    叶千盈:“……”

    她把系统总结的学渣心态转述给自己的小伙伴们,立刻换来朋友们喜形于色的欢呼。

    “盈姐还没有抛弃我们!盈姐还在我们的大家庭中央!”

    叶千盈:“……”

    叶千盈无情地冷冷一笑:“你们错了,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

    叶千盈已经忘了自己当初上学的时候,是不是也为了数学这么头痛。

    但对现在的她来说,初中数学教材的编纂实际上是很有条理的,知识点更是环环相扣。代数和几何两大部分也几乎都彼此独立,只在少数题目里被混合到一起。

    换而言之,就是初中的考点其实很简单,没有特意地往深里挖掘。

    她已经把初中数学的内容都大致学完了,普通的证明题和简答都难不倒她,只有最后两道大题还需要花一点心思来学。

    叶千盈最近主要就是在提高这一部分。

    刘老师非常喜欢叶千盈这个学生,她常年做班主任,对学生负责这件事几乎已经变成了她的生活准则。

    看到叶千盈这么努力地和最后两道大题死磕,她就忍不住要劝叶千盈。

    “你已经上高中了,就不需要中考分来选学校了。都说咱们的教育是应试教育,那是因为考试是有侧重点的啊。老师觉得基础打到这个份上就差不多了,你要是愿意的话,我明天就给你补高中数学。要是你还对这种题感兴趣呢,可以不懂再问我,好不好?”

    对于刘老师的一片好意,叶千盈自然心领了。

    只是,她学初中数学的原因,不像是外人想得那么简单——虽然不需要中考了,可她照样也要在系统的测验中应试啊。

    她在刘老师出的卷子上考了109分,或许在系统的测试里也只能考109分。虽然109和110只有一分的差距,但那可意味着整整1的恢复值啊。

    要是做日常任务,叶千盈要做满100天,才能拿到这1的进度条。

    更不要提满分120代表的5的恢复值了。

    “很抱歉,老师。”叶千盈礼貌地笑了笑:“我喜欢圆满的东西。”

    比如一个满分的成绩、一张未被毁去的面孔、一双健全的腿,以及……一段不必懊恼的人生。

    不过,听到刘老师提及高中知识点,这也给了叶千盈另一种思路。

    叶千盈在心里呼唤系统:“如果我用了初中以外的知识点来完成这张卷子,解题思路超纲了,那还会给我分吗?”

    系统的电子音微微上扬:“系统的考试不会拘泥于您的解题方式,只要您的答案是正确的就好。”

    这样,叶千盈就放心了。

    她把卷子又朝着刘老师的方向推了推:“老师,我就是希望能做会这种题,用超纲的方法也行。新方法我也愿意再学,毕竟知识总不嫌多。”

    刘老师看了看题目,又若有所思地看看叶千盈,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那我给你讲几种种竞赛的解题思路吧,你要是跟不上,就随时叫停啊。”

    叶千盈默不作声地掏出了自己的小本子。

    ……

    当天晚上,系统看着自己的宿主利用自己新掌握的知识,一连扫荡了十九道大题。

    除此以外,在叶千盈床头的小书架上,除了她给数学分门别类做出的的心得笔记外,又多出了一个新的文件夹。

    这个文件夹的标签是“竞赛”。

    “已经夜里十一点了,宿主该睡了。”按照叶千盈以前的要求,系统在首都时间十一点整的时候提醒了她。

    叶千盈放下手里的笔,把零散的笔记摆得整整齐齐,都收进最新的那个文件夹里。

    做完了所有的一切后,她却没有按照以往的生物钟洗漱上床。

    叶千盈的手指下意识地插入自己的发间,如水一样顺滑的长发,可以让她的手指毫无阻碍地一顺到底。

    抚摸自己的头发,是叶千盈最近在思考时养成的习惯性动作。毕竟系统出品的秀发手感实在太柔滑了,摸起来简直比撸猫还要过瘾。

    不仅詹露露看了就想蹭,就连叶千盈自己,其实也很喜欢自己头发的手感。

    之前叶千盈的护工还想尝试用发带给她扎头发。结果绸缎的发带刚在她头上松松地打上了一个蝴蝶结,就因为她的发质太好太光滑的缘故,让发带顺着叶千盈的头发整个散开了。

    那场面极具戏剧性,让护工小姐一时之间目瞪口呆。

    后来护工小姐改用发卡或者蕾丝来对付叶千盈的头发,当然,她还在私底下悄悄地问叶千盈,想知道她的假发是在哪儿买的。

    叶千盈:“……”

    虽然因此闹出过几件不大不小的乌龙,但这也不妨碍叶千盈在沉思时挑起一缕头发,看着它从自己的掌心上像水一般流淌着滑下。

    她正按照自己的习惯,对自己一天的经历进行复盘。

    这种习惯是很有益的,至少会让叶千盈及时意识到很多被她当时忽略掉的细节。

    “系统,还有什么是我应该知道的事——比如说在系统给出的测验里,我可以用超纲解法来给予解答——但我现在还不知道的?”

    学习系统:“必要的功能,系统会在功能解锁的第一时间通知宿主。但是更多的用法,还要宿主自己探索。”

    这就意味着,确实还有她还不知道的用法了。

    叶千盈把头发在自己的指尖缠了一圈:“我能看一下美颜项目的抽奖菜单吗?”

    系统的声音变得有些为难:“抱歉,宿主,您没有这方面的权限。”

    叶千盈本来也只想试试,听了系统的回答倒不太失望。她如今根据系统发布过的任务痕迹,一点点往外摸索着自己的权限范围。

    “我的主线任务是三周后的数学考试吧?那在我考试之前,能不能做一套系统出品的模拟卷啊?”

    “可以的。”学习系统非常爽快地回答道:“您要开启模拟考试模式吗?”

    “咦,还有这个功能?”叶千盈眼也不眨地做了决定,“开。”

    不就是考试嘛,先来一场试试。

    她今天心情很好,不只因为自己帮大哥完善了一个重点项目,更是因为她想通了某些东西。

    这样的好心情,直到她回到家里,坐到自己的书桌面前,也仍然没有发生丝毫消减。

    所以,作为好心情的庆祝……

    叶千盈把练习册在桌上摊平,语调轻松地和系统说话:“既然难得这么高兴,不如做套卷子冷静一下吧。”

    学习系统惊喜到变声:“宿主您悟了!”

    “是的。我要进入模拟考……唔,你之前说过模拟考不限次数吧,也就是说只要我有精力,就可以一直刷一直刷?那能不能提前交卷啊?”

    学习系统:“……”

    连系统的羊毛你都想薅一把,真不愧是大资本家的女儿。

    熟悉的钻空子和熟悉的宿主,果然宿主的本质是不会变的,还是刚绑定时的熟悉味道。

    收到系统回复的“可以提前交卷”的消息,叶千盈放松地活动了一下肩膀。

    “对了,我之前说过,下次见面要给仲老师带一点东西。系统,我记得你说可以用积分换?”

    学习系统的电子音听起来有些迟疑:“系统确实有礼物商城功能,但是因为宿主权限不够,所以目前不能对您开放。”

    叶千盈闻言若有所思:“要达到这个权限,需要满足什么条件?”

    “您的积分满十万——所以积分是非常重要的,宿主要多做任务,努力积攒积分啊。”

    十万,又是十万。上次和系统在文理问题做交流的时候,它也说要十万才能开启后续功能。

    看来,十万积分就是揭开系统冰山一角的门槛了。

    想到自己接下的第一个主线任务里,考出满分120分的成绩,即可获得一万积分,叶千盈暗暗地下定了决心。

    她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只是让系统打开了模拟考功能。

    下一秒,她果然又出现在了那间教室里,脸蛋光滑完好,双腿也稳稳地站在地上。

    只是这一次,叶千盈没有为自己健康的身体感到惊异。不用老教师催促,她就先一步在座位上坐好,同时朝着讲台上监考的老教师微微一礼。

    “麻烦您了。”

    仲老师擦了擦眼睛镜片,脸上依旧是那一副不苟言笑的神情。他按照流程给叶千盈展示了完整的密封袋,又对她说出了那句熟悉的对白。

    “考试时间一个半小时,自己把握好时间。”

    这一回,叶千盈拿到卷子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密封线内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

    这一次叶千盈考得不错。

    这张卷子上的大题不算很难,整张卷子里难度最大的是一道填空,叶千盈顺理成章地没做出来。

    这道填空题涉及到的知识点确实是比较偏门,之前的学习过程中,为了努力捞分,叶千盈主要精力都放在那些常考的知识点上,对这种边边角角就有些遗漏。

    仲老师依旧给叶千盈讲完了题目,又问她:“你还有什么不会的吗?”

    叶千盈目前还没有不懂的题目。

    这当然不是因为她什么都会了,只是还不知道自己哪里需要查缺补漏而已。

    但叶千盈相信,她很快就能知道,自己有没有其他需要加强的地方了。

    她在心里记下那道填空题的知识点,随即选择登出模拟考系统。

    下一刻她重新回到现实,看着眼前熟悉的卧房场景,叶千盈眼都不眨一下地呼叫了系统。

    “系统,我要来一场数学模拟考。”

    ——于是,叶千盈就秒退秒登录啦。

    在老教师的眼里,画面就是自己这个学生前一秒原地下线消失,后一秒猛地在教室中央上线,其视觉效果简直不亚于来了一个瞬移。

    仲老师:“……”

    他一言不发地摘下自己厚厚的老花镜,又仔细地擦了擦。

    “考试时间一个半小时,自己把握好时间。”

    ……

    这次考试结束以后,叶千盈依旧是问完了自己的错题后就选择下线。

    她已经对这一套流程非常熟稔了,所以手脚未免快了一点。

    仲老师人上了年纪,说话有些吞声。他才想唤住叶千盈,刚说了半句:“叶同学你等……”就看到眼前的女孩直接原地消失了。

    仲老师:“……”

    然后在下一眨眼,叶千盈又出现在教室最中央,脸上还带着些许疑惑。

    “抱歉,老师您刚刚叫我?”

    “唉。”仲老师有些犯愁地摘下眼镜,再次用拭镜布擦灰。他那厚厚的老花镜,都快被擦到透明得像一团空气。

    “你们年轻人啊,就是毛毛躁躁的,都不听人把话说完。”

    “老师是想问你,考完这次试后,我给你捋一遍知识点吧?”停顿了一下,仲老师有些责怪又有些和蔼地盯了叶千盈一眼:“反正我看你也没有什么事做,可是闲坏了。”

    叶千盈闻言顿时表情一松:“原来还可以这样,谢谢老师。”

    之前竟然没做过这样的尝试,看来她还是业务不熟,薅系统的羊毛薅得不彻底。

    学习系统:“……”宿主您已经很可以了!

    倒是老教师,一听到叶千盈的感慨,表情变了几变,最终还是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我是不懂你们这些小孩子,脑瓜里天天都在开什么小差。”仲老师后来又故意板住了脸,但是依旧有疼爱的笑意从他的眼神中流露出来,“监考老师这个职务本来就是兼职的嘛,讲课才是老师的本职啊。”

    真正的好老师都巴不得学生有问题就问,学生越勤快越好学,他们就越喜欢。哪能眼睁睁地看着学生为了找出自己薄弱的地方,一遍遍上线刷模拟考呢?

    唉,还是劳动他这把老骨头,给这孩子把知识点都过一遍吧。

    ——————

    在仲老师的辅导和加持下,叶千盈的进步堪称一日千里。

    从那天开始,每个下午从刘老师那里下课后,叶千盈都要去模拟空间刷一套卷子。无论当天遇到什么事,她都一直维持住了这个习惯。

    做卷子来保持手感是其一,检查自己的薄弱之处是其二,多听仲老师的小灶就是最重要的其三。

    叶千盈之所以没有成天泡在模拟空间里,是因仲老师年纪大了,精力到底有所不及。

    本章共8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