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 > 正文 第52章 END
    回平市的当天林宇直没让林培文来接他, 下车后,他和廖星河在平市溜达了一圈,一起吃完饭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分开时, 林宇直让廖星河在家好好等他的消息,他回家和林培文商量一下,顺便做一下费霞的思想工作。

    廖星河也不是很急,反倒有点担心:“你和你妈好好说,别因为这事儿进医院。”

    上回林培文从楼梯上摔下去, 他还心有余悸。

    林宇直:“放心好了, 不会的, 你回去吧。”

    林宇直没告诉廖星河,他感觉费霞已经知道他们的事了。其实在学校也打电话旁敲侧击过林培文好几次,但均无果, 后面也懒得求证了。

    回到家。

    林宇直进门,发现费霞竟然在家里,她坐在沙发上一手举着手机, 脸上还有猥琐的笑意, 林培文系着围裙端菜上桌, 这幕有点儿小冲击。

    林宇直还以为眼睛花了,他跑去林培文身边:“爸,你们这是?”

    十几年来林宇直可从来没看过林培文进厨房。

    林培文看他一眼, 转身进了厨房, 他这段时间也是有口难言, 费霞最近在网上看养生书, 看得入迷,连养生课都不上了,偶尔还让他自己做饭吃。

    林宇直讶然:“妈连养生课都不去上啊?”

    林培文:“她说书上写得比大师讲得更精彩,我让她把书给我看看,你妈还不愿意,说只有她能看得懂。”

    林宇直:“…………”

    林宇直皱眉,什么养生书啊还只有自己能看懂,他悄悄走去她身后,刚准备看看费霞看什么,结果没想到她妈警惕性异常高,一点风吹草动就惊动了,她将手机一关,回头:“鬼鬼祟祟干什么?”反倒吓了林宇直一跳。

    林宇直干脆问:“你看什么啊?”

    费霞面不改色心不跳:“养生书啊,还有什么,吃饭了没?”

    林宇直伸长脖子往书上看了眼,他根本不信那是养生书,因为他都看见什么“我不缺弟弟,我缺一条狗”的对话,什么养生书上会有这些对话啊,太扯了吧!

    “妈。”不过他现在没心情管费霞看什么,他坐下,开始打商量:“我想预支一天快活的假期可以吗?”

    费霞:“干什么?”

    林宇直:“……就廖哥让我去他们家玩儿。”

    费霞眼睛微微睁大:“去他们家?”

    林宇直点点头。

    ——之前林培文打电话,给他透露过,费霞已经知道你们的事了。她要面子,所以心里这会儿还有点儿疙瘩。

    面对费霞的目光,林宇直也不弯弯绕绕:“我就去玩儿,吃个饭。”

    费霞轻哼一声,端正身子,面无表情地问:“什么时候?”

    听这话是松口了,林宇直高兴道:“还不知道,没确定呢。”

    费霞“嘁”一声,没说话了。

    *

    去廖星河家前一天,为缓解小男友的紧张感,廖星河开着他爸的车在街上四处转悠,最后堵在了去莱茵广场的那条路上。

    林宇直摇下车窗,看着前面的车,又瞄了眼导航,道路全红色:“前面路口换条道吧。”

    廖星河点头,又龟速前移了两米,他道:“我在前面停车,反正时间还早,先玩一玩。”

    “嗯。”

    十分钟后,车子在路边停下,林宇直下车后,才看见前面就是莱茵广场,廖星河也注意到了。

    莱茵广场一如当年,还是人流最大的地方,这儿也是给某人留下阴影的地方,林宇直心虚丢看了眼某人,正巧对上后者的目光,他眨眨眼:“嘿嘿,怎么这么巧啊,我们换个地方吧。”

    廖星河一把扯住他衣服帽子,把人拽进怀里,笑:“不,就这儿。”

    林宇直卖乖:“廖哥,你还没忘啊,事儿都过去多久了,你瞧我们现在都在一起了啊。”

    廖星河:“就是要来唤醒你的良知……”

    两人朝广场中心走着,快到除夕,广场上四处张灯结彩,树枝上都挂上了小灯笼,贴了“福”,当年的惠欣网吧重新翻新装修了,旁边新开了家咖啡店,俩人走进去点了两杯咖啡。

    林宇直靠着窗边坐下,看了眼外面的公交站和几颗大槐树,又抬头看看端着咖啡在身边坐下的廖星河,对上视线,他不好意思摸摸鼻子,又别开视线。

    廖星河笑着问:“现在知道错了。”

    林宇直腰杆一挺,说:“我早知道错了。”

    廖星河伸手撸他软软的头发,林宇直被撸的心软,道:“我要知道我们有现在,肯定不会那样做,就真的很后悔。”

    廖星河忽然想到什么:“你可以趁现在补偿我一下。”

    林宇直看着他。

    廖星河拿出手机给家里去了个电话,说会晚点到家,三言两语说完挂断电话,端起咖啡,拉着人出了咖啡店。

    林宇直忙跟上他,问:“我们去哪儿?”

    廖星河道:“买衣服去,听说购物可以使人开心,明天去我们家打扮好看点儿。”

    林宇直:“…………”他一男的打扮什么。

    走着走着,有着敏锐嗅觉的林宇直瞬间警惕起来,他看着不远处的女装店,问:“不是去购物吗,这什么意思啊。”

    廖星河道:“我有一个你既可以将功折罪又能缓解紧张的的法子。”

    林宇直眯眼:“你不会是想……”

    廖星河也不藏着掖着:“冬天穿又瞧不出来,咱们就里面穿,不好看下次咱就不穿了,就一次一次,出都出来了……”

    廖星河好说歹说的把人弄去店门口,林宇直像只待宰的小猪,傻乎乎地确认道:“真就一次?”

    廖星河:“当然了。”

    林宇直蹙眉:“肯定不好看,还有你爸妈没这么开放吧?”

    能接受一男的穿裙子?

    廖星河滤镜八百:“谁说的,我们林儿最可爱最好看。放心,外面捂着羽绒服看不见。”

    林宇直勉强有了信心:“那我们说好了,就这一次啊。”

    廖星河点头:“嗯嗯。”

    这还……行,不过里面穿裙子,外面捂着衣服,解开扣子后……也他妈好羞耻啊!!!

    不过,算了,反正就一次。

    林宇直心道。

    但在他走进女装店起他都没想到,其实在穿女装这件事情上就像是破窗定律——只有0次和无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