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皇宫养胖帝兽 > 正文 第65章 番外九
    差不多够出世月份的时候, 阮晟和阮聿同时宣布皇后和太后诞下龙凤胎, 震惊了整个朝堂。

    皇后就算了,毕竟皇后之前就生过双子,可太后娘娘怎么算都高龄了吧?

    太上皇宝刀未老啊?

    阮聿听到的时候淡定挑挑眉:你们要是知道你们口中的太后娘娘已经几百岁了, 估计能惊掉下巴。

    因为勤于修炼, 阮聿面容愈发俊朗年轻,与阮晟站在一起,说是兄弟也有人信。好在阮聿这位名义上的太上皇不怎么露面也没人见过几面,倒是也没觉得不对劲。

    四小只能化成人形后一年内因为不能跑倒是老实得很,只是等一岁后能走, 就撒丫子开始在皇宫里到处乱窜,每日光是找四位小祖宗都让人头疼。

    这四只自己皮也就算了,竟然把龙崽子和二崽也带的活泼起来,俨然成了皇宫里的六小霸王。

    在六只又成功躲迷藏躲在后宫一棵树上两个时辰把一干宫人极坏之后,阮晟这个当父皇当兄长的, 不得不拿出严父严兄的姿态,揪住六只齐刷刷站在御书房内, 贴着柜子站好。

    阮晟手里拿着戒尺,大步威严走到六只面前:“知道错了吗?”

    从高到底一溜儿下来, 之前因为上树挖洞搞得灰头土脸的六只耷拉着小脑袋, 小手背在身后,蔫蔫的不敢吭声。

    阮晟:“嗯?怎么不说话?”

    六只滴溜溜黑眼珠互相瞅了一眼, 突然啪嗒一下, 其中五只变成了龙崽子, 仰着小脑袋萌哒哒瞅着自家父皇兄长,撒娇卖萌:“咿呀~”父皇/兄长在说什么呀?崽崽听不懂呀。

    阮晟:“…………”

    而唯一一个立在那里小手慌乱动着,小脑袋往下看看这边再看看那边的二崽:“???”不是,抛弃窝一个算什么好兄弟?

    你们良心不会痛么?

    等二崽被阮晟死亡锁定的时候,小眼神飞快躲闪一下:他这会儿卖萌还来得及吗?

    于是,虽然五只变回龙身卖萌有那么一丢丢效果,却也不能躲过惩罚,再不教训,等再大一点估摸着就能上房揭瓦了。

    阮晟先提溜儿着两只小的去了太上皇的宫殿,过去的时候就看到母后刚做好一样新菜色让父皇试吃。父皇拿着银箸,刚吃了一口还没嚼就夸上了:“婉婉的厨艺真的是愈发精湛了,我这真的有口福了。”

    阮晟没眼看:父皇你尝到味道了吗这就夸上了?朕虽然不要脸,可还没你这么不要脸。

    可偏偏一个敢夸,一个愿听。

    龙女显然没看到其中的小九九,一张俏脸都红了,嗔了一下阮聿,眉眼底却都带了柔情的笑意,显然很吃这一套,又亲自替阮聿夹了一块喂到对方的口中,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痴痴缠缠越靠越近。

    阮晟没想到来送两只还能吃上一碗狗粮,觉得有点噎得慌,虽然不地道,还是默默上前在两人你侬我侬压根没发现他就要研究菜的味道前把两只给放到桌前。

    两只乖巧蹲在那里,仰着小脑袋,小爪无辜呆萌捧在小脑袋旁,无辜眨巴眨巴眼:“咿唔~”父皇~娘亲~

    阮聿突然被打扰到愣了愣,一扭头,就看到两只黑泥鳅胡不溜秋的崽子:“哦豁,好家伙,你们这是去打地洞去了?”

    两只谨慎回头看了眼黑着脸的皇兄,先发制人,一股脑跳进阮聿怀里,小爪子勾着他的衣襟,奶声奶气告状:“咿,咿唔咿唔,咿咿咿……”

    阮晟默默听着,淡定得很,说得再欢实,你父皇也听不懂。

    两只本来说着说着,看父皇表情缓和,对着小爪就有些心猿意马,鼻翼嗅了嗅,小爪就慢慢伸向娘亲刚炒好的那盘菜,只是小爪刚碰到边缘,就感觉后脑勺凉飕飕的,两只回头,就发现自家父皇笑眯眯瞅着他们。

    两只立刻坐好了:“咿~”

    阮聿握着两只的小爪子,黑乎乎的,可不想让他们毁了婉婉的心血,终于意识到想过个二人世界是不行了,只能解决面前的问题:“皇儿啊,这是怎么了?怎么不到饭点就把你皇弟皇妹送回来了?”

    阮晟淡定把两只一整日跟另外四个做的好事说了一遍。

    等阮聿听到他们这么小一点竟然都敢爬树了,尤其是因为在外头只能用人身,所以想到那画面,不仅宫人心惊胆战,阮聿也觉得自己心脏有些不好了。

    一旁的龙女也吓白了脸,把两只小的抱过来,检查一番:“你们怎么这么皮?万一摔下来怎么办?”

    两只想拍着胸.脯说自己厉害着呢,可对上皇兄警告的目光,怂哒哒耷拉着脑袋,变回来,奶声奶气耍赖撒娇:“娘亲,崽崽不敢啦,最后一次啦……”

    阮晟信他们才怪,看向一旁的阮聿:“父皇,你看怎么办吧?”不给个教训,以后还不上天?

    父子两对视一眼,顿时就懂了:“嗯,太皮的确不好,规矩么就是用来遵守的,这几天就待在父皇这里好了。”

    阮晟来的目的达到了,心情不错:“那儿臣就先回了?”

    阮聿瞥他一眼:别高兴的太早,为父这里有两只电灯泡,你那里可有四只。

    别以为他看不出来这臭小子是嫌弃自己弟弟妹妹太多在他殿里碍事,送回来让他养几天。

    阮晟笑眯眯看过去:虽然是四只,但是大崽二崽都快七岁了,能带弟弟妹妹了。

    阮聿:“…………”

    他再瞅瞅两小只,越瞅越觉得头疼,可能怎么办?教吧。

    拿出严父的架势:“今晚明天待在殿里学认字儿。”

    两只苦哈哈对视一眼,滴溜溜眼珠子转了转,看向龙女,仗着已经变回奶娃娃哇一下就哭了:“娘亲……父皇凶凶,心好痛痛。”

    龙女顿时就心疼了,一个个安抚哄着:“不哭不哭,娘亲帮你们凶回去,不哭啊。”

    阮聿:“???”熊崽子!连父皇的状都敢告?看父皇不……

    只是等对上龙女幽幽看过来的目光,抬起的手默默放到后脑勺,抹了一把玉冠,“咦,婉婉你看我这玉冠是不是带歪了?”

    ……

    走出寝殿的阮晟刚好听到这一句,脚下一个踉跄,无奈摇摇头:完了,这两小只以后绝对是宫里唯二小霸王龙,没有第三!

    为了防止自家崽子也变成第三第四只,阮晟重新回到御书房,望着只不过离开一会儿御书房就乱成一团闹成一团的四只,阮晟猛地低咳一声。

    里头立刻静成一片。

    阮晟送两只回去时是走的密道,所以没人知道他离开过,他绕过后殿的屏风,慢慢走到前殿,四只从高到底已经排排站好。

    大概是看到两只被带走,已经乖乖变回奶娃娃,还自己把衣服穿好了。

    阮晟走到近前,也没说话,只是从最大的龙崽到最后的四崽。

    他就这么走过去,再走回来,却一句话也不说,让四只莫名心里毛毛的,总觉得父皇在憋着大招。

    结果等最后父皇一个字也没说,甚至没凶他们,就重新往后殿走。

    四只难得聪明一回,立刻齐排排跟了上去,一个个乖巧的像是成了精。

    谢宴正在殿内看话本,还不到晚膳时辰,按照往日的惯例,四只不玩到天黑到饭点是不会回来的,因为有这么多宫人,加上大崽已经六七岁修为很高了,一般的寻常的成年男子几个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对于四只的安危他倒是不担心。

    只是今晚上四只回来的倒是早,让他颇为意外,只是等听到动静抬头,就看到密道的门打开,先是阮晟走了出来。

    随后是身后跟着的四只,从已经到阮晟腰间个头的老大,接着是矮了一丢丢的老二,接着是个头像是胖娃娃的老三老四。

    等站到面前一排,谢宴终于知道这四只今晚上是怎么了,感情不是知道早回家了,这是被逮回来的啊。

    阮晟站在一旁:“老大先说,今个儿你错在哪儿?”

    大崽六七岁了,已经是要脸的年纪了,吭吭哧哧半天,才小声道:“不该跟小崽他们一起胡闹。”

    阮晟:“就这样?”

    大崽想了想,大概知道今个儿是躲不过去了:“不该因为皇妹说想要柿子花,就带着二崽三崽他们去爬树。”

    阮晟面无表情:“爬树也就算了,你们竟然避开宫人跑去冷宫,爬最高的那一颗,近十米的柿子树,还往最高的那枝桠上去爬,要是一个不小心摔了,冷宫宫人那么少,连个喊人的机会都没有,你身为大哥,年纪最大,是不是应该起带头的作用?可结果呢?”

    谢宴本来看大崽蔫头耷脑的模样还想凶两句就算了,结果……听完之后,想想崽还小,揍一顿是不够的。

    大崽也被阮晟说的给吓到了,就是当时看皇妹想要柿子花一时间觉得自己特别厉害就没想这么多,后来二崽他们也爬上来就……

    大崽低着头:“儿臣知道错了。”

    阮晟绷着脸,视线从大崽身上扫到三只小的,三只吓得一哆嗦,站得更直了,仰着头紧闭着眼等着被训,结果,阮晟却只是深深看了三小只,随后朝谢宴挤挤眼,无声用唇形道:等下别担心,揍大儆小,演戏。

    谢宴:“…………”他默默同情看了眼三小只。

    就看到阮晟威严沉声看向老大:“今个儿你们一起胡闹,你们小叔叔小姑姑父皇已经送回去让祖父祖母教训,但是你们四个是父皇身边的,父皇亲自教训。但是俗话说得好,长兄为父,你们犯了错,你们年纪小,父皇不打你们,但是你们兄长却是不能绕过。老大,跟父皇走!”

    大崽一哆嗦:“???”

    三只也一哆嗦,对视一眼,啪嗒一下抱住大崽:“父皇……”

    阮晟脸色好了不好,倒是还够义气,面色却不显:“嗯?”

    三只只能松开了手,眼睁睁看着兄长被父皇提溜儿走了:QAQ父皇好凶!

    等到了后殿,阮晟把殿门一关,瞧着心神不宁的大崽,压低声音:“知道错了没有?”

    大崽愣愣抬头:“父、父皇?”

    阮晟放软声音:“父皇是那么心狠的人么?骂在儿身痛在父心,可不管是三小只还是你,哪个受伤父皇都心痛,可子不教父之过,都说长兄如父,你是老大,三小只还小,虽然老二跟你一般大,但你担了个长,老二又以你马首是瞻,父皇只能面上拿你当教训了。但是父皇也心疼啊,舍不得揍你舍不得骂你,可崽啊你想想,要是弟弟妹妹摔了,你痛不痛?要是真摔坏了,你心痛不心痛?”

    大崽已经泪汪汪的:“痛,呜呜呜,儿臣错了……”

    阮晟语重心长:“弟弟妹妹小,但是老大啊,这个家甚至以后的朝堂都需要老大你撑着,你得以身作则,弟弟妹妹若是胡闹,你要拿出兄长的威严,你是父皇最最最大的骄傲啊。”

    大崽泪汪汪的,没想到自己在父皇眼里竟然这么重要:“呜呜呜,儿臣、儿臣……”

    阮晟摸着大崽的头按在怀里:“你心里懂就好,但是父皇虽然不能揍你,但是也得给小的他们几个教训,乖崽愿意配合父皇吗?”

    大崽拼命颌首,完全是被阮晟的甜枣攻势给降服了。

    于是,在阮晟带着大崽进去后殿不久,三小只就听到突然听到一声哇的嚎啕大哭:“呜呜呜,父皇儿臣错了,不要打了,儿臣好痛啊……呜呜呜……儿臣再也不敢了……”

    三小只吓得一哆嗦,蹭的过去抱住谢宴的大腿:

    QAQ好、好阔怕!父皇好阔怕!

    接下来一炷香,三小只就那么听着里头父皇花式揍兄长,三小只哇的迈着小短腿儿蹬蹬蹬跑过去,拍着殿门:“呜呜呜,父皇……别揍锅锅……”

    谢宴嘴角抽了抽,赶紧过去把三小只给抱起来,“行了,揍两下就是了,吓到他们你哄啊?”

    阮晟见好就走,在里头把老大的头发弄乱,一大一小对视一眼,这才提溜着老大出去了。

    三小只立刻蜂拥过来:“呜呜呜,锅锅你痛不痛,吹吹……”

    “呜呜呜,父皇我们不敢了……”

    “别揍锅锅了……”

    阮晟继续绷着脸:“以后你们要是犯了错,父皇也不揍你们,都算到老大身上,想想看,你们一个人犯错,你们兄长要该四份打,这么好的兄长挨这么多顿揍你们难不难过?”

    三小只立刻乖乖点头:“难过……”

    阮晟这才把老大放下来:“行了,你们兄长今天挨了打不能洗澡,老二,带弟弟妹妹去沐浴。”

    二崽生怕不乖又连累大哥,赶紧领着两只去了。

    阮晟和老大挤挤眼:“去歇着吧,父皇看好你。”

    大崽莫名觉得自己跟父皇有了小秘密,背脊都挺直了,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以后的确不能这么胡闹了。

    一旁的谢宴看得傻了眼:“你就不怕老二他们吓到?”

    阮晟摇头:“怎么会?老大这么‘讲义气’,老二老三老四以后肯定更听老大的话,多有益于兄弟间的感情融洽。”

    谢宴白他一眼:“等以后老三老四长大,肯定不像老二那么好忽悠,还能不懂?”

    阮晟笑了:“等他们能想通的年纪也不小了,要是还敢这么胡闹,可以揍了。”毕竟现在小,不好揍也不好威胁。

    谢宴:“…………”这可真是亲爹!

    结果被骗到的老二老三老四,竟然真的怕老大挨打,乖乖跟着老大开始启蒙认字,另外两只本来被阮聿关了几天出来撒了疯一样打算扑过来找大崽他们,结果发现一个个捧着书本,认认真真开始认字儿了:???说好的一起爬树上天入地呢?你们怎么能偷偷叛出窝们的队伍?

    只是等两只被划出组织几天,甚觉无趣,也默默跟上了大部队。

    一场为祸皇宫的六人霸王龙小小队组织就这么被甜枣父子亲情攻势悄无声息瓦解了。

    ……

    就这么过了一个多月,很快又要到七夕。

    经过几年前那场让人记忆犹新的花朵托菜盘的七夕礼物,阮晟大概觉得这一天刚好是大崽破壳的日子,年年都会准备上几箱子金闪闪外加十几盘牡丹配肉。

    当然,为了怕每年都一样单调,阮晟第二年把肉换成了肘子。

    第三年换成了全鸭。

    第四年,换成了全鹅。

    第五年……

    谢宴一开始是不算打击阮晟的积极性,但是……这谁特么几年下来能降得住?

    为了不再看到辣眼睛的画面,今年谢宴提前告诉阮晟七夕那天他闲来无事打算向龙女学几道菜。

    阮晟拿眼神示意,那天那么特殊,哪天学不成?

    谢宴面对他的目光丝毫不为所动,最后那天一大早就没影了,甚至还抱走了四小只。

    阮晟上完早朝回来看到空荡荡的寝殿,许公公来问兽殿的花和膳食时,阮晟想着晚上还不知道何时回来,他肯定是被爱妃嫌弃了,默默摆摆手。

    许公公立刻应了,随后出了殿门就去了后宫,按照娘娘的吩咐开始布置兽殿。

    阮晟在御书房猫了一整日,等晚膳的时候,谢宴果然递过来消息说是晚膳在后宫,还问他过来吃不吃。

    阮晟想了想,还是不死心,许公公适时问道:“皇上要不去御花园亲自摘一束花?再送回寝殿,是不是娘娘更高兴?”

    阮晟想想觉得是这个理,让许公公回了说不去后宫了,就跑去摘花了。

    而这时候,谢宴已经悄无声息拿着准备好的膳盒回了兽殿,开始准备起来。

    等阮晟终于精挑细选了一束花回到寝殿,发现许公公回来了,惊喜道:“皇上,娘娘刚刚回来了,去了兽殿,也不知道去干嘛了。”

    阮晟一愣,随即眼底带了笑:还说不稀罕,这不还是回来了?

    只是可惜没准备吃的,但是低头瞅瞅这束花,他赶紧过去。

    许公公在他身后没忍住捂着嘴笑了。

    等阮晟快步走到兽殿,猛地一推开门,刚想开口喊人,结果等看到大殿里的情景却是傻了眼。

    只见整个兽殿焕然一新,四周墙壁上镶嵌了各种昏暗的烛光,晕黄的色泽,却把兽殿一侧的水池里的睡莲芯里的一截小烛火把水面照得愈发波光粼粼,美轮美奂。

    而池水边一侧则是放了矮桌,上面摆了四道小菜,一壶热酒,而面对着他的方向则是换了一身衣袍的谢宴,没有束冠,垂着眼坐在那里,手里执着一杯酒,衣袍上大片的睡莲,领口开的极大,几乎与身侧的一池睡莲融为一体,分不清到底是人还是莲妖。

    阮晟整个人完全被惊艳到,怔怔望着这一幕,直到谢宴抬眼睨过来,美人如玉,他咕咚吞了下口水,默默一步步踏了进去。

    他突然懂了,他之前的礼物都送错了,他应该把自己送出去啊。

    而随着阮晟踏进兽殿,殿门无声关上,也遮住了今晚注定的一夜旖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