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大正圣女来自地狱 > 正文 第93章 现代
    “真……壮观啊。”

    说是神无月的神明都聚集到了出云, 但真的出了事,他们还是紧急结束了会议。

    金鱼姬在距离一歧日和学校很远的地方就下了车, 然后一路慢慢步行过去, 途中也见到了不少神器争斗的场面。

    窸窸窣窣地从路边的草丛中探出了几名狱卒的脑袋, 他们恰好在附近带回亡者, 没想到神议中断的神们自己开打了。

    “金鱼姬大人,我们是?”畏畏缩缩的亡者缩着脖子抱头蹲下,而那些个迎接科的狱卒也差不多, 生怕被误伤了,“您能不能帮我们开个路。”

    “可以。”金鱼姬点点头。

    她洒出的种子落到地上直接将地面撑开了一条硕大的裂缝, 缝隙一路往下延伸,是直接将道路开到了地狱门口。

    末了, 金鱼姬拍拍手, 她指了指蜿蜒的缝隙,“从这跳下去就行, 底下会有叶子接住你们的。”

    跳……要跳吗?狱卒咽了咽口水, 他们从深不见底的洞口向下眺望, 似乎是能见到地狱的景致。

    早有听闻鬼灯大人一夜能从地狱挖到天国, 万万没想到金鱼姬大人的水平只强不弱。

    最终迎接科的狱卒还是闭着眼带着一串牵在绳子上的亡者一跃而下,刺耳的尖叫声随之响起,在确定自己操控的植物有接到狱卒与亡者后,金鱼姬撤去了灌注于种子上的妖力。

    慢慢收回的藤蔓抵不过大地的合拢, 渐渐的金鱼姬眼前只留下了一条很细的缝, 可能等到晚上的时候这缝就彻底消失不见了吧。

    然后是……金鱼姬昂起头, 她看着天上的混战。

    那是木花开耶姬?原来她也会参加战斗的吗?有些神有点眼熟,金鱼姬稍作打量就开始寻找那人类术士的身影。

    她记得夜斗是说,毗沙门天因为神器的事记恨上了那人类术士,所以这次神无月的袭击事件也是那位女武神抓住了天的空当所制造出来的。

    传言被那人类术士用手中的神器刺到,被攻击的神器就会逐渐想起自己生前的事,而对于神器来说呢……身为人类的他们如何死亡的是神的禁忌。

    那是该被讨伐。

    金鱼姬正打算走得里战场的中央近一点,她走了没两步,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名黑发少女的身影,她定睛一看那是幸子,或者说是夜斗的神器鸣音。

    自打幸子被夜斗收为神器后,金鱼姬便隔断时间会关注一下,在发现神器不被提醒真名是不会想起过去的后,她也稍稍放下心来。

    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晃晃悠悠的少女神志恍惚,她抚摸着右侧的脖子,不住地在那抓挠,金鱼姬知道那里刻着神明赋予她的名。

    少女口中叨叨着疼、冷之类的词,她那踉跄的步伐总让人怀疑下一秒她是不是要摔到在地面上,可她还是“坚强”地走到了金鱼姬的跟前。

    如果她不拦在这里,那幸子会走到那里去呢?

    金鱼姬的胳膊被幸子抓住了,找到倚靠物的黑发少女抬起头,眼里充斥着迷茫与惊恐,她不明白自己的这种情绪是什么。

    “我……为什么会觉得您有些眼熟呢?”

    “啊好疼啊好疼啊好疼啊!”

    “为什为什么……为什么我要遭这种罪?”

    一切反应都在靠近金鱼姬后变得激烈起来,幸子的话语从一开始的自言自语发展成了对金鱼姬的质问。

    “好疼,你快帮帮我。”

    “为什么你只是看着啊?快点救救我啊!”

    “……”金鱼姬反握住了幸子攥住她胳膊的手,她注意到少女颈间的名字的黑色产生了裂纹,并随着她激动的话语一点点碎裂,“你……”

    “什么啊,原来圣女大人你活着啊……”所有强烈的情绪在这一刻攀至顶峰然后砰然瓦解接着化为平静,“您还活着的话,为什么不来救我呢?”

    “很疼,被教主大人吃掉的时候好疼,教主大人还说你也被她吃了……”

    黑发少女言语平静,连抓着金鱼姬的手都不再颤抖,她抬起的双眸中写满了死寂,然后满腔的怨恨与不甘从黑眸中溢了出来。

    她叫幸子,是江户时代万世极乐教中圣女的贴身侍女。

    而她死于食人鬼之口。

    本来,本来幸子是不会有这种情绪的,即便是死亡的时刻她心中所想的都是圣女大人的安危。

    而现在呢,那些不该出现的情绪都受堕妖影响出现了,并无限制地增殖堆积在她的胸口。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圣女大人您告诉我,您至少告诉我您是如何——她的视野在一点点身高,并且眼前衍生出了复数的红发女子的轮廓,影影重重地叠在一起,最终形成了俯视的视角。

    金鱼姬从平视到扬起头,她一点点睁大了双眸,惊异地看着在幸子身上发生的变化。

    繁复妖异的花枝从人型的躯体上生长出来,然后少女头部的位置也产生了异变,昆虫的复眼、山羊的犄角、人鱼的耳鳍,像是拼凑缝补一般,蛇一样的尾巴盘缩弯起,将金鱼姬整个圈在身前。

    已经没有任何人类的特征了,完完全全就是个异形生物,这就是神明口中所说的堕妖吧。

    “哎……真美。”不是那种丑陋不堪的肢体拼接,而是颇有美感的异形,金鱼姬没有被吓到,也没有感受到妖魔的可怕,她手臂一伸,踮起脚就摸到了疑似脸的部位。

    “幸子,你恨我吗?”

    妖魔似乎从喉咙口挤出了“恨”的回答,金鱼姬没有觉得奇怪,她将被负面情绪笼罩的妖魔控制在身前。

    “那幸子你要杀了我吗?”

    妖魔好像回答了杀字又好像没有,金鱼姬长叹一口气,早就蓄势待发的苍翠植株蜂拥而上,牢牢地把试图朝她伸出爪子的妖魔捆在了原地。

    “哎……要是让这附近的神杀了幸子你我也会感到困惑的。”

    金鱼姬记得神明那边好像视堕了妖的神器都会直接铲除,而这一的神器也会对神明产生反噬。

    诶对,幸子是夜斗神的神器吧,她这个样子的话?

    金鱼姬再一次把视线聚焦到了云层之上,刚刚不知从何时起争斗的声音就停止了。

    是结束了吗?

    金鱼姬看了化作妖魔的幸子几眼,迈开了脚步。

    *

    与天进行誓约仪式,需要献上道标的首级。

    占卜一共有三场,每一场都需要不同的道标来充当贡品,而这对于与天对立的一方是绝对的不利,因为天拥有三大神器。

    第一场夜斗一方输了,第二场夜斗一方胜了,等到了第三场的时候,又要挑选谁来当贡品。

    神明都犹豫了,神器死了可不会像天的神器那般进行换代,他们的神器死了就是死了。

    “那……由我来充当贡品,可以吗?”悦耳的女声自人群后传来,挡在前方的神与神器都让开了路,把双手环抱的红发女妖怪露了出来,“——由我,伊邪那美大人的道标来充当。”

    她的话音刚落,周遭的神就炸开了锅,小声地议论开了,能在此处听到这个名字,可不一般。

    阎魔大王也看到了金鱼姬,他庞大的身躯朝金鱼姬靠了点,发现完全藏不住自己后,他自暴自弃地走过去低声询问,“金鱼姬你怎么来了?”

    “来找人的呀,阎魔大王,能否麻烦您一下。”金鱼姬附到阎魔大王的耳边拜托了什么,地狱的主神点了点头,然后金鱼姬走到了誓约仪式的正前方。

    “只要是神明的道标就没有问题了吧?对阵营有什么要求吗?”红发碧眸的女性妖怪朝着天上的天照神问道,“种族似乎都行吧,我看天神阁下的梅雨小姐亦可。”

    这样的对话对于天而言是非常冒犯了,但天照却没有感情波动,她举起了手,准备进行第三场占卜。

    这个时候跪倒在地上的夜斗才反应过来,他大声发问,问金鱼姬为什么在这,还有……还有为什么都要站出来帮他。

    站在前方的金鱼姬背着身摆摆手,她说:“因为要拿走你一样东西了,而且……我的死亡也就是丢失一点记忆。”

    死的滋味金鱼姬不喜欢,但分散那人类术士的注意力是有必要的。

    “天·御镜,地·金鱼姬。”

    “以一方之死,明示天道。”

    伴随着其中一人的头颅落下,占卜的结果也随之产生。

    “第三场……错误。”

    不同于边上听到这个结果喜极而泣欢呼出来的夜斗的同伴,金鱼姬慢悠悠地活动了一下脖颈,接着她朝后方的阎魔大王比了个手势。

    五和十二,没头没尾的两个数字让阎魔大王动了起来,金鱼姬也一下子闯入人群中,将天没有说完的审判抛在脑后,她目光捕获的目标在逃,她紧追不放地冲撞了边上的神明与神器。

    “喂,你干什么啊!”

    逃窜的人披着白色斗篷并看不清外貌,他不知道是什么暴露了自己,心想只要逃掉就没问题了,可蒙头淘宝的他撞上了一堵墙。

    不是墙,但阎魔大王的体型在神明中也是独树一帜的,来自地狱主神的威亚让逃亡者头皮一麻,他下意识抄起手边的神器捅了出去。

    “抓、到、你、了。”

    一字一顿的夺命耳语自背后响起,那人眼前的世界一下子天旋地转,金鱼姬干脆地掀了他头上的布,也卸了他手中攥着的武器。

    “虽然不记得你现在叫什么了,但从平安时代就逃到现在,你可真能耐啊。”

    “罪不可赦的亡者。”

    “把黄泉之语交出来吧。”

    *

    “金鱼姬~”

    “嗯?”

    “金鱼姬~”

    “嗯。”

    “金鱼姬——”

    “……”

    她深吸一口气合上了手中的书,金鱼姬揉揉发涨的额角,抬眸瞪向了一直在骚扰她工作的童磨。

    她伸手揪住了童磨的脸,白橡发的鬼被她捏得脸颊变形,连口中说出的话都变得含含糊糊。

    “唔,金鱼姬怎么愁眉苦脸的?”童磨努力把话说清楚,然后他进一步凑了上去,得寸进尺地沾着满身的红色血水挤到了金鱼姬的身边,“是因为我让你觉得烦恼了吗?”

    “不——”金鱼姬拖着长音把恼人的童磨的脑袋从颈边推走,这鬼表达情感就黏黏糊糊的,在下了地狱后变本加厉,金鱼姬摇了摇头,“童磨你的事在我这还能算烦恼吗?”

    金鱼姬背后的面妖随着她的指挥一拥而上,把童磨按回了红色的池水里。

    她现在的办公状态和继国缘一差不多,鬼灯投诉信积攒多了,便把金鱼姬从此世喊了回来,刚巧金鱼姬想把幸子和不知名的人类逃犯送回地狱,干脆就把万世极乐教的事拜托给了还在读书的伊之助。

    嘴平伊之助:金鱼姬你他妈给本大爷滚啊——

    接着金鱼姬学着继国缘一的样子,把桌子和文件都从伊邪那美的宫殿搬到了地狱边上,童磨在哪受刑她就坐边上看。

    于是那些狱卒也就把童磨放给金鱼姬看管了,对于他们来说,少看个童磨能减不少的工作量。

    “我在想幸子的事。”

    “幸子……哦哦哦,那是金鱼姬你的侍女呢~”

    童磨这次倒是很快想了起来,在地狱受刑无聊的时间他也只能把过去的记忆翻来覆去看。

    没办法诶,那只凶巴巴的黑发地狱鬼可是一直看他不顺眼呢,要是他再胡闹下去的话,可是真的会没命的。

    童磨虽没有心,但察言观色的能力总还是有的。

    “幸子,我记得幸子被我吃了呢~”童磨普通地说着名为幸子的侍女的末路,不解地追问,“怎么忽然提起幸子了呢?”

    金鱼姬托腮想得出神,被童磨喊了才收回了放空的思绪。

    啊,她好像没有跟童磨说过,幸子没有按照正常亡者的流程进入地狱,而是走了另外一条路。

    觉得解释太麻烦了,金鱼姬拍拍手,不远处的狱卒闻声赶来,他们毕恭毕敬地俯下身子,听到金鱼姬的吩咐后马上离开。

    没过多久,狱卒领着一两米多高的怪异生物走了过来,外貌兼具了各种生物的特点,宛若精美拼接的雕塑。

    金鱼姬张开手向着童磨介绍道:“这就是幸子,嗯……出了点意外。”

    童磨讶异地张开嘴,呛了就口水。

    幸子不同于先前在此世那样对金鱼姬攻击性十足,冷静下来的她对着金鱼姬问东问西,像是要把她所不知道的一切都问个清楚。

    然后金鱼姬就想办法从夜斗神那边把幸子接了回来。

    “喂等等……这是妖魔化了吧!得赶紧解决……”尽管不知道为什么幸子没有影响到自己,夜斗第一反应也是让雪音变回武器打算出手,“一定是那个混蛋老爸……”

    金鱼姬及时制止了夜斗,并表示幸子的事情她能够解决。

    “差不多就这么回事,我就把幸子带了回来。”说罢,金鱼姬叹了一口气。

    有关神明与神器这一块是金鱼姬知识的盲区,但她已经在努力去翻阅地狱库存的数据,试图找到解决方案。

    “罪人暂名藤崎浩人也说不出什么……也是了,神器知晓生前的名字的隐患早就存在了。”

    夜斗的父亲不过是通过另一种方式,让神器化作妖魔。

    在天的审判上闹了很大一场,最后都是阎魔大王出面给兜住了,他们地狱要抓捕罪人,逃脱了很久的罪人也是名正言顺,天没有与他们计较。

    幸子来了并没有停留太久,她认为这个形态的自己是丑陋的,在寻找到解开的办法前,她不打算多次出现在金鱼姬眼前。

    高挑的妖魔俯视着底下沉在池子中的食人鬼,她不知道在哀叹什么,留下了不可见的泪水。

    圣女大人……教主大人……

    大家都已经不是人类了。

    太好了,圣女大人原来不是人类啊。

    “我说童磨,你是在受刑不是在享受……边上的亡者不止一次来给狱卒提意见,怀疑我们是不是给你减轻了力度!”

    “诶诶诶,可这真的很没意思啊,唔,还不如我自己把眼睛挖出来呢~金鱼姬要我的眼睛吗?是漂亮的七彩虹眸哦。听说此世的人类有什么便捷的保存器官的液体好像叫福尔——”

    “嘭!”

    “等!金鱼姬大人您不要进到地狱里面去啊!”

    就算走出去一段距离,依旧能够听到地狱那边传来的喧闹声,幸子走得稍慢了些,像是再多听一点,这让给她带路的狱卒注意到了。

    “幸子小姐,你要回去一下吗?”

    妖魔缓慢转动了脑袋的位置:“不用了,现在就很好了。”

    如果、如果这个故事中,圣女大人……圣女大人是个普通人类的话……

    幸子摇摇头。

    不,现在这样的结局已经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