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师尊别拦我当爱豆 > 正文 第66章 第 66 章
    爱豆诞生记的重新录制, 让喜爱这个节目的网友们十分开心和激动, 当天这条消息立马就冲上了热搜第二。

    “真是不敢相信, 本来我以为这节目要无限期延长,毕竟其他选手们都在参加别的节目。”

    “这是我见过最良心的官方了,不集结全员就绝不重新录制, 现在又能看到大家在一起了!”

    “快录制快录制!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新的节目了, 往期都被我重复刷了n遍。”

    事实上节目组并非网友们认为的那般良心, 他们曾考虑过如果白兴言和莫赵瑾实在无法参与录制节目的话, 他们就再邀请两名选手代替他们参加节目,只不过他们选手名单还没有列出来,两人就像约好了似的,纷纷和节目组说明可以参与节目录制, 这对节目组来说自然更好。

    其他选手心里清楚, 其他节目的热度均爱豆这档选秀节目高,所以一听到节目恢复录制,没有一人缺席。

    最兴奋的莫过于子然,如今的他成为了广告商的宠儿, 捞金和成名速度比其他人都要快, 但对于他来说这一切都没有比参加节目令人感到开心。

    当天子然提早一个钟到达工作人员提供的地点, 结果就被神秘的黑衣人蒙上眼罩带到了车上。

    他知道这是节目组搞的花样, 坐上车时他忍不住的叨叨:“重新录制就搞这种花样, 该不会又要把我们带去什么孤岛冒险了吧?”

    “我这出门早还没吃饭呢, 等下节目组包不包早饭?”

    “两位大哥怎么不说话?难不成你们不是节目组派来的人?”

    到达地点后, 那两名黑衣人在子然看不见的情况松了一口气。

    一名黑衣人说:“可以摘下眼罩了。”

    子然闻言立刻扯掉了, 当他看见眼前的一切时嘴巴微微张大:“哇哦……”

    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华丽的城堡。

    周围已经有工作人员和摄像机,他明白现在就已经算是开始录制。

    “节目组可真是大手笔啊,亲自建了一个城堡出来。”

    子然转身看,是徐途远,对方站在他身后不远处。

    “徐途远!”子然走过去,张开双手给了对方一个拥抱,“好久不见了!”

    “你还是这么跳脱……”徐途远拥抱后吐槽了一句,分隔一段时间重聚后,两人倒多了几分自然和熟络。

    子然嘿嘿笑了一声,然后转头问:“你刚才说这个城堡是刚建的?”

    徐途远笑着说:“对啊,我之前来过这里,那时候这里可没有城堡。”

    “还真是财大气粗。”子然想了想也对,如今这档节目的金主爸爸越来越多,资金自然十分充足。

    很快郝湖和沈天磊也来了,他们从车下下来,郝湖见到子然的时候说:“我本来以为你不会来参与录制的。”

    事实上很多人都这么想,子然的行程繁多,根本没有必要再来参加这档节目。

    子然叉腰,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我当然要来参加这档节目了!我还想看温大侠拿冠军呢。”

    郝湖听完一脸的黑线,问出了所有人一直很想问的话:“你是不是因为喜欢温柏榆才参加节目的?”

    “那不是,我之前根本就不认识温大侠,但是他在里面表现太酷了!所以我成为了他的粉头。”子然微微抬高下巴道。

    其他人陆陆续续的来到现场,每个人见到彼此都十分高兴,一时间场面热闹。

    当白兴言下车时,气氛一瞬间凝结,对方之前在节目里就十分高傲,对人爱搭不理,现在又办完丧事不久,导致其他人和他说话既要掌握分寸又不能太过于开心。

    其他人只是简单的问了一声好,而空安歌和时新知作为同组的搭档自然不能表现客套疏离,只能强笑着走到白兴言旁边。

    “白哥,这些日子没见你还好吗?”时新知询问道。

    他原本以为会遭到白兴言的白眼,但没想到对方只是瞥了他一眼,点头说:“还行。”

    空安歌比较坦诚,他说:“白哥,我和新知没有去参加白间哥的葬礼,是因为我们不想去那里蹭热度。”

    空安歌心里很清楚,他个人特色不多,去参加那场葬礼只会让白兴言心生厌恶,实在划不来。

    白兴言知道当时那场葬礼更像作秀,来参加的人只有少部分人是真心因为他哥的死去而难过,其他的都恨不得挤在一个个镜头前表演落泪,可他们又和他哥有多少交集呢?

    空安歌注意到白兴言的表情,他心中感到诧异,一段时间没见白兴言不像以前那般锐利不饶人,难道真的是他哥的死让他发生了如此巨大的改变?

    过了一会儿陆誉来了,他下车环视一圈后不满说:“喂喂不是吧?我们组难不成是最后一名啊?”

    “最后来可不代表是迟到了。”莫赵瑾的声音从陆誉身后传来,他转过身看,温柏榆也在。

    “温大侠!”子然跑过去,兴奋的同他打招呼,“好久不见!”

    温柏榆如今已经习惯异世服装的轻便,长发用一条黑色皮筋高高扎起,他对子然微微一笑道:“好久不见。”

    子然此时却愣住了,直直的看着温柏榆。

    莫赵瑾说:“我去和导演打声招呼,柏榆你去不去?”

    “一起吧。”温柏榆说完后便和莫赵瑾一起朝导演那边走去。

    “子然。”庄星洲叫了一声子然,发现对方不仅没回应还站在原地不动,走过去就看到他呆呆的表情,拍了一下肩问:“怎么了你?大清早的就发呆,昨晚难不成没睡啊?”

    子然回过神,摇摇头说:“不是。”他紧皱的眉头,思索半晌问:“你有没有感觉温大侠和以前不一样了?”

    庄星洲一脸问号,他转头打量温柏榆,摇了摇头说:“没啊,他一直都是这样子的,你觉得他哪里变了?”

    子然蹙眉:“我说不上来,那种感觉就是……我以前看着温大侠就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可是现在就没有了那么感觉。”

    “你这形容可真有意思。”庄星洲只当他乱想,“走吧,主持人可要宣布任务了。”

    选手们到齐之后主持人站在中央,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容,他们打招呼道:“各位,我们可是好久不见了,能看到你们我感到非常开心。”

    “今天大家也看到了,节目组为了欢迎你们可是下了大手笔,用极短的时间盖了城堡来作为我们此次节目的录制地点。”

    子然喊道:“别卖关子了,快说,今天的任务是什么?”

    “子然还是这么急性子。”主持人笑了笑,继续说,“今天的任务是玩最近非常流行的剧本杀,而在剧本上不会像线上只是拿着各自的剧本讨论时间线,而是需要你的演技还有运气。”

    “运气?”莫赵瑾感觉这个词很有深意。

    主持人说:“在这个城堡中分别有12个盒子,盒子里放着角色剧本,当你拿到盒子时可以选择是否接受这个角色剧本。”

    温柏榆抓住了重点:“如果我找到了凶手剧本可以放弃对吗?”

    主持人点头说:“没错。”

    众人明白了,这就代表着只要有人先找到凶手剧本,就可以提前知道到底哪个角色是凶手。

    “哇,有点刺激啊。”陆誉嘴角扬起,他喜欢玩游戏,在线上线下玩过很多次剧本杀,对于节目组这次游戏他非常感兴趣。

    “那么大家都已经清楚这次剧本杀的规则了。”主持人顿了顿继续道,“当你拿到剧本并且选择接受剧本角色时,便会有工作人员带你去换上角色服装,大家一定要注意言行之举要符合角色性格,虽然在游戏中不会对演技不好的选手有明确惩罚,但身为爱豆没有演技可是会让你的粉丝失望的,所以大家一定要注意选择自己可以把握的角色。”

    在主持人说完规则之后,选手们便进入城堡内。

    陆誉匆匆往前走了几步,四处观望,他想快点找到盒子,结果他一转身就看到温柏榆和莫赵瑾慢悠悠的走过来,心中气极,这两人玩游戏永远都这么不紧不慢。

    “你们还不快找盒子!等一下盒子都被别人找完就剩个凶手我们组不就直接输了吗?”

    温柏榆闻言奇怪的看着他说:“在剧本杀我们不是一个团队的吧?”

    这句话成功的让陆誉无言以对,温柏榆说的确实没错,剧本杀中的角色关系错综复杂,每个人都有可能对死者产生杀机,虽然有一部分剧本设定有些人需要保护凶手,但这里在没拿到剧本之前会不会有这样的角色还不好说。

    “随便你!”陆誉直接走了。

    其他选手显然也想尽快找到盒子才有更多挑选角色的机会,很快城堡大厅就只剩温柏榆和莫赵瑾。

    莫赵瑾苦笑道:“太久没有来录制节目了,我都有点不习惯在镜头面前自然而然的表现了。”

    “只要做自己就足够了。”温柏榆观察着莫赵瑾,虽然他感觉不到魔气,但他可以确定此时的莫赵瑾并不是沈清止,现在正是白天,沈清止出现的几率不大,楚辞曾告诉他,魔修在夜晚时使用邪术的威力会比白天强。

    之前听说他要来参加节目,宋山竹和周静远都提出想来保护他,但被他拒绝了。

    温柏榆清楚,赵瑾参加节目恐怕是受到沈清止的威胁,对方目的一定是为了针对他,如果他身边有人保护就无法逼沈清止出手了。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宁愿面对明枪也不愿意去防着不知什么时候会出现的暗箭。

    “柏榆。”

    温柏榆回过神,笑了笑问:“怎么了?”

    莫赵瑾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我有时候感觉你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敌人。”

    温柏榆沉默了,他撇过头说:“我看的并不是你。”

    “是我另一个人格吗?”莫赵瑾担心在他不知道情况,那个人格曾经伤害过温柏榆,“他真的有那么十恶不赦,令人厌恶?”

    “对,所以他迟早会消失的,何况你也不能真的永远和他和平共处吧?”温柏榆试探性的问道。

    果然他在莫赵瑾的脸上发觉了异样。

    莫赵瑾想起了沈清止威胁他的那些话,心情沉重道:“这是自然,没有人希望自己的一半时间被别人所占据。”

    他们之后分开,温柏榆虽然很想解决沈清止还有藏在暗处的白温间,但他不至于为了这两人让自己过得不安宁。

    剧本杀他在之前录制直播游戏那期时有了解过,但官方这种游戏模式他是第一次玩。

    诺大的城堡里藏着12个盒子,温柏榆觉得要找出来并不容易。

    只不过他这个想法刚冒出来没多久,他就看到在一米高的花瓶旁放着一个红色精致盒子。

    温柏榆:“……”

    他过去将盒子拿起来,打开一看里面放着红皮封面的剧本,他翻开后迅速记下前面大部分的角色介绍和故事背景,在最后他看到了最关键的一句话。

    【你是本案的凶手,掩护好你的身份。】

    果然。温柏榆专心倾听周围的声音,他能听到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略显急促的呼吸声,但他并没有往那里看过去。

    看来有人先找到了这个凶手剧本,然后将它放在极为明显的花瓶旁。

    照理来说他应该立刻把这个剧本重新放回去,或者是应该放在更显眼的地方,等下一个选手拿到。

    但温柏榆没这么做,他拿出了剧本,抬头对着镜头说道:“我接受这个角色。”

    躲在暗处的时新知惊呆了,他的运气贼强,一下子就找到了凶手剧本,所以他放在显眼处,他原本是想着赶紧去找其他盒子,毕竟他已经知道了哪个角色是凶手,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走就看到温柏榆。

    他知道对方能听见脚步声,所以没敢动,他没有想到温柏榆竟然接受了凶手剧本。

    时新知控制不住嘴角疯狂上扬,太棒了,温柏榆是凶手,这下逆风翻盘的机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