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 > 正文 第79章 上弦之一
    时雨一直都不喜欢狯岳, 这人自私自利, 而且自大自满,为了自己的一点利益, 可以毫不犹豫的利用甚至是牺牲他人,无论是亲情,友情, 什么类型的羁绊在他们面前都只是无关紧要的东西。

    时雨向来最讨厌这类人。

    所以即便狯岳跪在他的面前,哭着喊着求时雨饶他一命, 不要杀他, 时雨依旧无动于衷地将涂满了紫藤花毒素的日轮刀插/入了他的体内。

    刀身上的紫藤花毒是他从忍那里要来的,日轮刀却是前任鸣柱曾经的佩刀, 用这把刀来斩杀身为鬼杀队叛徒的狯岳正好合适。

    “紫藤花本身无毒, 但是对于你们鬼来说却是致命的毒,这些紫藤花的毒素会通过你的血液一点一点侵蚀你体内鬼的细胞, 直到死去的那一刻你都会痛苦万分。

    时雨一脸冷漠的看着因为毒素发作,痛不欲生的在地上打滚的黑发少年,暗红色的眼底没有半点波动。

    “时雨哥,我知道错了,但我也是被逼的啊,当时我如果想要活下去就只有这一种方法, 我也是没办法才……”

    狯岳痛苦的在地上挣扎, 一边向时雨求饶。

    “那被你杀掉的那些剑士呢?那也是你没办法才杀的?”

    “都是那个鬼逼的, 他逼我杀了那些人,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错了,时雨哥,你原谅我吧,你不是说过我是你的弟弟吗?”

    毒素开始蔓延到他的脸上,狯岳脸颊上的皮肉开始一点一点慢慢脱落,这个时候,他还在向时雨求饶。

    时雨蹲下身子,暗红色的眸子里倒映着这人凄惨无比的身影。

    “但我也说过,我不需要不听话的弟弟。”

    最后一点期望被打破,狯岳收起了卖惨的嘴脸,开始咒骂,咒骂时雨,咒骂桑岛慈悟郎,咒骂善逸,咒骂鬼杀队的每一个人。

    时雨站在一旁,居高临下的望着这人凄惨的模样,等他骂累了,才重新开口。

    “告诉我鬼舞辻无惨的下落,我就给你一个痛快。”

    能把人变成鬼的只有鬼王鬼舞辻无惨,既然狯岳变成了鬼,那就说明鬼舞辻无惨最近一定出现在了这附近。

    就算狯岳不知道他的下落也没事,只要告知他鬼舞辻无惨的长相特征,他也一定能把那家伙给揪出来。

    在听到“鬼舞辻无惨”这个名字的时候,狯岳瑟缩了一下,这个世界上的所有鬼都对鬼王有种天然的恐惧与服从,以至于只要听到这个名字,他们就会下意识的感到害怕。

    “不……不!”

    狯岳死命摇头,脸上的皮肉都掉了大半,他此刻的样子看起来既凄惨又渗人,但是不管时雨怎么追问,他都不肯吐露关于鬼舞辻无惨的半点消息。

    时雨见没办法从他的口中获取情报,准备直接砍下他的脑袋,而这个时候,突然从旁边传来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你问他也没用,毕竟将他变成鬼的不是那位大人,而是我。”

    冷漠中夹带着些许高傲的声线,明明应该是第一次听见,却又令时雨感到十分熟悉。

    时雨回过头,一名身穿紫色黑格纹和服的男人正站在他的身后,男人的脸上长着六只眼,中间的一对眼睛里分别刻着“上弦”与“壱”的字样,他的头发是纯黑的,只在发尾处沁着火焰般地红色,一头长发被扎成了一束高马尾,他的腰间佩戴着一柄十分诡异的长刃,刀柄乃至刀身上都布满了大小不一的眼睛,看上去直让人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然而时雨最先注意到的确实男人左边额头上的那些火焰形状的斑纹。

    这些斑纹,他只从一个人的脸上看到过。

    缘一……

    不对。

    时雨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对面的这人绝对不是缘一,缘一绝对不会变成这副模样。

    不是缘一,那就只有可能是……

    “严胜。”

    虽然不知道严胜的脸上为什么会出现与缘一相同的火焰斑纹,但是对面的这只鬼,确实是缘一的双胞胎哥哥,严胜。

    向来稳定肃然的上弦之一,在听到这个名字时,面上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怔愣的神色。

    “已经有四百多年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

    他的声音如同一潭古井般平静,没有半点感情的波动。

    “早在很久以前我就抛弃了这个名字。”

    他平静地望着对面的黑发青年,“你是从哪里得知的?”

    “从你爹那里知道的。”

    时雨一脸淡定的看着他,早在缘一和严胜出生的时候,他就从那位继国家主的口中得知了这对兄弟的名字。

    上弦之一以为他是在耍嘴皮子,冷哼一声,二话不说,拔出腰间的佩刀朝着时雨袭来。

    时雨不慌不忙的提起手中的雨伞挡住了男人凌厉的攻势。

    “原来如此,难怪那位大人会如此忌惮于你。”

    上弦之一收回手中早已不成形的日轮刀,看着面前毫发无伤的黑发青年。

    “看来你是比一般的鬼杀队剑士要强大许多。”

    ……

    狯岳艰难的爬到上弦之一的脚边,恳求他救自己一命,而上弦之一却连半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他,径直拔出腰间的佩刀,将他生生砍成了好几段。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狯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断裂成好几块,由于紫藤花的毒素,他体内属于鬼的血液已经被稀释得差不多了,食人鬼超速再生的能力自然也一并消失。

    他抬起头用着怨毒的视线死死地盯着时雨和上弦之一,将他们俩的模样深深记在脑子里,而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直到最后一刻,他都是带着对他人的怨恨离去的,没有半点反省的念头。

    时雨盯着手中破旧生锈的日轮刀看了好一会,片刻后,他将日轮刀默默丢弃在一边,重新提起手中的雨伞,正视着对面的上弦之一。

    “来吧,严胜。”

    ……

    时雨离开那里之前,严胜刚掌握月之呼吸还没多久,自行参悟的招式也不过才到三之型,但是现如今的严胜已领悟出了十六型的月之呼吸,再加上能将自身血肉转化为刀刃的血鬼术,他将呼吸法与血鬼术结合在一起使用,极大地提高了招式的威力。

    但即便是这样,他也伤不了时雨。

    不会呼吸法,更没有开启斑纹,仅凭着夜兔一族与生俱来的名为本能的战斗方式,时雨成功将对面的上弦之一逼至了绝境。

    “是我输了。”

    在时雨将他的脑袋砍下来的那一刻,上弦之一用着近乎平静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

    还是人类的时候,他的好胜心便极强,成为鬼之后,除去那位大人之外,他也再无敌手,只是他始终明白一件事,无论他变得再强,都不能也不可能越过那位大人站在顶峰的位置。

    而如今站在他对面,知晓他过去之名的青年,实力却在那位大人之上,无法翻越的高峰又多了一座。

    但是意外地他并没有感到不甘心,或许是因为这人的实力比那位大人还要强,又或许是时隔四百年的光阴,再一次有人喊出了那个久违的名字。

    “严胜。”

    时雨低头看着在空气中逐渐消散的男人,暗红色的眸子里隐约有点点光芒闪烁。

    “你还记得缘一吗?”

    已然有半边身子化作灰烬的男人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再次怔愣了一下。

    “缘一......”

    他轻声念着这个名字,面上慢慢浮现出一丝名为怀念的神情。

    “这又是一个,久违了的名字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