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嫁给织田作后我太难了 > 正文 第42章 Chapter.42
    大霸星祭举办期间, 某学区一处马拉松比赛的赛道旁, 一盏红色的信号灯忽然急促地闪烁起来。

    一道冰冷的机器音突兀地传入众人耳中:“危险警告,禁止攀爬!”

    “请停下你的做法, 否则后果自负。再次警告, 后果自负。”

    治安机器人从身体两侧伸出机械的铁爪, 试图靠近它所警告的危险对象, 然而还没接触到, 便被对方无视直径闪开。

    “冲啊!幸介!!”

    克巳不顾一旁小机器人的红灯提醒, 激动地扒在路边的路障上,对着赛道內向他这边跑来的参赛选手大声喊道:“幸介你给我跑快点!输了大哥的位置就换给我来当吧!”

    “克巳不要这样..很危险的!而且好丢脸..”真嗣无奈地拽着激动过头的二哥, 目光求助地向一旁低头握着游戏机的优看去。

    “这一关好难啊, ”反戴棒球帽的男孩喃喃了一声,抽空抬眼看了他们一眼, 嘴里敷衍道:“加油哦。”

    向游戏患者三哥发出的求助无果,性格温柔善良的真嗣憋红了脸, 只好无措地看向身旁的男人。

    感到自己十分艰难的小男孩,看着自己十分靠谱的家长欲言又止:“织田作..”

    被期待的高大男人低头看了他一眼, 偏过身子让出被他挡住的一幕。

    真嗣懵懂地看过去。

    一名打扮靓丽精致的焦糖色长发的女性, 怀里半搂着黑发的小姑娘, 两人正趴在路障的边缘,手中高举着相机和彩旗大声呐喊欢呼着, 一旁第二个治安机器人头顶红灯疯狂闪烁。

    纱织将手持相机的镜头对准从街口跑来的幸介, 一边录像, 口中还不忘给他加油鼓劲:“幸介加油!超过前面的人你就是第一了!”

    咲乐开心地举着彩旗有样学样的挥舞起来:“哦哦!加油!”

    织田作还顺手拉住摇摇欲坠的路障栏杆, 以防两人摔倒。

    他看向呆愣的真嗣,男孩第一次从对方面无表情的脸上读出了‘无奈’二字。

    真嗣:“....”

    算惹,大人真是不可靠的生物。

    直到镜头中小少年奋力奔跑的身影消失在拐角,纱织意犹未尽地放下相机,有些感慨起来:“原来作为家长看自家孩子比赛是这种心情。”

    期盼他获胜,又怕他失败伤心。

    她看了看周边和她一样给选手加油的淡定家长,歪着脑袋说道:“感觉我还有好多要学习的地方。”

    织田作低头望着她,纠正道:“是我们。”

    如何成为好家长是一条对他们而言陌生的难题,但至少在这条漫长的人生路上,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相伴走下去。

    纱织扬起唇角,澄澈的眸子盛满盈盈笑意,终于忍不住抱起他的手臂搂紧,仰起头露出甜甜的笑容。

    她重重地点头:“恩!”

    他们未来可是还有超多~超多时间可以继续在一起的呀~

    身材高大的丈夫微不可见地扬了扬唇,任由妻子抱着自己手臂撒娇的可爱举动。

    从治安机器人魔音抓捕下成功躲开的克巳,探头看了一眼黏腻的家长,被酸地吐舌作呕:“呕!”

    可恶的狗粮贩卖者!

    继续在这个家待下去,他不用吃饭每天都能吃饱了!

    优对两人不时撒狗粮已经习惯了,他淡定地握着游戏机,准备去比赛终点去找幸介玩。

    倒是真嗣和咲乐有些开心地看着织田作夫妻,过了一会儿又害羞地抿着唇。

    咲乐:“咲乐未来也想交织田作那样的男朋友!”

    真嗣:“纱织真好...”

    幼小的兄妹互看了一眼,在未来十年后的择偶对象的模板上打上了自己家长们的名字。

    马拉松的比赛幸介代表学校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回来后幸介接受了一波来自弟弟妹妹们和纱织的热情夸奖。

    小少年看着自己在相机里拼命奔跑的样子,既开心又窘迫。

    因为下午幸介还有一场躲避球的团队比赛,他们并不打算回酒店,所以午餐织田作一家是在家庭餐厅解决的。

    用餐期间克巳为主的代表抱怨了在学园都市的饮食和宿舍规定,争取到了纱织答应下次放假带他们去海边玩耍的许诺。

    兄妹五人还来不及欢呼开心,纱织就接到了一通电话,暂时离开了餐桌,导致他们和面无表情的织田作面面相觑,欢乐的气氛有些凝滞。

    主要还是进入叛逆期的幸介,小少年迫切想证明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十分想挑战身边唯一一位成年男性的权威,于是带动着弟弟一起发动攻击。

    棕发少年端着纱织特意给他订购的能量果汁,咬着吸管得意地哼了哼:“没想到纱织以前和我们一样都是学园都市的学生诶~这么看来织田作你也太逊了吧。”

    纱织不仅高学历,还年轻貌美性格温柔,而且同样都在学园都市上过学这一点更加拉近了和孩子们的距离。

    相比之下他们的收养人,就不够看了。

    大龄单身就算了,平常外表不修边幅,过去背景存疑,现工作普通,怎么看都是个社会底层男性,以前总被他们悄悄担心会不会单身一辈子。

    总之,织田作能找到老婆,简直在他们眼里都是现代社会的一大奇迹了!!

    幸介斜眼瞥着面无表情吃咖喱饭的男人,克巳小弟握着筷子大声附和道:“对对,能遇见纱织,织田作你一定花掉了所有买彩票的运气!说不定现在纱织忙着接电话就是回过神了,要和律师商量跟你分开!”

    虽然他也不是很清楚,但电视里出轨的男人被妻子发现后都是这么演的!

    看着一致讨伐织田作的兄长们,咲乐生气地反驳道:“织田作并不买彩票啦!而且纱织马上就回来,我会告状你们欺负织田作哒!”

    织田作勺咖喱的动作顿了顿,认真地想了一下回答道:“这么看来我是很幸运。”

    他并不知道自己在纱织心里其实才是完美的,两人这方面思维出奇的相同,都认为遇见对方是自己的幸运。

    不过纱织最近的确在忙些什么,虽然他们的生活还和往常一样没有太大区别,可织田作却敏锐的察觉到她似乎一直在担心什么。

    最近也时常接到电话后离开片刻,本来是认为有一些和朋友间的话题不想让他知道,但从来到学园都市后,这种隐约不对劲的感觉就更明显了。

    尤其是昨晚在酒店露台,像他一样翻过两米高的露台护栏对纱织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到现在他还没想出纱织是怎么一个人撬开酒店门锁进入露台的。

    忽然,家庭餐厅外传来消防车呼啸驶过的警铃,不远处街区似乎发生爆炸,红色的火光在天边一闪而过。

    是发生火灾了吗?

    餐厅里的气氛开始涌动,听着周边客人对火灾事件的讨论,织田作出于安全考虑决定先找到纱织后,再孩子们离开这片区域。

    却没想到幸介他们对织田作的反应并不在意,还一副看土包子的表情,镇定自若地向他解释:“可能是哪个比赛的学生没控制好能力吧,安心啦,这种事情在学园都市还挺常见的。”

    听着呼啸的警铃,织田作蹙了蹙眉。

    常、见吗?

    难道学园都市的危险事件和横滨遍地的黑帮斗争一样,都是普遍的特色产物?

    所以纱织和孩子们成长的这座都市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他嘱咐幸介看好弟弟妹妹,起身向餐厅门口走去,准备喊接电话出去的纱织离开。

    刚一靠近餐厅门口,有着焦糖色长发琥珀色眼睛的女人恰好推门而入。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冷淡漠然,身后不远处的火光和警铃都无法引起她一丝情绪。

    当看清面前的男人是织田作时,纱织一愣,冷淡的表情瞬间融化,弯着眉眼轻声问道:“唔?作之助你怎么出来了?”

    织田作看向她身后的马路,刚刚有群穿着蓝色制服的人匆匆向火灾处赶去,离开前似乎有视线落在他们这边。

    他很快收回目光,看着仰头专注望着他的妻子,微微摇了摇头,问道:“电话打完了么?附近发生了火灾,吃完饭后我们就离开吧。”

    ...总感觉,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纱织笑着“恩”了一声,也没提自己通话的对象,不疑有他地点头同意:“也是,那就换个地方让幸介好好休息准备下午比赛吧。”

    将午休地点改到别处,休息好后,下午的比赛也很快开始了。

    这次幸介参加的是团队项目,和一所中学在体育馆室内展开躲避球比赛。

    依旧是参赛选手可以使用能力的规则,原本娱乐性质的躲避球赛被打成了学生们的超能力对决,看台上观众看得叹为观止。

    被能力者附着念动力的躲避球以不可能的角度出现,狠狠击中淘汰选手。

    “这么看来网球王子根本没骗人啊...”克己看着场下夸张的比赛场景喃喃自语着。

    纱织在一旁搂着咲乐两人激动地举着相机录像,只差冲下台去给幸介呐喊加油,织田作则是渐渐习惯学园都市的风格,淡定地和真嗣、优坐在看台上,不时接替举累的纱织接过相机,担任人形支架。

    此时这样激烈的对抗比赛在学园都市各个学区上演。

    大霸星祭时期的学园都市就是一场大型的体育祭舞台,几百所学校学生的比赛在这七天内遍布学区各地,每一处比赛都伴随着实时直播,向全国呈现这场狂欢盛宴。

    同时,一些无法被察觉的角落也有蛰伏许久的阴影开始涌动。

    在幸介参加的比赛进行到最后一回合比拼时,纱织放进包里的终端机再次震动起来。

    纱织看向脚边的背包,一直带着笑意看比赛的琥珀色眼睛忽然暗了下来,冰冷的暗色从眼底划过。

    来的真不是时候啊。

    织田作侧目见她迟迟不接电话,便主动接过她手中的相机继续拍摄,边说道:“是朋友的电话吗?还是去接一下吧。”

    “恩...可是幸介的比赛我也不想错过。”纱织有些犹豫地说道。

    恰好咲乐揪着裙角,扑到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她只好拿起背包,牵着咲乐起身。

    她看着神情平静的男人,微微扬起唇:“那么我接个电话,顺便带咲乐去一下洗手间。”

    说完这句,她刚准备离开就被喊住,回过头去望进一双湛蓝似海的眼眸中。

    织田作微不可见地笑了一下,他扬了扬手中正在拍摄的镜头:“恩,我等你们回来。”

    纱织顿了顿,温柔地笑着应下后转身离开。

    女人和女孩的背影很快消失在视野中,织田作继续拍摄记录幸介的比赛,并没想到等到他再见到纱织,却是在另一难以想象的场景之下。

    *

    时间回到织田作一家离开餐厅,前往比赛会馆的不久后,隔着那家家庭餐厅的一条街外的大火已经被扑灭。

    而引发这火灾的罪魁祸首们,就在距离火灾现场的隔壁居民楼中,与一群穿着整齐蓝色制服的青年针锋相对,紧张的气氛一触即发。

    在这沉默诡异的场景中,八田美咲率先按奈不住脾气,抄起一侧的棒球棍抵在一名蓝发青年眼前。

    “喂!你这家伙之前拦住我是什么意思啊?放跑那群绿色的杂鱼,你该不会又是叛徒吧?”

    “说又也真是过分啊,”被指着鼻子骂的青年抬起头,眼前的镜片反射着一片冰冷白光。

    伏见猿比古厌恶地蹙了蹙眉,挥开面前的棒球棍,冷声讥讽道:“许久不见美咲你还是这么没脑子,如果不是Scepter4提前赶到,以你们任意妄为的程度,是打算直接在学园都市打起来,对敌人宣告自己的存在吗?”

    自纱织那次在屯所和室长会面后,Scepter4所有人都接到宗像礼司的命令,暂时放下了其他任务,全身心投入备战状态,为应对比水流和狐直烟他们做足了准备。

    这次大霸星祭更是在以加强学园都市治安力量的理由为遮掩下,派遣了最精英的击剑小队,潜伏在学园都市各地以备应付突发事件。

    而就在他和队员所在的街区,恰好同在这一片地区的吠舞罗就因为追踪到Jungle的活动迹象,险些和对方打起来,被他们插手才及时制止住,没有打草惊蛇。

    被昔日队友嘲讽的八田美咲立刻暴跳如雷,大声反驳道:“哈?!不然就看着那群杂鱼在眼皮底下行动却不做任何反应吗?况且这次是为了纱织姐的请求吠舞罗才会插手,还轮不到你们蓝制服来多管闲事!”

    以镰本力夫为首的吠舞罗成员,果断攥起拳头支援自家先锋队长:“八田哥说得对!蓝制服们少多管闲事!”

    Scepter4们也不甘示弱地握住腰间的佩刀,各个恨不得拔刀奉陪,却碍于没有室长的命令强忍着耐心。

    眼看着现场就要打起来,草薙出云头疼地敲着太阳穴,看向坐在一旁抽烟看着多多良陪安娜玩耍的红发男人。

    就像八田说的那样,自从收到纱织的信件后,他和King都没有太多犹豫,便按照非时院传来的秘密信息,努力配合每一步行动。

    不过不管怎么说,让擅长暴力的吠舞罗组织乖乖听话等待命令行事,还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而且配合的行动对象居然互相不对付的是Scepter4,会发生这样的冲突自然也是意料之中。

    只是...

    草薙无奈地拖长了声音:“King——”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他们不仅是为了纱织而来,同样也为了对Jungle之前袭击酒吧的旧怨做一个了结。

    而且要是影响到纱织那丫头的计划,也不知道之后会被记恨多久。

    被召唤的王权者慵懒地瞥了他一眼,赤红的发丝像燃烧的火焰一样散在脑后,周身充斥着烦躁和压抑,表示着他也十分不耐这种漫长的等待,只是因为纱织的请求而忍耐。

    草薙出云只好叹了口气,为了不引发更大的火灾,只好放弃让赤之王权者出面的这个糟糕念头。

    就在他胃疼的准备自己上的时候,他们所在的居民楼走廊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原本还在争锋相对的两组人立刻警惕起来,握着武器一致面对门外方向。

    随着脚步靠近,靠近门口的Scepter4队员率先紧张地握起佩刀。

    然而还没等他拔出刀,一道高挑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后。

    “哦呀,这还真是个惊喜呢。”

    宗像礼司一边结束耳边战术耳机的通话,一边淡淡地将队员的刚刚出鞘一些的刀按着他的手推回刀鞘内。

    他视线掠过房内表情不一注视着他的十几人,最终目光落在沙发上撑着膝盖望着他的赤之王权者身上。

    宗像低沉的声音缓缓开口道:“没想到给我的指示地点居然能碰到你们...纱织小姐的计划果然永远不会让我失望。”

    周防尊压着眉头,似乎啧了一声,坐在身边的多多良捕捉到一句不耐地低喃,无辜地眨了眨眼。

    “那个尽给我找麻烦的家伙...”

    说完这句后,一直沉默着却气势惊人无法让人忽略的红发男人也终于站起身。

    周防尊走到宗像礼司面前,彼此微笑或深沉地注视着对方。

    先前气氛一触即发的吠舞罗和Scepter4成员也终于安静下来,各自站到自己的王身后,分庭抗礼。

    “根据刚才得来的消息,比水流已经似乎有所行动,”宗像保持着笑容不变,回忆着通话的内容,眼底有些暗色,“这座城市已经开始起雾了。”

    “这种情况下的合作应该是第一次吧,但是不管怎么说,到了该我们做出反击的时刻了。”

    起雾...吗?

    周防尊抻着脖子懒洋洋道:“啊,是。”

    蓝色的制服和纹着火焰纹身的青年们互相看了一眼,眼中燃起战意,斗志昂扬。

    “既然是雾的话,那就把它统统驱散、烧个干净吧。”

    另一边。

    幸介比赛的会馆将卫生间设置在馆外。

    纱织一手牵着咲乐赶路,另一边听着终端机内传来的声音,不时‘恩’一句作为简单地回答。

    直到快走到卫生间门口,小姑娘歪着脑袋看着纱织对电话那头淡淡地说了句“既然开始了,那无论发生什么也要将计划继续下去”之类让她听不懂的话语,才结束通话,低头露出笑容摸了摸她的头顶。

    “抱歉呀让咲乐久等了,需要我陪你去厕所吗?”

    和上了中学进入叛逆期的幸介一样,刚满九岁的咲乐也觉醒了性别意识,偶尔会害羞,也知道自己和哥哥们的不同。

    尤其是遇见纱织后,咲乐更是下意识模仿她,努力做出一名小淑女的模样。

    搂着自己玩具熊的小姑娘腼腆地摇了摇头,把取名为贝妮的小熊塞进她手里,板着可爱的小脸认真道:“不用啦,我自己能行的,纱织要帮我看好贝妮哦。”

    然后转身哒哒哒跑进厕所里,徒留被丢下的纱织抱着贝妮熊站在门口忧愁的等她。

    看来孩子成长得太快也不好,她还想多体验一下妈妈角色,感受被依赖的感觉呢。

    不过现在不是感慨这个的时候,回忆起通话中提及的消息,纱织脸边散落的头发拨到耳后,指腹捏着左耳耳钉轻轻旋转思考起来。

    因为比水流的能力太特殊了,尽管做了再多的防备和部署,他的氏族Jungle的成员们依旧混了进学园都市内部。

    在他们戴上头盔实施暴力前,不论是非时院还是其他治安组织,都无法对这些‘误入’Jungle,沦为比水流的道具棋子的普通群众出手。

    更别提还有狐直烟可以侵入他人身体的能力,直到现在纱织还没找到狐直烟的踪迹。

    就在刚才学园都市的警备员汇报在一些学区内发现了雾气,地点分散,并且有蔓延向整个学园都市的趋势。

    这独属于灰之王权者磐舟天鸡的标志性能力一出现,就像是比水流发起了这场战斗的号角,不论是学园都市治安队伍方面,还是王权者方面,都绷紧了神经,等待对方的真正出手。

    停下转耳钉的动作,纱织低声叹了口气,琥珀色的瞳孔无法凝聚焦点,涣散地盯着眼前盛开在林荫道边上的红荨麻花。

    ...希望宗像和学长他们已经碰面了,不然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很难办了。

    忽然身旁传来脚步声,纱织下意识朝卫生间方向看去,却没见到咲乐朝她跑来的身影,而是一道几分熟悉的低沉男声在身后响起。

    “之前接到狐直烟那家伙的消息还以为是假的,相当于指挥官的棘手对手居然毫无防备地出现在附近之类的,怎么可能嘛....本来只想顺路过来看看,不过没想到真的在这里见到你。”

    纱织身体一僵,眼前四周渐渐升起一层朦胧的白雾。

    糟糕...磐舟怎么会在这里?他不应该在其他地方控制白雾吗?

    还是说,她使用的学园都市内网也早就被比水流监视了?

    纱织刚想拿出包里的终端,便被人‘砰’的开了一枪打在脚边。

    子弹射.入地面溅起的砂砾猛地砸在小腿腹上,隐隐发疼。

    “不行不行,让你联系到帮手可就糟糕了,而且小姐您最近给我们添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灰发的神父从雾中走来,无奈地对她笑了笑,手中的枪却直径对准了纱织的额心。

    “所以还请原谅大叔我啊...下次,可记得要好好保护自己才行。”

    磐舟握着枪喃喃着,终于扣下了扳机。

    砰——!

    一道刺耳枪声打破会馆外安静的空气,一只布偶熊玩具跌落在地面上,黑色纽扣的双眼注视着渐渐远去的身影。

    会馆内。

    看台上急着上厕所的克巳坐立不安,探身看了入口方向几次,终于忍不住戳了戳像是在发呆的织田作:“喂喂,织田作我快忍不住了,纱织她们什么时候回来啊!!”

    可恶,早知道不喝那么多可乐了!

    兄妹太多的坏处这点就体现出来,如果纱织没回来,还要照看其他孩子安全的织田作绝不可能放任他一个人去上厕所。

    织田作捏了捏眉心,会馆内过于喧嚣热烈气氛的令他神经有些疲惫,他下意识望了眼馆外左侧窗外的天空。

    那里原本蔚蓝的天空,不知何时像是被雾笼罩,只剩下一片灰蒙蒙的阴霾,不复澄澈。

    “再等一等,很快就回来了。”也许是路上遇见了什么才耽搁了吧。

    织田作对克巳说着,心里对自己这么解释着。

    五分钟后,会馆的喇叭处传来一阵刺耳的电流声,随即整个馆场黯淡下来,所有电气和照明设备在一瞬间失去电力来源。

    赛场上的比赛终止了,失去照明灯的会馆在阴沉的天气下,光线有些黑暗。

    织田作下意识找出手机,看见无信号的标志,才想起来这里是禁止外网的学园都市。只好借着手中相机屏幕发出的黯淡光线,稳住有些恐慌的孩子们,在看台上等待纱织她们回来。

    八钟后,不少学园都市原本的居民发现他们的终端机也失去了信号,甚至连紧急电话都拨打不出去,现场彻底陷入了一片慌乱之中。

    十五分钟后,织田作抱着真嗣,身后紧跟着克巳和优,随着退场的人群离开这间比赛会馆。

    一离开封闭的会馆,重新回到外界中的织田作发现,他视线可及的整块区域都被熟悉的雾气遮住。

    没有电子设备,一切回到最原始的状态。

    织田作带着三个男孩,凭借着曾作为杀手锻炼出来的感官和体能,终于这片伴随着呼喊各自家人名字的混乱场景下,找到和学校同学老师待在一起的幸介。

    二十五分钟后,似乎意识到这片区域只是一个小型的比赛场所,他们周边的白色雾气仿佛有着自我意识一般,渐渐向其他更高大的建筑移动。

    重新恢复视野的织田作总算在密集的人群缝隙中,捕捉到属于咲乐玩具熊的一角。

    有熊在,咲乐和纱织也一定在一起!

    他立刻带着孩子们挤过人群,向那边赶去,与此同时附近的大楼就开始播放着广播和视频。

    可是雾还没散干净,只能听见朦胧失真的广播声,似乎在说着‘加入’、‘王权’、‘能力’之类不知所以的东西。

    即使女孩在人群下被挤散了一只羊角辫,但织田作还是一眼认出抱着玩具熊不断害怕啜泣的孩子是咲乐。

    织田作眉心紧紧蹙起,无法抑制情绪的大声喊着:“咲乐!纱织!!”

    然而他紧绷的神经还没彻底卸下,顺着声音找到他的小姑娘哭泣着跌跌撞撞地朝他们跑来。

    这时,织田作才发现待在咲乐身边帮忙看护的女人并不是纱织。

    “呜呜呜...织田作怎么办啊,纱织...”女孩哭哑了嗓子,在哥哥们担心地目光下,扑进织田作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

    “纱织不见了...!”

    织田作一怔,瞳孔如针刺般骤然缩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