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穿书暴富后我踩翻修罗场 > 正文 第116章 未雨绸缪
    那一盒包装在垃圾桶寻得了最终归宿, 雀宁向后捋了把汗津津的额发, 阖上双眼, 喘息着捱过这段让手指都要发抖的余韵。

    蔚鸿之还在撩拨他, 见雀宁求饶般将他的手握住, 只得恋恋不舍地收敛,闻了闻雀宁耳后。又出了一身汗, 得再去洗个澡。

    天边已经隐约透亮, 呈现出某种灰蓝色, 他们躺着说了会儿话,都缓得差不多后去将自己收拾一番。蔚鸿之洗完正好看到雀宁低头研究肩膀上的吻痕,这是蔚鸿之特地计算好的位置, 能够恰好被衣物挡住, 也不会因为衣领倾斜而暴露。

    这一回对方特别中意在他身上留下痕迹, 雀宁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他也乐意被蔚鸿之宣告主权般在身上打下印章, 这种种举措都能让他更有安全感。

    蔚鸿之给孟尝冬发了个消息, 得到对方也已经醒了的回复,便和雀宁穿上衣服出去,准备启程回去江城。

    临走之前他们被一个电话叫到了蒙城的警局, 昨天在蔚鸿之和雀宁离开后, 警方彻底将邵辰风的房子搜了个遍,除却被藏匿在另一处的毒品外, 还找到了雀宁的衣物手机和钱包。

    去空房间换回自己的衣服, 雀宁将蔚鸿之脱下来给他的衬衣仔细叠好, 再度出来时已经复原成了被邵辰风绑走时的样子,由于案件是江城警方受理的,蒙城这边只是协助调查,在初步审讯后,更多事情需要回去再做,包括雀宁的笔录。

    “那些画呢?”强忍着羞耻,雀宁问道。

    “画要作为第一手证物上交给检方,等到案子判下来,就会归还,到时候你们可以随意处理。”

    雀宁放下心来,能自行处理就好,光是墙上挂着的裸画就有三十多副,更别说邵辰风可能还有没展露出来的,万一这些东西流入市场,他才真的要崩溃。

    蔚鸿之坐在一旁抱着手机和张嘉郡发消息,王淑梅虽然还没醒,情况却很平稳,昨天晚上她在旁边陪床,想让雀羽回家休息,奈何小姑娘无论如何都不肯走,张嘉郡只得问医院又要了一张钢丝床让她睡。

    “辛苦了。”蔚鸿之给她转账一万块,“这是加班费。”

    “也太多了吧。”张嘉郡第一时间没收。

    “收着吧,你应得的,下午我就能回去了,明天给你歇班。”

    雀宁问完警方,打开自己失而复得的手机,这样算下来,他唯一损失的就只有那对特殊定制的耳钉,现在一枚在他肚子里,一枚进了垃圾场。

    一连串的未接电话弹出,差点让这款年岁不短的手机刚打开就死机,这里面有蔚鸿之打来的,也有他妈妈打来的。

    想到什么,雀宁问道:“我妈那边……”

    “你失踪的第一时间我就给阿姨说你有事要办要暂时离开一两天,没告诉她你被绑走了。”蔚鸿之知道他的忧虑,他站起身,道,“行,如果没别的事我们就先走吧。”

    警察点头,道:“需要做笔录的时候会再给你们打电话,这段时间里可以尽可能的梳理一下案发的细节,方便到时候记录。”

    三个半小时后,卡宴下了高速,正式进入江城郊区,雀宁和蔚鸿之一起坐在后排,给王淑梅打了个电话报平安,但电话接连打了几个都没人接,让他忍不住皱起眉头。

    “别着急,待会儿就能见到阿姨了。”蔚鸿之安抚道,开车的司机从上车前就被蔚鸿之偷偷告知过目的地,雀宁闻言安定下来,他挨个翻看那些未读信息,特别是蔚鸿之昨天发给他的那些,发现邵辰风冒充他给蔚鸿之回复,皱着眉头啧了一声,止不住感到恶心。

    到时候聊天记录也能作为证据,雀宁发了个猫猫头的表情,于是时隔四十一个小时,蔚鸿之的手机终于响起特别关心的震动。

    他也回了个表情,就像两人之前最平常的交流一样。

    十几分钟后,在车子于某个路口转弯,驶进人民医院所在的街道时,雀宁咦了一声,扭头看向蔚鸿之,神色哑然。

    “我妈出了什么事吗?”他敏锐察觉到这种可能,问,放在座椅上的手握紧成拳。

    副驾驶上昏昏欲睡的孟尝冬一听,重新精神起来,抬眸看向后视镜中的两人,昨天凌晨蔚鸿之说有相当重要、如果没办好会后悔一辈子、并且对雀宁哥哥很重要的事情,现在看来……是雀宁哥哥的妈妈出事了?

    孟尝冬对雀宁的家庭情况也清楚得很,最开始认识雀宁时他出于窥探心思和控制欲套了很多话,也特地调查过雀宁家世和过往经历。

    从雀宁眼中,蔚鸿之看出雀宁并不希望他给出回答,在雀宁潜意识里,是觉得王淑梅出了事的,就算是正常人都有随时突发致死性急病的风险,更何况是一个常年透析的慢性肾衰病人。

    “她没事,放心吧,等你见到她就知道了。”蔚鸿之将手掌放在雀宁颈后,用力捏了捏,感觉到那幅紧绷的身体逐渐放松下来。

    “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雀宁想要相信又怕被现实背刺的纠结表情让蔚鸿之忍不住笑了,“你要相信我有处理好一切的能力。”

    直到快步走进病房,雀宁才终于明白蔚鸿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雀羽正趴在床头柜上写作业,蔚鸿之的秘书张嘉郡脸上的妆经过一天一夜掉得差不多了,在削一颗桃,而让他整个心都揪起来的妈妈躺在病床上,在生命监控仪规律的滴滴声中侧头望着雀羽。

    听到来人的声响,王淑梅朝门口看去,看到雀宁和蔚鸿之的那刻,撑着床就要坐起来。

    雀羽赶忙放下笔扶她,张嘉郡握着水果刀站起身,道:“蔚总。”

    “辛苦了。”蔚鸿之朝她点了下头,这一转眼的功夫,雀宁已经跑到床边了,他握着王淑梅的手,低声问道:“这是怎么了?”

    “昨天早上妈妈晕倒了。”雀羽代替王淑梅回答,“还好妈妈给小蔚哥哥打了电话,被及时送到医院里来了,大夫说是心衰,多亏了小蔚哥哥赶到的及时,他还给垫付的医药费。”

    王淑梅伸手摸摸雀宁的脸,确定面前的儿子不是自己思念中的幻影,道:“小蔚前天和我说你最近有急事,电话需要关机,让我如果有事直接联系他,昨天我不舒服的时候就第一时间给他打的电话,他赶过来把我送到医院的。”

    王淑梅的声音还透着刚苏醒时的虚弱,雀宁回头看向蔚鸿之,蔚鸿之站在他身后,笑了下,那笑容云淡风轻,就仿佛这些都是他义务之中的事。雀宁鼻子兀地一酸,他赶紧扭回去,忍住涌出的眼泪:“对不起妈妈,我当时……遇到了一些麻烦,实在走不开。”

    “没关系。”王淑梅摇摇头,笑道,“现在都处理好了吗?”

    雀宁都无法想象找寻他的这二十七个小时里,蔚鸿之是怎样度过的,他一边焦急寻找着自己的踪迹,一边还要向家里那边隐瞒自己失踪的事情,还提醒妈妈如果有事直接联系他,并且在妈妈出事的时候飞快赶到,将她送到医院。

    雀宁怎能不知道心衰的急迫性,根据现在他眼前看到的,大概能判断出当时情况很严重,蔚鸿之一定是在接到电话后用最快速度赶到,这一切的未雨绸缪,就像超人一样,燃烧着自己让所有事情都走向最好的结局。

    在提议和他签订假恋人合同时是这样,在雨夜竭力维护他尊严时是这样,在度假村树林里是这样,在他失踪时两头顾着顺利解决所有问题时也是这样。

    他到底何德何能,才遇见了这样完美的蔚鸿之。

    “嗯。”他隐秘地抬手擦了下眼睛,保证道:“我以后不会像这次一样了,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