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uashubao.org    冬日的暖阳斜斜的映在房间的角落里,姜弈躺在沙发上,侧着身,一只手吊在边上,刚好触到长毛绒的地毯,毛绒的触感让他整个人都懒洋洋的。

    身旁的首烨然传来淡淡的乌木香,这种非主动释放的香味只有永久标记的伴侣才能闻到,虽然应该已经习惯,但是姜弈每次还是会对此大惊小怪。

    这味道居然让他越来越迷恋,甚至哪天长时间没有闻到,都让他坐立不安。

    自己病的真是不轻啊,姜弈鼻腔发出一声轻叹,微微仰头观察着首烨然。

    自从首烨然宣布暂时息影以来,网上三天两头就是他的热搜,虽然没有少拿姜弈来讨论,但是还是有很多理智的声音的,只是理智永远不及疯狂精力旺盛,就算理智的声音占据了大部分,可是疯狂叫得响亮,自然所有的目光都会被吸引过去。

    姜弈早已经明白,人跟人是不能相互理解的,谁也说服不了谁,所以公众人物,被骂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公司这边至少不会背后捅刀子就让姜弈足够安心了。

    首烨然上任,虽有不服,可是姜弈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竟让所有人突然闭嘴了,束明长只是意味深长的说了“钱”。

    “醒了?”首烨然放下手中的电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嗯。”被发现在偷看的姜弈朝首烨然莞尔一笑,带着撒娇的鼻音,直起身双手抬了起来,环住弯下腰的首烨然脖子,凑近使劲闻着那乌木香最浓郁的地方。

    被大猫一般的姜弈扑上来的首烨然甘之如饴,蹲得更低了些。

    只要姜弈半梦半醒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寻着信息素的味道,靠近他,所以首烨然总会故意放出轻微的信息素香味,一步一步,引他沉沦。

    姜弈用脸蹭着首烨然的颈窝,发出轻微的鼻音,又把下巴搭在了首烨然肩膀上。

    “今天又在家工作?”姜弈半睁的眼睛又闭了起来。

    首烨然这个公司大boss,动不动就跟姜弈赖在家里,姜弈都要担心公司哪天会倒闭,自己就要露宿街头,以他现在一穷二白的状态,又养不起首烨然。

    “嗯,快处理完了,吵到你了吗?”首烨然环在姜弈腰上的手都舍不得使劲,只是轻轻的搭在上面。

    “没有,睡太多了,腰疼。”姜弈的话依然带着浓重的睡意。

    “哪里疼,这里吗?”首烨然考虑得换张更好睡的沙发,手一下下的揉着姜弈的后腰。

    温暖的触感隔着衣服传了过来,姜弈舒服的闭上眼睛,用轻微的鼻音恩恩的答着话。

    这双大手,捏着他双侧腰的时候也是那么轻盈,撑着他的身体的时候,生怕弄疼他一点点似的,身体的重量也绝不会压在他的身上。

    明明alpha对omega总是有着侵|略的原|始本|性,首烨然却每一次都能让他是在享受。

    “好了好了。”姜弈总觉得被首烨然宠得快要废了一样,所以每天就会强迫自己躲进地下室,寻找灵感。

    首烨然尊重他的工作,所以他在地下室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打扰他,哪怕有时候只是他的借口。

    现在公司给了他绝佳的资源,他不想辜负这么多人给予他的厚望。

    “我去地下室了。”姜弈灰溜溜的逃进了地下室里,雨棚也已经拆掉,为了姜弈,首烨然还重新装修了地下室,再也不是粗糙的工业风,基本的乐器也配备完毕,钢琴,吉他,架子鼓,还有最顶级的音响设备。

    姜弈还没来得及说现在只要有电脑就能作曲,什么声音都能模拟,结果这些乐器就摆满了地下室。

    首烨然自己也作曲,肯定知道其实光是有电脑就足够的,可是他就是想把一切最好的都给姜弈。

    买都买了,姜弈没有灵感的时候就捣鼓捣鼓这些乐器,不得不说,人类的想象力始终要一个契机,有了这些乐器,姜弈作曲的速度更快了,并且质量也提高了不少。

    首烨然看到姜弈又专心去弄音乐的事情,低下头看着九美的真实财务数据,只得连连摇头,其实自己放任不管,九美倒闭是迟早的事情,只是束家不可能一家吃下所有的市场,没了九美,还可能有十美,并且这样的市场也不是良性发展,娱乐圈发展到今天这种畸形,又何尝不是想要赚快钱的资本镰刀一步一步造就的。

    就算为了姜弈,首烨然也想让整个娱乐生态变得越来越好,刷榜,控屏,做数据,都是一个死循环。长此以往,谁都不会从中得到任何利益,任何行业,都应该有行业底线。

    束家不希望劣币驱逐良币,想要长远发展,与首烨然一拍即合,入股九美,有了束家保障护航,九美的高层统统闭嘴,实权才落到了首烨然头上,首烨然首先进行财务审计以及人员清退,约谈不务正业的艺人,分类培养。

    偶像之所以称为偶像,必定有他闪光的地方,如果什么都没有,至少人品要过关,麦宇桦知道首烨然的计划后,立刻站到了首烨然一边。

    对经纪人来说,没有什么比拿到一个相当于□□的艺人可怕,有时候艺人愚蠢的行为,还得经纪人背锅。

    姜弈手里的剧本还在源源不断的递过来,只是姜弈毕竟还是创作型歌手,只能从中挑选一些适合自己的角色,倒是意外的看到了一部文艺小众片,关于abo平权的题材。

    姜弈一直于心有愧,他也一直很想为omega做些什么,一来二去,虽然这样的剧本没有市场,姜弈也接手了。

    在拍片与创作之间忙碌,还好的是影片取景不远,一周来回一次也绰绰有余,首烨然有时候还会去探班,带上许多吃的分发给剧组的人,就算首烨然息影,现场难免还是有他的隐形粉,每次都还是拽着他要签名。

    不知道是为什么,姜弈发现热搜上少了很多明星的动态跟撕逼,反倒是多了对作品或者节目的讨论。

    姜弈从麦宇桦看首烨然的眼神中已经窥知一二,麦宇桦看向首烨然的眼神已经充满了崇敬之情,姜弈忍不住酸了句对方:“老麦,我想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首烨然是我男朋友。”

    麦宇桦突然回过神,轻轻肘击他调侃到:“行了行了,全世界都知道,只是你不知道,首烨然真是一个神人啊,你知道他在做什么吗?”

    姜弈把热搜推到麦宇桦面前,“他干的?”

    麦宇桦反而一副炫耀的语气:“是啊,最近你没发现小流量都少了很多吗?娱乐圈的良性发展就是应该这样,有时间撕|逼数据造假不如提升自己专业技能。”

    “就像我们姜歌神一样!”跳脱的声音插|了进来,是束明长,那一头金色的头发染回了黑色,让姜弈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这个人是谁。

    “小束总。”麦宇桦毕恭毕敬的微弯腰。

    “束……总?”姜弈诧异的转过头。

    束明长扬起下巴,满脸自豪:“怎么,你不知道我是束家独子吗?束氏集团早晚是我的,你要巴结我也就趁现在,以后我可是你高攀不起的对象。”

    束明长话没说完,一双大手压在了他的头上,吓得他气焰顿时灭了一半。

    首烨然黑着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束明长身后,一双大手像是抓着篮球一样抓着束明长的头,威压不自觉的外放着,压着嗓子威慑:“嗯,谁高攀不起?”

    “是我,是我高攀不起!我们姜歌神那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歌神,况且还是您的伴侣,是我高攀不起。”束明长夹紧尾巴赶紧认错。

    今天是《未来》的杀青宴,这部戏也是束家一个分公司投资的,所以束明长过来凑个热闹,听说这部戏剪完以后会送去参加国际上的一个电影节,有大概率获奖。

    这种戏从来不指望票房,反倒是如果获了奖就是价值连城的作品,无论是导演,演员,都是打开国际市场的指明灯。

    姜弈这部戏拍得很愉快,讲诉一个omega少年如何在世俗的否定中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并且手术成功率接近于100%的传奇故事,虽然结局有些理想化,可是却是一部鼓舞所有omega不放弃自己的励志作品,同时也是反映现实中那些针对omega的潜规则的现实作品。

    姜弈在读到剧本的时候,就被主角不屈的意志折服,在中途,他还专门了解了omega的平权组织,加入了进去。

    “如果我一个人的力量是微小的,那并不意味着我的行为没有意义,而是大有意义。”

    果不其然,《未来》在国际影展中引起了轩然大波,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疤,无论自己是欺负过omega,还是被欺负的omega,《未来》都无疑是揭开这块疤的狠药。

    姜弈的专辑也在获奖当天同步全球上架,大家都对演绎了这个角色的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夜间,姜弈的搜索量达到了几百倍的增长,姜弈的过往,姜弈的才华,姜弈的爱情故事,都让所有人津津乐道。

    虽然有人也质疑姜弈的性别隐瞒,可是一想到omega因为什么不得不隐瞒自己的时候,心里的那块疤又再次被揭开,如此循环。

    姜弈作为最佳男演员站到卡斯领奖台上的时候,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一天,自己作为一个歌手,会获此殊荣。

    “……”姜弈有些激动的握着奖杯,轻吻着小金人,深吸一口气,“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肯定,非常感谢大家关注这部关于omega的作品,我自己也是omega,我曾经迷茫过,悔恨过,但是,我很幸福我遇到了那些爱我的,支持我的人,所以,我今天的荣耀,都有他们一份!”

    姜弈高举着小金人,全部梳到脑后的头发让他的额前不再有遮挡,他不会再迷茫,他直视着镜头跟台下的观众,首烨然也坐在台下朝他微笑,他扬起嘴角投过更炙热的眼神:“还特别感谢我的伴侣——首烨然先生,如果没有他的指导,我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我永远爱他。”

    “喔喔喔……”镜头切到了坐在台下的首烨然,他目光饱含着爱意,柔光似水。

    “当然,我希望大家也能关注更多omega的权利,很多omega被迫做着很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如果你也在电视机面前,请你告诉自己的朋友,omega已经有着非常安全有效的抑制剂,他们就算身处alpha之中也不会有任何危险,请不要区别对待他们,好吗?”

    姜弈言辞恳切,让所有人都为之动容,虽然任重道远,但是只要有人动摇了固有观念,那慢慢的去改变人们的看法,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了。

    姜弈松了一口气的把手放在胸口,深深鞠躬致谢。

    颁奖礼结束后。

    姜弈拿着奖杯递向身旁的首烨然,“这个奖,应该是你的。”

    姜弈在首烨然家里从没见过小金人,他知道,首烨然这几年拍的全是那些热门剧,这些作品,是快餐文化,是无法获得国际奖项的,可是以首烨然的实力,只要他演了,那小金人必定会有他的名字。

    “傻瓜,这是对你的肯定。”首烨然推了推姜弈递过来的奖杯。

    “首烨然,你知道我怕鬼的,这个奖杯长得这么像人,我会怕,你帮我收好好吗?”姜弈眨眨眼,撒娇到。

    “我以为你不怕了,这么怕鬼,为什么要一个人半夜去墓地?”首烨然边走边笑,离他们那次片场的重逢,已经过了一年,春天的绿意让走在公园里的人心情格外的舒畅。

    “你……你怎么知道的?”姜弈诧异的看着首烨然,那件事情,谁都没有告诉。

    “你猜猜?”首烨然把姜弈头发上沾上的飞絮拈下,轻轻吹走了,“【姜弈,不用担心,我们一直都在,去过上你自己的生活吧,不要自责。】这是你父母给我的留言,对不起,他们让我在你下一个生日才能告诉你。”首烨然转过了身,正面看着姜弈,抱歉的低下了头。

    那天,那个墓地的少年给首烨然传达的姜弈父母的话,首烨然遵守着,直到今天。

    姜弈停住脚步,愣在原地,看着眼前的人缓缓跪了下去。

    首烨然单膝跪地,从口袋中拿出戒指,打开:“生日快乐,姜弈,你愿不愿意,嫁给我,做我一辈子的伴侣。”

    3月15日,对啊,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为什么自己反而不记得了呢。

    姜弈轻轻哽咽,点了点头。

    ※※※※※※※※※※※※※※※※※※※※

    拖了这么久,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非,一言难尽,写的不好,还是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我会加油下次写出一篇更好的作品的,下篇再见。

    特别谢谢stop,你的留言是我的动力,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