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人族之原始崛起 > 正文 第260章 陈伯求救
    “嗷吼!”

    铁子拳头抡了过去,一下子就激怒了五头青狼。

    “那...那是铁子哥?!”

    黑子几个年轻人看着与几头乱斗在一块的铁子,顿时惊呆了。

    不,应该是所有村民都惊呆,他们竟然看见铁子与几头妖兽打在一起了?!

    “吼!”

    突然,一头青狼掉转过头来了,步步逼向了他们!

    黑子等人呼吸一窒,心房紧缩,顿时惊恐起来。

    “嗷吼!”

    那头青狼四肢一跃,就扑了上来。

    “啊不要过来!”

    黑子等人大叫一声,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但他们许久都没感到异常,不由睁眼一看,顿时惊掉了下巴。

    那头壮得如同牛一般的青狼此时被摩尔单手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这?!”

    所有村民都呆住了,难以置信的盯着摩尔。

    “还好,我们及时赶了回来。”

    摩尔微微笑了笑,一拳抡在了青狼的头顶上,将其头骨击穿,当场死亡!

    “你你?怎么这么厉害?!”

    黑子几个年轻人看着摩尔的目光突然间变得崇拜起来,语无伦次的叫道。

    摩尔看了一眼与四头青狼苦战频频陷入危境的铁子,摆手道:“解决了麻烦再说。”

    他在所有村民惊呆的目光下,脱掉了上衣,露出精壮白皙的上躯,稍微活动了下,便冲了过去。

    “铁子,让开!”

    摩尔爆喝一声,一拳便将一头青狼的侧肋击穿,又是一个回肘,将其发出惨叫声的狼吻击碎开来,血沫和牙齿碎片飞出了很远。

    铁子狼狈的滚了出来,剧烈的喘着粗气,狂热的盯着一人独战四头青狼的人!

    这才是体术吧!

    摩尔血气恢复之后,多日练习原始脉术的他足以虐杀这几头青狼,他动作干脆凌厉,仿佛回到了原始时期那般,充满狂野的那个时期!

    “铁子哥,你们怎么变得那么厉害?!”

    “铁子哥,摩尔好像不再肾虚了?”

    “铁子哥,你们真去了后山啊?!”

    黑子等人凑了过来,朝铁子七嘴八舌的询问着。

    就连老村长等长辈也无比惊异的看着他,希望能从他口中听出一些缘由。

    “这些都是摩尔大哥教我的,我们是去了后山,主要是追踪妖兽,但没想到这青狼太狡猾了!”

    铁子摸了把汗水,望着重拳打死最后一头青狼的摩尔,崇拜的道。

    “什么?你说你的本事是他教的?”

    “难怪摩尔比你还厉害!”

    “怎么可能?他不是乾门废徒么?”

    众人惊呆了,望着已经打死四头青狼的年轻人,莫名的感到敬畏起来。

    “摩尔大哥能够吞食妖兽血,自然有那本事!”

    铁子瞪了黑子几人一眼,随即问道:“我叔呢?”

    “他和陈伯一同去乾门求救了!”黑子连忙道。

    “什么时候去的!?”摩尔走了过来,问道。

    黑子几人顿时一呆,他们看向摩尔的目光都变了,连态度也变得拘谨了许多,没敢接话。

    摩尔眼目一抬,看向了老村长。

    老村长心中惊异于他的变化,不过却没有过多显露出来,他点了点头:“老陈和铁子叔早上才出发,没想到那狼群就来了,也幸好你们打死了它们,解救了青木镇!”

    “是啊是啊!”

    一众村民附和道。

    然而摩尔却摇头:“狼群不止这几头,还有可能有狼王来了!”

    “什么?!”

    老村长等人面色不禁大变,黑子几人更是直接吓趴了。

    铁子沉重的点了点头:“我和摩尔大哥去后山追查妖兽,至少有二三十头青狼的痕迹!”

    “这这不可能吧?!”老村长语气都变得颤抖了。

    随即他满目期待的望着摩尔,问道:“那你们能对付得来吗?”

    摩尔却摇头:“若真有狼王,我现在没有什么把握,不过目前为止还是要先找到那头狼王才行!”

    狼王一日不除,青木镇的危机便一日不除!

    “那现在该如何是好啊?!”

    老村长都慌神了,焦急的望着摩尔,不知不觉之中,他竟然会仰仗这个年轻人来了!

    摩尔安慰道:“大家放心吧,我会追查到狼王的踪迹,然后再想办法除掉它,以解除青木镇危机!”

    众人一听心就放下了大半,老村长更是拉着摩尔的手郑重道:“那就麻烦你了!”

    摩尔摆手,对铁子道:“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出发!”

    “好!”铁子跳了起来,在黑子几人羡慕的目光中放了几头狼尸的鲜血,后跟着摩尔再次进入了后山之中。

    当然那五头青狼的心头血自然进入了摩尔口中,被他炼化吸收,滋养肉身!

    老村长带着所有村民目送着他们离开,个个不禁面面相觑,到现在为止他们仍旧惊异莫名。

    “这摩尔怎么变得如此厉害了?”

    张大顿有些心惊的问道,但没有人能够回答他的问题。

    老村长心里更是震惊莫名,他想起了几日前摩尔曾说过的话:这是脉术,你们想学吗?

    那根本不是乾门修道法门啊!

    这个年轻人突然间神秘起来,让他半点都看不透。

    “村长,现在怎么办?”张大顿见老村长半点都不说话,忍不住问道。

    老村长收回心思,看了一眼院子里的狼尸吩咐道:“青狼群还没彻底清剿,大家不要乱走,就呆在我这边吧!黑子,你们把狼尸埋了,记住埋深一些!”

    “好。”

    黑子几人连忙动手,把死得很凄惨的狼尸拖走了......

    而陈伯与杨力两人早在一天之前就到了乾门外门北院,但凭借陈伯手中的信物,也顺利来到一处外殿等候。

    所谓的外殿,便是乾门外门大殿等建筑,这里曾是陈伯当杂役弟子的地方。

    他们足足等了一天一夜,才被掌管外门北院的长老许名清所召见。

    “何人求见本座?”

    一个身着紫袍的宽额老者从大殿走来,正是外门长老许名清,他是一位真正的修士,从起所散发的气机来看,应当是结婴境的道行!

    “许长老,请救救我们的镇子!”

    一见到外门长老出现,陈伯当即拉着杨力跪了下去,带着哭腔的喊道。

    “谁呀!一大早就在那里哭哭啼啼的!”

    这时,有三个年轻的修士从殿外走了进来,发出不耐烦的呵斥声。

    但其中一个为首的年轻人一见到许名清正在那,不由面色一变:“父亲,您怎么来了?”

    许名清面色一沉:“你不去刻苦修炼,又跑出来做什么!”

    那年轻修士生的倒是俊俏,再加上一身锦袍,更是一个贵族公子,正是许名清的小儿子许修业,而他身后的两个乾门弟子是他的狗腿子。

    “父亲,孩儿刚从灵塔清修出来呢!”许修业连忙回答道。

    “是啊许长老,我们刚刚从灵塔清修出来,正想来给您请个安呢!”

    而他身后的两个狗腿子也是点头附和道,他们口中的灵塔是乾门外门弟子的清修之地,那里藏有修道典籍万册,且灵气浓郁,适合修炼闭关。

    许名清听了也轻哼一声,但他面色却缓和了不少,低头看向陈伯两人道:“你们是哪个镇子的?嗯?你是陈恪!”

    这时,他才发现陈伯,对于这个在乾门外围呆了八年的杂役弟子,他这个外门长老倒是有些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