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纯爱战神的西皮她活了 > 正文 第70章 70.晋江独发
    列车在缓缓驱动, 从轨道上,随着播音的反复重响,朝着东京驶去。

    灰原的表情都是“= =”的, 他和乙骨忧太本是订的邻近座位,乙骨靠窗他靠过道, 然而此时此刻, 灰原雄的整个上身都在不自觉地往外倾, 惊悚状地看着浑身被笼罩于沮丧气场中的黑发少年。

    “乙骨君,你还好吗?”

    感觉丧得都快失去了颜色啊!可怕!

    乙骨忧太默默地瞥了他一眼, 温和的少年一旦失去了高光, 眼角下垂, 整个人的气质就变了, 无端让灰原觉得无法靠近。

    好在那只是他的错觉而已,只听乙骨忧太叹息一声, 蒙住了眼部:“不好……”

    秉持着关心同学心理状态的理念,灰原雄不禁担忧地问道:“是不是头晕什么的?”

    “没有,劳你费心了, 我身体没问题。”乙骨忧太摇摇头,“只是, 我把未婚妻惹生气了。”

    灰原雄:“哦, 打扰了。”

    对不起, 是他不该多嘴问。说到底他一个单身人士,为什么会觉得对方一个英年早婚的人生赢家需要担心啊。

    尤其是乙骨君还满脸忧愁的表情, 口中呢喃着“灰原你知道要怎样才能让妻子原谅自己吗”……他怎么会知道啊他连女朋友都没有, 啊不, 他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摸过!

    这一股浓浓的凡尔赛风味, 扑面而来。

    “你们两个吵架了吗?”

    “没有。”

    “额……她单方面和你冷战?”

    “没有。”

    “那就是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也没有。”

    灰原雄:你把我当猴耍吗?

    许是灰原雄的眼神过于怨念, 乙骨忧太顿了一下,才慢吞吞地解释道:“是我自己作死来着……”然后他简要把之前的事概述了一遍。

    “……那的确是你的问题。”沉默一会儿,灰原雄尽量使用了委婉的说法。

    “可是你也不用太难过了,谁还没有做错事的时候呢,只要之后诚心道歉的话,你未婚妻那么爱你,肯定会原谅你的吧。”灰原雄安慰道,“说起来,你有给她打回电话说明情况吗?”

    “打了。”

    “嗯嗯,然后呢?”

    乙骨忧太“呜”地一把捂住了脸庞。

    “里香挂了我电话QAQ”

    灰原雄:“= =额,那个,也不用灰心,也许是人正在气头上呢,还有挽回的机会。”

    “可是里香她挂了我电话……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她挂了我的电话TAT”

    这个程度已经相当严重了,这也是为什么乙骨忧太前所未有地慌张了起来。

    或许这就是关心则乱?太过在意里香的想法,以至于干了件蠢事后,还脑子一团乱麻不知如何补救。

    灰原雄没法子了,说到底他也只是个没谈过恋爱的单身DK啊。

    为表同伴情,灰原只能无声地拍了两下乙骨的肩膀,权当鼓励了。

    ………

    回宿舍的楼道,这段日子已经很熟悉了,更别说高专的宿舍楼和十年后的位置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里香也没有再走错过,潜意识的习惯被新覆盖的认知替代,她可以不用日常去忧太那里窜门了。

    忧太还说每天起码八个小时要吸里香呢,这不是没有里香也能过得很好嘛,大骗子。

    祈本里香腹诽着,故意赌气般地没朝忧太的宿舍看一眼,而是径直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

    ——然后,她在走廊的拐角驻足。

    女孩清澈的眼瞳微微睁大,茫然地盯着突兀出现在自己宿舍附近的、画风格格不入的大型纸箱。

    超大型纸箱被胶布封了口,只留下一个小洞口,用于交换新鲜空气?

    里香的眼力不差,更别说纸箱正面贴着的几个大字实在显目,那是她的姓名。

    【祈本里香收】——是这么写的。

    有人给她寄了快递吗,这是寄来了什么大件物品?

    “里香在这个时代也没有认识的人啊……”黑发女孩嘟囔着,但或许是好奇心驱使,她并没有直接绕过,而是凑近了细看,接着从兜里掏出了一把小剪刀。

    开始沿着封口处裁剪。

    里香把胶布对半裁开,把闭合的纸箱口沿着缝隙处折叠,遮蔽物被悉数挪开,纸箱里的神秘物件也终于重现天日。

    祈本里香:“……”

    捏着纸箱壳子的手指紧了又松,女孩的神情呆滞了片刻,随即便放松了下来,她唇角噙笑,眉间温柔,眼底泛起湖光般的晶莹。

    她微微低头,注视着纸箱里的东西,声音轻柔。

    “这是谁家被抛弃的大猫猫?怎么丢到我这里来了?”

    大猫猫可怜巴巴地举着小牌子【求收养】。

    里香趴在了纸箱边缘上,一手托腮,慢悠悠地说道:“如果不是惹饲主生气了,为什么会好端端把你丢掉呢?真可怜,猫猫又有什么坏心眼呢?”

    霓虹人传统艺能·阴阳师。

    碧眼大猫猫的脑袋都耷拉下来了,他又换了个牌子,举到胸前【对不起】。

    “噗……可爱是很可爱,不过要我收养你的话,要烦心的事就太多了。”

    祈本里香故作遗憾地叹了口气,她掰着手指,煞有其事地一个个数着:“首先要考虑猫猫带来的不方便,其次呢,我的梦想可是撸遍天下所有的毛茸茸,有了你的话我就没法吸别的猫了吧,真可惜。”

    碧眼大猫猫猛然睁大了双眼,瞳孔里似乎写着这么一段话:你还想去找别的猫!

    “而且猫猫都是主子啊……里香收留了你的话,说不定连行动都不自由了起来,因为听说猫猫的占有欲可是很强的呢,里香要每天八个小时待在你身边什么的——”

    刻意拖长了音节,祈本里香回眸浅笑,戏谑道:“唉,细数下来居然有这么多麻烦事,虽说这只流浪猫很可爱,但果然还是算了吧。”

    说罢,她合上纸箱,迈开步伐,作势便要离去。

    他终于坐不住了。

    乙骨忧太从纸箱里倏地探出身子,赶忙拽住了里香的裙摆:“里香!别走……”

    “什么啊?”祈本里香回首,佯作嗔怪,“这还带碰瓷的吗?收不收养流浪猫,难道不是只看里香自己的意愿吗?”

    乙骨的手蜷缩了一下,但还是坚定地攥住了她的衣摆。

    “收留我吧……”乙骨可怜兮兮地嗫嚅道,头顶上的一对猫耳发饰似乎也垂落下来,“我超乖的,绝对不会弄坏家具,不会到处乱跑,也不会惹里香烦心……里香要是不愿意收留我的话,我就只能流浪了。”

    “流浪不好吗?”里香眯起了眼睛,轻哼道,“猫猫不是最放浪不羁爱自由,以天为被地为席,逍遥得让人羡慕呢。”

    “不一样的。”

    乙骨轻声说道。

    “那是野猫,它们没有家,没有归属,无牵无挂,所以才能忍受住外面的风餐露宿,寒冷彻骨。可我不行,我已经有家了,没有办法再体验一次流浪的生活。”

    乙骨忧太的声线软得要命,就像一只猫爪子挠得人心里痒痒:“我想回家呀,好吗,里香?”

    “请不要丢掉我。”

    ……唉。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她还能如何呢?

    里香无奈地反身上前,伸出手来,把这只惹人怜爱的碧眼猫猫拽出了纸箱。

    她略感新奇地捏了两下乙骨头顶的猫耳发饰,手感很逼真,还带着点毛茸茸的触感,想来也是造价不菲。

    “所以,里香是有猫啦?”

    祈本里香故意去挑逗他的下巴,乙骨忧太毫不反抗,他眸底含笑,任由她的小动作。

    只见女孩又说:“嗯……可是别人家的猫都会软乎乎地撒娇喵喵叫的诶,为什么这一只不爱叫呢?”

    乙骨忧太:“……”

    黑发碧眼的少年按死了心底的羞耻心,他面色如常,张口就来:“喵。”

    祈本里香:“噗。”

    真的,太可爱了太可爱了!

    这种回归方式,认错态度,让她心里又是无奈又是好笑,都不太好意思与他置气了。

    “嗯,行吧,算我心软啦。”里香笑眯眯地捏了下他的脸颊,口中还不忘提醒,“不过手机关机不理里香什么的,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哦。”

    “要是还敢有下回,你就算是把动物园全部扮了个遍,都别想再进里香的家门了。”

    “嗯!”

    听这话,是能把这页揭过去了,乙骨忧太在心里松了口气,并且人生头一次感激起了给他出主意的夏油杰。

    他头顶的猫耳就是来源于夏油前辈来着——鬼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个。

    由于这次的助攻实在太给力,连带着乙骨对夏油杰的某些芥蒂都冲淡了不少,毕竟天大地大老婆最大,他满脑子都是成功渡过危机了的感谢。

    “不过话说……忧太,你后面的那是什么?”

    里香后知后觉地才发现,纸箱容量很大,在装下了一只忧太后,还有别的空余装其他东西。

    她朝纸箱里探头。

    最先注意到的,是中间一个瑰红色的蛋糕盒,周边七零八落摆放的,是各种奇奇怪怪的小玩意……里香仔细看了一下,发现这些小东西都不太妙。

    乙骨忧太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啊,因为我担心扮猫不管用,这些都是备用方案,能让里香消下气来就好的……”

    里香盯着纸箱角落里的一捆钢针,陷入了沉思。

    忧太,你是不是对里香有什么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