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刚下山就捡到小魔头 > 正文 第55章 回归
    第55章

    “你是魔吧?”焱罗突然问。

    羿弑微微一顿, 随即轻声应了:“嗯。”

    是魔,还是魔头。

    焱罗的声音变得意味深长:“虚无方说,这小丫头最讨厌魔了, 在人修的地盘上,正魔向来互相厌恶, 你骗她了?”

    羿弑抿唇, 视线一直看着床上的顾芷缘。

    过了一会儿, 他才轻轻说:“我骗她了,但她大概已经猜到。”

    焱罗都能看出来的问题, 相处这么久的顾芷缘, 真的完全没有看出来他是魔吗?

    只是……

    她到底为何故作不知呢?

    闻言, 焱罗好半天不知道说什么。

    他看着羿弑, 而羿弑依旧眷念地看着顾芷缘,眼神温柔, 脸颊还带着重伤过后的苍白。

    半晌,焱罗才轻声道:“你们人类的感情,当真是……复杂。”

    视线往外望去, 那棵扶桑树正在摇动枝丫,那只三足金乌蹲在树下, 说着什么好笑的, 让扶桑树摇动更加明显。

    好似太开心, 它伸出树枝。

    三足金乌眼睛一亮,立刻飞上去, 立在扶桑树上。

    ——看来不止是人类。

    ——感情, 当真是极为复杂的事情。

    他这个曾经的鬼修大帝, 现在被剔了仙骨的普通鬼修, 实在是难以理解。

    -

    顾芷缘的伤势在逐渐好转, 但一直都未曾醒来。

    羿弑时刻守在她的身边,眼神担忧。

    “你怎么还不醒来呢?”羿弑看着她,轻声道。

    她就那么平静地躺在床上,脸色比之前红润了很多,仿佛只是睡着一般。

    但实际上,她已经昏迷三个月了。

    还是一袭青衣,模样却比重伤之前成熟了一些,若说十五岁模样的顾芷缘是含苞待放的花蕾,那十九岁的顾芷缘,就是盛开的花朵。

    如同忘川旁边的曼珠沙华,美得惊心动魄,却让人不敢靠近。

    “别睡了,醒来好不好?”羿弑轻轻拿起她的手,用冰凉的脸颊蹭了蹭。

    “芷缘……”羿弑声音沙哑。

    床上的人,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羿弑闭上眼睛,脸颊挨着她的手背,克制住心中升起的担忧和害怕。

    “小墨……”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羿弑一愣,整个人僵住,一动不动。

    床上,顾芷缘已经睁开了眼睛,她缓缓露出一个笑容,原本变得有几分陌生的脸庞,刹那间变得熟悉,一如当初。

    ——她真的醒了。

    ——她还是她。

    羿弑看着她,眼眶微红,也缓缓扯出一个笑容,声音轻轻:“芷缘。”

    “没大没小。”顾芷缘笑容带着几分宠溺。

    -

    顾芷缘醒来后才知道扶桑竟然也长出来了,还再次救了她。

    上一次在两界兮的迷雾里面,若不是扶桑树在紧要关头将她唤醒,她怕是很难从那样的噩梦当中醒来,甚至可能已经葬身在两界兮。

    而这一次,扶桑又救了她。

    当初和扶桑只有一面之缘,成熟睿智的扶桑留下的记忆总是悲伤和孤单更多,鲜少快乐。

    而此刻,刚刚再生的扶桑却是一棵小树,天真懵懂,肆无忌惮对着顾芷缘撒娇——

    “唔,主人你总算醒了!”

    “辛苦了。”顾芷缘揉了揉她的树枝。

    扶桑树摇动,树干都跟着扭曲起来,显然是非常开心。

    旁边,銮汲忍不住有些泛酸:“这么开心吗……”

    可比他逗她的时候还要开心多了!

    自家心爱的爱人忘记了自己,这也就算了,显然对方心里还有个更加重要的主人,主人出现的时候,便能将自己给抛在脑后……

    虽说銮汲也高兴顾芷缘醒了,但心里忍不住泛酸。

    “主人醒了,当然开心!”扶桑树干露出一双可爱的眼睛,眨了眨,有几分调皮。

    顾芷缘笑了。

    像是想到什么,她又问:“扶桑,你怎么醒来的?”

    按照之前的推测,扶桑吸收的能量还不够,显然还没有到醒来的时候。

    “我也不知道……”扶桑有些迷惑的歪了歪整棵树,带着回忆,“我听到有人告诉我主人需要我,就急得不行,却怎么都醒不来。然而=后就有一股熟悉的气息涌来,让我很紧张,神智更加清晰,但还是差点什么……”

    扶桑眼睛猛地一亮:“我想起来了!空气中突然出现一股特别强大的力量,我一吸收那股力量立刻就醒过来了!”

    “力量?”顾芷缘微微皱眉。

    什么力量扶桑显然一无所知,顾芷缘有些困惑,但因为没有头绪,便抛在了脑后。

    焱罗也凑上来:“小丫头,谢谢你救了我!”

    “应该的,如果你能不怪我之前没有救你便好。”顾芷缘轻声道。

    “那怎么可能怪你,你使用超乎能承受的力量,身体承受不住。”焱罗摆摆手,并不在意。

    ——没人应该拿命来救别人。

    “超乎能承受的力量?”顾芷缘疑惑。

    焱罗更加疑惑:“你不知道吗?你的情况显然是你身体藏着金仙之上的力量,但你的身体还只是人修的身体,没有飞升,自然也就承受不住!”

    顾芷缘愣住,喃喃:“原来真是这样……”

    她原来有猜测过,为何自己不能使用力量,是否与身体还不够强大有关,结果有些出入,但意思大致相同——

    不是身体不够强大,而是力量过于强大。

    “那我为什么每次使用力量模样都会长大一些呢?”顾芷缘又问。

    焱罗想了想,解释:“那是因为你的身体即将难以容纳那可怕的力量,只有压缩身体,让身体做囚牢,才能将力量困在其中,当达到不能压缩身体的临界值时候,便是……身体彻底承受不住的时候。”

    他说的比较委婉,但顾芷缘懂了。

    若是身体回到当初她吃下仙草的最初模样——二十岁。

    那就是她彻底死亡的时候。

    顾芷缘有些沉默,旁边,羿弑心口一紧,追问:“没有解决办法吗?”

    “至少我并不知道。”焱罗回复。

    他没有问顾芷缘的力量是哪儿来的,因为他从她的眼中看出,她现在并不想说。

    焱罗不强求。

    闻言,除了顾芷缘以外,其他人都变了脸。

    “主人……”扶桑蹭了蹭顾芷缘的手背,声音带着担忧。

    銮汲也是同样的担忧。

    羿弑微微闭眼,深吸一口气,再睁开眼睛,眼神坚定:“那就不要再使用力量了,一次也不要用!”

    他看着她,眼神坚定。

    他可以做她手上的一把刀,替她出手,为她挡住伤害,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她!

    顾芷缘回视他,缓缓点头。

    外面,脚步声响起,虚无方跑了进来,声音激动——

    “我算了一下,顾美人今天就会醒来,我们明天就可以离开这儿了!”

    话音落地,房间陷入安静。

    虚无方看着顾芷缘,更加激动了:“顾美人!你果然醒了,可担心死我了!”

    说话间,他扑了过去,想要来一个熊抱。

    ——被羿弑一脚踹开。

    虚无方已经习惯,委屈巴巴爬起来,凑近:“你们都不激动吗?我们明天就可以离开了!”

    焱罗冷笑:“怎么离开?我们可还没有找到离开的办法,你这个什么天机子,算得一点也不准。”

    “你胡说!”虚无方气得不行,“顾美人他们给我作证,我一直都算得很准的!”

    焱罗反唇相讥:“那你说说,我们怎么离开?”

    虚无方顿时噎住。

    顾芷缘一脸无奈地摇摇头。

    这时候,她像是感觉到什么,突然疑惑出声:“咦?”

    “怎么了?”其他人都看向她。

    顾芷缘愣了愣,随即眉眼弯弯,缓缓露出笑容——

    “天机子果然是天机子,我们大概真的可以离开了。”

    说完,手一挥,一只隐隐带着蓝光的白龙落在了地上。

    ——江淮醒了。

    -

    江淮是从虚无方口中知道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它骤然间从小龙吸收力量成为九阶巅峰的神龙,对力量的巩固需要很长的时间。

    能够半年时间便醒来,已经相当不错了。

    但它此刻非常不高兴,也丝毫得意也没有。

    瘪瘪嘴,朝着顾芷缘扑过去,嚎啕大哭——

    “呜呜呜呜呜!!主人对不起,你那么需要我的时候,我竟然没有在你身边,呜呜呜,江淮太坏了!!”

    它仿佛要哭到断气,口中嚎道:“江淮太没用了!呜呜呜,主人……”

    顾芷缘非常无奈,事实上,雷蠡那样的仙界灵兽,便是江淮在,也不可能打得过的。

    ——它只是心疼她。

    她嘴角露出笑容,轻轻揉了揉江淮的脑袋,声音温柔:“谁说江淮没用呀,我们江淮已经九阶巅峰了,又是纯水属性,可以载我们飞过忘川。鬼修大帝都做不到的事情,你可以做到呢!”

    鬼修大帝:“……”都欺负人!

    江淮吸了吸鼻子:“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于是,江淮才总算高兴起来。

    -

    第二天,一大早,轮回已经开始工作了,鬼们踏入轮回当中。

    而之前雷蠡睡着的迷雾里面,顾芷缘他们上岸的地方,江淮变大,一只硕大的白龙飞在空中。

    顾芷缘、羿弑、虚无方、江淮、扶桑、銮汲、焱罗,一个不差,全都到齐,踏上白龙之背。

    这次重伤之后,顾芷缘非常虚弱,她是被小墨背着的。

    扶桑跟在她身后,树枝伸出来,罩住她,一种保护者的姿态。

    銮汲停在扶桑树枝之上,虚无方和焱罗一左一右站在她的身侧。

    脚下白龙腾飞,冲入忘川之上。

    鬼修之地。

    “报告——鬼王!顾仙子他们回来了!”

    闻言,鬼令和鬼奎同时激动地站起来,身影一闪,冲到了忘川岸边。

    待看清楚落地的众人时,两人眼皮一跳——

    卧槽!

    去的时候不是三个人吗?!

    怎么回来的时候,变成这么大一群,还什么物种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