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是后娘不是姐姐[七零] > 正文 第65章 痛点
    因着眼前的男人醉酒, 姜双玲说出来的话越来越放飞自我。

    齐珩目光游离地看着她,平日里的那一双桃花眼仿佛蒙上了一层水汽,水光盈盈的, 将她秀丽明艳的脸庞倒映瞳孔中,平日里的冷眼也维持不住了。

    跟刚才席间那气势汹汹的猛虎模样相比, 此时安安静静地坐在她身边,两厢对比之下, 显得格外好欺负。

    “齐珩?”

    齐珩没有什么反应,似乎没有将她刚才的话听进去, 身体晃悠了一下,径直倒在姜双玲的身上,连带她一起压倒在床上。

    带着酒气的温热鼻息从她的脖颈边撩过, 微妙地带起几分酥酥麻麻, 她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举动,对方已经轻车熟路地搂上了她的腰肢, 把头埋在她的肩膀上。

    “……齐珩?!”

    姜双玲被他压在身下,只觉得自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就像是一个故意去撩玩具熊的人, 在玩具熊旁边推来逗去大半天,结果这比她人还高比她重无数的玩具熊直接压倒在她身上,令她动弹不得。

    这么一个大块头压在身上, 可不能算好受,姜双玲这会儿可怜兮兮地发现,之前清醒时候的男人还真没有全力压在她身上过。

    ——太重了。

    姜双玲试图推开他,发现这狗男人身体稳如沉钟,怎么推都纹丝不动。

    “齐珩??齐珩??你先别睡,让我们换个姿势。”

    姜双玲拽着对方腰上的衣服, 一边小声叫着他的名字,一边努力将自己从对方的怀抱里挣扎出来。

    要是一直被这么一座“山”压着,她晚上还怎么睡啊?她又不是孙大圣。

    亏得她刚才还想当女儿国国王,现在只恨不得当个土行孙,能往地下钻进去。

    “齐珩,你要把你媳妇儿压成馅饼了,起开。”

    姜双玲艰难地抬手推了推他的脸,嘴上小声地指挥着,她拱来拱去,手脚并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对方的身下滚出去。

    重获自由的那一瞬间,姜双玲觉得自己仿佛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

    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莫须有的汗水。

    谁知道自由的空气还没来得及多呼吸几秒,旁边那狗男人长手一揽,揽住她的腰身又把她整个人拖了回去。

    对方从身后紧紧地抱住她。

    姜双玲:“……”

    她闭了闭眼睛,而后睁开,老老实实用还可以活动的双手摸到了堆在一旁的被子,给两人把被子盖上,而后身体一松,直接窝在这大狗熊怀里躺平不挣扎了。

    挣扎也是无用功,你不能跟醉鬼讲道理。

    起码现在的这个姿势比刚才好多了,之前这狗男人压着她,现在好歹是侧面抱着她,她还有活动的余地。

    手撑在床板上,姜双玲让自己一百八十度旋转一圈,面对面看着眼前的男人。

    她就咬牙切齿地想知道这醉鬼到底睡着了没有。

    姜双玲深呼吸,努力收紧了自己的小腹,被圈在男人臂弯里的身体往上挪了挪,看清了这醉鬼的脸庞。

    对方的双眸紧闭,似乎已经陷入了沉睡中,他睡得十分平静,眉目舒展,细密的长睫毛上下合在一起,在夜里的灯光下根根分明,显得温柔极了。

    在看清身边人的睡颜时,姜双玲心中的那股无名之火消去了大半,她在对方的下巴上轻轻地印上了一个吻,关上灯,贴在他怀里闭上了眼睛。

    折腾了大半天,还是跟这个醉鬼好好休息吧。

    深夜十分宁静,闭上眼睛后,隐约能听见屋外一阵阵虫鸣蛙叫声,房间里只流淌着一股温柔的墨色,床上的人相依相偎着,彼此的体温互相交融。

    一觉睡到天亮,或许是昨天的睡前活动太过于令人感到“疲惫”,姜双玲这个夜晚睡得很沉,什么梦也没有做,一闭上眼睛,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熟睡让身体得到了充分的休息,她闭着眼睛往身边的地方摸了下,睡在她旁边的人已经不在了。

    姜双玲半睁开眼睛拿起旁边放着的手表看了一眼,和平日里起床的时候差不多,远远的还能听见轻微的号声。

    想着昨天夜里这男人醉了酒,对方可能宿醉难起床,没想到这人的生理钟十分强大,照旧还是起床出门了。

    姜双玲换上衣服,在两人的房间里找寻了一下,很好,没有发现口琴的踪迹,这男人还记得带着口琴在外面练习。

    姜双玲满意地点了点头。

    伸了一个懒腰,姜双玲出去给孩子们煮了面条,让他们自己学着泡了奶粉,两个小家伙哥俩好地嘴边喝了一圈白沫互相嘲笑,最后一起背上了小书包。

    “妈,今天晚上回来还有好吃的吗?”齐越拽了下书包上的一只小老虎,好奇地问。

    一旁的姜澈也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姜双玲失笑:“你们俩可真会想好事。”

    尤其是他们家的齐越小同志,最擅长做梦。

    怎么可能天天吃得那么丰盛,不过最近他们家确实连续吃得太好了。

    “由俭入奢的日子过去了,咱们现在要由奢入俭,之前怎么吃的,还是怎么吃,不过马上要入夏了,咱们夏天有西瓜吃。”

    “我记得附近山上还有几棵野枇杷,上次去看已经结果了,还是青的,这几天也该熟了吧,有时间我和宋大嫂去摘一点儿。”

    “不想吃枇杷,想吃西瓜,枇杷好酸。”

    一提到枇杷,齐越小同志是拒绝的,他吃过一次枇杷,虽然黄色的小果子看起来格外漂亮,隔着一层果皮闻起来也很香甜,但是味道吃起来就不怎么美妙了。

    不甜就算了,还酸的掉牙。

    “还不知道这边枇杷树长出来的枇杷酸不酸呢,等摘回来尝尝才知道,要是很酸就给你们煮枇杷酱。”

    “我想吃阿姐煮的东西!”姜澈的小书包上也挂上了一只布老虎,齐越一手拽着自己的小老虎,还伸出安禄山之爪去碰姜澈的小老虎。

    这两个布老虎是之前的姜双玲帮俩小家伙做的,里面塞了些棉花,做得比较精致,差不多超常发挥了姜双玲的所有手工缝纫技能。

    这两只小布老虎单独看着还好,但是黄色的老虎吊在绿色的小书包附近,总给人一种憨憨的感觉。

    姜双玲:“……”

    只不过俩小孩子背着还怪可爱的,两个小矮子背什么东西都蠢萌蠢萌的,特别想给他俩画下来。

    自己书包上的小老虎被偷摸过来的安禄山之爪碰了,姜澈拍开齐越的爪子,调整了书包的位置,还去戳了戳齐越那只的屁股。

    被戳了老虎屁股的齐越瞪他,黑葡萄似的大眼睛转了一圈后,一本正经看着姜澈道:“你怎么不让妈给你缝只兔子,你书包里一只兔子,外面挂个老虎,小心老虎把兔子吃了。”

    齐越小同志一摊手,觉得身边人的搭配不和谐。

    姜澈:“反正老虎不给你。”

    姜小弟已经看穿了齐越同志的套路,想骗他的老虎,没门。

    “真小气,谁要你的老虎啦,我自己也有。”

    齐越哼哼唧唧了一声,突然蹿到姜澈的身边去,也在他的老虎屁股上弹了一下。

    姜澈惊呼了一声,两孩子绕着圈去抓对方的布老虎。

    可怜的两只小老虎总是被偷摸屁股。

    这两孩子大概就觉得自己的摸着没意思,要摸对方的老虎才更香一点。

    “你们两个,够了啊,小心把老虎拽下来。”

    姜双玲把这两个爱摸老虎的小家伙从家里轰出去上学,路上碰见了牛家栋,看着小老虎们眼馋地很,说要摸一摸,但是齐珩和姜澈都不肯。

    毕竟他们的小老虎都被别人摸了好几次了。

    “你们两个真小气,等我的猴做出来也不给你们摸。”

    “我妈已经快做好了。”

    ……

    孩子们闹腾着上学去了,姜双玲把屋子和厨房稍微收拾了下,昨天厅里残留的酒味大部分都已经消失,外面的日光透过窗户照进来的几个黄色的亮斑。

    也用不着怎么收拾,姜双玲没有家里男人的强迫症,差不多了之后,自己吃了颗大白兔奶糖,回到房间里画画。

    下个月的画稿,她还没有画完,还差最后一张的完善,等画完之后,明天还要拿去培训班给薛梨看过,之后再一起寄出去。

    姜双玲花了一个多小时时间把画稿修改了一下,而后拿起铅笔,唰唰唰在空白的画纸上快速画了一张速写。

    是一张齐珩昨天夜里的睡颜图。

    她心里不禁开始可惜没有电脑,不然修修改改上了色,这就是一张上好的桌面背景图。

    齐珩醉酒为什么不醉得再彻底一点?要是昏头昏脑听她的话办事就好了。

    姜双玲手中的笔锋一转,又在另外一张纸上画了一个女儿国国王版的自己,加上某个没有头发的齐珩同志。

    她画出来了之后,蓦地在脑海里幻想齐珩没有头发的模样,这男人五官棱角分明,侧脸轮廓完美无缺,哪怕没有头发的修饰,也照样是一个英俊的美男子。

    不过……

    姜双玲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画,总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禁忌感,像是自己做了什么坏事似的。

    今天齐珩一早上醒来,他应该把昨天夜里的事情忘了吧?

    姜双玲:“……”

    反正不管对方忘记没忘记,她是彻底忘记了。

    这个沉默寡言的狗男人最能憋,只要姜双玲不开口,他也绝对不会提起这些事,只要他不提起,姜双玲就当他记不起来。

    “小姜!!小姜!!”

    院子外面突然有人在叫她,听起来像是王雪姝的声音。

    姜双玲愣了下神,而后手忙脚乱看着眼前的画纸,她莫名有一种干了坏事被抓包的感觉,下意识把那张女儿国王图给藏进民宿里。

    这张图是万万不能被人看见的。

    她把这张藏好了之后,立刻松了一口气,把其他的画纸堆叠在一起,放在房间的桌子上,走到屋外去见来找她的王雪姝。

    姜双玲没想到这会儿的王雪姝居然会在家属院里,她以为这个时间段对方已经出门办事了,昨天夜里乐勤拜托她向王雪姝打听事情,她还想着今天傍晚再去何团长家找对方。

    “小姜!……小姜?”

    姜双玲在院子里看见了站在外面风风火火的王雪姝,对方冲着她招了招手。

    “雪姝姐,这是怎么了?”

    王雪姝面带迟疑,她进了齐家院门,凑过去跟姜双玲小声道:“咱们进去再说。”

    姜双玲:“???”

    难不成是要跟我说什么小秘密??

    姜双玲心中疑惑万分,不过这也正中她下怀,她还想跟王雪姝说乐勤的事,这些事情不适合在外面讨论。

    “进来吧,家里没别人,就我一个在,齐珩出去了,两孩子也上学去了。”

    “你们家齐营长最近确实忙,不像我家老何——”一提到何团长,王雪姝不由自主嘴角一抽,一时之间万般情绪蔓延上心头。

    她倒是恨不得对方这两天忙一点。

    姜双玲一见对方那“面如菜色”的模样,大概猜到了对方的心中所想,她顺嘴鼓励道:“万事贵在坚持。”

    “坚持?”王雪姝头都大了,她叹了一口气,继而说道:“行,坚持,小姜,我今天来找你,是想中午来跟你学下做菜。”

    姜双玲:“?!”

    雪姝姐你的坚持呢?

    “我是偷偷过来的,你可别告诉别人,我们家老何还不知道……”

    “真的啊?”姜双玲好奇地看向眼前的王雪姝,她实在是想不通到底何团长做的菜有多难吃,竟然能难吃到王雪姝都改变主意了。

    她和齐珩前天还给这两夫妻俩当辩论工具人,让这夫妻俩争论在家里到底谁做菜,没想到这才多久,何团爱上书屋习做菜了???

    事情也变化太快了。

    这俩夫妻真好玩。

    “真的。”看见眼前小姜的惊讶神色,王雪姝抱着胸,咬着牙说出真相,“小姜啊,你是不知道,这几天别的人都以为我改了性子在家做菜呢?”

    姜双玲:“???”

    “对,姚老师上我家来问了,哎呦喂,这些人居然都以为咱家的那股子菜糊味是我炒出来的???还怕我不好意思,不敢在我面前提??”

    “这是我弄出来的吗?我能把菜煮成这样?”

    姜双玲:“……”

    这个,说实话,不太好说。

    毕竟姜双玲也不知道王雪姝的厨艺怎么样,万一她和何团长两个厨房杀手就结合在一起了呢。

    “我就不信做个菜还有那么难学,我来跟你学着做几个菜,我就不信我还能把菜给炒糊了。”

    “回去炒给老何看看,让他学着点!!”

    姜双玲有点无法理解王雪姝这会儿的思维,不过她觉得:“你要是愿意做菜,何团长都能高兴坏了。”

    前几天吵架的目的都达成了。

    媳妇儿给他做菜了。

    “他高兴他的,我学我的,等我学了几道菜,我回去亲自教他怎么做。”

    王雪姝来的时候就已经把主意打好了,何团爱上书屋做菜的事情,她已经不指望了,与其在家坐以待毙,不如她也跟着学做菜。

    等她学好了,回去亲自教何团爱上书屋,准给他逮出来,没他好果子吃。

    姜双玲:“……雪姝姐,你这办法好。”

    姜双玲觉得自己也要学习一下对方的精神,遇见问题迎难而上,而不是逃避问题。

    她等段时间也来教一教齐珩怎么做菜。

    “中午何团长回家吗?”

    “他今天不回,他也不知道我在家呢,他以为我老早就去文工团了,实际上我打算中午过去。”

    “正好了,雪姝姐你中午在我家吃饭吧,尝尝我的手艺,正好我也有点事情想跟你说。”

    “行,不麻烦你就行,你有什么事就说吧。”王雪姝这人风风火火的性子向来爽快,有事情就喜欢立刻说。“你也别卖关子,有什么问题想问我,我能说的都说。”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事,是别人来找我帮忙问的。”姜双玲把乐勤的事情说给了王雪姝听。

    “文工团里姓林的姑娘啊,叫林瑶吧?我知道,这姑娘长得很秀气,声音很好听,唱歌的,有个天生的好嗓子,就是技巧还不到火候。”

    “是那个乐连长啊?那我大概能猜到了……”

    ……

    王雪姝也是个知情识趣的人儿,不用姜双玲把事情说得太详细,她自己就能把事情猜个七七八八。

    或许这货以前在文工团里没少听人八卦。

    “我这些天还真听到过一些消息,怪不得呢,大概是这样吧……”

    姜双玲好奇:“是哪样呀?”

    王雪姝凉凉道:“从旁边的人嘴里听到了些消息,林瑶害怕了呗,小姜,你家里有没有瓜子,能给我一把瓜子吗?”

    姜双玲:“……”

    她觉得自己已经有点无法直视眼前的王雪姝了,刚认识那会儿以为对方是个擅长跳舞的气质优雅女人,现在……这货私下也喜欢嗑瓜子看戏聊八卦。

    居然主动问她要瓜子。

    “等着啊,我去拿瓜子。”

    姜双玲觉得在这种女人面前,她也要不甘示弱,证明自己也是个有仪式感的人。

    她去找了一包炒瓜子,用小碟子装成一盘放在桌上,再去泡好两杯桂花蜂蜜水,剪了一朵鲜花插在装着清水的竹筒里放在桌子中央,示意王雪姝坐下来咱们慢慢聊。

    王雪姝被她一套动作弄得一愣一愣的,她也就随口打趣了声,没想到对方还真能给她变出瓜子。

    “小姜,你还真是个有趣人,我喜欢。”

    “雪姝姐咱们继续说,到底怎么回事啊?”

    王雪姝抓了一小把瓜子在手上,咬开卷出瓜子仁,抬眸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的姜双玲,“也就那么一会儿事,你见到那乐连长,你觉得这人怎么样?”

    姜双玲想了想,“长得很高大,有点黑,浓眉大眼五官端正,笑起来有些憨厚,一般女孩子应该会喜欢这种吧,看着挺正直的。”

    王雪姝:“那你知道外人怎么传他?”

    姜双玲:“能把一米九大个吓哭?脾气暴躁喜怒无常魔鬼连长?”

    王雪姝:“对啊,名声跟你家齐珩之前差不多,都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主。”

    “她身边那些小姐妹肯定劝她离这男人远点。”

    姜双玲:“不至于吧……训练时要求严格理所当然,底下有抱怨也可以理解,但是他对着喜欢的人,总不会还那样啊。”

    “谁知道呢。”王雪姝笑了笑。

    “也是,谁知道呢,所以我一点都不喜欢掺杂别人感情的事。”姜双玲从来都不给人介绍对象,也不胡乱凑合男女,万一凑成了一对怨偶,日子过得不好,还是她的罪过了。

    姜双玲也大概能猜到这个林瑶的纠结了,她认识的乐勤跟她打听到的情况不太一样,难免就给吓一跳。

    看来这个乐连长的风评也是……

    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对方的情况到底怎么样,还是得熟悉他的人才会知道。

    “我也就帮忙问问,不成就不成呗。”姜双玲虽然答应了帮忙,但她也不太清楚乐勤的实际情况,也不打算使劲去撮合人家的亲事。

    在她看来,成不成还是两人自己的事情,别人不好帮忙做选择。

    “正好了,要不你下午跟我一起去文工团大院,亲自去见见林瑶,自己问问比我传话好,之前你也答应过的,刚好帮我画一幅画。”

    “小姜,你下午有空闲吗?”

    “我,我跟你过去啊?”姜双玲听了对方的建议,有些犹豫,转念一想又正好,“行吧,我也去见见你们文工团大院长什么样。”

    也是,毕竟她昨天答应了乐勤的请求,帮忙走一趟,无论这两人成或不成,她也算是尽了自己的力量。

    *

    中午,当着王雪姝的面,姜双玲演示了两道家常菜的做法,王雪姝在一旁看着,拿着纸笔,写着一手飞快的潦草字把步骤给记了下来。

    “雪姝姐,我说的你记好了吗?”

    “好了好啦,差不多了,要不你来看看我有没有记漏的,等等……还是我念一遍给你听吧。”王雪姝把笔收好,作势就要念给姜双玲听。

    “没事,我看看就行了,不耽误时间。”姜双玲把头凑了过去,在王雪姝写的那张纸上瞥了一眼后,呼吸顿时一滞。

    上面写的那几行字,她愣是认不出几个字。

    王雪姝这字体比医生字体还要难认。

    她偏过头看身旁的女人:“雪姝姐,还是你念吧。”

    王雪姝尬笑了几声,人长得漂亮,奈何字丑是她一辈子无法迈过的坎,因此她最讨厌别人跟她说“字如其人”。

    何团长当初就比较会说话,说她写的字跟她的人一样,擅长跳舞。

    当然,何团长说了这句话后,王雪姝顿时甩了他几个眼刀子,还顺便给踢了他一脚,险些把腿给崴了。

    也由此结下了更深重的孽缘。

    有时候王雪姝也会后悔,字丑就字丑,认了,当初最不该踢那一脚。

    “我字写得快就容易潦草,估计只有我自己才能认得出,老何大概也能认得我的字,他都看习惯了。”

    王雪姝磕磕绊绊给她念了一遍内容,姜双玲不由得怀疑这家伙可能连自己的字都辨认不出来,但是她没有吱声。

    “步骤没有错。”

    “嗯,我其实也记住了,等我忘了哪一点,拿出来看看就成了。”

    “要不雪姝姐你试试吧,炒个萝卜,我在旁边看着。”

    王雪姝点头,“行。”

    姜双玲觉得看再多,都不如身体力行地去试一试。

    王雪姝拿着锅铲,在姜双玲从旁指导下,炒出来了一锅鸡蛋红萝卜,两人尝了下,发现味道还不错。

    “看来我还是有天赋的。”王雪姝尝了下自己做的菜,不由得心生得意。

    “是,其实做菜挺简单的。”

    王雪姝点了点头,“炒个菜还挺有意思,小姜,我感觉我有点喜欢上做菜了。”

    姜双玲:“……”

    何团长听见这话应该会很高兴。

    第一次做菜成功给了王雪姝极大的自信心,联想到何团长的那些失败之作,她不由得飘飘然起来,还有闲心跟姜双玲开玩笑,“小姜,你数数,我刚才写的步骤大概有多少字?”

    “一两百个字?”姜双玲随意估计了下,她又不是齐珩那货,对数字不太敏感。

    让她数数多少个字,倒不如直接说有“多大团”字,她还能比划一下。

    “差不多吧。”王雪姝盯着眼前的姜双玲看,蓦地想起了对方的丈夫齐珩,她家老何是个嘴上爱叨叨,一天话多到令人厌烦的男人,而齐营长,按照他家老何的话来讲,那就是个沉默是金的男人。

    话多了不行,话少了似乎……也不太好?

    也不知道小姜是怎么跟齐珩那个话少的人相处下去的。

    王雪姝幻想一下自己跟一个话少的男人待在一起,一整天相顾无言,似乎有点惊悚,她家老何虽然话多,但是话多也有话多的好处,要是哪天对方不说话了,自己还不习惯。

    “小姜,你在家里,齐珩他一天跟你说的话,超过一两百字吗?”其实王雪姝原本想说“你们俩一天的对话超过五十个字吗?”或者是“你们俩对话超过十句吗?”

    但是话还没说出口,又在唇舌间打了个转,变成了一两百字。

    上面的那两句话问出去有点太伤人心了。

    尽管改成了一两百个字,王雪姝问出去后也有些后悔,她在心里自责,她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万一不小心戳到了人家的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