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对,爷在教你做事[电竞] > 正文 《幸存者》(3.4更新)
    在二组分队之后, 韩吝便默默离开了王者联盟的训练基地。

    在那之后许绿也听老蒋说过韩吝好像去了一个大哥队伍,但许绿不喜欢韩吝,所以一直都没有太关注他的动向。

    而在打比赛的这一段时间, 韩吝也好像销声匿迹了一般, 没有任何动静。

    没想到韩吝居然忽然出现在了这里。

    许绿盯着旁边的那辆车远去,上面印着zm战队的logo, 心道:原来韩吝加入的是zm战队么?

    许绿把心中的那点异样挥散开,转头问老蒋:“教练, 韩吝这回是不是要上场?”

    老蒋一愣:“韩吝?嗯?怎么忽然问他?”

    许绿:“我刚刚在zm的车里看到他了。”

    “嘶……他们难道是打算这次决赛把韩吝放出来么?”

    “他们倒是没公布队员的阵容, 不过中途是可以换人的, 也不一定。”

    许绿点点头, 没再多说什么。

    不过韩吝的眼神莫名让她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

    随着车子往里面开,粉丝的呼声也越来越响亮。

    许绿侧头一看,便能看到好多的人举着写着他们名字的小牌子,各种各样的款式, 有发光的,也有不发光的, 又的干脆就是用手机举着,手机屏幕上面有滑动的字眼:【hope(爱心)加油!】

    许绿之前直播的时候,知道看她的人很多,但是没想到现场也有这么多人。当那些天天在网络上喊着“狗包子冲鸭”的人忽然来到了现场, 许绿不禁有种奇妙的感觉, 还有一种微微的自豪,外面有叫各个比赛队员的名字的, 但是叫她名字的最多, 而且大多数都是打扮萌萌哒的小姐姐,hope这边的粉丝女生居多, 而zm那边大多数都是男生,这么一对比,简直是泾渭分明,就连粉丝们自己也有些尴尬。

    zm的人先下车朝着会场走去,没过多久,便有一道声音浑厚的男声自人群中响起:“zm必拿下!给老子加油!”

    zm的众人纷纷虎躯一震。

    就连走在最后面的韩吝脚步也稍稍停顿了一下。

    zm的教练抹了抹脑袋上的汗,朝大家道:“加油哈。”

    他们前脚踏进内场,后脚许绿等人也从车上下来了。

    然后zm的一群汉子们便听到后面传来了女孩子们娇滴滴的欢呼:

    “啊啊啊,狗包子敲可爱!这是麻麻给你准备的礼物!拿着!”

    “冲鸭!hope最棒,hope赛高!拿个冠军玩玩哦!”

    “嘤嘤嘤!虞湍愫盟В

    “冲鸭!”

    混乱中,许绿感觉自己的脑袋被揉了好几下,然后进场的时候,她的手里对了n多个颜色粉嫩的小袋子以及一些花花绿绿的零食。

    许燕北等人也收到了,但是没许绿这么多。

    许绿下车之后看到疯狂朝她伸过来的手,差点瞳孔地震。

    还好虞土嘧潘朝中间走,并且一只手臂伸着把她虚虚护在里面。

    许绿则紧紧捂着自己的口罩,她是生怕自己的口罩一个不慎直接被扯下来了。

    然而虞驼么一搞,人群里好几个姑娘大叫:“啊啊啊啾啾好温柔,啾啾和狗包子是真的!!!”

    许绿:“……”

    虞拖袷敲惶到粉丝们的话,表情依旧没什么波澜,只是小声对许绿道:“我们快点进去。”

    许绿点头,加快了脚步!

    进场之前,许绿回头捂着口罩朝大家挥了挥手:“放心吧!爷会尽力的。”

    此话一出,现场又是一阵尖叫声。

    “死孩子冲鸭!”

    “啊啊啊啊啊啊啊,狗包子对我招手了!!!冲冲冲!”

    “爷个屁!你就是个宝宝!!!!”

    率先进场的zm众人看着许绿手里的一堆礼物,以及有些乱的头发,听着外面任旧没有停止的女孩子的呼喊声,陷入沉默。嫉妒就像是一把刀,让他们心在滴血。

    呜呜呜,为什么她们没有萌妹子粉丝!!

    不对,韩吝还是有滴,可许率的粉丝也太多了8,这是比赛来了还是粉丝见面会来了。

    而已经和许绿打了照面的粉丝们,纷纷在微博上发动态炫耀:

    【我今天早上六点就来星悦体育馆门口蹲点了,果然见到狗包子本人了,狗包子真的好小一只,但是皮肤超好哇呜呜呜呜,啾啾全程护着他!】

    【狗包子眼睛比我还大,被姐妹们的热情吓到了哈哈哈哈,说实话真的可可爱爱,网上重拳出击,现实唯唯诺诺,是你吗许包子?】

    【hope的哥哥们都好帅,感觉李爹也瘦了,现场看,真的都不敢和他们说话哈哈哈哈,所以我对着狗包子吼了(狗头)】

    许绿眼神惊慌的照片也被po到了网上,粉丝们一边惊呼第一次正式出现在线下比赛的狗包子好可爱,一边嘲笑狗包子外强中干。

    【搞得我也想去现场了】

    【羡慕在现场的姐妹g】

    【天龋这个皮肤是真实存在的吗?和旁边的许燕北一对比,我的妈哈哈哈哈哈】

    外面很热闹,体育馆内场同样很热闹。

    许绿一进去,几台摄像机立刻怼着她的脸拍。

    虽然之前也录制过节目,但许绿从来没见过这么多观众,之前录制王者新世代的时候,台下是没有观众的,只有工作人员。

    听着大家的呼喊声,许绿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而台上的两端分别是hope和zm的比赛座位,长条形的桌子加电竞椅,手机直接降噪耳机还有投资方资助的能量饮料全部安排上了。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两支队伍从不同的方向上了台。

    主持人现场宣布:“请两支队伍都说一下比赛前的口号吧~”

    zm的队长闻言非常熟练地接过主持人手里的话筒:“zm,无惧挑战,所向披靡!加油!”

    看来他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虽然有些中二,但台下的观众们听到这句话,反响都十分热烈。

    尤其是场内的男粉丝们:“zm加油!!!”

    继而,支持人将话筒递到了许绿这边。

    “hope也说说你们的战队宣言吧!”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眼神交流:我们有那什么战队宣言么?

    最后是站在主持人边上的许燕北接过了话筒,他思索了片刻,道:“我们……”

    “我们是冠军!”

    许燕北词穷之后,瞎吼了一句。

    一抬眼,主持人和其他四个队友正齐齐看着他,就连许绿也不忍直视地捂住了眼睛。

    然而莽也有莽的好处,他们的手足无措看起来虽然有些乡巴佬进城的意思,可比起zm官方的发言,多了雄心勃勃的真实感。

    所以――

    “啊啊啊啊啊啊!hope给我冲鸭!”

    “你们是冠军!你们是坠叼的!笑死我了……”

    台下观众们的叫声非常的捧场。

    而且hope这一行五人,除了许绿之外,一个个都是帅逼,看得女观众们春心荡漾。

    比赛是现场直播的,直播间的观众们也都化身尖叫鸡。

    不过当镜头切到韩吝的脸上的时候,弹幕稍微停顿了一下。

    【咦,这是韩吝!!!我好久没看到他了,原来在zm啊?】

    【前面的,韩吝在比赛之前在微博上面发了公告的】

    【这是zm新换的打野位吗?感觉zm整体颜值瞬间提升(狗头)】

    【丢!韩吝和hope的人之前认识吧,这是朋友之间狭路相逢吗?】

    【我也丢,我之前还磕过圣诞树cp来着,不过韩吝这头红色的头发好帅嗷嗷嗷啊!让我想到我信哥】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两边的队员在各自的位置上落座。

    老蒋在他们旁边转来转去,许绿坐下之后,便盯着面前的手机看。

    冥冥之中,许绿感觉远处似乎有人在看她,她抬眼望去,正好看到韩吝的脑袋对着她这边。

    “好的,我宣布,第一局比赛――zmvshope……正式开始。”

    许绿带上降噪耳机,果然观众传来的声音被隔绝了大部分,耳边安静了很多。

    老蒋在旁边提醒:“第一次上台打比赛,你们不要紧张,发挥出自己的实力就行,听我的,就当台下的观众不存在!”

    许绿朝台下一瞥,黑压压的一片,心想:这也没法忽视啊。

    李元傅心态倒是好得很:“放心吧教练,我们肯定不会输的。”

    老蒋有些担忧:“你们要小心韩吝,zm之前的打野位很强的,这次他们让韩吝上场,只能证明韩吝的实力也不俗。”

    大家都点头表示知道了。

    bp环节结束,两边开始选择起了各自的阵容。

    许燕北日常打辅助,正好第一把大乔就被放了,于是他反手就拿了一波大乔。

    许绿嘶了一声:“许燕北,要不你把大乔给我?”

    她觉得她的大乔比较稳一些,许燕北道:“你确定你打辅助?那给我火舞吧。”

    “没问题。”

    阵容最终确定了,许绿这边是经典的大乔体系整容,对面则是前期爆发很强的裴擒虎+炸弹猫高爆发组合。

    有一说一,大乔打炸弹猫和裴擒虎其实不是特别好打。

    但是许绿也没想太多:“我们的野区肯定保不住了,前期直接互换吧。”

    “可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韩吝忽然上场的缘故,许绿变得有些谨慎。

    在这种比较大的舞台上公开打比赛,是在训练室没有的压迫感。

    尤其当对面队伍里还有你讨厌的人时。

    在比赛的安排出来的时候,老蒋就和他们分析过zm战队的风格和打法。

    zm战队和他们之前遇到zda差不多,都是稳健流打法――那种你拼命攻击,而我岿然不动的类型。

    只不过和zda不同的是:zm几乎每年都能从赛区中冲出来,在决赛之中冲到前几,总决赛也取得过不凡的名次。

    为了让他们有心理准备,老蒋还特意来之前在基地给大家讲了一下午。

    只是这次他们的阵容有些奇怪,具体哪里奇怪,许绿也说不上来。

    许绿在前面看路,一级直奔对面蓝区。

    “他们应该去反蓝了,过来吧。”

    虞筒灰捎兴,直接朝许绿走来,然而就在他进去的时候,变故陡生,草丛里裴擒虎和项羽忽然冲了出来,直接把虞偷男策顶到墙上然后一阵输出,许绿睁大了眼睛,只能放个沉默,眼睁睁看着虞驮谒面前血条消失。

    她扭头就走。

    艹啊,这里怎么有人。

    “对不起,我没看到,没想到他们蹲了这么久。”

    许绿看着虞捅浜诘耐废瘢一时间有些埋怨自己没进草丛看。

    “没事,你快走。”虞蜕音很平静。

    他心态向来很好。

    许绿:“我走不了了。”

    因为清完兵线的炸弹猫直奔她而来,而火舞前期清兵贼慢,她被打了一套,许燕北才刚刚清完最后一个兵。

    然后裴擒虎一个猛扑过来,许绿也没了。

    她看着面板上零杠二的战绩,忽然有些怀疑人生。

    对面的那个蹲太出乎意料了……许绿开始询问自己到底是她太不小心了,还是对面就故意在算计他们。

    老虎开局不去反野,蹲这么久不露头,许绿是真没想到。

    隔着降噪耳机,许绿也能听到台下男生们的欢呼,以及女孩子们略带失望的唏嘘声。

    这一波zm打得漂亮。

    老蒋:“没事没事,还有机会!振作起来!”

    老蒋此刻也眉头紧锁。

    天杀的,zm之前干草丛婊这事儿吗?没有吧?

    他遥遥看向坐在最中间的韩吝,不由想:莫非是韩吝的主意?

    而官方直播间:

    【啊这,开局就这样了吗】

    【呜呜呜,这波暗算我给满分】

    【韩吝他们好像有点东西,挺猛的】

    【hope别放弃,开局逆风而已!加油!】

    许绿被暗算了一波之后,已经彻底神经紧绷起来了。

    而开门红对面老虎直接起来,虞偷囊扒几乎被肆意入侵。

    对面的炸弹猫四处支援,而许绿平常是习惯用二技能先放草丛里,然后探草的。

    zm的其他四人视野都露得挺欢,唯独韩吝,没出出没的时候都让人猝不及防,所以随着优势的扩大,赵朝新的射手已经被越了好几次。

    为了不让对面把发育路抓崩,许绿没办法再四处游走看视野了,她从自家红区往下走,路过红buff坑后面的草丛的时候,许绿遥遥放了个回城的圈在里面,然后等到两秒钟的时候,她才放了个一技能从圈的上面走过去,这样如果草里有人,她也有机会回城。

    可这个一技能刚放,许绿才碰到圈的边缘,项羽直接从草里一个侧顶把她顶到龙坑的边上,一个眩晕,许绿连技能都没放出来,裴擒虎直接扑上来把她给秒了。

    许绿:“……绝了。”

    明明他从中路过来的时候,才看到裴擒虎从蹲下路无果往他们自家蓝区走了,怎么在这?

    老蒋从后面道:“对面做了假视野,你们小心点,他们细节太到位了……”

    老蒋已经觉得事情不妙了。之前zm有这么细吗?没有吧?

    虽然也强,但没这么神出鬼没……而且不按套路出牌。

    许绿再次出来之后,开始时刻注意全图的视野。

    任何对面有机会出现的草丛,她都会绕着走。

    台下观众给zm加油的声音越来越明显――

    “啊啊啊啊!zm牛逼!”

    许绿心态微不可查地受到了一丝影响。

    这个时候,虞秃鋈怀她看了一眼,道:“没关系,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你的大乔,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大乔。”

    许绿抿着唇一言不发,因为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失误两次了,之前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对面确实是不按常理出牌,但是她失误也是事实。

    而且第一波是她的误报让虞椭苯铀土艘谎,此后就一直被对面的韩吝压着打。

    大家都感觉到许绿的心情跌到了谷底。

    李爹装作没事人一样安慰许绿:“别慌啊小许子,我们都没急呢,你可是掌控全局的大乔,你可千万不能急,输了就输了,第一场而已,而且还不一定呢?”

    许燕北:“死了两次,正常……我们后期照样吊打他们。”

    赵朝新:“嗯,你别气。”

    许燕北等人的话没什么特别多华丽的辞藻,但却莫名让许绿觉得……他们是完全相信着自己的。

    许绿盯着对面裴擒虎的头像看了一会儿,小声“嗯”了一声,原本紧紧扣着手机边缘的手指稍微放松了一些。

    她承认,她一开局确实有点悲观了。

    但是……大乔这英雄是干嘛的?是用来秒人的吗?铁定不是……炸弹猫她是摸不到它,裴擒虎是特别凶,项羽也能把她从回城圈里顶出去。

    但是她可以偷。说到偷,有人偷得过大乔吗?

    对面,他喵的,凭什么在她大乔面前偷袭?

    她出来就是为软辅正名的。

    项羽一笨重的大块头而已。

    裴擒虎后期和超级兵有什么差别?

    刚刚那两拨,许绿差点就被打萎了,现在转念一想,她凭什么萎,对面啥也不是!

    许绿复活之后,看着场内的局势,在心里计量她接下来应该做的事情。

    在下路三个人疯狂追赵朝新的时候,许绿确定对面裴擒虎在开龙,看到赵朝新的血量,没有直接给赵朝新回城的大招,而是做了一个往上路走的假视野,然后悄悄绕到了红区后面的草丛里。

    赵朝新死了之后,他们开始迅速拆塔。这个时候李爹正好清完一波兵线在塔下面苟着,赵朝新的火舞正在对面蓝区和虞鸵黄鹜道丁

    卡着他们打完蓝的时间,许绿在红区边草的正中央放了一个大招。

    “可以过来了!”

    许绿一声令下,其他三人齐齐传过来。

    大乔的大招中心放在草丛的正中央是隐形的。

    一波加速和沉默,许燕北直接闪现开对面的炸弹猫,项羽出的抵抗鞋,直接对着许燕北放了个眩晕,炸弹猫眼看着要丝血逃跑,许绿直接预判他的闪现,在他闪现的位置放了个沉默,让他放不出二技能加速,虞托策反应很快,直接上去就把人带走了,而李爹操作同样炫酷,他玩的花木兰,一套被公孙离净化之后,直接预判公孙离的预判,大家都以为他要往另一个方向走,然而就在公孙离回来的时候,李爹直接一个飞镖上去,把人当场带走。至于开局嚣张至极的项羽,在两个c位置死了之后,直接被四个人群殴到鼻青脸肿才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而似乎是为了嘲讽项羽,虞凸醋畔钣穑各种甩和戏耍,但绝望的项羽却无论如何都碰不到虞偷挠白樱直接心态爆炸。

    赵朝新一换三,完全不亏。

    而这一波,两边的战绩终于从0杠7变成了3杠7。

    下面的观众看得齐齐睁大了眼睛,反应过来之后,他们四人已经带着线把下路的一塔推掉了,顺便拿掉了主宰。

    【靠!好秀好秀】

    【这一波大乔判断好准确】

    【李爹操作你们看到了吗?果然是爹,花木兰玩家发出了羡慕的声音,那个预判,我直接磕头】

    【我觉得啾啾和许燕北也巨秀】

    这一波之后,许绿开始疯狂发挥大乔的优势。

    带线,开团,偷塔。

    中途许绿被项羽和裴擒虎拦截着抓死好多次,韩吝的裴擒虎打她的时候,下手那叫一个狠。

    可许绿头像变黑之后――连表情都没有变化。

    镜头给了许绿一个特写。

    少年猫眼微微眯起,睫毛覆盖着茶色的瞳仁,眼底带着某种算计的光,让人看得有些摸不清头脑。

    弹幕疯狂赞叹许绿颜值高得离谱。

    只有hope的成员和老蒋听到“少年”用阴森森的语气道:“偷我?”

    “我必须让他们明白一个道理――什么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