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美神是世界的瑰宝,不准独占[希腊神话] > 正文 第61章 灵魂神格
    阿佛洛狄忒打算的很好, 心里对于接下来的事情很快便有了详细的顺序安排。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马车刚刚穿过冥界大门飞到水仙平原上方时,阿佛洛狄忒便感受到了纳西瑟斯对他的呼唤。

    他好看的眉头皱起, 一直认真看着他的哈迪斯立刻就察觉到了异常,不由问道:“主宰,有什么问题吗?”

    阿佛洛狄忒揉了揉眉心,询问道:“事情先放一放,找个宫殿给我落脚, 我的分|身刚才联络了我,奥林匹斯神山上可能出事了。”

    哈迪斯一怔,随后面容便扭曲了, 他喃喃着说:“我们才离开神山多久啊……”

    阿佛洛狄忒端坐不语, 神情冷凝,看上去不是很高兴。

    哈迪斯便不再说什么, 驾驶着马车一路驶进了爱丽舍之中。

    爱丽舍乐园又有冥界‘极乐净土’之称,它悬浮于冥界空旷的上方, 如同一座巨大的岛屿, 散发着温和平旭的光。

    拉车的几匹黑马咴咴着在爱丽舍乐园上的边际上落下, 岛屿上长满了薄荷草,还有一丛白杨树林。

    阿佛洛狄忒只抱着丘比特,又哈迪斯带着引路, 其他神明暂时让他们自由活动了。

    哈迪斯带着他穿过白杨林,一座恢宏亮堂的宫殿映入眼帘, 它的墙上涂着色泽度醇厚的深红漆,墙壁上有飞檐,雕着奇形怪状的魔兽,阿佛洛狄忒随便瞥一眼, 但他对魔兽并不怎么感兴趣,也认不出来那是什么。

    他们来到宫殿的门前,将那纯金刻着神奇纹路的大门推开,一片温暖的金光出现在大门后面。

    阿佛洛狄忒抬头看了看,只见宫殿穹顶铺着如蜂蜜般的琉璃瓦,光穿过那琉璃瓦照到宫殿后,便在宫殿中形成了暖金色的光芒。

    阿佛洛狄忒大概地看了一眼宫殿,轻咦一声,问道:“你说那些亡魂住在爱丽舍,为什么我没有看到它们?”

    哈迪斯轻声说道:“能够进入爱丽舍已经是它们的幸运,白杨树林外的草丛便是它们的乐土。”

    阿佛洛狄忒随口问了一句后,便不再说什么,他见宫殿上方有两张王座,便走上去在其中一张上坐下,轻叹一声,与哈迪斯说道:“我看一看神山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能花费的时间久一点。”

    哈迪斯看到阿佛洛狄忒坐的位置,眸中有一丝异色划过,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我不着急。”

    阿佛洛狄忒便闭上了双眼,哈迪斯在他身旁坐下,不由歪头轻轻看他,眼前这位美丽而尊贵的神明原本锐利强大,气势逼人,可在眼睛闭上以后,那股让人发慌的气势便消失了。

    他如同一尊最完美的雕像艺术品,姿态和荣耀都完美优雅至极,无可挑剔。

    哈迪斯微微后仰,以一种很放松的姿态坐在神座上,托着下巴目光空散地落在眼前的地上。

    而阿佛洛狄忒并没有如同出现在涅墨西斯体内那样,将纳西瑟斯取代。

    或许是因为纳西瑟斯的存在本身就极为特殊的原因,不过就算不能取代他,也不影响阿佛洛狄忒和他交流。

    阿佛洛狄忒询问着纳西瑟斯:“神山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纳西瑟斯在神山的冰面中来回穿梭行走,众神站在一个空旷的地方,他找了好一会儿,才在一根挂着冰棱的石柱上现出半身。

    他墨紫色的眼眸漠然地看着下方的众神以及被主神们围在中央的宙斯和赫拉,简单地给阿佛洛狄忒形容了一下事情的起因经过:

    “殿下,在您和赫拉离开后,赫拉没有立刻回去,反而伏在金苹果树上睡着了。宙斯找到了她,然后发现……赫拉怀孕了。”

    阿佛洛狄忒沉默几秒,有些微妙地问道:“宙斯的神子又多了一个,这不是喜事吗?”

    纳西瑟斯沉冷的面容不由一滞,过一会儿后他才说道:“但、但是宙斯不承认那个孩子是他的……”

    阿佛洛狄忒呵呵笑道:“不是他的,难道他说是我的?”

    纳西瑟斯没吭声,阿佛洛狄忒在呵呵笑过后就也没动静了,纳西瑟斯的沉默在此时就代表着承认。

    阿佛洛狄忒轻嘲道:“这些神可真会给自己找乐子,我才离开几天,他们就又惹出事端来,一个都不消停。”

    “和我说的再仔细一点,为什么认为赫拉的孩子是我的,赫拉自己对于此事有什么说法?”

    纳西瑟斯目光停留在那个抱着臂、面容略显桀骜的神后身上,轻吸一口气,这才继续说道:“因为宙斯说,在阿瑞斯出生后,他和赫拉都没有再交|欢过,所以孩子绝对不是他的。而赫拉怀孕的时间刚好在和您离开之后,于是他便这么说了。”

    “至于赫拉,她的说法是她不小心摸了金苹果树上的一朵苹果花,那朵花在被她摘下后,就消失不见了,而她也陷入了困倦之中。等再醒来时,就被宙斯抓到了。”

    阿佛洛狄忒:“那宙斯的诉求是……”

    纳西瑟斯冷笑道:“他想剥离赫拉的神后之位。”

    阿佛洛狄忒也冷笑了起来:“他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神后之位对女神们的诱惑有多大他不清楚吗?他要是剥离了赫拉的神后之位,那些女神们肯定又要闹起来。我都说了不要找麻烦,他还这么做,一定是故意的!”

    纳西瑟斯受阿佛洛狄忒的影响,看向宙斯的目光也充满了厌烦和不耐。

    纳西瑟斯询问道:“殿下,那我们现在该如何做?”

    阿佛洛狄忒冷冷道:“神后之位不能让赫拉丢掉,其他的随便宙斯去说吧。等我把冥府的事情解决后,我会多找点事情让他消停不下来的。”

    “至于如何保住赫拉的神后之位……”阿佛洛狄忒想了想:“你试着劝说让赫拉对法则起誓看看,由法则来证明她没有出轨,只要她没有出轨、背弃婚姻,婚姻神格便会牢牢守住神后神格。宙斯想剥离也没有用,这事情可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

    纳西瑟斯点点头,阿佛洛狄忒想了想,又说道:“对了,如果赫拉的神子诞生时,我还没有回来,你告诉我一下她诞生的是谁,我有点好奇她是怎么一个人繁衍的。”

    纳西瑟斯不由问道:“殿下,您那么确定赫拉她没有出轨吗?”

    阿佛洛狄忒笑了一下,没有回答。他当然确定,赫拉那么清醒,她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抛开涅墨西斯这个身份,阿佛洛狄忒如果想,权利美色实力一起下,总有一个能让赫拉动摇。但阿佛洛狄忒确定自己和赫拉没有暧昧的关系。

    而除了自己以外,阿佛洛狄忒并不觉得有哪个男神有那个魅力能让赫拉失去理智。

    纳西瑟斯轻轻眨了下眼睛,他在冰棱中俯视着下方的闹剧,喃喃道:“我会好好完成殿下的嘱托的。”

    阿佛洛狄忒说道:“……对了。”

    纳西瑟斯鼻尖发出一声轻哼:“嗯?”

    阿佛洛狄忒犹豫了一下,才说道:“盖亚陷入了沉默中,你看看能不能进入她的神殿中查探一下。”

    “但是不要乱来,她毕竟是原始神,要是不小心醒过来对付你就不好了。”

    纳西瑟斯若有所思,应道:“我明白了殿下,等我有收获了,我再联系您!”

    阿佛洛狄忒叮嘱完纳西瑟斯后,便收回了神智,从冥界中睁开眼睛,随即轻轻叹了一声。

    哈迪斯好奇问道:“神山上又出了什么事情?”

    阿佛洛狄忒沉默着,眉眼低垂,浓密的睫羽在他眼底打下一片阴影,神情晦涩不明,几秒后才缓缓说道:“一场可笑的、难以启齿的闹剧。”

    见他似乎不想说,哈迪斯便也没有追问,只是叹道:“奥林匹斯神山上的众神太清闲了,真该让他们都来冥府帮忙。”

    阿佛洛狄忒唇角轻勾,挑眉,不置可否。

    他说道:“我要去深渊了。”

    哈迪斯便站了起来,很积极地说道:“我带你去!我与塔尔塔罗斯殿下很熟悉的,到时候我和你一起请求他,看看能不能将伊阿珀托斯放出来。”

    阿佛洛狄忒笑了一下,却道:“不用,我一人就好。”

    如果只有自己一人,塔尔塔罗斯说不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放自己进去了。再加上哈迪斯的话,可真不好说……

    哈迪斯不清楚阿佛洛狄忒与塔尔塔罗斯之间的关系,听到这话后欲言又止,深深地叹了口气。

    阿佛洛狄忒便笑道:“怎么,有什么不妥吗?”

    哈迪斯想了想,自己为难的表情都摆出来了,阿佛洛狄忒肯定已经察觉出不妥了,这会儿再说什么就显得有些矫情了,还不如爽快说了。

    于是他便隐晦提醒道:“和塔尔塔罗斯殿下打交道的时候,你要谨慎一点,也别全信。”

    阿佛洛狄忒微怔,随即笑了,他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塔尔塔罗斯殿下是坏人吗?”

    哈迪斯摇摇头,碧色的眼眸中带出一点笑意,他轻声道:“我可没这么说。”

    “只不过……唉。”哈迪斯叹了一声,郁闷道:“我被分进冥界时,你也还在神山上还没有被宙斯驱逐,所以你应该也记得神王殿中塔尔塔罗斯殿下和宙斯说的话,他说会‘全力’帮助我统治冥界,宙斯因为这话记恨了我好久,生怕我将冥界统领好后去神山上找他麻烦。”

    哈迪斯喃喃道:“结果你也看到了。冥界的确由我统治不错,可就这几个神明,连神山上众神的零头都不是。”

    “当然,塔尔塔罗斯殿下也没有为难我,塔纳托斯和修普诺斯还有卡戎都是尼克斯大神的孩子,但都很配合我,所以塔尔塔罗斯殿下还是守诺的,就是……”

    “就是说话要打个折扣,不能全然当真、想的太美,是吗?”阿佛洛狄忒含笑说道。

    哈迪斯讪讪点头。

    阿佛洛狄忒眸中有一丝笑意划过,他轻声道:“我明白了,感谢您的衷告,哈迪斯陛下。”

    “那我去深渊了?”

    哈迪斯不自在地点了点头,阿佛洛狄忒笑着与他告别,离开了这个宫殿。

    他刚刚将大门合上、把哈迪斯的视线挡绝在门后,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地方,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黑洞着弥漫着不明的黑雾。

    阿佛洛狄忒微微眯眼,走进了黑雾中,然后便看到了黑雾之下的一条长长的阶梯。

    他唇角微微勾起,顺着那条阶梯走了下去。

    光明神职发挥了作用,将他包裹在光晕中,为他照明。

    塔尔塔罗斯在阶梯的尽头处,深渊神殿中等着他。

    阿佛洛狄忒来时,他正臭着脸,面色不善地看着穹顶上方爱丽舍乐园中的哈迪斯,当听到脚步声出现时,他故意轻哼一声,像是在阿佛洛狄忒面前展示着自己的不快。

    然后他看了过去,泛着圣光的美人挺拔着修长的身姿,踏着优雅的步伐,他虽然不苟言笑,但眉目如画,肌肤赛雪,银发与金色王冠相映成辉,一步一步地向自己走来。

    塔尔塔罗斯心脏跳的仿佛漏了一拍,当阿佛洛狄忒走到他面前时,他脸上的那抹愠色已经消失不见了。

    阿佛洛狄忒曾经和他一起坐在过深渊王座上,如今再来,也丝毫没有自己是客人的自觉,很自然地走到了塔尔塔罗斯身旁,撞了撞塔尔塔罗斯的小腿:“殿下,您往旁边坐一坐,给我让个位置。”

    塔尔塔罗斯怔愣了一下,却也听话的移了过去。

    阿佛洛狄忒抬头,一下就看到了哈迪斯的景象,他笑道:“果然。还好你是在我出了宫殿后才将通道现出来的,要是在哈迪斯面前将通道现出来,哈迪斯肯定就知道你听完了他的全部话,怕是冥府都待不住了。”

    塔尔塔罗斯冷哼一声,不甘不愿道:“要不是他还算勤恳称职,整顿冥府……换作宙斯和波塞冬这样的,我一刻都不会忍。”

    阿佛洛狄忒掩唇轻笑。

    塔尔塔罗斯面色稍霁,主要他也不想在阿佛洛狄忒面前摆出斤斤计较地模样,然后问道:“你来找我是想放出伊阿珀托斯?”

    阿佛洛狄忒摇摇头:“不是,把他放出来了,我之前的计划还怎么进行?但我的确想再进深渊一趟。”

    塔尔塔罗斯撑在右边的扶手上,黑色的发有几缕缠上了手臂,他薄削的唇轻抿,懒散说道:“阿佛洛狄忒,上次你离开时,我记得我告诉过你,那次是例外。”

    阿佛洛狄忒悠悠说道:“今时不同往日,我现在是神域主宰。”

    塔尔塔罗斯问道:“所以呢,这与我这里的规定有什么关系吗?”

    阿佛洛狄忒伸手,把他的脸掰正了对着自己,似笑非笑:“当然有关系,我是主宰,我凌驾于规定之上。”

    “我现在是在命令你,塔尔塔罗斯。把深渊打开,我要进去。”

    塔尔塔罗斯目光闪烁,深深看了他一眼,将脸别开,从他手掌的桎梏中脱离。

    阿佛洛狄忒顺势打了个响指,然后才将手放下。

    塔尔塔罗斯平复了一下心情,起身,将关押在泰坦神的监狱打开,说道:“遵从您的指令。”

    阿佛洛狄忒轻哂,得寸进尺的命令道:“将伊阿珀托斯单独分出来,我只和他一人交流。”

    塔尔塔罗斯斜了他一眼,说道:“幸好你只是暂时的神王,如同神域一直由你掌管,众神一定会被你使唤的苦不堪言。”

    阿佛洛狄忒轻嗤:“因为我只是暂时的,所以我只管一管冥界这种还有救的地方,如果换我一直当神王……算了,想到我手下的神明都是那样懒散不着调的东西,我就一点都不想神王了。”

    阿佛洛狄忒想,如果我以后真的能创世,我手下的神明最低标准也要是哈迪斯这样。

    没有上限。

    塔尔塔罗斯侧目看他,阿佛洛狄忒没有反应,直接步入了深渊中。

    塔尔塔罗斯嘴上嫌弃着阿佛洛狄忒事多,但行动上并没有敷衍,阿佛洛狄忒进来后,圣光被深渊覆盖了,眼前一片黑暗,但他凭借着神职的吸引力判断出此地只有伊阿珀托斯一人。

    他微微一笑,与伊阿珀托斯打招呼道:“灵魂之神,好久不见。”

    回应他的是一片沉默。

    半晌后,伊阿珀托斯惊悚的声音才传来:“阿佛洛狄忒!你怎么又来深渊中了!”

    阿佛洛狄忒嘲弄道:“怎么,我来不得?”

    伊阿珀托斯急急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但你之前不是说,你不会再踏入深渊中的吗?”

    阿佛洛狄忒低低笑道:“遇上了点意外。”

    伊阿珀托斯呼吸顿时重了,他急切问道:“你遇到什么事情了?塔尔塔罗斯殿下能够帮你解决吗?”

    阿佛洛狄忒掌握着他自由的灵魂碎片,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阿佛洛狄忒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笑声明显大了许多,愉悦说道:“无需麻烦他,我也没有事情要麻烦他。我是意外成为了神域主宰,暂时拥有了神域的控制权而已。”

    伊阿珀托斯呆住,普罗米修斯并没有告诉他这些。

    他忍不住多想一点,阿佛洛狄忒专门来和他说这些难不成是为了……

    阿佛洛狄忒声音中的9愉悦还没有散去,只是说出口的话却并不中听:“伊阿珀托斯,我要你的神格,把你的神格给我,然后我赐予你神职之力,你依旧可以动用灵魂的力量与普罗米修斯沟通,作为他与泰坦神之间联络的桥梁!”

    伊阿珀托斯不假思索,直接道:“不……!”

    一片黑暗中,阿佛洛狄忒却还是准确的捏住了他的下颌,让他说不出话来。

    阿佛洛狄忒冰冰凉地说道:“伊阿珀托斯,别急着拒绝,毕竟我现在是主宰,你好好想想,你有没有想从我这里获得的。”

    伊阿珀托斯呆住,须臾后,讷讷说道:“我想要恢复自由,真正的自由。”

    阿佛洛狄忒漫不经心地说道:“就这个?”

    伊阿珀托斯强压住心中的喜悦,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也可以吗?”

    阿佛洛狄忒轻轻的笑声从他头上传来,他说:“当然可以,但我还指望你作为泰坦神的传声筒,帮助他们谋反、然后失败,夺得他们的神格啊。”

    阿佛洛狄忒遗憾说道:“我任神域主宰只是暂时的,只有这段时间能够赦免你。假如我已经得到了他们的神格,或者眼看着快得到了,我现在就赦免你了。”

    “可是你们好像一直都没有动手……看来你与自由无缘了。”

    伊阿珀托斯脸色苍白,阿佛洛狄忒漫不经心问道:“为什么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动手反抗宙斯?”

    伊阿珀托斯小声说道:“普罗米修斯说时机不到……”

    阿佛洛狄忒冷笑道:“我要的就是你们失败,挑时机有什么必要吗?”

    伊阿珀托斯不吭声,阿佛洛狄忒幽幽说道:“就算真的挑到了好时机又能怎么样,你们该不会真以为有可能胜利,然后从深渊中脱困吧?”

    伊阿珀托斯小声:“总、总要试试……”

    阿佛洛狄忒不语,食指与拇指轻轻摩挲着,过一会儿后,他问道:“那如果有一定能脱困的办法,你……”

    伊阿珀托斯几乎是立刻说道:“但凭殿下吩咐!”

    阿佛洛狄忒顿了顿,淡淡道:“还算识趣,不过希望你不是只糊弄我,而是真心这么说的。”

    伊阿珀托斯紧张极了,阿佛洛狄忒重复了一开始的那句话,命令道:“既如此,把灵魂神格给我。”

    伊阿珀托斯迟疑,阿佛洛狄忒:“嗯?”

    伊阿珀托斯小声道:“您先对着法则起誓,确定会帮我脱困。”

    阿佛洛狄忒心想,就算我起誓了又如何,我只是说帮你脱困,那等你脱困后,在对你下黑手呢?

    阿佛洛狄忒虽然这么想,但为了避免伊阿珀托斯被他吓得更不配合,就只把话憋在了心里。

    他对法则起誓,许诺会帮伊阿珀托斯脱困,不是灵魂碎片那种,而是至少占了二分之一的灵魂。

    在他发完誓以后,阿佛洛狄忒毫不客气地就把他的灵魂神格掠夺。

    神格和神职是不一样的,神格中蕴有着力量,而灵魂神格更是一个完整侧的本源神格,潜力巨大,在吸收它后,阿佛洛狄忒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上发生了一些神秘的变化。

    伊阿珀托斯还算配合,阿佛洛狄忒也没有为难他,直接把他的灵魂分了四分之三下来带走,只留了一小半在深渊中,继续留给泰坦神们当通讯器用。

    阿佛洛狄忒面无表情地把伊阿珀托斯的那四分之三灵魂封印,冷冰冰说道:“这部分灵魂我先带走封印,就算以后我不是主宰了,你也不会再回到深渊中。但我暂时不会给他自由,你什么时候能让这群泰坦神动手反抗、赌约失败,你便什么时候拥有自由。”

    “你已经没有神格了,灵魂的自由也被我掌控。伊阿珀托斯,我言尽于此,如果你之后还是慢慢吞吞糊弄我的话……”阿佛洛狄忒嗤笑一声,给伊阿珀托斯留足了想象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