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沙雕女配成了娱乐圈泥石流 > 正文 第57章 057
    司慕一身在局中, 又心怀感激,醒过来第一眼就看到躺在重症监护室的司胜,自然对他更多是愧疚和感动。而且, 那时候他还小,刚失去了最爱的母亲, 恨极了父亲,想必也渴望亲人的爱, 又不知道司胜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无意中会对他亲近, 根本不可能去怀疑。

    后来虽然慢慢发现司胜的真面目, 可认定了多年的事实,已经在潜意识形成习惯, 没有人刻意去解读,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 他不会去推翻之前的定论。

    现在经闻樱这样一说,司慕一才突然清醒。

    是啊, 逻辑根本不通。

    “我会回去好好查一查。”司慕一眼底情绪翻涌。

    他这些年一直过得很痛苦, 因为觉得自己欠了司胜很多,恨不得他从来没救过他。

    可现在发现, 司胜可能真的没救过他,他也高兴不起来。

    司胜唯一的一点点良知, 好像都没有了。他这些年的隐忍和妥协,像个笑话。

    “先别想那么多,我也只是猜测,事情或许没那么糟糕……”闻樱看司慕一脸色很难看,能理解他的心情,踮起脚尖, 在他头顶揉了一把。

    她本意是想安慰他,司慕一却轻轻“嘶”了一声,像是很痛苦。

    “你怎么了?”闻樱吓了一跳,“刚才在湖里是不是碰到哪里了?哪里不舒服?我们去医院吧……”

    她急得眼眶都红了,暗骂自己大意,怎么只顾着自己,就没想想司慕一带着她游那么远,会不会有事。

    “没事,你别急。”司慕一将她拉过来,搂进怀里,轻声道,“刚才掉进水里的时候,我感觉有点头晕,所以才让你呛了水,对不起……不过你不用担心,当年我和司胜,就是在岸边被人发现的,我俩都落水过。我头确实有点疼,可能是受到刺激,我也许快恢复记忆了。”

    闻樱抬头看着司慕一,眼神变幻莫测,像是想说什么又不太确定。

    “你想到什么了?”司慕一鼓励地说,“跟我就直说吧,不必有顾虑。”

    闻樱犹豫一下,还是直接说了:“其实,我掉进湖里的时候,也觉得有点熟悉。”

    司慕一微微一怔,忽然激动起来:“你出意外也是十年前?”

    闻樱点点头。

    两人对视一眼,心里的想法都差不多。

    莫非……

    会这么巧吗?

    “你还记得上次在咖啡馆,有人来挑拨我们关系时说的话吗?”安静了一会儿,闻樱再次道,“她们说,你跟哥哥,十年前就认识。我在想,那两人说哥哥上玄虎寺的话是真的,会不会这句也是真的?毕竟挑拨离间这事,越真效果越好,你说呢?”

    “可闻哥也说不认识我。”司慕一有点迷糊,“总不能,闻哥也失忆了?”

    “也许是个误会,但那个npc应该认为这事是真的。也就是说,你俩有什么事,让她误会了。再简单点,你俩有过交集,但你俩自己都不记得了。”闻樱其实从上次就在思考这件事,只是当时没说出来,“走,我们回去找哥哥。”

    npc跟闻弦意在一起生活过,她知道的信息,多半来自闻弦意。

    原本录完表白片段,后面还有个后采,闻樱给剧组请假都是到明天。

    现在两人收拾好行李直接离开,节目组也没好说什么,杨导甚至是松了口气。不管豪门水多深,周榕是节目组的人,这事节目组就脱不了关系。司慕一和闻樱不跟他们计较,他们就谢天谢地了。

    闻樱他们是没时间计较,连夜坐飞机回家。

    闻弦意都睡下了,被敲门声惊醒吓了一大跳,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这事确实也不小,假如当年的事情另有隐情,闻樱也牵扯在内,那她受伤穿越的事情,或许都可以找到答案。

    “可我确实不认识你。”闻弦意听完后,也很疑惑,“我很确信,我没有失忆。”

    闻樱想到一件事,偷偷问系统:【小海,你没对我哥用过失忆卡一类的东西抹去他的记忆吧?】

    【绝对没有,我们不能篡改宿主以外的普通人的记忆。】系统急忙道,【更何况,上一任又没你这么能套路,她都没用过道具卡。】

    闻樱:【……不对,那你说的改善体质是怎么回事?】

    【那是系统自动分配的奖励,她选择了改善体质。】系统说。

    他应该没有撒谎,闻樱也无奈了:【你能不能帮司慕一恢复记忆?你想要多少张道具卡都行,我去攻略……】

    【不是我不帮你。】系统打断她,【他是在我出现前失忆的,跟你小时候的记忆一样,我做不到,你挣一百张道具卡都没用。】

    “那樱宝出意外是什么意外?”司慕一在问闻弦意,“她是不是也坠湖了?”

    “不是在湖里。”闻弦意摇头,“在游乐场边上。”

    闻樱一愣:“可你说,我从来没去过游乐场。”

    “你确实没去玩过。”闻弦意愧疚地说,“这事是哥哥对不起你……”

    当年父母去世后,兄妹俩都过得不好,闻弦意心疼妹妹,就想带她去从来没去过的游乐场玩。

    可是还没到门口,他接到电话需要处理一件事情,他以为很快能处理好,就将妹妹放在旁边的甜品店,让她先吃点东西,等自己回来再带她去玩。

    然而事情没那么简单,闻弦意被一群老员工为难,焦头烂额,将妹妹忘到了脑后。再次想起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妹妹晕倒在游乐场旁边,看起来像是想去游乐场玩,最后不知道被谁袭击。

    他报了警,可也没查到什么线索。

    闻樱想起上回坐摩天轮的时候,脑子里闪过的画面:“我应该进去过游乐场,可为什么……等等,那游乐场叫什么名字?位置在哪里?”

    司慕一说了,闻樱拿出手机在地图上搜索。

    游乐场已经拆了,但是那个位置不会变动,闻樱放大地图,看到离游乐场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湖。

    “小花,你们当年落水的那个湖,是不是这里?”闻樱将地图拿给司慕一。

    司慕一一看就确定了:“就是这里。”

    三人互相看看,都忍不住有点激动。

    如此看来,果真不是巧合。

    “我明天再去那家医院看看。”闻弦意说,“病例应该还在,或许你当时真的有过落水的经历。”

    当年他毕竟也还小,看到妹妹那样吓都吓死了,又内疚得不行,估计很多细节都没注意。但如果闻樱当时真的跟司慕一他们在一块儿,以他俩受伤的激烈程度来看,落水只怕不是一时半会儿,病例上应该有记载。

    “我去警察局再看看。”司慕一也道,“还有那个罪犯,如果他不是人贩子,为什么要撒谎担下责任?”

    “那我去湖边看看。”闻樱说,“或许能想起点什么。”

    几人商议完后,草草睡了一觉,一大早就都醒了过来。

    “我陪你去湖边。”司慕一又改变了主意,“我也去试试,能不能找回记忆。”

    “我也去。”闻弦意也不放心,“医院这么早还没正常上班,我知道发现樱宝的地点。”

    于是三人一起去了,可惜十年过去,环境已经大变样,他们什么都发现,也没恢复记忆。

    闻弦意倒是对发现闻樱的地方记得很清楚,蹲在那里暗自难受。

    “哥哥别看了,或许这地方跟我们的事情根本无关。”闻樱将他拉起来。

    “什么意思?”闻弦意不明白。

    “我有那个npc的记忆。”闻樱歉意地说,“她住院的那半个月,其实一直清醒着,只不过她没有我的记忆,怕露馅,故意装昏迷,就是为了套取信息。既然在医院是装的,那她也可能从湖边走来这里装死……”

    闻弦意第一次知道这事,心情复杂,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没关系。”看太阳渐渐升高,司慕一对闻樱道,“我相信查清楚别的事情,真相自然就出来了。樱宝,你回剧组去吧,这些事情,交给我和大哥来查就好。”

    闻弦意也不想让闻樱涉险,都顾不得纠正司慕一改了称呼,赞同道:“对,你签了合同,回去好好拍戏,我们一旦有任何消息,都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闻樱其实想留下来帮他们,但是转念一想,确实剧组那边也不能耽搁,而且贺亭笙那条线也不能放弃,便点头答应了。

    “我送你去剧组。”司慕一说。

    昨天刚得知自己可能被骗的时候,他一刻都没耽搁,直接赶回来,恨不得连夜查出真相。

    但是一晚上时间过去,他已经彻底冷静下来,努力恢复正常的生活节奏。

    闻樱还有点没明白:“不用送的,我自己可以。”

    “我想跟你多相处一会儿。”司慕一腻腻歪歪地说,“现在《真心》录完了,你在剧组就没那么容易请假。我之后还有世界赛,得出国去打,你不想多看看我吗?”

    闻樱:“……”

    刚刚还在紧张地破案推理,突然就转变成谈情说爱,老实讲,她情绪转变没那么快。

    不过,司慕一说的也是事实,闻樱最终还是没有拒绝。

    但司慕一目的真的这么单纯吗?

    当然不是。

    他知道闻樱打算从贺亭笙身上下手,去打听祁苒的消息,他当然相信闻樱,但他不相信贺亭笙。

    樱宝那么漂亮,性格又好,两人还演情侣,万一贺亭笙有非分之想多麻烦。

    他上回是偷偷摸摸去的,剧组都不知道。

    反正最后一期节目快播了,他当然要光明正大去一回。

    无论什么时候,保护女朋友才是最重要的事。

    闻樱没想到司慕一有那么多小心思,一路上都在想要怎么突破贺亭笙的防线,让他说出祁苒的故事。

    结果两人一进剧组大门,就看到了祁苒。

    “怎么回事?”司慕一瞬间警惕,“祁苒也出演了?”

    “原本是没有她的。”闻樱也有点懵,她才走两三天,剧组就换人了吗?

    不过,如果祁苒真的来参演,她倒是不反对,跟本人接触更便利。

    “哇哦,今天运气真好,t神也是来探班的吗?”两人还没来得及询问,便有记者涌上前来。

    原来祁苒不是来参演,而是来探班的,还带了记者前来。

    这都还没开机呢,这么迫不及待?

    闻樱看了她一眼。

    “樱樱你终于回来了,我还担心今天见不到你呢。”祁苒微微一笑,亲亲热热地跑过来抱了她一下,好像之前的矛盾都不存在。

    闻樱都担女主了,不至于连这点演技都没有,甜笑着道:“你还说呢,来也不告诉我一声,不然我肯定早回来了啊。”

    记者对着两人“咔嚓咔嚓”一通拍,又问了些问题。

    两人都演得很好,回答很官方,没什么爆点。

    “可以问t神几个问题吗?”太官方的回答总没什么意思,记者将注意力转到旁边的司慕一身上。

    “我可以吗?”司慕一一直站在闻樱身边,闻言转头征求她的意见。

    记者群里发出一阵“咦”、“哇哦”此起彼伏的起哄声。

    “你……当然可以啊。”闻樱有点脸红,嗔怪地看他一眼,往旁边让了一点。

    记者见状可高兴了,一上来就迫不及待:“你俩是录完节目就一起过来了吗?这是不是说明,t神你已经成功追到闻樱了?”

    “这个不方便剧透。”司慕一说,“大家可以过两天去节目里找答案。”

    记者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有个大嗓门抢着问:“t神你前两天拿冠军的时候,接受采访说喜欢女孩是真的吗?为什么喜欢女孩?”

    《真心》录制之前,秋季赛决赛刚打完,司慕一带领的tf战队毫不意外又拿下了赛季冠军。

    当时主持人采访冠军战队,自然不会放过司慕一,问了他很多感情方面的问题,这记者显然对他还挺关注。

    “因为女孩都是天使。”司慕一说完,还看了眼闻樱,像是在对她表白,惹得大家又是一阵起哄。

    闻樱:“……”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生孩子?”更多记者抢着问,“准备生几个……”

    司慕一等他们安静一些才说:“这些没怎么想过,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做到的事,就顺其自然吧,不过我已经给我未来的女儿起好了名字。”

    记者:“你给女儿起了什么名字?能分享一下吗?”

    “取了好多。”司慕一说,“比如,有一个是闻竹,因为竹子品性高洁,四季常青,象征着青春永驻;而且‘竹报平安’,竹子还代表着平安,我希望我女儿能够平平安安……”

    “不是,等等。”有个近处的记者打断他,“你的女儿,为什么会姓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