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小奶猫他又在打工 > 正文 第72章 晋|江|文|学|城|首发
    白琉实验室里的一个同事, 为了解压,下了班来这里调酒玩儿,

    白琉被那个同事各种邀请, 所以趁着没人跟他抢弟弟,就带着弟弟来见世面。

    万万没想到, 世面还没怎么见呢, 就先见着了熟人。

    不远处,谢沉跟面前的女孩儿,那个姿势,从他跟漓漓这个角度看, 可不怎么纯洁。

    “漓漓, 你——”

    白琉哄弟弟的话还没有说完, 就看到身旁的弟弟,噔噔噔的几步跑了过去。

    谢沉在听到白漓那声先生后,就已经坐的离女孩儿远了远。

    “先生。”

    白漓像个小炮弹似的扎到谢沉怀里, 往他腿上一坐, 把脑袋埋到了他的颈窝,委屈的让谢沉心里都紧了紧。

    “乖,我在呢。”

    对着来搭讪的人冷漠无情的谢沉,此刻,面对着怀里的委屈包, 只有哄的份儿。

    “我没跟别人说话。”

    他安抚的轻拍着白漓的后背,低低道:“真的,别人找我说话,我没理。”

    白漓吸了吸鼻子, 还是不抬头。

    “我看到了。”

    他控诉道:“你们离的那么近!”

    好脾气的猫猫, 对先生的占有欲却是强的很。

    酒吧里各种气息都有, 白漓闻着谢沉的身上都好像染了香水的味道。

    他心里头酸酸涩涩的,难受的不行。

    谢沉耐心的安抚着,哄着。原本站在谢沉面前的搭讪女孩儿,脸色变了又变,最后,还是转身走了。

    她算是见识了。

    传闻里谢沉对谁都冷,不近男色不近女色,都是假的!

    他是对人冷,可对那个男孩儿,宠的简直让人眼红。

    “漓漓。”

    走过来的白琉,看着弟弟坐在谢沉腿上,满脸都写着我不乐意,他打断这俩人的互动,原本是想发挥一下,给姓谢的上点眼药。

    可目光落到白凛身上,他条件反射的叫了一声:“大哥?”

    这眼睛闭着,怎么看上去跟嗝屁了一样。

    提到了白凛,白漓总算肯露出头来。

    谢沉不动声色的观察了一下,小孩儿眼睛湿漉漉的,眼皮子也红了起来。

    今晚上,怕是要好一顿哄。

    “他心情不太好,我陪着他来喝酒。”

    谢沉简单利落的把事情解释清楚:“然后,他喝醉了。”

    白琉瞅瞅醉倒的大哥,反应过来,撇了撇嘴:“活该。”

    他昨晚上都好心提醒了!

    可谁让大哥不但不听,还警告他不让他接近于音。

    “我找人来接他。”

    白琉存的有于音的电话,他当场给于音打了个电话。

    “我没空管他,我还要去实验室加班。”

    “你要是也不想管他的话,那我就把他丢酒吧了?”

    “对了,这酒吧人挺多的,好像还有人总盯着我大哥看呢。”

    “估计会有好心人照顾他吧,我看着好心人挺多。”

    白琉三言两语的几句话,让电话那头的人,当场挂了电话,急匆匆往这里赶。

    解决完了大哥。

    白琉眼珠子一转,憋着坏水开始想对着某人泼。

    “谢先生。”

    白琉看着谢沉,语气听上去温和和的:“你在这里还挺受欢迎的呀,都怪我跟漓漓来的不是时候,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早知道,我跟漓漓应该晚点来的。”

    谢沉:“?”

    谢沉眼底划过一抹危险的意味,他抬眸,冷冷跟白琉对视几秒。

    白小六无辜眨眼。

    “我懂,酒吧里头搭讪很正常,你条件又这么好……正常。”

    眼看着威胁没用,而怀里的小孩儿被亲六哥那些话给挑唆的脸色都要不对。

    谢沉心里一紧。

    他当机立断的起身,远离这个语言艺术十级学者的白家六哥。

    “我头有点晕,先带漓漓回家了,大哥麻烦你多照顾。”

    谢沉说完就带着人走,一秒都不带停留的。

    白小六懵逼。

    “你回来!!!”

    谢沉傻了才回去,他牵着白漓的手,头也没回的大步走了出去。

    白漓听着六哥的声音,本来还想回头看,可先生说他头晕了……

    没过太久。

    白漓跟谢沉坐上车,司机在前面开车,总觉着今天的气氛有点不太对。

    谢沉看着从上车后,就脸贴着玻璃往外看的小孩儿,叹了口气。

    “漓漓。”

    他叫了一声。

    白漓没动,依旧执着的看着外头飞速闪过的夜景。

    谢沉见状,只好一点点哄着人:“我不怎么去酒吧,也不像你六哥说的那么受欢迎,今晚只是个意外。”

    “骗猫!”

    白漓看着玻璃,气鼓鼓的蹦出俩字。

    谢沉被这声骗猫给逗的有点想笑。

    他伸出手,把面对着玻璃的被骗猫猫给拉过来。

    “我不骗猫。”

    谢沉说道:“除了漓漓,别的人,我都不会离的太近。”

    白漓不吭声,也不知道对这话信了没有。

    谢沉各种好话说了一路,听得前头的司机都是胆战心惊的。

    司机可不知道这个漓漓,就是那只奶猫漓漓。

    不过,他知道,这两个叫漓漓的,胆子都很大啊。

    他还没见过谢沉这么好声好气的哄着谁呢。

    直到抵达别墅。

    谢沉还是没把猫猫给彻底哄好。

    白漓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就高兴不起来,更别提哄好了。

    好在谢沉也不喜欢身上的味儿,他一回去,就洗了个澡。

    洗完澡。

    白漓趴在他身上到处闻着,酒气还有一点儿,但那些乱七八糟的香水味儿,都已经没了个干净。

    谢沉陪着白凛没少喝酒。

    他说头晕,头是真的有些晕。

    “漓漓。”

    床上,谢沉看着坐在被子上的雪白小奶猫,低低保证道:“我下次不去酒吧了,也不让别人离我太近。”

    “不生气了,好不好?”

    白漓左爪爪踩着右爪爪,漂亮的琥珀瞳里倒映着谢沉的俊脸。

    “我还是有一点点生气的。”

    他瓮声瓮气的喵喵道:“我不想让别人碰到我的先生。”

    当初被谢沉捡回来后,还想跑,还不想被养的小奶猫,如今,却是把谢沉当成了他自个儿的所有物。

    谁都不可以抢,碰一下都不可以。

    谢沉喜欢奶猫的这份依赖,以及,从依赖进化而来的这份霸道。

    很可爱。

    可爱到让他心头都是愉悦的。

    “好。”

    他把小奶猫给圈在怀里,垂眸看着:“以后谁都碰不到你的先生。”

    “离的太近也不可以。”

    “嗯,我记住了。”

    谢沉一一答允,在意识愈发深陷前,他低头,亲了亲奶猫的脑袋。

    白漓爪爪捂着脑袋,看着说着话就睡过去的先生,呆了呆。

    “喵?”

    还没有把猫猫哄好呀?

    谢沉呼吸间还带着点酒气,白漓耸了耸鼻尖,最后没办法的嘟囔了一下,跟着贴上去一块儿睡。

    次日。

    谢沉醒来的时候,还是带着些不适。

    他喝了杯温水,堪堪将那股不适压了下去。

    床上的猫猫睡的四爪朝天,没心没肺,丝毫看不出来昨晚上闹脾气的模样。

    谢沉洗漱过后,见时间还早,于是又躺了回去,继续看奶猫睡觉。

    “喵。”

    做梦的小奶猫,皱了皱脸,迷迷糊糊的喵着,不知道在喵什么。

    等了好一会儿。

    白漓终于醒过来,他醒过来的第一句喵喵,就是要辣条。

    谢沉听得一头雾水。

    “什么辣条?”

    白漓眼神里透着迷茫,他歪了歪脑袋,呆呆的道:“你说,要给我买辣条呀。”

    谢沉:“……”

    谢沉眉头紧皱,完全不记得有这回事。

    上次漓漓从外面杂货店里带回来的两包辣条,就让他给藏了起来。

    奶猫舌头怕辣,根本吃不了辣条,他怎么可能会答应要买。

    白漓还在迷瞪:“喵。”

    给我买的辣条呢。

    谢沉看出来不对,哄他道:“你再睡一会儿,醒了就有辣条了。”

    白漓闻言,啪嗒一下,躺回床上乖乖闭眼睛。

    睡了个回笼觉,再醒来,果然,小奶猫不再喵喵着要辣条。

    谢沉松了口气。

    鉴于前一晚的酒吧事件,谢沉第二天也在费心哄着。

    尤其是小奶猫昨天睡前说了句:“我还是有一点点生气的。”

    这一点点,谢沉都不允许有。

    “漓漓,晚上有个生日宴,你要去么?”

    A市上层圈子里,各种宴会不在少数,但谢沉平日里很少露面。

    这个生日宴,让他感兴趣的原因,也不是宴会主人身份多贵重,而是不久后,他的漓漓也要过生日。

    谢沉自己的生日过得简单,每次都大多在家里过。

    父母不在,只有谢伯为他煮一碗长寿面,再给他加俩鸡蛋,多做些菜,便算是庆祝了。

    外人给送礼物什么的,他收归收,也并不在意礼物。

    白漓想了下,问道:“生日宴,是什么样的?”

    “很大。有很多人都在场,为过生日的那个人送上礼物。”

    表面看,生日宴就是谢沉解释的意思。

    但实际上,圈子里的这些宴会,真正的目的大多都是交际,稳固以及拓展人脉。

    “那去吧。”

    白漓瞅瞅谢沉,心里头偷偷藏了点自认为隐秘的心思。

    生日宴很大。

    人很多。

    他现在已经不单单是只猫猫了,他还可以变成人!

    而变成人,陪着先生去生日宴的话,就可以让很多人看到他的先生,是他的。

    白漓想到这里,又点了点头,重复道:“要去的。”

    以后先生去的地方,他都要去。

    谢沉听他要去,抬手把他抱起来:“那下午早点回来。”

    白漓乖乖点头。

    谢沉抱着刚起的奶猫去浴室洗漱,而小奶猫趴在他肩头,还在想着生日宴。

    比如。

    生日宴上,他得穿顶好看的衣服,还要把先生给看的牢牢的。

    小猫咪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今日份的小猫咪,只是想把他的先生,炫耀给别人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