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女装王座[无限] > 正文 第51章 生物工程(3)
    “这……这不合适吧……我已经有爸爸了……”

    曾有钱尴尬的看向自己的父亲, 显然是不愿意叫白洛爸爸。

    白洛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做,懒得再继续跟曾有钱耗费时间,于是越过曾有钱, 就抱着书本直接离开了教室。

    曾有钱张了张口,想要叫住白洛, 可是又不知道白洛的名字, 一张口只能想到白洛刚才让他叫爸爸,于是只能就此作罢。

    英语课结束之后, 今天的课程就全部结束了,接下来的时间全都是自由活动。

    因为上完英语课,已经是傍晚六点半, 大部分学生都前往食堂去吃饭了, 白洛也去了食堂。

    不过他不是去吃饭的, 他是想去碰碰运气,试试看还能不能再次遇到康尧。

    食堂里的菜色十分单一, 没有蔬菜,全都是肉食,并且大部分是鸡肉、老鼠肉这一类。

    而这些做好的肉类, 看着也不是很正常,总感觉像是得了什么怪病似的。

    白洛在食堂蹲守了一个小时,食堂里的学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他也没有等到康尧出现。

    无奈之下,白洛只能先去找自己的宿舍。

    他目前所得到的资料,只告诉了他班级、专业和课程安排信息, 他还不知道自己到底住在哪里。

    整个学校,就一栋宿舍楼,宿舍楼的楼门前还贴着三个巨大的字牌。

    白洛很容易就找到了宿舍楼, 然后发现宿舍楼的墙上还粘贴着大一新生的入住名单和宿舍晚归注意事项,崭新崭新的,显然是刚贴上去没两天。

    白洛这次的身份,正好就是大一新生。

    这宿舍名单倒是出现得及时。

    白洛迅速从一堆名单里找到了2021级生物2班的所有同学分配名单,然后再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宿舍:423

    成员:钟离、邱志斌、白依依、方丽馨

    白洛看到成员名字的时候,也是稍微的怔了一下。

    没想到这宿舍竟然还是男女混住的。

    除了钟离,他并不知道另外两个人是谁,也没有办法判断另外两个人是从外面进来的人,还是海市蜃楼里的。

    不知道康尧是不是大一的新生?登记的名字又是不是康尧?

    白洛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一目十行的扫过所有的宿舍分配名单,结果没想到,还真被他找到了康尧的名字。

    是的,就是康尧,而不是【苏瑶瑶】。

    所以,白洛已经可以确定,他看见过的那个康尧,就是海市蜃楼里的康尧,而不是现实里的康尧跟过来了。

    白洛又看了一下康尧的班级,是2021级生物7班。

    白洛把他和康尧俩个人宿舍的其他三位室友的名字都记住了,然后便去找宿管阿姨领钥匙。

    他也不需要出示什么证明,宿管阿姨的电脑系统里存有白依依的档案,人脸识别通过以后,宿管阿姨就直接把钥匙给他了。

    白洛拿着钥匙,上了四楼,找到了423宿舍,用钥匙开了门。

    宿舍里是上铺床位,下铺书桌的陈设,全都收拾得整整齐齐,似乎还没有人入住过的样子。

    每一个书桌上都放了一个名牌,分别就是入住的四位学生的名字。

    白洛走到了放有【白依依】名牌的书桌前停下,把课本放下,然后把床和书桌都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

    床上很简洁,除了被子、枕头、褥子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书桌的书架上摆放的都是书,还有一些生活用品。

    而唯一的抽屉是上锁的,钥匙就插在锁孔里,白洛拿着钥匙拧了一下,就把抽屉打开了。

    抽屉里放了一个手机充电器,但充电器是固定在抽屉里的,根本拿不出来,他要是想给手机充电,只能把手机放到抽屉里去充。

    白洛拿出自己那个老旧的翻盖按键手机看了一下,电量只剩百分之三了,于是并没有犹豫什么,就把自己的手机放进了抽屉里,开始给手机充电。

    手机充电还要好一会儿时间,趁此机会,白洛把抽屉锁上,拔掉了钥匙,然后就往康尧所在的宿舍走去。

    康尧的宿舍在七楼,白洛一路爬楼梯爬到了七楼,然后去敲响了康尧的宿舍门。

    “叩、叩、叩。”

    敲门声落下之后,来开门的却并不是康尧,而是康尧的室友。

    白洛往宿舍里看了一眼,也没看到康尧的身影。

    “你好,我们班上有个女同学喜欢康尧,特地拜托我过来把告白信交给他。”白洛随意找了个借口。

    康尧的室友们闻言,顿时就起哄的吹了吹口哨,然后告诉白洛。

    “康尧现在不在宿舍,他跟6班的张强立了赌约,今晚要去学校后山比拼谁的胆子大。”

    “学校后山?”

    白洛眸色微动,立刻就从康尧的室友们的这句话中抓取到了关键的信息。

    学校的后山肯定有什么可怕的传闻,不然康尧和张强不会挑选这个地方去练胆。

    所有的传闻都不是空穴来风,他想要了解这所学校,不知道这所学校的传闻怎么能行?

    他的手机没有办法上网,他也不知道学校的校园论坛在哪里,想要了解这些传闻,要怎么知道呢?

    答案很简单,就是问康尧的室友们。

    他刚才只是说来了找康尧,并没有问康尧做什么去了。

    要是不喜交谈的人,回答完他康尧不在,就不会再说什么了。

    可是康尧的室友们却额外告诉了他康尧跟人立下了赌约,还把赌约内容都告诉他了。

    所以,他想知道学校后山更多的消息,只需要稍微问一下就可以了。

    “你们看起来都很怕去学校后山?”白洛问道。

    “当然怕啦。”

    康尧的室友们神神秘秘的看着白洛,接着道:“听说学校的后山以前是一片坟场,半夜的时候经常闹鬼。”

    白洛:“…………”

    你们不是就是鬼吗?还怕什么鬼。

    这话白洛自然是不会说出口的,只是虚心问道。

    “怎么个闹鬼法?”

    “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啦,都是听说的。”

    康尧的室友们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以前在这里呆过的学姐学爱上书屋校的后山就会发生怪事,然后呆在附近的同学都会离奇消失。”

    “好的,谢谢你们了,既然康尧今晚不回来的话,那我就等他什么时候回来了,再把信送过来吧。”

    白洛转身离开了七楼,回到了四楼自己的宿舍,然后把抽屉打开,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这么一会儿的时间,手机的电量已经充到百分之十,勉强能够用一会儿了。

    这里的康尧,是海市蜃楼里的怪物。

    但是,海市蜃楼里的怪物也不全都是坏的,女鬼王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所以,白洛准备亲自去后山看看,然后跟这里的康尧接触一下,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然后再做打算。

    天空还下着绵绵的细雨,但是天色还没有完全变黑,只是十分黯淡。

    白洛拿着手机,走出了宿舍楼,撑着伞便往后山赶去。

    这里的学生的确都对后山十分忌惮,越往后山这边走,活动的学生就越少,而出现在这附近的学生,多半都是刚刚入学,还什么消息都不知道的新生。

    白洛撑着伞往里面走了一段距离,远远的就看到了站在雨中的康尧。

    康尧身量极高,身形也较为壮硕,因此很容易就能辨认出来。

    他站在雨中,时不时的就低头看一下自己的手机,人也来来回回的踱着步,似乎是十分不安。

    白洛尚且不清楚这个康尧的品性,因此选择了较为保守的做法,撑着伞走了过去,装作完全不认识康尧的样子。

    “同学你好,打扰一下,我是刚入学的大一新生,正在找自己的宿舍,结果不小心迷路了,请问你能告诉学校宿舍在哪里吗?”

    康尧听到声音,立刻就把自己的不安掩饰了下去,抬起头来看向白洛。

    他看着白洛的眼神很陌生,但态度倒是挺有耐心。

    他抬起手指了一个方向,然后告诉白洛。

    “往那个方向走1.5公里就到了,宿舍楼的楼门前有三个很大的字牌,你去了就能看到的。”

    白洛闻言,脸上露出一抹尴尬之色:“抱歉,我路痴得厉害,你能带我过去吗?”

    “啊,这个啊,不行啊……”

    康尧也为难得很,“我跟人约好了今晚要在这里比拼谁的胆子大,赌约已经开始了,我不能离开这里的。”

    “跟人约好了比拼胆量啊……”

    白洛装作有些好奇的样子:“是要在这里呆一个晚上吗?”

    “那是,不呆一个晚上算什么英雄好汉。”康尧理所当然的道。

    “可是,学校宿舍墙上贴着的晚归注意事项里特别提醒了,晚上不能夜不归宿,如果十二点前没有回到宿舍的话,是会被惩罚的。”白洛说道。

    “我知道啊,可是我都跟人约好了……”康尧满脸纠结。

    白洛看着康尧,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不管是海市蜃楼里的怪物,还是现实里的人,可能只要是叫康尧,脑子就比较简单吧……

    刚才白洛为了确定康尧的品性,分别做了两个简单的测试。

    第一个,自然就是向康尧问路了。

    康尧不认识他,并且自己因为呆在后山而感到十分不安,但还是耐心的给白洛指明的宿舍的方向,足以见得康尧本性还是可以的。

    第二个,白洛说自己找不到去宿舍的路,可却告诉康尧学校宿舍楼的墙上贴着宿舍注意事项。

    如果白洛没去过宿舍楼,又是怎么知道宿舍注意事项贴在墙上的呢?

    康尧竟然完全没有对这一点产生一丝一毫的怀疑,只是单纯的纠结晚归和留下比拼胆量这个问题,足以见得康尧的脑子之单纯。

    海市蜃楼里的这个康尧,似乎是跟现实里的康尧的性格差不多,也没什么坏心思。

    不坏的鬼,白洛基本上也都是能帮就帮一下,更何况这鬼还跟康尧一样,白洛实在是难以袖手旁观。

    宿舍注意事项里既然特别提醒了不能夜不归宿,那就是肯定是有原因的。

    在不明确危险是什么的情况下,最好还是先避免。

    海市蜃楼里的怪物也是会遇到危险的,就好比夢幻庄园里考核不合格,被女管家杀死的那些宾客一样。

    白洛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康尧就这样把自己给作死。

    看康尧现在这个样子,估计是不会轻易妥协跟他回宿舍的。

    既然如此,那他就只能把康尧打晕,然后拖回去了。

    只是,白洛尚且还未来得及动手,原本就黯淡的天色却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

    天空中飘洒着的绵绵细雨,忽然就变成了纷纷扬扬的纸人,从头顶上落下来。

    白洛撑着伞,因此这些纸人从天空之中飘落下来,就顺着白洛撑开的伞滑落下去了。

    而这些原本只有手掌大小的纸人,落到地上之后,迅速吸收了地面上残留的雨水,竟然没有被泡烂,而是迅速的变大,很快就变得跟正常人的身高一样了。

    他们挥动着纸手臂,就朝着白洛和康尧冲了过来。

    白洛撑着伞往前一挡,就把这些冲过来的纸人给推开了。

    而那些逗留在后山周围,还没有来得及离开的学生们,却瞬间就被纸人包围了起来,纸人围成了一个牢笼,将他们困住,当纸人散开之时,原本看起来还活生生的学生已经完全被同化成了纸人,然后跟着这些纸人一起,朝着其他人包围过去!

    “这都是什么东西啊——”

    康尧不知道从哪儿捡起一根树枝,就用力的挥动着,想把那些纸人给挡开。

    但是树枝根本没什么用,很快就被纸人们被折断了。

    “同学,你有火吗?我们放火把这些纸人给烧了!”

    康尧大声问道。

    “没有。”

    他又不抽烟,怎么可能随身携带打火机。

    而他获得奖励里也没有打火石这类可以生火的东西。

    “那可怎么办啊?这么多纸人,不烧没法解决啊。”

    康尧已经撑不住了,白洛将油纸伞收了起来,往康尧面前一挡,就把靠近他的纸人全都给拨开了,同时伞尖往前一扎,就直接扎穿了一沓纸人的胸膛。

    可这些纸人被扎穿了胸膛,却并不会停止活动,它们仍旧挥舞着手臂,朝着白洛和康尧围拢过来。

    并且因为吸收的水分越来越多,身体也变得越来越庞大。

    白洛眉心轻蹙,把油纸伞给了康尧使用,然后自己则是拿出了刚到手不久的金剪刀,直接就朝着纸人的脖子剪了下去。

    纸人的脑袋很轻易的就被剪掉了,但是他的身体依然如常活动。

    这些纸人,根本杀不死。

    随着纸人的数量越来越多,白洛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变得不顺畅了一些,好像空气里的氧气突然就变得稀薄了。

    眼见着又是一大堆纸人朝着白洛涌过来,白洛迅速的剪掉了几个纸人的手臂和脑袋之后,眼尖的发现,随着纸人身体的变大,它们身上那隐约可见的血管脉络,还有跳动的心脏也变得清晰起来。

    甚至,白洛都能看到它们的喉管,和呼吸的时候心肺的收缩动态。

    空气里的氧气,变得更加的稀薄,白洛明显感觉自己已经从呼吸不畅变得喘不上气。

    他明明不是呆在密闭的空间里,为什么会出现氧气不够的情况呢?

    是这些纸人在呼吸!

    这些纸人,似乎跟人类没什么区别,人类该有的生命活动,它们也有,只是它们不会死。

    也许,解决这些纸人的办法,不一定是杀死它们!

    白洛眸色微顿,想到了什么,立刻就把手里的金剪刀给收了起来,然后把上次夢幻庄园里获得的奖励红酒拿了出来。

    康尧见状,整个人都感觉不对了。

    “大哥,命都快没了,还喝什么酒啊!”

    康尧用力的挥动着手中的油纸伞,油纸伞可比树枝好用多了,一扫扫走一大堆纸人。

    只是,这些纸人根本不会死,也不会停歇,没多一会儿,康尧的手臂就已经快要抬不起来了。

    “不是我喝。”

    白洛只是回了这么一句,就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把所有的酒瓶全部砸碎,任由那深红色的液体流淌满地,与地面的雨水融合在一起。

    “靠,你不喝也不用这么浪费啊!”

    “你要是不喜欢喝红酒,给我喝也行啊……”

    康尧看着满地的红酒,都心疼死了。

    这些红酒看起来好贵的样子……

    然而,他话语刚刚才落下,就见着原本全都步履坚定朝着他们围拢过来的纸人们,白色的纸脸上突然浮现一片又一片的红晕,身形也变得摇摇晃晃,脚步虚虚浮浮,然后就轻飘飘的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这些纸人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接着一个的不停的倒下去。

    康尧:?

    这什么情况?

    谁来告诉他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康尧懵了好久,然后才发现这些纸人原来全都是醉晕过去了!

    深红色的酒液与越来越多的雨水融合在一起,那些纸人在快速吸地上的雨水的时候,连带着把酒液也给吸收进去了。

    它们的酒量似乎不怎么好,因此刚吸收进去这些酒液没多久,就晕晕乎乎的倒在地上了。

    不一会儿的时间,白洛和康尧的身边,就躺了满地的纸酒鬼,场面颇为壮观。

    “……”

    康尧看着这震撼的场面,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沉默许久,他才看向白洛,心服口服的竖起了大拇指。

    “兄弟,牛还是你牛。”

    “连这种奇葩法子都能想得到。”

    最重要的,这奇葩法子还奏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