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穿成花瓶美人后我爆红全网 > 正文 第25章 第25章
    众人被沈茗的一番话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方雪千很快反应过来, 没忍住笑出了声,“所以我就说沈茗你当初是刻意拉着陆池炒作的。事后解释什么小迷妹,粉丝的, 还不是想拉着炒个CP?你根本就是陆池的假粉吧?”

    沈茗:“嗯。”

    她直接承认了,沈姝茗虽然不是她, 但她既然莫名用了这人的壳子,之前那些事算在自己身上也不为过。

    其他人:“……”果然如此。

    苏静:“……!”

    女鹅也为免太实诚了叭。

    怎么办, 不仅讨厌不起来, 反而更喜欢了!

    方雪千本来想等这沈茗反驳后, 嘲讽一波来着,可看着她这么痛快的应下来,反而自己心里堵得慌。

    目光对上沈茗清澈见底的眼睛, 她没好气的说:“那就提前恭喜你了,反正这次肯定炒CP成功不用说了, 有必要的时候你好歹也补一补陆哥拍过的电影吧。免得以后露馅, 多尴尬。”

    这是方雪千第一次自暴自弃般的说出这种话,没有含沙射影,也没有阴阳怪气, 各种内涵。

    就连两位男生都略感震惊, 方雪千这是转性了?

    唯有苏静看出点门道,估计方雪千是在为早上的救命之恩而别别扭扭的道谢呢。

    苏静出声打了个圆场, 直说都在圈子里混的哪个不想火啊, 都是半斤八俩,谁也别说谁。

    其他人略表赞同, 因为不知道接下来两天还录不录, 又担心陆池的身体状况, 当即找出陆池拿奖的那部电影播放, 重温一遍,找找症结在哪里。

    对别人来说是重温,对沈茗来说可是看新片。

    陆池拿奖的电影名叫《盲点》。

    讲述的是一个青年侦探为了恋人,而追踪杀害了恋人哥哥的凶手。结果痛失所爱,因为一直没捉拿到真凶而颓靡了十年。

    十年后一个凶杀案的再度出现让他找到了些许线索,重整旗鼓侦查缉凶的故事。

    大致框架不算出挑,甚至可以说很常见的类型。

    可架不住那鬼才编剧写出来的剧情点烧脑啊,一环套一环,从开篇到结尾,让观众始终在“啊,凶手就是这个人”的情景里突然转变成“啊,原来不是他,或许是另外一个人”的猜测中不断轮回。

    再加上导演的拍摄风格和陆池的炸裂演技,至始至终都没给观众一个喘息的机会,愣是聚精会神的从头看到了尾。

    当一切都尘埃落幕,凶手绳之以法后。

    陆池所扮演的男主人公手持一束雏菊,悠然的出现在恋人的墓前,露出一抹释怀的笑。

    当他将花束放置在墓碑前的那一刻,目光落在了底下才被翻动过的小块土地上。他匆忙的将它挖开,从里头颤颤巍巍的掏出了一条白金项链,里头挂着一个银色的戒指,明显是男人手指的尺寸。

    男主人公脸色大变,恍然间想起了什么,眼神慢慢变得空洞。

    最终,手心里的项链连着戒指一并滑落了下去。

    平板里已经在播放出电影结尾曲了,所有人不由自主的松开了一口气,一直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陆哥演技真是太好了,无论看几遍,我都没心思开小差。”尹白泽佩服道:“而且这部电影的编剧真是太牛逼了,反正我现在是看到第四遍,还是没能看懂这个结局,凶手究竟是谁啊?”

    苏静:“开放式结局就是这样的,我觉得是男主人公自己。”

    方雪千:“不啊,我认为凶手就是被陆池亲手捉进去的那个,一定是他没跑了。”

    王艺轩:“我觉得谁都像凶手。”

    几人争执来争执去,始终没有个结果。

    苏静笑眯眯的问自家女鹅,“茗茗,你觉得这个片子里,谁是凶手?”

    沈茗没在意她的昵称,只淡定的磕巴着嘴里的瓜子儿,说:“电影名字不是说了吗?整个就没凶手啊,被害人又没死。”

    众人:“……!”

    这是什么新式结论?

    方雪千第一个反驳道:“怎么可能,明明每一条线索都指向杀人真凶,他恋人早死了。”

    苏静道:“我比较赞成自己的观点,男主人公不是有抑郁症吗,我觉得是他杀的。”

    尹白泽和王艺轩也说出自己的见解。

    沈茗也没去辩,只耸肩道:“电影里又没有明确拍出来他恋人的尸体,有亲眼看到过脸吗?”

    “有尸体!”

    “没拍到正脸,里头可操作的机会大了去了。”

    “那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最后抓住的凶手是当初杀害他恋人哥哥的凶手,恰巧把兄妹俩杀了,还留下这么多的证据?”见多识广的沈茗摇头道:“换成我,毁尸灭迹,半点不留把柄才是正题。十年后才有线索,不是有人在后头调查又是谁。”

    纵然数一遍,能够干成这件事的人除了女主人公也没谁了。

    几人听沈茗这么一顿分析,心头愕然,再结合电影名字……

    卧槽!

    还真有可能是沈茗说的那样!

    众人心思复杂极了,只感慨这部电影拿奖拿的名正言顺,半点不虚。

    “行了,多的不说,咱们先分析分析这男主人公的特质,怎么帮到陆哥才是正题。”苏静道。

    其他人俱是点点头,开始从头分析起来,最后列了个表,全是电影中男主人公的性格特质,外加一些恐惧的东西。

    这一数,陆池演这个角色是真的遭罪。

    在地下室生活了十年而有的重度抑郁症,厌食症,外加焦虑症。

    真就外表看上去还是个人,实则早是个千疮百孔的筛子,轻微的一个雷点都能让人精神崩溃。

    再想起最近陆池很少吃东西的表现,众人皆认为他身上还有一些男主人公的厌食症和抑郁症的影子在,否则也不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

    也就是说,人压根就没出戏。

    现在还有后遗症在呢。

    众人齐齐感慨陆池做演员做到这个程度,真叫人敬佩,他不红谁红?

    沈茗嗑瓜子的手一顿,不禁心思一动。

    录完这一周,她也得进组开始拍电影了,之前教她的老师都选择罢工,陆池不是有病,出不来戏吗?

    她帮陆池出戏,陆池教她表演。

    这不是完美?!

    想着这件事,嘴里的瓜子也不香了,沈茗将手心剩下的瓜子一丢,起身道:“你们就别操心那么多,陆老师这病好治,交给我就行。”

    管他什么症什么症,还是出不出戏的,多揍几次就能治好了。

    揍完,人不就正常了?

    今天下午可不就是睡一觉,人就恢复如常了吗?

    这个活儿,谁都别跟她抢。

    其他几人看着夺门而出,犹如一阵狂风袭卷而过的沈茗,满脑子都是一个感慨:交给你?就是交给你才不放心呐!

    ……

    沈茗跑的快,可陆池跑的更快。

    当她找到导演的时候,收到的是陆池回国休养的消息。

    意思是芬兰的旅行提前结束,等一个礼拜后再继续下一站的拍摄。

    沈茗问:“那我们接下来干什么去?继续录吗?”

    “在这还录什么录啊。”洪毅捶胸顿足道:“下一站陆老师来不来还是个问题,你就先别问那么多,回酒店收拾行李,录制时间我会另外通知到的。”

    反正,这几天录下来的素材,也够剪个两三期了。

    至于后面,到时候再说吧。

    沈茗颇为遗憾的努努嘴,打道回府。

    殊不知,此时被工作人员陪着登上飞机的陆池心中别扭极了,被帽子口罩遮掩下的脸红到不行,每当想起自己被沈茗公主抱……

    陆池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

    “艹。”

    陆池小声发出一声怒骂,脑袋忍不住在玻璃窗上撞了又撞,鸭舌帽的帽尖像个啄木鸟似的‘笃笃笃’个不停。

    “妈咪,那个叔叔为什么要撞脑袋啊?他是生病了吗?”旁边一个小女孩没忍住问了问,稚声稚气,怪是可爱。

    只听她的母亲小声道:“嘘!不要随意说别人哦,这是不礼貌的行为。”

    “可是他好奇怪啊,耳朵都红透了呢。”

    “都叫你别说了,安静。”

    “噢,好吧。”

    身边的讨论声逐渐变小,然后停止。

    陆池没忍住伸手摸了摸滚烫的耳垂,眼中闪烁着不明所以的光芒,说不清是气的还是恼的。

    “沈茗……”

    陆池缓缓吐出两个字,脸上的热度再次升高。

    陆池垂眸定定的看着自己曾经抓住对方手腕的手掌,心乱如麻。脑子里闪过的是短短几天内和沈茗相处的点点滴滴。

    不可否认的是,他并不讨厌沈茗,甚至还觉得有些萌?

    无论是之前在《演员们的竞技》上的惊鸿一舞,还是现在的一段时间内的接触,陆池都无法像之前一样说出厌恶对方的话语来了。

    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喜欢?

    “不不不,陆池你疯了,喜欢谁不好,喜欢她?”

    陆池差点反手给自己一巴掌,对自己突如其来疯了魔般的念头给吓到了。

    可下一秒。

    他无意识的想起了曾在沈茗身上闻到的淡淡香味,橙子味的,带着一丝甜,不浓郁,却让人记忆尤新。

    那是一种在他陷入地域般的梦魇时,唯一让他觉得心脏骤轻的味道,似在提醒他一切都不过是个噩梦而已,醒来了,一切都恢复正常了。

    那种从未有过的安心感,是陆池在别人那里得不到的。

    而且,沈茗不是说喜欢他吗?

    那就再接触看看吧。

    如果恋爱对象是她……

    陆池觉得自己或许可以试一试。

    反正,也是沈茗自己先贴上来的不是吗?

    陆池心里这么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在飞机起飞的前一刻,鬼使神差的用自己的私人微信账号加了沈茗的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