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将死后我成了黑莲花 > 正文 第54章 第 54 章
    冰冷的风迎面卷来, 汹涌的海水卷起万丈波涛。

    苍穹之上,滚滚黑云在头顶聚集,紫色雷光闪烁在云间, 被风卷成极高的龙卷风。

    玄火迎着风浪冲刷而去,而来自无垠之海的神族法阵,带起遥远的吟唱声,一**往前震荡而去,敲开尘封万年的北域大门。

    无尽的黑暗向两边聚拢。

    汐姮久远的记忆之中, 类似的一幕频频闪现。

    稚嫩且骄傲的她,站在羽山之巅, 火红的裙裾被风卷起,而她,迎着这滚滚风浪,在无边天雷和火海之中, 抬起手来。

    掌心贴住眼前高高的结界。

    天地震动, 万象崩塌。

    眼前的结界如朦胧水面, 在她眼前破碎晕开, 倒映着她冷静的黑眸。

    “小殿下!”身后追来的神族焦急地呼喊她:“帝君有令,公主速速回去!您不可擅自离开北域,外面有觊觎您的……”

    她当时是如何说的?

    她转过身, 骄傲地抬着下巴,对自己的族人说:“这天地之间,无人阻我。”

    彼时张狂桀骜,不可一世。

    那些神族身后,属于北荒帝君的神印赫然席卷而来,企图将她束缚在原地,她却早有防备, 纵身一跃,冲破黑暗,飞出万年黑暗的幽都。

    “哗啦——”

    云涛卷起,汐姮撞入黑暗之中。

    眼前一暗之后,再次豁然开朗,属于极北神域的一切,重新映入眼底。

    她回来了!

    时隔一百年,她终于回来了!

    当年哥哥不许她离开北域,是因为她尚未成年,不懂凡间的一切规矩,更不懂人心莫测。

    果然,她离开后不久,便不小心暴露了神族身份,被那些仙门合力暗算。

    汐姮还记得,她濒死之前,有人捧着一颗心,缓缓靠近她。

    那人在她耳畔说:“不如好好做一回人。”

    随后便是作为谢姮的一百年。

    当年她年少无知,一心只想着外面的世界,如今受尽磨难,才知道家有多好。

    她在意的人,全都在这里。

    烛龙昂首,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啸,向四面八方传去。

    “吼——”

    卫折玉稳稳地坐在龙爪之上,扶着汐姮锋利的爪牙,感受到体内的魔气在被压制。

    少年脸色白得几近透明,衬得黑眸浓郁如墨,却眯起眼睛,冷静地打量着四周。

    龙啸之后,四面八方都掠起许多身影。

    凤凰,青鸟,麒麟……还有许许多多的上古神兽。

    都是万年前尚未死去的神族。

    铺天盖地。

    数目如此之多。

    他们朝汐姮飞来,环绕着她飞了几圈,化为人形立在空中,怀着欣喜的笑容,看着汐姮。

    “是小殿下回来啦!”

    “一百年不见,小殿下身边还多带了个外人?”

    “快去通知帝君!”

    “小神恭迎汐姮公主。”

    有人已经开始当先行礼;有的素来没个正经,估计方才正在沐浴,衣衫不整地就冲了过来;还有的像是才喝完美酒,醉醺醺地冲着汐姮傻笑,身边拽着他的友人默默翻了个白眼。

    都还是一百年前的老样子。

    汐姮放下卫折玉,化为人身,目光从所有人面前一一扫过。

    她掠起唇角,抿唇一笑。

    这是她自觉醒以来,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

    “我回来啦。”

    -

    汐姮公主回到神界的消息,立刻传遍整个神族。

    几乎所有大大小小的神,无论位阶高低,都主动前来探望,还带了各种奇珍异宝作为礼物,

    昔日汐姮居住的宫殿太彦宫,百年如一地干净整洁,如今被里里外外堵得水泄不通。

    大家都是从小看着这位小公主长大的,几乎每个人都逗她玩过,只有帝君对她才较为严苛,但只要帝君不在,也就没什么规矩之说,大家都比较自在。

    “小殿下您看这个,这是可是我酿了万年的美酒……”

    蓄着白胡子的东山神君捧着一坛酒,乐呵呵地摆到汐姮跟前。

    “不行。”青羽坐在汐姮身边,把那坛酒推开,皱眉道:“要是帝君知道小殿下饮酒,到时候问起是谁送的,你可担待得起?”

    东山神君一愣,有些尴尬地挠了挠一头白发,随即被人挤了开去,掌鹿神女捧着一件叠好的红衣过来,对汐姮笑道:“这是我养的万年天蚕吐丝制成的羽衣,知道小殿下最喜欢火的颜色,特意染成了红衣,穿上之后,可不惧世间一切水火严寒……”

    青羽面色稍霁,抬手替谢姮收下此物,微笑道:“还是掌鹿姐姐有心。”

    “还有这个……”

    “这个这个!”

    “……”

    青羽像老母鸡护崽一样,把汐姮护在身后,一一查看礼物,再一一说客套话收下,忙得口干舌燥,还在努力地堆起客套的笑容。

    心里却是感慨万分。

    太彦宫冷清了一百年,如今终于重新热闹起来了。

    青羽本就是随身伺候汐姮的女神官,负责看着顽劣的汐姮,后来汐姮离开北域,青羽难逃惩罚,便主动请求帝君随赤言一同下凡间寻她,以此将功折罪。

    否则,未曾看护好小公主,等着她的是严酷的刑罚。

    汐姮安静地端坐着,看着身边忙来忙去的青羽,突然发现她手腕上隐约有淡淡的青黑色。

    汐姮眸光一凝。

    她突然起身,淡淡道:“青羽,随我进来。”

    青羽动作一滞,放下手中的东西,茫然地跟了进去。

    关上殿门,隔绝了外面的声音,只余一片寂静。

    少女垂袖站在一根雕金盘龙柱边,侧颜清冷,墨发垂落身后。

    仿佛这么多年来,从未变过。

    青羽有些恍惚。

    前不久,她还在人间抱着有了心的小殿下,那时的小殿下温柔乖巧,安静地靠在她肩头,青羽抱着遍体鳞伤的小姑娘,心疼又自责不已。

    是她当年未曾看好她,才害她在人间受了这么的苦楚。

    后来小殿下选择暂时不取出心,而是回到人间了结心事,赤言本想再追,强硬地让她挖心,青羽却拦住了他。

    青羽摇头道:“小殿下虽被那颗心左右想法,可骨子里的倔强没变,她若想去,便让她去吧。”

    “我相信她。”

    青羽和赤言回到北域,跪在天阶之下,向帝君说了来龙去脉,青羽独自承担一切后果,自请办事不利之罪,盛怒之下的帝君亲自降下天雷,惩罚于她。

    她日日受尽折磨,直至今日公主归来,才得以收拾自己,高高兴兴地去迎接汐姮。

    青羽安静地站在汐姮身后,低头道:“小殿下找我何事?”

    汐姮转身,看着她:“哥哥惩罚你了?”

    青羽微笑道:“帝君素来赏罚分明,是我办事不利,让您流落在外这么多年。”

    汐姮却摇头:“不怨你。”

    她转身走了几步,冲青羽招招手,“过来。”

    青羽不解其意,朝她走去,却被汐姮用力按着双肩,坐在了矮榻上。

    青羽登时大惊,在凡间倒是无所谓,如今回来了,这礼数怎么使得……还未来得及挣扎,便听到头顶不容置喙的声音:“坐好。”

    “我给你疗伤。”

    青羽一怔,惴惴不安地咬着下唇,硬着头皮坐好。

    汐姮站在她身后,抬手凝诀,眼底金光一闪,掌心掠出的乳白光点环绕着青羽,慢慢拂去她身上的一切的痛楚。

    汐姮为她治好内伤,又拉起她的手,把她的袖子卷上去,慢慢为她上药。

    她的动作很小心,也很温柔。

    一边疗伤,一边耐心地叮嘱道:“我给你疗伤的事,不要跟别人旁及,省得又传入我哥哥耳中,知道了吗?”

    青羽只觉得皮肤有点儿轻微的痒。

    一点疼都感受不到了。

    她怔怔抬眼,看着汐姮专注的侧颜。

    汐姮忙完才站了起来,发现青羽一直盯着她看,不由得疑惑,“怎么了?”

    青羽拢好袖子,站起来,抬手点了点她眉心,笑道:“只是觉得,公主看似只离开了短短一百年,好像什么都没变,但其实,还是变了许多。”

    “比如现在,您学会照顾人了。”

    汐姮微微一怔。

    现在也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在做什么。

    她……

    她完全是下意识地要为青羽上药。

    青羽是她在意的人,她从前对在乎的人,都是这样的。

    就算不会动心,这些举动,也成了常年累月养成的习惯,已经深入骨髓。

    性格之上,她还是她。

    汐姮笑容陡然消失,转过身去,嗓音冷了一个度,“你是因我才被责罚,我自是不会冷眼旁观。”

    青羽知道她有些不自在了,也不戳破,只是转身离开之前,还是真心实意地说:“青羽觉得这样很好。”

    “会关心人的小殿下,比从前看起来,稳重成熟了许多。”

    “传言从前的北颜帝君,也是位温柔的神呢。”

    待人好并不是坏事。

    只是这世上总有人不懂珍惜,才将有些人天生的善良温柔,变成一种坏处罢了。

    汐姮静立殿中,看着青羽推开门,一片喧嚣又欢欢喜喜地挤到了耳边。

    现在她身边的人都很好。

    她不会再被辜负了。

    许久,汐姮垂下睫毛,低低地“嗯”了一声。

    -

    太彦宫热闹了整整半日,直至夜里,北荒帝君跟前的神官才亲自前来,原本太彦宫内没大没小的众神,这才都立刻安静俯首,聆听旨意。

    那神官一改往日的严肃,只是笑道:“小公主,帝君他老人家说了,让您在太彦宫忙完了,就去见他。”

    汐姮点头:“好。”

    周围的气氛都有诡异。

    等那神官离去,才有人说了一句:“帝君应该不会……怪小殿下吧?”

    众所周知,这一任帝君继位万年,手腕如雷霆。

    当年那场浩劫,上任帝君北颜陨落,顶替北颜继任的神君玄缙临时下令众神迁徙北域,并用自身的神力抵抗天道,力挽狂澜。

    此后神族在他的治理之下秩序严明,赏罚有度。

    北荒帝君玄缙,在众神心中,高贵不可侵犯。

    平日也不是不好相处。

    但唯独在小公主的事上,帝君极其不好说话。

    一百年前公主离开,帝君大发雷霆,整个神族都抖了三抖。

    所有与小公主有关的人,都差点脱了层皮。

    他们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心有余悸。

    汐姮自然不知道,但看周围这些这些人的表情,大抵也能猜到,她当年的任性妄为,到底酿成了多可怕的后果。

    哥哥他……也许也不会放过她。

    汐姮谁也不惧,唯独忌惮哥哥。

    她低头思考对策,拼命地往后捱着时间,等到大家都散去了,她还在思考如何才能蒙混过去,思考得太专注,全然忘了又被她晾在一边的卫折玉。

    卫折玉一整日就一个表情。

    阴郁。

    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无比阴郁。

    他到底在期待什么?

    他就不应该对这个女人抱有什么期待。

    人间那一批没了,现在又来一批。

    孤零零的少年坐在角落里,显得极其不合群。

    他的轮椅被这条粗心的龙漏在了人间,他只能坐在石凳上,无法走动。

    也没有任何神肯屈尊降贵地去搭理一只魔,就算有人看在汐姮的面子上想与他说话,也被他这副阴沉得要滴水的表情吓退了。

    神界还有个神位常年空缺,倒是挺适合他的——煞神。

    可不就是一尊煞神嘛?

    众人心思各异,汐姮却沉浸在如何思考对策上,等那神官第二次来催促时,她才不得不起身离去。

    临走时,她终于又想起了卫折玉。

    汐姮在角落里找到他时,少年安安静静地端坐着,细密的睫毛沉沉盖了下来,在脸颊上打出一片阴影。

    表情看着有些……可怜?

    这魔头也会可怜吗?

    汐姮叫了他一声:“卫折玉。”

    少年冷冷抬眼,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总觉得……有点山雨欲来。

    汐姮迎着他不友好的目光,还是决定告诉他一下:“我哥哥叫我去见他,我去去就回——”

    话未说完,他讽刺地一勾唇角,打断她:“汐姮。”

    汐姮蹙眉看着他,“什么?”

    他望着她的双眼,表情阴沉,像是要气疯了,突然质问道:“生恩大,还是养恩大?”

    “……”

    这个她没法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