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红尘一沙雕 > 正文 65、第65章 第65章挑战
    第65章 第65章挑战

    秦晋拍照是经过李相浮同意的, 此刻他斜靠在沙上,用一言难尽的目光注视着眼前人,说:“用?”

    这种不入流的段, 可不像是对方平日里冷硬的作风。

    秦晋不答反问:“何能最快激怒一个人?”

    李相浮想了想,回答说:“试着作一团棉花,不给任何阴谋诡计眼神?”

    这样一来,对方就容易产生无力感。

    秦晋摇头, 缓缓说出四个字:“骂他脏话。”

    “……”

    无法想象这是秦晋会说出来的答案,李相浮一时无言,联系对方适的举动,开口说:“同理可证秦伽玉?所以你光明正大地进挑衅。”

    秦晋关掉电脑, 点头:“不过这种不入流的段, 最多效一次。”

    秦伽玉为人过于敏感高傲,哪怕潜意识知道自己和李相浮早有‘勾结,’自尊上让也不愿意承认。骤然白白花费精力入侵系统后,又收到一张挑衅照片,接连被戏耍, 情绪失控很正常。

    说罢秦晋望向李沙沙:“这次入侵, 会损耗多少能量?”

    李沙沙反应了一, 意识到话题已经转移到秦伽玉的系统上。

    想了想给出比喻:“效果大概类似人类的重伤风。”

    秦晋没多说, 点了点头顺便表示关心:“早点睡,你明天还要上学。”

    李沙沙被戳中心窝子, 前脚踏出客房门, 迫不及待对李相浮说:“显而易见,他在报复我『乱』扣帽子的事情。”

    “可以理解,毕竟是险些成为我‘姐夫’的男人。”轻描淡写掀过去这页,李相浮并未主持公道, 反而琢磨说:“秦伽玉的系统,好像也就那样。”

    李沙沙不以为然:“碎过一次又缺了一部分,还带着对你的恨意,心急如焚降智也是正常的。”

    哪个正经系统会耗费能量做黑客?

    李相浮只关心重点,语气轻飘飘的:“最好能趁它病要它命。”

    李沙沙:“我需要时间思考。”

    “思考好了学校那边给你请一个月病假。”

    李沙沙早已沉寂的心突然有了波动,眼中重新浮现出世俗的欲望:“当真?”

    李相浮点头。

    ·

    李沙沙似乎是真的对这件事上了心,翌日连琴都没听,上学出门时还保持低头寻思的状态,倘若不是李相浮及时伸帮他挡了一,脑袋都要在门上撞出一个包。

    日子安稳顺遂地过去两天,又一日目送李沙沙上车,李相浮满意回到房间,寻思上午时光是用来刺绣,还是到庭院画猫写生。

    稍一权衡,他最终选择刺绣,此既能在脑海中创造憨态可掬的宠物拟态,又可以体会到刺绣的快乐。

    利落地将长发扎成马尾,李相浮凝开始创造。

    首先是眼睛,圆滚滚的猫瞳一定要具有佛『性』,其次爪子要……就在一幅活灵活现的老猫打盹图即将成型时,门外突然传来张阿姨的声音。

    李相浮打开门。

    看到他上的长针,张阿姨心里咯噔一跳,勉强把话说完:“你爸让你去一趟。”

    李相浮闻言好奇趴在栏杆上一看,现底似乎来客人了。

    他皱了皱眉,暗自揣摩着莫不成是老爷子心血来『潮』,又要给自己介绍相亲对象。最近这样的事频频生,加上诺顿博士那茬,使得李相浮并未礼貌掩饰住目光中的不虞,楼后语调十分冷淡:“爸,您找我?”

    喊完现冤枉了人,先前视觉死角没看清,访客是个男生,长着张娃娃脸,很显年龄小。

    “不是我找你,”李老爷子面『色』不变,只有在说话时脸上的皱纹随着嘴角牵扯一:“

    第65章 第65章挑战

    他说是筱筱的朋友,要找筱筱。”

    李相浮刚想张口,李老爷子没给这个机会,继续说下去:“知不知道你妹妹今天去了哪里?”

    短暂沉默了一,李相浮眨了眨眼,望着男生说:“你来的不巧,筱筱今天和朋友出去逛街。”

    李老爷子忽然站起身:“你们聊,我去上个厕所。”

    李相浮接替坐在他的位置,十指交叉,胳膊搭在沙扶手上。

    “你好,我叫陈韩。”男生的声音有些微弱,很不自信的样子。

    姓陈?

    李相浮瞬间想到群里唯一姓陈的男成员,个『性』极为腼腆,话里话外三句不离他爸妈。不过这个陈韩在某些事上可谓十分固执,他似乎是声控,对筱筱的声音极为『迷』恋。

    每次李相浮在群里早安晚安,他都是第一个回应。

    “筱筱回来我让她给你打电话。”

    陈韩却是格外坚持:“没事,我可以。”

    李相浮从这种坚持中嗅出一丝不同寻常,眼神微微一寒:“稍后我和我爸都要出去,家里没人。”

    陈韩:“我可以在门外。”

    见他这么固执,李相浮不知想到什么,突然改为抱臂坐着,隐隐透『露』出几分不善。

    “实话告诉你,是我不想你见筱筱。”

    陈韩错愕,当即问:“为什么?”

    “因为我看不上你,”李相浮语气轻蔑:“所以你没资格见我妹。”

    活到现在陈韩就没听过这么过分的话,羞愤下猛地站起身:“你不喜欢不代表筱筱不喜欢!”

    “她吃我们家的,喝我们家的,婚事当然是要由我做主。”李相浮态度依旧傲慢。

    陈韩『性』格黏人,但家教还算不错,脸憋得通红,痛斥:“你混账!”

    李相浮十分无赖地摊,半阖着眼不再搭理。

    “我,我……”一连重复好几遍,陈韩狠狠一砸桌子,少年人的血气涌上来,说:“那我们就耗着,我日日守在你们家门口,我就不信见不到人。”

    撂狠话转身就要大步离开。

    “……等。”李相浮头疼,无奈叫住他。

    陈韩脚步倏地一停,却没回头。

    感不给出个结果,陈韩真可能在门口蹲点,李相浮试图一次解决这个‘狗屁膏『药』’:

    “也别说我不给你机会,见筱筱可是要排号的,琴棋书画诗酒花,礼乐『射』御书数……”陆续报出了不少项目后,李相浮慢悠悠道:“你可以任意挑战一项,只要能赢我,就给你一次取号见面的机会。”

    依李相浮的观察,这人会自不量力选拼酒。

    “你说真的?”陈韩狐疑问。

    李相浮点头:“输了的话,就不许再纠缠。”

    “好!”陈韩没当场做决定,这时候十分谨慎,说:“我回去想想,再来挑战你。”

    客厅内重新恢复了安静。

    没多久,卫生间响起冲水的声音,李老爷子走出来,冷笑问:“谈完了?”

    两处离得不远,一门之隔,说了什么李老爷子肯定是听了个大概,李相浮抿了抿嘴:“您怎么看陈韩突然来拜访的事?”

    李老爷子坐,斜眼看他:“你心里不是有数。”

    莫名其妙突击去别人家拜访,从『性』质上说有些失礼,陈韩更像是为了确定什么。

    沉默了片刻,李老爷子语气不善道:“午还一位经久不联系的老朋友给我消息,说要来拜访,指不定也是同一件事。”

    李相浮目光一沉:“看来有人已经怀疑筱筱的真实『性』。”

    陈韩个『性』比较单纯,又容易冲动,多半是受

    第65章 第65章挑战

    到了别人的教唆。

    “果真人在背后煽风点火,那就不好收场了,”李老爷子皱眉:“你没有想过,假人跟我说,我儿子喜欢的女人可能不存在,是有人在背后耍他,我也肯定要确定一番。”

    一旦查明真相,绝对是要心生隔阂的。

    李相浮靠着垫子沉思不语,重新坐直身体时,碎发因为静电翘起来了几根。

    倒是自己儿子,李老爷子还是心软了,问:“这件事你瞒了多少人?”

    李相浮谦虚道:“不多,就两位数。”

    “……”

    李老爷子狠狠瞪了他一眼:“恐怕都是些家里背景的。”

    李相浮没有否认:“当时我还其他原因。”

    现在不是细究的时候,李老爷子说了句:“实在不,你去暗示一这个虚拟人物有孩子的事情。”

    李相浮无奈:“我试着暗示过几个,结果他们反而更激动了。”

    “……”

    “爸爸,”学着李沙沙平日的语调喊了一声,李相浮轻叹道:“时代变了。”

    谁能料到,少『妇』人设会比清纯少女更受欢迎。

    “……”

    拘于一室限制了思维发展,僵硬的气氛中,李相浮独自走去庭院冥想,红尘趴在喷泉边,任凭水珠溅在身上,犹如泰山般纹丝不动。

    任何时候对上那张寡淡的猫脸,浮躁的心瞬间能得到平静。

    “得必失么……”他喃喃了一句。

    在群里打听消息要容易很多,好比通过预判秦伽玉的为,可以提前一步做出部署,否则他也不会轻易现残片的存在。

    现在还不知道梨棠棠身上什么吸引秦伽玉的点,直接退群有些可惜。

    “也不知是谁在背后搞鬼,”李相浮给红尘顺『毛』,自言自语般说:“万一再到访的,每次都见不到人,时间久了肯定会引起怀疑。”

    老猫打了一个呵欠,用屁股对着他,开始享受接近正午的阳光。

    李相浮眯了眯眼,想起了李安卿的常用手段:先制人。

    打定了注意,他去了趟书房,折腾了一会儿打印机,再楼时,中拿着一叠类似片的小卡片,递给李老爷子。

    只见卡片标序列,背面印着密密麻麻的挑战项目,正面是金灿灿的字体,‘比武招亲’四个字加了引号,印在中间最醒目的位置。

    最新鲜的是底还备注了保质期:自拿号起三天内不来挑战者,号码作废。

    “……”李老爷子眼皮狠狠一跳:“什么玩意儿?”

    “即日起,不论是谁提出要见筱筱,您就把这张卡片塞给对方……”

    李老爷子气极反笑:“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正常人谁会大费周章搞这么一出?不侧面印证了筱筱不存在,是有人心虚。

    “您放心,”李相浮:“最后他们只会惊叹于我为何此多多艺。”

    “……”

    经他一提,李老爷子这反应过来被忽略的事情,重新看向卡片,嘴皮子抖了两下说:“这还骑马『射』箭?遇到有心人找个专业队员来比试,你哭都没眼泪。”

    李相浮不但不担心,反而很惊讶:“难不成真人来自取其辱?”

    李老爷子胸口剧烈地起伏两下,从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儿子此自信?

    镇定地坐在一边,李相浮对未来做出预判,淡声道:“起初他们只会嘲讽地等我丢人现眼,屡战屡败后,他们爱上了挑战,故事结尾这些人将沉溺于被我征服的快感。”

    “……”

    说到这里,李相浮忽然想起什么,盯着卡片郑重交代说:“对了,您注意顺序,号别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