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天降妹妹三岁半 > 正文 68、第67章 天降妹妹67天
    第67章 天降妹妹67天

    皑皑的白雪下, 秦家一家三口的画风既伤感,又唯美。

    仿佛在上演一个由悲转喜的童话故事。

    守在直播前的观众们当然并不知道这一家人经历过什么。

    也永远不会明白秦崇礼经历过何种锥心之痛。

    但他们在懵懵懂懂中,仿佛也能感受到这一家人抱在一起时的不易。

    人与人之间, 终究是有情绪共鸣的。

    许多观众都已经潸然泪下, 甚至都没有时间发弹幕了。

    弹幕难得清静下来,大家全部的注意力都落在这一家人身上。

    但是很快, 秦崇礼收敛情绪十分嫌弃的眼神过分真实直白——

    弹幕又活跃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秦顶流把小丑又是我自己简直刻在脑门上了!】

    【果然女儿是宝贝小心肝,儿子只是个意外而已】

    【哈哈哈哈太可爱了这一家人,秦首富也好可爱哦】

    【野哥:fe我退出行了叭!】

    【棉棉小宝贝实在太懂事了, 难怪秦爸爸会忍不住泪奔,如果是我肯定都哭瞎了, 呜呜呜】

    【我直接哭晕, 想到我自己的爸爸了, 我爸爸四十五岁才有了我,今年我大学毕业, 他都快七十了,呜呜呜真的好怕他有一天会离开我啊】

    【楼上姐妹一定要对爸爸好一点啊,好好爱爸爸以后才不会后悔】

    ……

    镜头里,秦崇礼已经恢复了正色,虽然仍旧抱着女儿, 但双臂的力道减轻了不小,情绪也开始收敛了。

    他固然不在乎外人如何看他, 但也不希望自己情绪过分失控吓到他的小公主。

    当然,更不想在傻儿子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

    棉棉被秦崇礼单手抱着,她伸出小手,擦了擦秦崇礼脸上的泪痕,小声说:“爸爸别哭啦, 傻fufu的,妈妈在电视机前看到肯定会嘲笑你的。”

    秦崇礼虽然不再落泪,但鼻腔仍是酸楚的。

    他伸手捏了捏女儿的小脸。

    那温热的触感,再度让他心脏颤了颤。

    他压抑着情绪,低声道:“知道了,爸爸听小公主的话,不哭了。”

    虽然天气很冷,但女儿今天穿得很厚实,长款的羽绒服把腿都包住了,浑身上下只露出半张小脸,脸颊两侧也有帽子遮挡,整只小人儿都是暖暖的。

    秦崇礼没能忘记大半年前,灾难降临的那一天。

    当时,他还在公司开会,听下面的分公司总裁一一汇报季度业务情况。

    突然接到妻子泣不成声的电话,秦崇礼刚听到那个消息,还以为是妻子过分激动紧张,才会哭成这样。

    等他赶到医院,才明白一切都是真的。

    他早上还因为被秦牧野放了鸽子不能去迪士尼而闹情绪的小女儿,已经没了。

    这么小的孩子早夭。

    医院的医生护士表情都很沉痛。

    这远远比送走一个发生意外的成年人要心酸得多。

    因为太小了,真的太小了。

    她躺在医院的床上,只不过是小小的一团,不过八十多公分的长度,就像是春天初生的嫩芽,才刚刚开始生长。

    是这世上最脆弱需要呵护的生命。

    就这样离开了。

    甚至连比较年轻的女医护人员,都看不过眼,默默落泪。

    从通告地赶过来的妻子已经哭晕过去三次。

    大儿子和小儿子也都失声痛哭。

    那时秦崇礼站在妻子身侧,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他无法接受女儿这样的命运。

    怎么可能,怎么可以,上苍怎么能对他的女儿残忍至此。

    ……

    因为是非正常死亡,女儿的遗体不能存放太久。

    次日就举行了简单的仪式,然后就送去火化。

    那时妻子还穿着前一日在片场穿的衣服,自从事发就一直守在女儿身边,她已经几近疯狂,时而无比沉默,时而无比激动。

    当工作人员要将女儿的灵柩推进焚烧炉的时候。

    黎湘突然发狂一样扑上去,如果不是他反应及时,及时阻拦,可能妻子的身体已经扑进去了。

    那一日,除了躲起来自责逃避的二儿子,全家所有人,都眼睁睁地看着女儿的灵柩进去。

    再出来,就什么都没有了。

    三年,那个活在他们家三年的小女孩,就好像只是一场梦,被风一吹,就消失了。

    ……

    正是因为太痛了。

    所以才无法相信。

    当活蹦乱跳的女儿重新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满脑子都只有阴谋和算计。

    还好,他认清得不算太晚。

    棉棉软乎乎的温热的小身体被他抱在怀里。

    秦崇礼内心前所未有的感恩。

    可他不知道究竟该感谢谁的恩赐。

    ……

    明明是这样温情而感伤的时刻。

    秦牧野也不是感知不到秦崇礼的情绪。

    可老爸过分厚此薄彼的样子实在是令他不爽。

    秦牧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哦,秦先生心里就只有一个小公主,那你辣么大一个儿子摆在这里算什么?”

    秦崇礼懒得跟他浪费口舌,他觉得自己哭过之后的形象一定很糟糕,还是趁早去收拾一下,不要太给女儿丢人。

    女儿现在或许还不觉得什么,万一等她长大一点,读小学了,有同学也来重温这个真人秀,到时候嘲笑她爸爸哭哭啼啼,那是绝对不可以的。

    秦崇礼不由分说地把女儿塞进他怀里,淡淡地发号施令:“抱着,我去趟洗手间。”

    秦牧野还没反应过来,忍不住嘟囔:“喂,你能不能回答一下,是觉得自己偏心得太过分已经没办法狡辩了吗?秦棉棉是你的小公主,那我是啥?”

    秦崇礼加快脚步赶往旁边的洗手间,完全将傻儿子的呼唤抛在身后置之不理。

    弹幕都已经笑喷了——

    【你们瞧瞧他又在问什么傻话】

    【野哥,你老爸已经用他冷漠的背影无声地回答了这个问题鸭!】

    【闺女是小公主,傻儿子只是个抱小公主的工具人

    而已!】

    【哈哈哈哈哈哈棉棉小可爱的专属哥哥坐骑】

    秦牧野确实是所有人当中抱着妹妹的时间最

    第67章 天降妹妹67天

    多的。

    他因为总抱着棉棉,臂力都已经练出来了,已经能够习惯性地让棉棉以非常舒适的状态稳稳当当地坐在他的臂弯上,仿佛是一个天然的座椅。

    直播到这里,秦家又上热搜了。

    秦首富清冷人设崩塌

    宠女狂魔秦首富

    秦顶流只是个意外而已

    秦淮屿今天难得没有加班也没有应酬,早早收工回家陪黎湘一起用了晚餐,他们母子一起看了今日的直播,而且还刷到了热搜。

    黎湘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她当然知道丈夫经历了多大的一个坎,才终于接纳了女儿。

    他终于相信他们的棉棉是真的回来了。

    她不是一个替代品,更不是有心之人的算计。

    她就是上天对他们这个可怜的家庭赋予的恩赐。

    秦淮屿看着妈妈刷热搜时满脸的笑意,看得出她今天情绪很好。

    而且他最近也一直有和妈妈的医生保持联系,知道她现在的状况已经恢复到最接近痊愈的程度了。

    明天晚上爸爸和棉棉他们就要回来了。

    到时候……如果要等父亲开门见山地跟妈妈谈那些真相,只怕是太为难父亲了。

    爸妈是少年夫妻,这么多年以来,恩爱两不疑。

    秦淮屿虽然也是个男孩子,但是远比老二要细心得多。

    他知道爸爸对妈妈有多么疼爱,多么不忍心伤害她。

    所以在爸爸受到最大冲击,最难面对的时候,选择了躲避。

    他无法用正常的心态去面对妻子,只怕一看到这个和虐杀妹妹的凶手,容貌相似的妻子,会难以平静。

    更何况……当年项少谦那件事,妈妈也是全部知情的。

    秦淮屿觉得或许自己应该承担长子的责任。

    爸爸开不了口,这个口就由他来开。

    妈妈也是早晚要知道真相的。

    虽然非常残酷,远超出了正常人能够接受的范畴,但庆幸的是现在妹妹活着回来了,哪怕再难,他相信妈妈也是有能力接受的。

    秦淮屿尝试找话题引入:“今天……肖燃又去训练了吗?”

    黎湘抬头看了眼楼上,她微微蹙眉:“好像没有吧?他今晚也是在家里吃了饭的,不过好像刚刚出门去了,你看他房门还开着呢,就是不知道去哪儿玩了。”

    秦淮屿道:“嗯,难得放寒假,也是该好好放松一下。”

    黎湘还在看微博,看到有趣的评论就向给儿子分享:“淮屿你看,这个博主把牧野做成表情包,太搞笑了。”

    秦淮屿笑了笑,声线竭力克制,但还是显得凝重了几分:“妈,我有件事要跟你谈,咱们去你书房吧?”

    黎湘微微有些恍神,但还是很快点了头,起身说:“好,去我书房吧。”

    秦淮屿坐在黎湘书房的沙发上,黎湘给他倒了一杯热的绿茶,还嘱咐说:“别喝太多,免得失眠。”

    秦淮屿没有说太多,只是简单点了几句,暗示了妈妈。

    黎湘眉头微皱,她沉默了很久,然后有些恍惚地说:“难怪你爸爸起初对你妹妹是那种态度……我还以为他只是太过相信科学的缘故。”

    秦淮屿一字一句地说:“有这一方面的原因在里面,但是在验过dna之后,正常情况下爸爸应该不存疑了。但是他仍旧没有办法接受妹妹,这一点我其实很理解他,我换位想,如果是我在得知真相之后才见到妹妹,不管我做过什么梦,我一样也是很难相信的,因为我会提醒自己妹妹是被人害死的,她不是正常死亡,那么重生的妹妹……就更值得怀疑了。”

    黎湘的脸色苍白。

    她这一次沉默了非常久。

    秦淮屿不敢刺激她的情绪,并没有直接把真相宣之于口,更没有提起那个人的名字。

    但黎湘并不傻,联想到丈夫对那个人异于常态的态度。

    她已经猜到了。

    秦淮屿见黎湘一直沉默,知道她需要一个接受的时间,他打算结束这个话题,温和地说:“今晚就先聊到这吧,妈妈你早点休息,有什么想不通的,随时找我谈,咱们慢慢来,总归……妹妹现在健康快乐,咱们已经一家团聚了,再大的苦难,都已经结束了。”

    “是的,再大的苦难,都结束了。”黎湘神色有些恍惚,但说话的声音是很清晰的。

    大儿子的话温暖而富有力量。

    黎湘也这样反复告诫自己。

    是的,棉棉已经回来了,那么即便是再残忍的真相,她作为母亲,也必须面对。

    她不能让女儿独自承受那一切。

    这是他们全家人都要一起面对的问题。

    秦淮屿起身,准备跟她道晚安的时候。

    黎湘静静地开了口:“淮屿,是……是你小姨,对吗?”

    秦淮屿眉目间略有隐痛,终究没有否认。

    抽到最后一个进入小木屋的是小陆灵。

    她是个率真的小朋友,很快就在村长的引导下说出了自己单纯的愿望:“唔,灵灵的心愿是希望大哥能够多陪陪灵灵,多陪灵灵玩,就像棉棉哥哥那样,总是抱着她,陪她玩,哪怕是吵架也很开心的呀。”

    陆柯丞是最后一个走出监控室的,他把肉嘟嘟的妹妹抱起来,亲了亲她的小脸,温柔地说:“哥哥知道啦,以后除了工作时间,会多陪灵灵玩的。”

    小陆灵机智地伸出小拇指,不给他丝毫反悔的机会:“那就拉钩钩哦,不能反悔了!”

    陆柯丞莞尔,修长的手指勾住了妹妹肉绵绵的小手指,笑着跟她拉钩。

    陆柯丞为人细心,情绪感知能力也远超于常人。

    他虽然不知道秦家发生过什么,但是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隐隐能感觉到,这个看似非常幸福,足以令人艳羡万分的家庭,也许经历过旁人都不知晓的隐秘往事。

    正因为经历过那些,所以他们现在才如此地亲密无间。

    陆柯丞并没有兴趣去探知人家家里的秘密。

    但是对自己的家庭观也有反思。

    他的家庭也很幸福,但是每个人相对来说都很独立。

    除了妈妈和灵灵以外,大家都各忙各的,平日很少互相关怀。

    他自己就不用说了,出道后没有一日是闲着的,即便偶尔休假,也很少会专门花时间陪妹妹玩。

    毕竟妹妹是个爱吵爱闹的小家伙,他更愿意自己躲在房里昏睡补眠一整日。

    可是经历

    第67章 天降妹妹67天

    过这个真人秀,他是真的感受到小朋友的可爱,也非常感恩自己拥有陆灵这样一个天真无邪,还肉嘟嘟好rua的妹妹。

    可能是年纪到了,人成熟了,真的比从前更明白自己拥有妹妹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还是多陪一陪她吧,否则她一眨眼就长大了,长成窈窕的大姑娘,就不再会缠着他了,到时候他就算想陪,都怕妹妹懒得理他。

    ……

    在北海道的最后一夜,大家并没有乘坐巴士返回之前居住的那个小镇了。

    大家就在小樽下榻,次日中午吃完饭后就要去机场赶飞机了。

    在小樽的最后一晚,大家并不需要抢房子了,而是一起住在一间大通铺里。

    说是大通铺,其实是传统的日式榻榻米。

    屋子里都已经收拾好了,不需要嘉宾再做什么努力,今晚主要就是闲话家常,玩玩小游戏,轻轻松松地过了。

    黄威洲很感慨地说:“我小时候生活在东北农村,也睡过这种大通铺,一眨眼几十年都过去了,我真是很久没试过大家伙睡在一起了。”

    小朋友们都兴奋极了,在屋子里跑来跑去,跳来跳去,叽叽喳喳的声音几乎能把房顶掀翻。

    一直闹腾到大家排队轮流洗漱过后,小朋友们也折腾累了,终于肯躺下来。

    躺着聊天了。

    三个小女孩不知是谁开启的时尚话题,竟然在探讨时下的流行打扮。

    棉棉的混血小迷妹又上线了,满脸认真地夸赞她的小女神:“棉棉的衣服最好看了,棉棉穿什么都好看,冬天的衣服好看,夏天的更好看,棉棉把你的衣服牌子都告诉我爸爸好不好,我也想买和你一样的!”

    棉棉倒是不介意黛莉买自己的同款,但是她的衣服都是妈妈给她准备的,她自己毫无研究。

    她想了半天,只能戳了戳已经靠在枕头上有点打盹儿的秦牧野。

    “二哥哥,我的衣服都是什么牌子的呀?”

    其他大人还有在聊天的,声音虽然不算吵,但是嗡嗡嗡嗡,秦牧野就在这种环境下眯着了。

    棉棉的声音有点小,他起初没听见。

    汪斐见了,伸手把他晃醒,笑着说:“野哥,你妹妹叫你的呢。”

    秦牧野这才彻底清醒,坐起来挠了挠头发,看着穿着小猪佩奇连体睡衣的妹妹,伸手rua了她一顿:“小臭猪,叫我干嘛?”

    棉棉被他rua得很不满,严肃地说:“棉棉香得很,二哥哥才臭呢!黛莉问我衣服都是什么牌子的,她也想买。”

    秦牧野其实也记不清了,他想了想说:“我回家问问我妈吧,到时候问到了发微信告诉你爸爸。”

    黛莉乖巧地点了点头,蓝色的眼珠亮晶晶的,满心期待自己即将有棉棉的同款可以穿了。

    她们聊着聊着,不知怎么又从女孩子的打扮聊到了男孩子的打扮。

    小陆灵羞哒哒地说:“我觉得棉棉哥哥总是打扮得很酷,超帅的!男生就要穿成棉棉哥哥那样!”

    棉棉露出一个很复杂的表情,就像是地铁老爷爷看手机一样看着秦牧野,她为难地说:“真的吗?灵灵你的审美……可能是我跟不上叭,我觉得二哥哥总是穿得好丑哦。”

    一直暗中观察没怎么插话却竖着耳朵听得非常认真的傅泽言立刻紧张起来。

    他小声问:“为什么你觉得他穿得丑啊,可以描述一下他的打扮吗?”

    棉棉转了转眼珠,仔细回想了一下二哥令人窒息的打扮,她发自内心地评价说:“其实二哥哥在录制真人秀的时候打扮得已经算很正常啦,他穿羽绒服还是可以的,至少不奇怪。我最怕看到他穿那种好多好多洞洞的裤子……超级丑的,每次看到就想让妈妈给他缝上!”

    秦牧野倚在床边,侧着听妹妹吐槽他的衣着,他已经懒得跟毫无正确审美观的小屁孩解释了。

    汪斐他们都在嘲笑他。

    汪斐说:“野哥听见没,以后不要穿那种破洞的牛仔裤了,你妹妹都嫌弃死了。”

    秦牧野翻白眼摊手:“她这是不成熟,等她再长大几年就懂了,就会知道她的哥哥是多么英俊逼人了。”

    陆柯丞他们都在笑。

    软乎乎的小团子却特别认真地继续说:“还有就是他的头发,最近已经好多啦,至少是深色的,之前他把头发弄成老奶奶的颜色,还有把头发抓得高高的,弄成那个样子……”

    棉棉回忆起他当初的发型,小表情简直堪称痛苦了。

    傅泽言已经牢牢记住了她的描述。

    破洞牛仔裤,洞越大越好。

    奇怪的浅色发色,刘海抓得高高的,定型成飞机头。

    这是小魔王最讨厌的男生打扮,他以后打算就走这个路线了!

    棉棉的小迷妹黛莉对棉棉一脸地痴迷,对她的观点没有丝毫不认同的意思,只是非常认真地瞪大眼睛听着棉棉吐槽她的哥哥。

    但是小陆灵就有点不认可了。

    陆灵说:“不会吧棉棉?你为什么不喜欢你哥哥那样的打扮,真的很帅呀!超帅的!!!你到底懂不懂时尚嘛!”

    棉棉摇了摇头,小奶音坦诚地说:“我不懂哦,反正就是觉得好丑。”

    两个小粉团子就破洞牛仔裤究竟是帅气还是丑陋热情探讨的时候……

    本来在旁边偷偷侧耳旁听的傅怂怂小朋友不知何时消失了。

    他跑去隔壁房间捯饬了很久。

    等工作人员发现他的时候,镜头打在他身上给了从头到脚的特写。

    跟拍导演都笑喷了。

    “小泽言,你……你怎么打扮成这样啦?”

    傅泽言正对着镜子整理他的飞机头,觉得这个样子绝对能够令小魔王极度倒胃口了。

    估计她以后再见到他都会露出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的表情。

    是绝对不可能再对他产生任何兴趣的!

    傅怂怂还在研究如何彻底令小魔王棉棉倒胃口的时候,却全然不知棉棉正悄悄去找村长方祁。

    穿成小佩奇的团子好不容易在一个房间找到了村长,她踮起脚尖,奶声奶气地问:“村长叔叔,你知道在哪里可以给我的朋友买新年礼物吗?”

    很擅长和小朋友打交道的方祁瞬间就嗅出了八卦的味道。

    他笑眯眯地把棉棉抱起来:“咦,棉

    棉能不能告诉叔叔,你想为哪个朋友准备新年礼物呀?”

    棉棉本就粉扑扑的脸蛋瞬间就更红了一点。 w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