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靠写文在高危世界苟命 > 正文 第60章 60
    我怎么也想不到, 我居然真的会有一天开始考虑当老师的话我能教什么。

    国文历史地理什么的,拿到教材回去好好看一下找找感觉,然后做个教案, 应该也能行?

    ——莫名地有种无证去应聘私塾老师的感觉。

    说起来咒术高专也不知道算是私立还是公立,感觉像这种机构应该不大可能是私人的, 但如果说是公立的话好像又自由过了头...算了, 用普通学校的‘正常’去看咒术师学校本来也就很奇怪。

    不过居然还要上文化课这一点, 看起来倒是还意外地挺正常的。

    “那就这样吧。”我最后还是同意了五条悟的这个提议。

    ‘那明天?’五条悟当即行动力超强地就要定下时间。

    这么快?

    我考虑了一下,如果要暂时住到咒术高专的教师宿舍的话, 倒不用像正经搬家一样拿那么多东西, 而且搬家公司也不方便开进去, 所以要带的东西就全都得我们自己带进去了。

    那就全部从简, 简单地带些衣服、生活用品、笔记本之类的好了,反正就在东京, 要是缺什么也可以回来这边房子拿。或者在跑腿app上雇人买东西送到咒术高专所在那座山下不近不远的地方,然后我下去拿。

    “明天下午吧。”我估算了一下报给他一个时间。

    电话交流到此结束。

    我结束通话放下手机,就看到窗台外的木魅树干努力伸到窗户里面的树冠, 树干努力拉长弯曲之后像脖子一样,让我想起传说中的飞头蛮, 或者说轱辘首——那是一种可以把脖子伸得很长, 脖子上顶着个头的妖怪。

    “你这是在干什么?”我开口。

    木魅树干上的脸凝视了我三秒之后, 若无其事地收缩回去,恢复原状, “没、没什么, 老夫就是想活动活动身体!”

    我盯着木魅树干上心虚的脸没说话, 心里在考虑着待在我家里的这些咒灵和小动物要怎么处理。

    凉子礁和小知花他们几个肯定都是要跟着我走的, 将军当然也得带着, 但是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只猫,两个咒灵在这里,全带上的话感觉有点太多了。

    从前我都是拎上包牵上狗就能走的,哪有这种拖家带口的时候...哦对,说起这个,将军的狗粮和各种东西也挺多的。

    在这种时候,我脑海中不禁再一次浮现出丑宝乖巧可爱的样子,每次把东西吞下被夸奖后用蹭蹭表达开心的动作,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

    “那个...你真要搬走啊?”木魅小心地开口,“这样的话,那谁要是反悔跑回来找你,岂不是都找不到了?”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这里又不是收容所。”我慢吞吞地说,“比起这个,木魅,你要不回海鸥学园的生态圈吧?你在我这也待了不少时间了。”

    木魅怎么也没想到还有这个在这里等着他,一时之间都愣住了。

    “还有布偶猫和猫又,我想想能不能给他们找个饲养员,最好是知道情况胆子又大的人...”我捏着下巴考虑起家里各个住户的去留问题,“问一下之前那个漫画家吧,就在八障町,宁宁他们关照一下也方便。”

    在客厅里优雅地散着步,对跟在后面的将军爱答不理的布偶猫仿佛听懂了我的话。

    她冷不丁地跳到我腿上趴下,轻盈像一小团云朵一样,毛发细软的尾巴一下下甩动着,擦过我的手臂。

    虽然这么说有点奇怪,但是我确实是感觉到她仿佛是在勾引我,尤其是这个晃动的小尾巴。

    这难不成是...试图用色相让我带走它们?

    但是就算如此,我也不是猫派啊。

    “汪!汪汪汪!”将军在旁边眼巴巴地看着我。

    这时候木魅也反应过来了,眼睛一眨就是一串晶莹(?)的泪水顺着树干滑落下来,像极了他写的纯爱小说中女主哭泣的样子,“黑潮老师,是你一手把我带进了写小说的大门,我现在才刚刚感受到创作的乐趣,你就要这样冷酷无情地把我抛弃吗...嘤!”

    甚至连老夫都不说了。

    但是说真的,一张长在树上的老人脸哭出偶像剧女主的样子,确实让人有点头皮发麻,胃里稍微有点不大舒服。

    凉子一巴掌拍在木魅的树干上,把他那表情奇怪到让人头皮发麻的脸给盖住,“收一收,恶心到人了。”

    木魅:“...嘤!”

    看不到树上的人脸后我感觉san值恢复了一点,顺着布偶猫蹭上我手臂的尾巴rua了rua她的毛,冷静地考虑如果把猫猫狗狗和树都带上的话,我总共需要带多少东西。

    啊对,既然小知花可以弄出远超出了小知花维持纸人形体时的用纸量,那么用那些纸来托着行李应该也是可行的,凉子和礁也都能拿不少东西,这样的话带上木魅和两只猫似乎也可以的样子。

    木魅不知道我已经在考虑怎么带上他们了,还被凉子按着在那嘤嘤嘤发出偶像剧女主一般的哭声,配合着树冠萧萧落下的粉色树叶,别提有多凄凉了。

    *

    等到第二天,被五条悟差遣过来接我的人到达的时候。

    我发现我之前想的搬运方法都是白想。

    “伊吹老师。”伏黑正正经经地改口,看向我昨天加上今天收拾出来的东西,“要带的就是这些东西吗?”

    “是的,稍等一下,我先叫辆车。”我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伏黑拦住了我,“不用。”

    ?

    “要不要再带点什么东西?在咒术高专里买东西不大方便。”伏黑提醒了一句。

    “已经差不多了。”

    伏黑点点头,半蹲下来双手撑在地面上。

    灰黑色的影子从他手底下延伸开来,扩大到能把我的行李都包围在里面的程度,然后那个影子忽然像是水面一样轻微地波动了一下,我的那些东西开始缓缓地沉入伏黑的影子里,最终全部消失。

    整个过程差不多只用了一分钟多一点。

    一分钟左右的时间里,原本堆了不少东西的地方就这样露出下面空荡荡的地面,伏黑面色未变,看起来还挺轻松的样子。

    我眨了眨眼睛确认了一下我没看错,突然就明白丑宝之前为什么亲近伏黑了,还把那些东西吐出来送给他。

    原来如此,就像替O使者会互相吸引一样,收纳系也会互相吸引啊!

    就这样,我们一身轻松地离开八障町,前往咒术高专所在的那座高山。

    因为这次来的心态和上次来的心态不大一样,上回来的时候我只觉得这里风景好,空气清新,现在再一次经过山间小道旁的溪流时,我注意到这条小溪里还有一些小鱼在里面游动。

    这样没事的时候,我还可以在溪边钓钓鱼呢。

    钓上来就放生的钓鱼不叫破坏生态环境,顶多算是锻炼鱼的心态。

    还有那棵之前路过过的刻了名字的歪脖子树,我再一次路过时看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

    咒术高专那个颇有些年代感的大门就在前面。

    “等一下...”就在我们将要走进那扇门的时候,伏黑忽然出声。

    我停住脚步,“什么?”

    “无论看到什么场景都不要惊讶。”伏黑没有转头,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

    ...无论看到什么样的场景都不要惊讶?

    我忽然有点不好的预感。

    不过该进去的还是得进去,都走到这了反悔也没什么用。

    就在我跨过门槛的那一瞬间,两道影子忽然唰唰一下从门两边窜出来,一个滑铲窜到我面前,然后唰的一下拉开手里一张对联似的长纸。

    “欢迎来到咒术高专!”

    我定睛一看,发现这两个身影,一个是虎杖,一个是顺平,他们手里拉开的两张对联上都是写着各种学校横幅里常见的欢迎词,上面还带着我的大名。

    我竟然也不是很惊讶。

    不过拉横幅就拉横幅了,为什么还要滑铲出场。

    “清酒姐,不对,现在是清酒老师了,欢迎!”比起顺平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扭捏,虎杖简直就是乐在其中,滑铲拉开纸对联后顺势一个翻滚,然后再以一个标准的体操动作在我面前完美刹车。连脸上的表情都是‘> w

    我再往后一看,野蔷薇正一脸麻木地拿着那种啦啦队的手摇花,机械性地挥动。

    “谢谢,辛苦你们了。”早有心理准备的我平静地点了点头,牵着将军跨过门槛走进来,然后是我身后一连串的猫猫狗狗和咒灵。

    依次是飘着的小知花,凉子,捧着木魅盆栽的礁,布偶猫和猫又。

    真实的拖家带口。

    被我牵着走进来的将军歪头盯着虎杖。

    “哦!狗狗!八公!跟八公长得好像的一只狗狗!”虎杖眼睛一亮。

    “来啦。”直到虎杖和将军都玩在一起了,野蔷薇甩着手摇花抱怨不靠谱老师出的馊主意,五条悟才姗姗来迟从前面的一座房子后面绕过来,抬手打了个招呼,笑着说,“欢迎啊。”

    “哎,这几个孩子非要给你弄个欢迎仪式,我拦也拦不住,就只能放任了。怎么样,还挺惊喜挺有创意的吧?”

    在五条悟这句话说出来后,整个庭院里都是一静。

    野蔷薇:“?不是你说的?”

    顺平:“?”

    虎杖:“咦?”

    伏黑:“呵。”

    ...怎么看起来,不大靠谱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