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被献祭神明后我驯服了他 > 正文 第49章 第 49 章
    少女还是第一次见面时的模样。

    砂金色的长发, 白金色礼服,她脚步轻快,湛蓝眸子望着他的时候, 会给人满心满眼只有他的错觉。

    当然是错觉了, 否则为什么上一次亲吻之后,这个没心没肺的女孩为什么会毫不留恋地消失呢?

    “我回来啦!”尤莉丝毫没被他的冷酷态度吓到,一路小跑着朝他而去,“好久没见你有没有想我啊——”

    尽管只分别了一个白天, 但尤莉再见到卡厄斯的时候, 又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样漫长。

    因此虽然卡厄斯看上去冷冷淡淡,但尤莉还是欢快地往他怀里扑去。

    虚空中却出现了无形的气墙, 将尤莉阻挡在离卡厄斯只有一步之遥的距离。

    “我为什么要想你?”

    神座上的银发青年冷眼盯着这个狡猾的少女。

    就这样随意的出现,随意的消失,不知道用了什么邪神的力量来牵动他的心绪,最后还能若无其事地笑着问他想不想她?

    到底是谁给她的胆子?

    他看上去似乎真的有点生气, 灰蓝色的眸子里不带笑意时, 颇有种锐利的审视感。

    但尤莉习以为常, 因为她挑食的男朋友有时盯着盘子里不爱吃的花椒也是这个表情。

    “真的吗?”

    尤莉半信半疑地看着他。

    “上次你亲得那么主动, 我还以为我走了你肯定会想我呢。”

    卡厄斯:……

    尤莉话音刚落, 就不知道自己是那一点触怒对方了, 原本只是阻挡她的气墙,变成了将她整个人包裹在其中的透明球。

    远远看去,尤莉就像是被装进了一个轻飘飘的泡泡里面。

    “我说过,在我弄清这一切的原因之前,你不能离开。”

    端坐神座上的卡厄斯冷冷审视着她。

    “你去了哪里?”

    “我回家了啊。”

    “家?”卡厄斯锐利的视线仿佛能分辨一切谎言, “我将整个神国翻了一遍, 也没有找到你的所在, 你说的家,在哪里?”

    抱膝坐在泡泡里的尤莉闻言眨眨眼,弯出一个欣喜的笑容:

    “原来你这么用心的找我呀。”

    卡厄斯:“……这重要吗?”

    尤莉无声冲他比了个拇指。

    一开口,又是熟悉的老傲娇味儿了。

    “当然重要呀。”

    尤莉摇摇晃晃地从这个泡泡球里起身走动,像个踩着滚轮的小仓鼠一样滚到卡厄斯面前。

    她手指贴在薄薄的透明壁上,离卡厄斯只有不到十厘米的距离,笑眼弯弯的。

    “证明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都是你的心肝小宝贝儿嘿嘿。”

    卡厄斯顿了两秒,错开了视线。

    “……我没说过这种话。”

    不过话虽如此,困住尤莉的泡泡球却在下一秒应声而破,她跌入银发神祇的怀抱之中。

    微凉的手指落在她的后颈,不轻不重地捏着。

    “我不会对你用真言术,但在神的面前,谎言将无所遁形。”

    “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时候,就很考验尤莉编瞎话的能力了。

    和之前不同,这一次她是带着任务来的,奥利说让她刺激卡厄斯,但究竟怎么才能刺激到他呢?

    尤莉盯着银发神祇看了一会儿,猝不及防地啄了一下他的唇。

    卡厄斯:“……”

    他看上去好像没什么表情。

    ……那是亲得不够激烈?

    尤莉想了想,又捧着卡厄斯的头用力地亲了他一下。

    卡厄斯:“…………”

    尤莉坐在他膝上,两只手捧着他的脸颊左看右看,期待地问:

    “怎么样?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

    感觉?

    他捏住少女的后颈,俯身上前与她额头相触。

    尤莉的视线一暗,满眼全都是那一双沉静的灰蓝色眼眸。

    “你想要我有什么样的感觉?”

    两人的呼吸交织,望着彼此眼中的倒影。

    尤莉大着胆子伸手摸向卡厄斯的胸膛,感受着他的心跳。

    “你就没有……那种心跳加速,情绪亢奋,想要释放出什么的感觉?”

    话音落下,尤莉从卡厄斯的神情中察觉到了点不对劲。

    “那个,我刚刚那个话不是在开黄腔,真的不是!”

    神情淡漠的神祇一手捏着尤莉的脖颈,一手指节懒懒撑着下颌。

    他看上去一个没有感情的扫描仪,正将尤莉里里外外都审视一遍,最后开口:

    “你不是第一个想和我交.媾的,但你是第一个敢当着我的面说出来的。”

    尤莉:……谁、谁想和你交那啥啊!!!

    而且为什么要用这么直白的词!!就不能含蓄一点吗!??

    “等等——”

    尤莉忽然捕捉到了重点。

    “不是第一个?”

    她伸出手指,掐住了卡厄斯的脖颈。

    坐在他怀里的少女咬牙切齿,她似乎完全没有自己才是对方掌中之物的自觉,反而敢掐着神祇恶狠狠道:

    “还有谁谁谁谁谁!说说说说说!”

    被掐着脖子疯狂摇晃的卡厄斯:?

    尤莉太生气了,尽管她知道卡厄斯的生命极其漫长,甚至无法用时间来计数,或许在她之前还有个什么……神后1号神后2号,也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

    这和她亲耳听到亲眼见到是不一样的!

    哪怕她都没有听到卡厄斯亲口说他跟别人贴贴过,但恋爱中的少女情绪敏感,光是那个“想”字,就足矣让尤莉浮想联翩。

    他都知道别人想和他贴贴了,那能拒绝吗?

    外面那些圣女女神都是大美人,他要是全拒绝了,那他还是个男人吗?

    卡厄斯停顿的三秒内,尤莉甚至已经给他脑补出了后宫佳丽三千。

    眼看尤莉的嘴角下拉得都要哭起来了,卡厄斯不知为何心里有些烦躁。

    他能听着将死之人的凄惨哭嚎,但却见不得这小女孩为一点无足轻重的事情落泪。

    这和她有关系吗?

    这有什么值得难过的吗?

    不懂情爱的神祇对此满腹疑惑。

    “别吵了。”

    他打断了尤莉的质问。

    “真想知道有谁,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尤莉:?

    尤莉:“你是人吗?我不去!我不看!没有带着现任去看前任的道理吧!你这也太歹毒了!!”

    少女挣脱着要从他的怀抱逃走,卡厄斯将她拎起来看了一会儿,虽然不知道她的神术之力源自何处,但却意外的不弱,这样挣扎着也有些麻烦。

    “有什么喜欢的动物吗?”

    他忽然这样问。

    尤莉被他问得有些茫然,本来很想继续骂他,但因为他说这话时态度温和,好像又有些骂不出口。

    “……猫、猫吧?”

    她老老实实回答道。

    卡厄斯了然。

    随后下一秒,尤莉只觉得眼前银光一闪而过,世界忽然发生了一点变化。

    ……

    …………

    她是说她喜欢猫!

    没让他把她变成一只小猫咪!!!

    卡厄斯提溜着橘猫莉莉的后脖颈,将她按在自己的怀中。

    “乖一点。”

    他对着怀里咕噜咕噜试图挠人的小橘猫低声道:

    “我不会因为你现在看起来可爱,就对你格外宽容的。”

    尤莉:……

    决定了。

    她待会儿就要挠花她傻逼男朋友的脸,让他知道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刺激!!

    已经数百年没有离开这里的卡厄斯从神座上起身,抱着怀里的小橘猫从神阶上一步步走下。

    顺着螺旋长阶走到最下面一阶时,百花庭院里的神花像是有所感应一样,原本盈满整个庭院的花海渐渐分开,让出了一条通往庭院之外的道路,神阶也随着卡厄斯的脚步一步步延伸,通往他所去的方向。

    而神国的其他地方,悬在半空中的圣钟们也纷纷奏响,连成一片恢弘圣洁的奏鸣声。

    每一个音符,都在宣告着数百年没有离开过寝宫的创世神,即将重临他的国度。

    神官格拉德斯通听到圣钟敲响,激动地热泪盈眶,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赶到了神宫正殿的入口处,一边紧张检查自己的仪容,一边站得笔直笔直,准备迎接那至高之神的降临。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那位神祇,造物主在上,他现在已经不知道待会儿要先迈左脚还是先迈右脚了。

    “……神的指令我们还未完成,若是神责问我们,我们要如何为我们的无能而忏悔呢?”

    其他的神官神使们都忧心忡忡。

    就在几天之前,创世神的神侍凤凰奥利带来了神的旨意,让他们在翻遍整个神国,也要找到一个叫做尤莉娅·法里斯兰的少女,还有一张神绘制的画像。

    画像上的少女有着只要见过一眼,就绝不会轻易忘记的容貌。

    可是任凭神官们在神宫内外怎样搜寻,派出去搜寻的绿精灵昼夜不分地为此奔波,都找不到任何少女存在过的痕迹。

    他们几乎怀疑这只是神祇的一个虚幻的梦境,他绘制出来的少女,只是一个不存在的幻象。

    可——

    谁又敢质疑神呢?

    “卡厄斯大人来啦!卡厄斯大人来啦!”

    赤红色的不死鸟从正殿外飞入,那是一只聒噪的凤凰,话多得让神官们都不禁腹诽,为何喜清净的创世神会造出这样一个叽叽喳喳从不安静的生物。

    但创世神的心思无人能够揣测。

    在神国之中,虽然有光明神和黑暗神两大神祇率领着众多大大小小的神明,但谁都知道,创世神卡厄斯大人才是宇宙万物的主宰,只要他一个念头,哪怕是光明与黑暗两位主神,也能灰飞烟灭。

    因此它们谁也不敢质疑创世神的任何抉择,对创世神,他们唯有源于灵魂深处的臣服与依赖。

    “恭迎神。”

    “恭迎神。”

    抱着橘猫尤莉的卡厄斯一路走来,沿路所见的一切圣灵与神官们,皆温驯而虔诚地跪地向他叩拜。

    每一个人的目光都带着热切,和潜藏在那之下,对于信仰的狂热崇拜。

    那如海浪层层堆叠起伏的呼声有些骇人,尤莉伸头看了几眼,被这声势吓得很快就缩回了卡厄斯的怀里。

    这也太恐怖了!

    传销现场不过如此!

    尤莉毫不怀疑,如果卡厄斯现在落入这堆人里面,这些年轻的圣灵们会如每一个虔诚的信徒那样匍匐在地,疯狂亲吻神的脚背与脚趾。

    想到这里,尤莉小心眼地伸出两只猫爪,严肃地扒拉着卡厄斯的衣襟。

    是她的!

    这是她的人!

    从头发丝到脚都是她的东西!谁都不许碰!!

    卡厄斯垂眸看着怀里忽然凶狠起来的小猫咪。

    虽然凶狠的时候看上去也很可爱,甚至让人忍不住想摸摸她脑袋瓜,但那伸出尖锐的小爪子,龇出一颗小尖牙的模样,也勉为其难地能称得上有一丝的威慑力。

    “都有谁想和你贴贴来着?”

    尤莉自以为凶狠地四处环视。

    “是那个腰细腿长的大美人吗?还是那个黑皮大胸的性感姐姐?呜呜那个短头发的姐姐也好美哦,你这也太颜控了吧?捏脸的时候就不考虑一下平衡吗?为什么每一个都是让人忍不住吸溜吸溜的大美女啊!”

    卡厄斯:……

    尤莉原本还带着敌意,仿佛一个正宫娘娘来巡视外面勾引她男朋友的小妖精。

    但她趴在卡厄斯的怀里一路看过来,只觉得这个也好看,那个也好看,她每一个都好喜欢,都想埋进大姐姐的怀抱里跟她们贴贴。

    “贴贴是什么?”卡厄斯问道。

    “贴贴就是——”小橘猫的圆眼睛严肃地看着他,“我和大美人们的友情交流,我可以,你不可以。”

    少女的口中总是蹦出一些他无法理解的词语和逻辑。

    卡厄斯最初还会疑惑,现在已经习以为常。

    他没再追问,只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挠着小猫咪的头顶。

    “你也不可以。”

    在一片狂热地呼唤声中,卡厄斯旁若无人地步入神殿之上,圣灵们只可远远旁观神祇的远影,不可长久围观。

    因此神使们很快遣散了恋恋不舍的圣灵们,大殿恢复了安宁。

    “卡厄斯大人——”

    主神官帕特里克带头跪地,向神祇忏悔自己的罪过。

    “我们没能寻到您说的那位名为尤莉娅的少女,我们不敢求得您的宽恕,吾神在上,我为我们的无能向您虔诚忏悔,我们愧对您所赐予的力量和权柄,恳求您将我们扔进下界的炼狱,我们会在炼狱之中用余下的生命来赎罪。”

    尤莉看得目瞪口呆。

    然而这些神官们却说得十分真诚,好像没能完成神所交代的旨意,他们就失去了活着的全部价值。

    神座上的银发神祇静默不语,只是一下一下地轻抚怀中小猫咪的背脊。

    倒是一旁的神侍凤凰看见了,漆黑的豆豆眼闪烁着强烈的敌意,它扑腾扑腾翅膀,傲慢地对尤莉道:

    “你是卡厄斯大人的新神侍吗?哼,竟然敢趴在卡厄斯大人的怀里,你你你你太过分了!就连本大人也没有这种待遇呢!”

    奥利说着就想要去啄尤莉的猫猫头。

    但谁能想到,尤莉就算变成了小猫咪,那也是个神,她当然比奥利反应还快,一把揪下了奥利的三四根漂亮尾羽。

    失去珍贵羽毛的凤凰惨叫着飞走了。

    下面的神官们这才注意到神祇怀中的小橘猫,这是卡厄斯大人的新神侍吗?神祇竟然任由它欺负奥利。

    虽然奥利平时叽叽喳喳看起来不聪明的样子,但相较之下,创世神对他算是格外宽容,凭借着创世神的宠爱,平日它在神国都是横着走的。

    “你倒是知道它最怕什么。”

    卡厄斯给橘猫一边顺毛,一边用悠闲的口吻点评它的所作所为。

    言语间没有半点怪罪的意思。

    神官们忍不住悄悄打量那只小小的宠物,它看上去毛发蓬松,蜷缩在神祇的怀里时,不管是身体还是脑袋瓜都是圆圆的一团,看上去圆润得憨态可掬。

    对着这只小猫咪时,哪怕是冷漠无情的创世神,也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耐心与容忍。

    神祇那可以随意摧毁一个世界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小猫咪,为它梳理凌乱的毛发,他甚至还挠了挠小猫咪的下巴,看着它舒服地眯起眼睛,似乎眼尾也漾出了点罕见的笑意。

    但那小猫咪舒服地享受了一会儿,却忽然醒神似地,看着银发青年眨了眨圆滚滚的眼睛,像是在为自己刚才的享受而不满,转头就嗷呜一口咬住了神祇的食指。

    “……流、流血了!”

    有年轻的神官震惊地惊呼出声。

    创世神的血液蕴含着强大的神力,有时候神的一时兴起,会将被花刺出的一点点血液,赐给身边的圣灵或者神官。

    那是珍贵的宝物。

    但这宝物只能由神亲自赐予,任何想要伤害神来获取血液的人,都会受到创世神最严酷最可怕的惩处,千年之前,曾经有英灵殿上被加封的骑士贪图神的血液,最后就被神扒去了皮囊,抽出了脊梁骨,烧得骨头渣都不剩。

    神官们见那小猫咪咬了创世神之后,脑中已经出现了这只小猫咪惨死的画面了。

    然而——

    “又为什么生气?”

    喜怒无常的神祇,淡淡地询问。

    ——什么叫又!爷一直在生气!看不出来吗!!

    尤莉想的是这个,说出口的却是: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听在神官们的耳中,就是这只小猫咪不仅不感谢神的宽宏大量,还不知死活地恃宠而骄。

    神官们:……悟了。

    原来他们的神,好的就是这一口吗?

    “你还在为刚刚那个生气?”

    卡厄斯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只是好奇。

    “这对你来说,重要吗?”

    她自己的命还捏在他的手上,而这小女孩却关心他有没有和别人交.媾过。

    卡厄斯觉得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小女孩。

    ——当然重要啊。

    小猫咪耷拉着眉眼,看上去十分惹人怜爱。

    ——因为是我喜欢的人,所以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都对我很重要。

    卡厄斯一怔。

    他不是没有听过比这更华丽的赞颂之词。

    那些被他创造出来,被他赋予生命与肉.体的存在,会在每日的清晨与傍晚,朝着日出的方向虔诚赞美至高的神祇。

    赞美造物主给予的光。

    赞美造物主庇佑的神国。

    赞美全知全能的创世之神。

    他们因自己所得到的一切而感到由衷的幸福,并祈祷这样的幸福可以无限延续直至永恒。

    ——但这一切的赞美,都是为了获得些什么。

    无论是他创造的神还是圣灵与神官,信奉他的前提都是为了从他的身上或许某一种利益,信徒与神,不过是一种经过粉饰的契约。

    信徒想从神祇的身上得到力量,神祇自然也可以随心处置他们的性命。

    创世神端坐于遥远的神座,脚下的一切生灵都是他取乐的蝼蚁。

    而在蝼蚁的心目中,至高之神也只是一个力量的象征符号。

    ——没有人,会用“我喜欢的人”作为他的前缀。

    “神不是用来喜欢的。”

    他的语气忽然生硬了起来,收拢手指,很轻易地就捏住了小橘猫细弱的脖颈。

    这轻浮地、莫名其妙而来的情感,既陌生,又无法掌控。

    卡厄斯突然不想再探究下去,他觉得更好的办法是直接掐断这未知的变数,让一切重新回到正轨上。

    “神是用来信仰的。”

    那无辜抬眸的小猫咪看着他认真的表情,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严肃。

    卡厄斯要是真的喜欢被人信仰的感觉,怎么可能人类根本不知道创世神的存在,只承认光明神或是黑暗神才是世间唯一至高的真神?

    他根本就不想当被万众敬仰的神祇。

    也不想被人簇拥着、成为一个只能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符号。

    尤莉昂着头,看向神祇漠然的眼底,她并没有感觉到一丝杀意,在那宛如浩渺星河的灰蓝色眼眸,她沉溺其中,所见到的不是无情冷酷的至高之神,不是漠然冰冷的宇宙法则。

    而是端坐在遥远而寒冷的神座之上,等待着什么人去拥抱、去温柔爱着的——

    一颗人类之心。

    于是小猫咪叹了口气,舔了舔创世神被她咬了一口的食指。

    温热的,带着一点刺刺痒痒触感的舌头掠过他的指尖。

    毛茸茸的小动物用脸颊蹭了蹭他的手指。

    ——可神要是只被人信仰,那该有多孤独啊。

    那可以摧毁万物,湮灭一切生灵的手指,僵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