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战力天花板竟是我自己 > 正文 第52章 晋江独发52
    “唉, 我发现夏油这人类挺不错的嗳。”

    我站在夏日祭摊位尽头一只不起眼的路灯底下等待。

    这时,一只脑袋幽幽从我脚底的影子里探出,搭话。

    “你……谁?”

    手指抖了抖, 刚被五条悟塞到手里的冰淇淋球整个掉往了地面。

    “我啦是我啦,你这健忘的蠢丫头……啊呜。”

    “好吃。”

    嘴上说着, 这个奇异的陌生女子(脑袋)游鱼一样在影子中朝我脚底飘近一点。

    抬头, 精准无比叼住了那颗下坠的冰淇淋。

    “啊哦……白色南瓜裤?”

    她愣愣眨了眨眼, 忽然像只猫般眯眼坏坏地笑说。

    “!!”

    ……#

    下意识压住制服短裙后退一些,我战术性黑脸抬起了脚, 便就要这么往这只疑似女流氓的咒灵脸上踩去。

    “等一下!我是黑羽啦!你看清楚一点蠢鸟!”

    “……咦?”

    再次定睛看去, 果然, 影子里陌生的女孩子如同京剧变脸瞬间切换成了熟悉的面孔。

    “啊!真的是【一人千面】黑羽酱啊!”我有些惊讶地微张了张嘴, 又退后了一些蹲下,“居然这么快就恢复了吗?”

    黑羽挠了挠头, 也是一副不太明白状况的样子:

    “嘛,差不多能够感应着,似乎是你被吃掉脑袋吞下去那会儿动用了全开的【不灭】——顺带着将我也给一起修复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啊!对了!”

    说到这里她像是想到什么突然愤愤然起来, 指着我和生气小孩子一样抱怨。

    “干嘛把我丢到别的人那里?我可是好不容易才顺着气息找到你这边来的!”

    哦,是指把她和夏油杰绑定这件事啊。

    “抱歉抱歉, 是特殊情况来着, ”我双手合十暂将她这爆脾气安抚, 又说,“所以你当时突然出现什么的没把夏油给吓到吧?还有最开头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我很好奇。

    “啊, 那个啊……”

    她侧头眨了眨眼, 用着【不灭】将脸又切换回了最当初我陌生的样子。

    随之她和我解释了一系列发生的事情。

    听完后我目瞪口呆瞪大了眼睛:“竟然那么不凑巧, 在他洗澡的时候……?你还像那样撩拨他??那然后你们???”

    真是个不得了的肉食性妹子啊!

    “啊, ”扫了眼这时表情一定十分精彩的我, 黑羽一脸冷漠地点了点头,嗓音平淡,“后来我们就顺势一起做……”

    “做、做!??”

    “你好吵唉,听我说完。”她朝我撇撇嘴,“后来我们就顺势一起做那什么祓除任务去了,顶替那个白毛小子。”

    “意外纯情的发展?”我松了口气。

    她耸了耸肩:“不然你以为小白毛哪里来的功夫跑过来看你呢?”

    “那我还要感谢你咯?”我有些没好气说,曲起指头敲了敲这死丫头的脑袋,“不要对我朋友做奇怪的事情啦!人类和你们咒灵的脑回路在很多地方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试问有哪个正经人类女子会一上来就问“要不要和我试(做)试(做)看”的啊!!

    太不正常,也太不正经了!

    “哈?你在小看我吗?好歹我以前也是一名人类美少女来着!”

    被我脑瓜蹦的黑羽不服气地鼓了鼓脸,随即眸中闪过一道阴冷。

    “倒是如果那小子那时候爽快答应了,我倒是会觉得反感,然后一不小心失手将他杀掉呢~”

    “毕竟用着和你相似的脸什么的,”说着她眸子直勾勾向我看来,唇角缓缓勾起一个弧度,“——这种事情我可不.允.许.啊。”

    我:“?”

    有些没弄明白这之间的逻辑。

    但这依旧不妨碍我敲她脑瓜子。

    “干嘛又打我啦!!”

    黑羽瞬间就炸了,之前那种设想到另一种情况而产生的沉郁浓重杀气也荡然无存。

    “女孩子家家不要把打打杀杀挂在嘴边啊!以后会嫁不出去的!”

    稍微有些感到脊背发凉,我嘴上教训着,这时装作无事发生地玩闹伸手去掐她的脸。

    “哈?你有立场说我吗?死丫头!臭猴子!”

    “我已经不是猴子了哦!”

    “痛痛痛!!”

    ……

    …

    没营养这么闹了一阵子后,突然的,影子里的黑羽又像是不太好意思地伸出来个指头,小心翼翼戳了戳我的小腿。

    黑羽:“那个啊……就是那个。”

    我:“啊?”

    “就是,虽然看不见,但我这期间多多少少知道了些,所以有点好奇。就是,你和……咳咳。”

    她支支吾吾地语焉不详,然后指尖卷绕着一缕黑色的侧发,显得有些害羞(?)终于问出:

    “你和那个白毛平日里是怎么相处的?”

    “嘶,就是你们人类是怎么走到【恋人】这一步的?”

    我:“???”

    好家伙。

    我直接懵逼到掉色失祯。

    这么快……的吗?

    夏油杰他真就蛊王了是吧?

    还是说你们诅咒没有心所以很容易产生“那一天阿珍爱上了阿强”的错觉?

    “别那么不可思议地看我啦!”她皱了皱眉,手指对戳起来,“杰他很好呀……”

    “被拒绝后我当时换了张脸刺激他,说让他别妄想帮我当成你。结果他没生气,叹着气说他知道,不会弄混淆。”

    “不仅没计较之前试探他的事情,还教我哪个是用来洗头,哪个是用来洗身子的,回避着出去后还在门口放了借给我的浴巾和衣服,帮我吹头发……啊虽然这些都没太多必要。”

    “对啦,他带我去祓除的时候说我在旁边等着就可以了没有让我战斗嗳?后来还带我去买了现代的衣服,说之前那套和服洗好后就会还我。”

    “还有还有blablabla……”

    叽叽喳喳像是麻雀阐述了起来。

    我:“……”

    可、可恶!

    有点甜?

    “唉,不过他好像对我没那种意思,”说着,影子里的黑羽又耷拉下呆毛,“只感觉像被当成小孩子对待似的,不愉快。”

    “我靠。”

    一道声音在这时响起,是系统。

    我: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在的?

    “哟小白鸟好久不见我见你难得没和那小子黏一起所以跑过来看看,”系统飞快解释,又低头独自嘀咕,“我靠我靠我靠,所以断断续续没有上线,事情的发展怎么变成这样了?”

    “怎样?”

    他像是没听到我的问话,只是又像个神棍一样在那自言自语:

    “乱套了乱套了,本来以为蛊王那条线还要想些办法的……嘶,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不过也好,真的被肋骨妹妹缠上走感情线的话,应该就不会走叛逃事业线了吧?”

    “说起来白x白,黑x黑也挺不错唉,以及要是肋骨妹妹最后真的和虾油能成,虾油以后的伙食可不就不成问题了吗?毕竟再怎么说她也是拥有【御厨子】血脉之人啊!”

    我:?

    小小的脸盘,大大的问号。

    所以这家伙到底在嘀咕什么?

    算了不管。

    “安啦安啦,”于是,我像是个经验颇多的前辈,拍拍这时少见有些低落的黑羽,“虽然我也不是很懂恋爱的事情,但有些东西还是可以供你参考一下的?”

    我想,可以让黑羽借鉴一下尝试拱拱夏油大白菜,趁他没有喜欢的妹子之前!

    要是真的能成的话,说不定以后能够达成传说中的“四人约会”!

    妙呀——

    “哦哦!”

    黑羽闻言双眼冒出星星,拿出小本子和笔眼巴巴看来。

    我垂头扫了一眼,居然装备那么齐全。

    看来夏油杰真的是有在把她当小孩养啊。

    说起来对方小的时候就有这种男妈妈属性来着,似乎也并不奇怪。

    “咳咳,”清了清嗓子,我假装很懂地切入正题,“首先比起艹天日地类型的女汉子,霓虹dk大多数是对大和抚子那种温柔款的jk更为青睐……”

    所以最先我建议黑羽在心仪男孩子面前可以稍微收敛一下战斗力和暴脾气。

    黑羽:“老子才没有暴脾气!!”

    类似于“用显得比较无辜的角度从下往上注视”、“带着恳求眼神弱弱说能帮我一下吗”,又或者“看出对方在套路自己偶尔满足一下他的小小心思乖乖中套”……这一类的技巧时不时也可以用上。

    系统:“千层套路啊,原来你就是这么把你家白毛吃得死死的吗?”

    ……##

    我:“所以你们是组队来砸场子的吗?”

    一人脑袋顶上给了一串冰糖葫芦。

    他们:“稍微收敛一下战斗力和暴脾气啊!痛死人/统了!”

    ……

    唉。

    其实我没有告诉他们,之前那些都只不过是纸上谈兵。

    不管掌握多少套路,等真正实践起来的时候也还是会像是坐进考场的学生,脑袋咕噜咕噜黏化成浆糊。

    所以最好用的办法果然还是万能的【顺其自然】吧?

    “小白鸟,这货是……?”

    凑巧也是这时,排队去买苹果糖的五条悟走了过来。

    我抬头看去,有些意外见他一副“啧,好碍眼”的表情,垂落眼睫居高临下看向影子里黑羽冒出地面的脑袋。

    “啊,她是黑羽啦,虽然外貌和之前看起来有点不一样……总之发生了各种事情。”

    我快速带过,然后趁着两只小动物视线碰撞快要打起来之前尝试转移话题,指了指五条手中拿着的唯一一颗苹果糖。

    “你怎么不多买一根呢?悟不想吃吗?”

    听我问他,五条悟立刻回收了和黑羽无意义瞪眼的视线,转而迅速切换成平日里耀眼灿烂的笑容面向我。

    五条悟:“今晚摊位好吃的东西有很多,有必要精打细算好好考虑一下留肚子的事情呢。”

    我:“?”

    可你这只一米八快一米九的家伙,胃口不挺大的吗?

    有必要留肚子?

    正疑惑间,就见他握着糖果三两步乐呵呵地朝我走来。

    空出来的一只手罩过头顶,按下一点,贴近耳边轻声说:

    “好吧,老实说是想和小白鸟一起吃掉同一颗糖。”

    “……!”

    见我愣了愣没有吱声,他将顶着糖的沉甸甸的签子塞入我的手心,指尖温暖。

    “可以期待一下的,对吧?”他问。

    十分犯规地又凑近些,拿唇瓣轻轻碰了碰微微有些发烫的耳尖。

    有点像是在隐秘地撒娇。

    比直接的亲吻或是轻咬更让人难耐和心跳加速,我小幅度缩了下脖子。

    “如果悟不介意的话……我没问题。”

    而在白鸟看不到的地方。

    这只白毛,幼稚地朝着地面影子方向吐舌,飞快作了一个挑衅的鬼脸。

    黑羽:“你这个……!!”

    少女不知一人一灵私底下的交锋,刚想低头查看,便就被占有欲极强的少年打横抱起,自顾走到了不远树荫笼罩下的阴影中。

    灯光照不过来,自然不会成影。

    凭借白鸟剪影而暂时显形的黑羽被迫在吱哇乱叫中强行下线。

    系统:……

    [系统已退出聊天室]

    熟练.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