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创造了人类神话 > 正文 第34章 第 34 章
    关于法厄同为什么要驾驶日神车, 很多人都已经懒得猜测了。

    这几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让他们应接不暇。

    【好像前脚刚刚决定了,你今天就要被安乐死。后脚来了一个监狱人员,开始在牢房里面挂绳索, 准备让你上吊一样…】

    【先后顺序没什么差别。】

    【现在死掉和过几个小时再死掉也没有什么差别…倒不如说之后怎么活着更加让人在意。】

    【但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日神阿波罗说的是她想要‘再次挑战’,不过我总觉得应该不是这么简单…】

    【之前法厄同的挑战没有成功, 这一次孕育她的母体强大了不少, 她的力量应该也变强了很多。】

    【这不是十几年间训练的原因, 希腊神话没有哪个神明是后天训练变强的。】

    单纯的就是构建出她的原材料强大了而已。

    【但这应该也不足以与太阳…】

    【那又有什么关系。】

    【就算在这里再死一次,等到太阳爆炸之后, 法厄同照样可以在新生的宇宙上面复活。】

    【说不定那样子更好。】

    【那个时候法厄同也变成崭新的神明了, 不再受旧时代的束缚。】

    【但是我总觉得…我总觉得不太一样。】

    【我总觉得那会是我们的希望。】

    【?】

    【她到最后还说她是人类, 总不会是平白无故的吧。】

    【法厄同是英雄。】

    【也许能够拯救我们。】

    【但那要怎么拯救?】

    【理论上来说, 我们的复活权力在农神手中…她一定会给我们,这算是农神对我们进行的拯救到。】

    【农神也是掌管农作物哺育人类的, 对于能吃下的,不管是麦子也好还是玉米也好,都能填饱肚子。】

    【如果说我们为了提高产量, 让植物的形态稍微发生了变化,对我们来说也是可以接受的。】

    【那么对于农神来说, 只要我们还能够继续活着, 我们的形态稍微发生了一点变化——】

    【也应该像要在盐碱地种出更加耐盐的农作物那样, 可以接受。】

    【……】

    【但是法厄同的拯救…法厄同在这种时候做出这个,应该不是平白无故的。】

    也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

    【她应该真的是想要作为人类和作为英雄。在最后的十几个小时里面做点什么。】

    【农神拯救了我们的身体, 但是让我们的灵魂陷入了痛苦…如果人类真的有资格在神明面前说自己有灵魂这种东西的话。】

    【我们本来就是被造物啊。】

    【但是会不会…法厄同杀死了我们的□□, 却可以拯救我们的灵魂?】

    【你指什么?】

    【之前她不也这么拯救了普罗米修斯吗?】

    【……】

    【普罗米修斯…】

    【祂把火带到了凡间, 因此被宙斯处罚, 每天被秃鹰啄食内脏, 而法厄同的做法是…她杀了祂。】

    【并不是让秃鹰继续去侮辱祂,而是作为一个英雄杀死了祂。】

    【给了祂永恒的安宁。】

    【……】

    【法厄同会不会就是想这么拯救我们?】

    【她说过不止一次…那个时候西比尔请求她终结自己的不死,她说过有一种火焰,‘就算是诸神也能够燃烧殆尽。’】

    【而且阿波罗把这种火焰给了她。】

    【如果她认为自己是一个人类,并且认为我们是人类,让我们保有尊严的死去…也是可能的。】

    【与其让神明来终结我们的生命——甚至都不是出于它自己的意愿,我们只是像喷洒了除草剂附带的微生物一样大批大批死去。】

    【倒不如全部死在作为英雄的法厄同手上。】

    【……】

    【这是一种荣誉吗?】

    【普罗米修斯都愿意这么做了,我们难道比祂更加高贵吗?】

    【……】

    【那么,现在在面前的是两种人类的终结。】

    【一种是我们以连智慧都没有的形态继续生存下去,不知道哪一天才能够进化出智能,那个时候的我们大概率已经不是我们了。】

    【另一种是我们就在这里死去,全员都保有人类的形态。】

    【在以后的神话上面,如果说还会有谁能够把我们的故事记录下来的话,那上面就会写着法厄同驾驶日神车再一次冲向大地,太阳的光平等的毁灭了当时的所有人类。】

    【但是我们依旧是我们。】

    【没有任何的变质。】

    【……】

    【这两者要怎么选?】

    【也不是由我们来选的吧…】

    【别开玩笑了,我不想死。】

    【不是现在就是十几个小时之后。总是得死的。】

    【不。我才不要,就算能多活几个小时也好,我也想要多活一会。】

    【而且被法厄同杀掉之后肯定就没有办法复活了。】

    【哪怕作为植物也好我也想活下去,哪怕没有智能我也想活下去啊。】

    【这里是对着神殿的直播间,在旁边有苏林大人的直播间…在那里面未来已经揭示的很清楚了。】

    【你真的觉得那也算是活下去吗?那个东西真的是你吗?】

    【那些在医院里面的植物人,医生都说他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为什么家属还会愿意让愿意让他们继续躺下去,愿意一直给他们花钱?】

    【我要不要死,要什么时候死,不需要由她来决定。】

    【她不是爱着我们吗?她不是人类吗?让我活下去啊!】

    【…别这么难看。】

    【她已经踏上日神车了。】

    一切已经无法挽回。

    天空的亮度开始变强。

    哪怕处于家中,人们也感觉到了仿佛直接加在体表的炙热。

    光之骏马嘶鸣着冲出了神殿。

    天空中出现了第二个太阳。

    并且即将坠落。

    #

    那些人想了很多。

    但是他们终究隔着一层屏幕。

    也许在屏幕里面,场景有所缩小,他们能看到更多现场的人用肉眼看不到的事情。

    但是同样的,他们没有那种身临其境的情感。

    圣殿里面发生的事情,顾优全部看见了。

    他就站在圣殿的门口,旁边几步就是万里高空。

    只要踏出去一步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上来的台阶只是为了法厄同一个人准备的。

    但是就是这么刚好,他站在那里,脚下刚好有一块立足之地。

    他站在那上面,看着里面发生的事情。

    也看着法厄同驾驶着日神车出来,

    太阳的光辉,仅仅只是余波扫到,都可以让他融化。

    但是他依旧站在那里。

    好像一个笔直的光柱。

    和另一种光相互交织了一瞬,在那束光擦过之后依旧保持着自己的样子。

    他站在那里,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感想。

    阿波罗之前对法厄同说,你的每个选择都有意义,祂是那种最溺爱孩子的父亲。

    顾优如果有能力,也会成为那样子的人。

    他的心里面既没有怨恨也没有恐惧,一半是因为相信法厄同是英雄,她做的每个行为都是正确的。

    另外一半,是相信‘因为是法厄同’,所以她做的事情都是正确的。

    一半出于理智,另外一半完全出于友谊。

    法厄同出来的时候飞得比天上的太阳要低一点。

    神话中,她驾驶没有过多久就坠落了。

    而这个时候,仿佛一开始就是为了坠落而驾驶的一样。

    光之骏马已经开始不安的嘶鸣起来了。

    法厄同在它的耳边说着什么。

    波塞冬曾经送给过英雄骏马,那是通人性的,顾优相信阿波罗的坐骑也是一样。

    它显然是听懂了,并且表达出了抗拒。

    而主人是从来不会听坐骑的抗拒的。

    法厄同唯一的回应,就是把手举起来。

    光线在她的手上流转着。

    她猛的抽了下去。

    “……!”

    法厄同连连挥动着鞭子,它的挣扎也越来越大,但却始终无法把她甩下去。

    顾优就这么看着她。

    那么纤细的手臂,却能够发挥出那么大的力量。

    这是因为神血的关系呢?还是因为她的身体里面真的就像是太阳一样,时时刻刻,每一个分子都在发生着反应提供能量?

    他不再思考。

    因为法厄同看到了他。

    她先前这么用力鞭打骏马的原因只有一个。

    她要让它违背几千万年来唯一的日出日落运行轨道。

    背上伤痕累累,骏马终于调转了方向

    顾忧站在原地抬头望着。

    远方的光一点点的在他的身上扩大。

    太阳为他而来。

    法厄同在他的面前停下。

    #

    顾优不知道太阳实际有多大,能够运载太阳的坐骑又能有多大。

    它真正停在那里的时候,如果以一个恒星的大小来计算,那么现在顾优连她的一根头发丝都看不见。

    但是当她停下,好像太阳突然缩小了很多。

    法厄同和他的视线基本保持平视,他微微仰着头,法厄同垂下眼睛。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骏马不安的嘶鸣着。

    法厄同干脆就不握着缰绳了。

    她的手直直揪住了骏马的后颈。

    像是威胁一个人类一样用力的掐着它,让它安静一点。

    于是它就这么被强按着压下了头。

    光之巨兽的头低了下来,光芒开始离法厄同的脸颊远去。

    没有强光的时候,反而更加可以清楚的看着她的面容。

    在这十几个小时里面她没有受到什么样的折磨,也没有怎么动摇。

    每次她眨动眼睛的时候,玻璃丝一样的睫毛就垂下来,光在那上面流动。

    他看着她。

    “你怎么想的?”

    她问。

    “……啊。”

    这里原来可以有让顾优做想的余地吗?

    他有点愣愣的。

    大脑已经处理了这句话的信息,但是内心却无法理解。

    “爸爸是神明,我是英雄,在下面的杜理是人类。”

    “我还承诺过一些人,不过那些人现在可以放着不管。”

    “你是唯一一个单独的,不依附于我的个体,现在没有其他人的声音可以传入我的耳中,那么就把你当成人类的总代表好了。”

    “对于我的行为…你是怎么想的呢?”

    “你爱做什么就去做吧。”顾优说。

    这句话听起来有点消极的反抗意思。

    差不多就是反正我也无能为力之类的。

    但他马上补上一句,“我都可以接受。”

    “…总还是有一点想法吧?”

    法厄同说。

    她的手从骏马的后颈抬了起来,往前伸。

    “……”

    她握住顾优的脖子。

    把他给抓了起来。

    #

    现在他的双脚悬空了。

    浑身上下唯一的着力点,就是紧紧的,像是铁圈一样锢在脖颈上面的手掌。

    少女的手臂纤细得一折就断,伸直时就更加有这种感觉。

    但是顾优再怎么踢蹬双腿,都没能够从上面下来。

    好像是放弃一样,他的脚不再踢动,而像是布娃娃一样垂了下来。

    他艰难的透过生理性的泪水,去看面前的少女。

    她依旧毫无动摇。

    端正的人造物一样的美貌,既没有高兴也没有愤怒。

    从始至终,狼狈的都只有顾优一个。

    “如果你觉得被我杀死也无怨无悔的话,那么我就会在这里杀死你。”

    “你是我的朋友,你是第一个知道我名字的人,就算死去,我也会让你先别人一步。”

    这么说着,谁都不怀疑,下一秒钟,法厄同轻轻一用力,顾优的头就会掉下来。

    “但是…”

    法厄同说。

    “如果你还有什么其他的愿望,那就在这里说吧。”

    也没有别的机会了。

    “我…想要活下去。”

    顾优很艰难的说。

    空气从他喉咙被挤压的缝隙中逃出来。

    “我不…想世界末日,不想有人死,我想要活下去,然后你也活下去。”

    “然后我们两个一起玩电脑。”

    “……”

    一片寂静。

    她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开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顾优又重新站在了地上。

    正常来说,被这么用力的掐着脖颈又放开,他会剧烈咳嗽,会缺氧,会感觉喉咙里面被灌了热铅一样。

    但是顾优没有感觉。

    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他就这么站在原地,身体格外好。

    他的脖颈上面有一圈细细的红色手印。

    “这种时候说什么玩电脑…”

    法厄同笑了。

    “你真不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