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仙侠文女配觉醒后 > 正文 你终于来了……(一只却如浸了血一般的赤红...)
    掌门大弟子当众传音约二长老弟子钻小树林的事情, 在比赛开始之前不胫而走。

    人多的地方是非永远不断,哪怕仙门也一样。

    尤其是这是非的中心人物游子疏,说是整个太初门当中弟子典范也不为过, 且素来对任何人都是一副不假辞色的样子,他有个外号, 是被他举报给刑罚殿受罚的那些弟子给他取的, 叫活死人。

    这样的一丝不苟,恨不能连每天扎起来和散下来的头发丝都一模一样的仙门弟子典范,要约女修去钻小树林, 多劲爆?

    这可比看新入门弟子小鸡互啄有趣多了。

    众弟子兴奋地窃窃私语, 冷慕诗浑然不知自己被卷入了这议论风暴的漩涡。

    她耳朵是普通的好使, 但是眼睛却是吃了魔鹰腹眼的好用, 于是她没有听到旁人议论她是不是和游子疏关系不正常的事情,反倒看到许多弟子远远地对着她笑。

    这些师兄师姐……怎么突然间这么友好了?

    冷慕诗也只好友好地笑回去, 眯起她标准的小狐狸眼,露出洁白整齐的小白牙, 冷慕诗其实信奉广交朋友路更多, 毕竟她从前也是混街面的。

    不过进了这山门之后, 她忙得厉害, 整天在死亡的边缘出来进去, 没时间发展这些师兄师姐。

    但既然他们主动示好, 冷慕诗自然报以热情,万一以后历练, 遇见危险这些师兄师姐们说不定谁能救她狗命。

    于是继“活死人约二长老弟子进小树林”之后, 弟子们的讨论又变成, “二长老弟子脑子不太好”。

    冷慕诗浑然不知自己突然被全派熟知,低头看了下自己抽到的签, 第四轮对战,对手是四长老弟子――孙武芳。

    那还得等一阵子,说不定要等到晚上,这第一轮还没开始呢。

    冷慕诗攥着木签,在场外和第一轮的候场弟子待着,一双眼一个劲儿朝着冷天音和萧勉的方向瞄,不太好意思过去。

    “要不然这波剧情不走了,以后再走行不行?”冷慕诗矮身蹲在地上,把自己淹没在一众弟子中间,小声和法则商量。

    主要是萧勉看上去被她刺激的劲儿还没过,冷慕诗先前话说的有多绝,凑上去就有多……贱。

    贱的她自己都想打自己。

    然而最终商量无效,法则是实心的石头,冰冷无情――不行。

    冷慕诗想火,但是想想这一次虽然是冒着死亡的风险上,可这一次说不定回报是无穷的!

    淬洗灵根,在炼丹的时候压制其他不符合的灵根,这要是成了,再加上她连脑袋那么大的药球都能成丹的几率,丹道算什么?

    这个天下舍我其谁!

    于是冷慕诗一咬牙一跺脚,站起来了――

    她勇敢地朝着冷天音他们所在的方向走去,眼见易图和星洲都已经看到她了,冷天音今天看上去小脸煞白,似乎哪里不舒服,但见了她也高兴地挥手招呼。

    冷慕诗扯了扯嘴角,笑着避开萧勉看死人一样的视线,加快脚步朝着那边走去。

    “姐姐你抽到的是第几轮?”冷天音声音柔柔弱弱地开口问。

    冷慕诗在不远处站定,正要说话,身侧突然冒出一个人抓住了她的手臂,不由分说拉着她朝着反方向走:“你随我来一下。”

    冷慕诗侧头一看,是刚才给她发放木签的游子疏,他拉着冷慕诗走得很快,脚底甚至运转上了灵力,冷慕诗被他扯得放风筝似的脚不沾地,直奔着济生大殿后面的树林方向去――

    “哎哎哎……大师兄?你这是做什……”冷慕诗的声音飘散在风中。

    与此同时,济生殿的大殿正中,突然游动起了符文,很快形成了一面映照出神阵对战台的符文镜,在场的所有弟子都能够看得很清楚,包括外门弟子。

    第一场对战开始了。

    而冷慕诗却被本应主持对战场的游子疏拉着进了小树林。

    四外无人,游子疏松开了冷慕诗,微微对着她躬身:“冒犯了师妹,但是事关重大。”

    冷慕诗站定,满脸不解地看着他,他把手伸到了冷慕诗面前:“师妹请将二长老的长老佩玉给我。”

    “为,为什么?”冷慕诗问,“那是师尊给我的,大师兄你要我师尊的佩玉做什么?”

    游子疏看出冷慕诗不知道这玉佩的作用,自然也不可能告诉她,只是将手又朝前伸了伸:“事关重大,还望师妹先给我,待到二长老归来,我自会归还。”

    游子疏活死人的由来不是夸大其词,他是出了名的一点人气不通,循规蹈矩,所有的事情都要讲究个规则,虽然修为极高,却因为为人毫无人情味且太过木讷不知变通,导致门中怕的不少,敬他的却没有几个。

    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没有时间同冷慕诗在这里耗着,他已经禀告了掌门师尊,师尊要他尽快处理,而此时此刻的态度,已经算是最好了。

    游子疏见冷慕诗还不将玉佩拿出来,心中又急,态度就有些强硬了起来。

    “你可知长老玉佩不得由弟子佩带,还不赶紧给我,要我将你送去刑罚殿吗?”游子疏一脸肃冷道。

    冷慕诗被他莫名其妙凶得眉头也皱起来,他若是好生说明,态度有理……冷慕诗也会好好地说话,但玉佩也不会给。

    毕竟这可是她师尊亲手给她的,师尊才下山就有人这般急吼吼地跟她要,想到地窖里面那些修士见了会馋疯的极品丹药,冷慕诗怎么可能把开启苍生院阵法的玉佩给旁人。

    掌门大弟子也不行,掌门亲自来了也不行,除非是她师尊开口要她给旁人。

    再说各长老门下每月来苍生院取日常用的丹药,哪一个不是客客气气规规矩矩的,自打拜入苍生院以来,冷慕诗还是第一次遭遇像游子疏这般蛮横的对待。

    因此冷慕诗表面的尊敬都不在了,戒备地后退一步,冷下脸色,对着游子疏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是我师尊亲手给我的,不让弟子带着我也带着整三个月了,我师尊从我第一天入门就给我了,你若是想要,待我师尊回来,你去找她要。”

    游子疏没有料到她居然不给,愣了一下又说:“是掌门要我问你取,你快拿来,待二长老回来,自有掌门与她交代。”

    她的玉佩就招摇地在腰间挂着,冷慕诗闻言捂住,又后退两步,且不说这玉佩是她进出苍生院的钥匙,没有这玉佩她进不去阵法,再说掌门要是要这玉佩,为什么昨夜不跟花掩月要。

    冷慕诗可是知道,昨夜花掩月为了下山的事情,去找了掌门,那时候不要,偏偏她前脚走,后脚就要游子疏来要,任谁听了都不对劲。

    “大师兄,我不管那么多的,我是二长老门下弟子,我只听我师尊的,”冷慕诗说得不恭不敬,也不怪她横,她是经过了多方面考虑的。

    一是师尊走了,苍生院她自然要看住,那么多丹药不是开玩笑的。

    二是冷慕诗觉得游子疏举止蹊跷,又说服力不够,怕是有什么阴谋。

    至于三,哼,她早看出花掩月在这太初门就是一朵大王花,当日拜师之时,掌门正平那卑微的商量语气,就让冷慕诗意识到自家师尊根本不卖任何人的面子。

    她师尊那么强硬,她不存在的师兄玄竹也是弟子们谈论起来的噩梦人物,她好歹也是苍生院的,要是被人随便欺负,怕是按照花掩月的性子,知道了要将她逐出师门。

    这可比她炼丹炼不成问题还要大。

    所谓狗仗人势,她现在就要仗花掩月的势。谁让现在自己这条狗还没站稳脚跟,没成为一个被人哄着捧着的丹道大能呢。

    于是冷慕诗更加坚定了要快快变强的想法,同时把游子疏的话当成屁一样,挥挥手转身就走。

    游子疏傻在当场,这门中还当真从未有人敢这般同他说话,就算不敬,也怕他,所有人都有慕强心里,游子疏乃是月重巅峰修为,在这太初门中,仅次于众位长老。

    他手还凭空举着摊开,保持着和冷慕诗要玉佩的姿势。

    而眼睛微微张大,看着冷慕诗甩头离开,发尾在空中划出桀骜的弧度。

    游子疏向来不喜说话,和冷慕诗这样说话已经是破天荒,他一贯秉承能动手尽量不张嘴的作法,于是索性收回手,打算揪着冷慕诗去刑罚殿,吓吓她,她就交出来了。

    他在冷慕诗后背伸手去抓她肩头,却不料直接抓了个空,冷慕诗简直后背长眼睛了一般,在游子疏的手掌即将碰到她肩头的时候,从半空中以一个十分诡异的弧度转腰,油滑至极地擦着游子疏的手掌边缘躲过了。

    “大师兄,你这是做什么?!”冷慕诗打不过他,自然他一动就感知到了,他的灵力于她来说如浩海般不可对抗。

    但是她表现得极其淡然,转身面对游子疏站着,像林中某种干不过就把毛都炸起来的动物,企图用夸张的战术吓退敌人。

    游子疏一时间还真被她给唬住了,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分明察觉到她修为低微,灵力稀薄,她却能够躲避自己的手,这是什么诡异身法?

    不过游子疏很快收敛神情,说道:“随我去刑罚殿。”

    “为什么?”冷慕诗悄悄地将手背到身后,在储物袋掏了一会,摸出了一把丹药。

    这可是今个为了走剧情,专门带下山的强效药散灵丹,算是花掩月专门炼制给她的保命符呢。

    这玩意只要她有办法喂进修士嘴里,量够大,就算是临近飞升的修士也能药成小绵羊。

    她面上维持着有些畏惧有些疑惑的神情,战略性装怕:“大师兄别吓我,我随你去就是了,那请问大师兄,我难道犯了什么门规吗?”

    游子疏果然被她骗到,还以为她真的肯跟自己去了,他和冷慕诗从无接触,自然不知道她本质上是个万年老狗也啃不下来的硬骨头。

    连碎骨蜥也不敢用牙对着她使劲呢。

    游子疏见到冷慕诗乖乖地向他走来,过早地放松了戒备,冷慕诗走到他身侧,眼睛纯真且晶亮地看他,游子疏恢复了惯常的冷漠,依旧不欲和她过多解释,免得她得知了长老玉佩的作用,闯下大祸。

    他只说:“你若将长老玉佩交给我,便不用去刑罚殿。”

    冷慕诗抬起手,抓着什么,悬空在游子疏的面前:“给。”

    游子疏抬手的瞬间,冷慕诗用另一只手迅速在他腰上软肉狠狠地掐了一把,游子疏惊呼张嘴的瞬间,冷慕诗立刻翻转手腕,把手上小半把丹药都塞进了他嘴里。

    接着手上运转灵力,合上了他下巴,熟练地在他喉结下方直接一滑――

    “咕咚”,丹药进去了。

    这一手喂药手法,是在萧勉身上练出来的,不过游子疏不是萧勉,自然不能掉以轻心。

    在游子疏咽下丹药的瞬间,冷慕诗原地向后一倾,以一个几乎贴着地面的后仰弧度,躲开了游子疏的抬臂一击。

    下一刻,“铮”的一声,游子疏长剑出窍,冰寒的气息蔓延开来,冷慕诗霎时间感觉到皮肤起了一层小疙瘩。

    据说游子疏本命剑名雪灵,果然是霜雪摧骨般的凌冽摄人。

    这才是强者,出手便能激起骨子里的畏惧,这就像是家狗遇见虎狼,是源自骨子里的压制。

    可有什么用,冷慕诗偏偏是个最擅长利用自己的痛苦和畏惧的人,一定要归到狗的行列,也是个专门干掏肛行当的鬣狗。

    于是她丝毫不受这霜寒冰棱般的剑气影响,原地一滚,躲过游子疏凌空一剑――

    “一!”冷慕诗喊道!

    这第一剑,是慌忙间的一剑,因此灵力根本没能施展开,却依强横无比。

    冷慕诗吓得冷汗都出来了,连滚带爬地朝着林中深处跑去。

    树林多少能够阻碍些许发挥,但紧接着游子疏第二剑已经挥出――剑气裹挟着被搅碎的树叶,朝着冷慕诗后背极速袭来,竟是萧勉教过她的――迎风掸尘。

    只是她剑下出来的掸尘就是掸尘,游子疏剑下掸出来的这是无所不在的风灵刃!

    她回忆着萧勉教她的躲避方式,原地朝着地上扑去,“噗通”一声四肢着地,脑袋朝着地上一埋,那风灵刃沿着她的头顶如乱蝶狂舞一样飞过,削断了她几缕长发――后脑勺吓的冰凉!

    这孙子可真狠。

    “二!”冷慕诗又喊了一声。

    冷慕诗闷在手臂里面喊出第二声之后,接着迅速站起来,直接摘了长老玉佩,朝着游子疏扔去。

    “给你!你不是要吗――”

    游子疏衣袍飞舞,周身灵气暴虐,这一瞬怒气裹挟着灵力在他周身激起摄人威压,令人见之腿软。

    不过玉佩凌空飞来,游子疏还是迅速收势,抬手接住了长老玉佩。

    冷慕诗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捡起了自己被削掉的头发,慢慢地朝着游子疏走过去,步履闲适且散漫,一点也看不出方才躲避剑招的狼狈。

    勾唇笑的不驯,不要命一般地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死人脸,你削断我这么多头发,你给我下个跪,我就原谅你了。”

    游子疏双眸如刀般斜睨向她,周身的怒意压也压不住,他许久没有被人气成这样。

    但是这不知死活的低阶弟子,竟然走到他的面前,抱起了手臂弯起了眉眼,放肆地打量着他,眼含笑意地挑了下眉。

    “三,”冷慕诗对着游子疏歪了歪头。

    然后朱红樱唇微动,吐出一个字:“跪。”

    她从刚才就一直在数数,游子疏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跪”的音一落,游子疏骤然间觉得自己浑身力气如被人当空一把尽数抓走。

    他手中佩剑和玉佩一起落地,紧接着双膝一软,直直地朝着面前这狡诈笑着的低阶弟子跪了下去――

    冷慕诗上前一步,截住他软下去的身形,手掌托住了游子疏的脖子,将他的下颚朝上抬。

    “丹道弟子也敢惹,我佩服你的勇气,”冷慕诗说着装高人的话,气质这一块绝对拿捏的死死的。

    接着她微微弯腰,看了看游子疏身侧的佩剑雪灵,它应当是有剑灵,感知了主人的危险,还在微微颤动。

    她其实没有什么把握,毕竟游子疏的修为不是她能对付的,所以她才不是给他下了一颗药,而是一把。

    除去掉出去的,就是花掩月自己吃了也要一晚上动不了的量,再加上游子疏他怒急攻心,运转灵力拔出本命剑来对她出招,丹药起作用更快,三个数足够让他软成一根儿面条。

    冷慕诗故意道:“这里四下无人,我要是用你的手抓着你的佩剑抹了你的脖子,你说……你剑中的剑灵是不是就死了?”

    到时候所有人都会认为是游子疏自戕。

    游子疏这会儿连舌头都动不了了,整个人的重量都靠着冷慕诗的腿,被她抬着下巴才没有倒下去。

    闻言他瞳孔微微放大,显然是真的被惊吓到了,他是掌门大弟子,除他之外无人知道这处是囚妄阵入口,这里……真的没有记录和溯回法阵。

    他从未栽得这么狠过,还是在一个修为如此低微的弟子手上。

    游子疏微微眨眼,眼中经年的霜寒有开裂的迹象。

    冷慕诗“啧”了一声,突然又笑了,拍着游子疏的脸蛋说:“别怕,大师兄,我怎么可能舍得杀你,开玩笑开玩笑,今天我本来是要跟别人钻小树林的,既然跟你钻了,那就不能白来……”

    她正愁新炼制的丹药没有人给她试呢,这兄弟也太猖狂了。

    轮到她比赛还有一阵子,这些弟子要一直连续地比上几个时辰,利用这个空隙试药也不错,她不怕游子疏记仇,看他刚才害怕的神色,这里定然是没有记录法阵的。

    游子疏只能吃这个哑巴亏,否则栽在她手上,他这大师兄的威严就全没了。

    他也不会复仇,毕竟他这连衣带腰封和发带,都系着一丝不差、半点不偏的单结的人,是各种意义上的死脑筋,他不屑耍阴的,也不可能明着报复。

    “你说说你,怎么能对我这样可爱的小师妹那么粗暴?”冷慕诗对死狗一样的游子疏说服教育,手指弹他脑门,“你好歹身为大师兄,一点风度没有,整日摆着死人脸,我这样不出门的,都知道弟子背后叫你活死人。”

    冷慕诗吭哧吭哧:“你这样迟早要完,晚完不如早完,我这算帮你早些认清自己,少年你莫猖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是掌门预备人选,你素日行事如此,谁信服你?”

    冷慕诗拖着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只有眼珠子能动的游子疏两条胳膊,朝着小树林里面嘿呦嘿呦拽的时候,突然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

    “你在做什么?”音至人至,一身白袍的俊美仙君,手持水云剑出现在小树林,清风带起他的袍角,冷月般肃然。

    冷慕诗浑身一僵。

    她抬头,和萧勉对上了眼,萧勉眼里昔日温柔不复存在,看着冷慕诗的眼神,宛如看着一个杀人抛尸的罪犯。

    这时候法则突然在她脑子里说:上吧。

    冷慕诗第一反应是上哪个?

    怎么上,现在这情况不得不说有点复杂。

    冷慕诗下意识的把正托着的游子疏双臂扔下了,如同做错事情的小孩子一样把手背到身后,但是很快又意识到自己没有必要这么心虚。

    两个人对峙片刻,冷慕诗脑子转成龙卷风,也想不出该怎么解释现在这个情况。

    还是萧勉再度开口,用剑鞘指着地上的游子疏,问道,“他怎么了?你们在干什么?”

    冷慕诗低头看了一眼游子疏,又看向萧勉,法则还在让她上,冷慕诗想来想去,仗着游子疏不会说话不会动连眨眼都费劲,随口胡编,“他……他要轻薄我,我自保,这才给他下了药。”

    冷慕诗仗着衣袍遮掩,手指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里侧,顺手利落的把自己腰封解开了,抬眼的时候眼泪凄美的顺着姣好的脸蛋滑下来。

    “萧哥哥你知道的,我打不过他,他……”正巧这时候一阵风配合的吹来,冷慕诗连忙抽噎着用手拢住衣襟。

    衣襟之下肩头和侧颈红痕险些刺瞎了萧勉的眼睛。

    冷慕诗见他表情过于夸张,低头看了一眼,心道老天助我!

    这是刚才趴地上 躲剑气的时候趴的太实在了,地上乱石土块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