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恶女只好登基 > 正文 第56章 56
    黎里罕见地停顿了片刻。

    王奕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 黎里倒也说不出哪里奇怪,一定要形容的话——像是把自己闷在一个罐头里说话似的。

    久久听不到黎里的回应。王奕在信号的另一端又问了句:“师姐?”

    这回连韦岫都醒了。

    她睁开了眼, 好奇地看向黎里,示意:我要避开吗?

    黎里觉得没必要。

    她一边让韦岫坐下,一边回答王奕:“我在。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听起来你有些忙。”

    明明是安静的、都快有回音的音频。

    黎里这么说,信号那头的王奕竟也不反驳。

    他还笑了一声,说:“还好,不是什么大事。倒是师姐, 你竟然会联系我, 看起来是遇到了不小的麻烦啊。”

    黎里咳了一声。

    她毫不意外王奕会这么猜。

    毕竟他们认识这么些年了。王奕什么脾性, 她什么脾性,彼此心知肚明, 完全没有伪装的必要。

    离开宁县后,黎里与王奕要走的人生也就滑向了两端, 按照常理来论本不会再有交集。

    所以王奕将自己的信号对黎里调成了“信号外”的灰色。

    而黎里即便在楚侯那儿吃了这么大一亏,也没想过要去打扰王奕。

    但黎里倒也没想过他们俩会就此陌路了。

    大约在她于王都站稳脚, 功成名就回宁县的时候。又或者在王奕完成了他的梦想, 黎里在新闻上(不管是不是法制频道)瞧见他名字的时候。

    可在王奕将名字传到她这里之前, 在她衣锦还宁县之前,黎里破坏了这默契,先来找他了。

    也难怪王奕会觉得她遇上了什么大事。

    不过卡罗尔·库欣,说起来也能算是个大事。

    黎里含糊道:“是这样的,我现在在上学嘛。”

    王奕声音含笑:“看到新闻了, 你去了第三军校。师姐还是一如既往,行事总是出人意料。”

    黎里盘膝坐在沙发上,她说:“那你应该也看到我们参加三校联合运动会的新闻了吧, 吴秦将军和楚议长都参加的盛会。”

    提到这两个名字。

    王奕的声音缓了一会儿传来。

    他说:“嗯,瞧见了。”

    黎里不疑有他,继续说:“我报名了机甲五项,然后遇上了一个姓库欣的小子来挑衅。我记得咱们当年做游戏的时候,你说过帝国的机甲兵的天赋其实也看遗传。库欣——我记得你做的人机模式里,有小兵就叫这个名字。”

    王奕那边似乎真的有事。

    风吹过罐头里的咚咚声响了好一会儿,他才抽空回答。比较起黎里的记忆深刻,他却有些想不起来了:“有吗?”

    “有!”

    提到王奕当初做的噩梦游戏,黎里就有一万句话要说。

    “当年咱们俩无聊嘛,不是一起去边军偷过淘汰的数据板来着?本来是想卖的,但宁县没人对数据板感兴趣。咱们就自己留着用了——那会儿人鱼哥还在呢,造模拟舱的时候,他还指导了我们。那是他第一次主动开口和我们说话,这你总记得吧?”

    王奕似乎回想了起来。

    “师姐记得真清楚。”

    黎里道:“我每一件都记得很清楚,我还记得你当初——”

    瞥见了睁着眼很有精神听着的韦岫,黎里把“你刚来没衣服穿穿我衣服”的话吞了回去。

    她强调说:“你写过库欣的数据库!你还拿这事和人鱼哥聊过,说过库欣擅长传感机甲,技术不错,做人不行。”

    这段黎里还记得真挺清楚。

    那是王奕少有的、在她面前如此不客气地讥讽一个家族。

    尤其是这个家族战功卓著,于帝国有功。

    他看不起库欣是从心底里的,蓝尾的人鱼瞧出了这一点。人鱼都不喜欢帝国兵,有人和他一起骂帝国兵,他自然态度都要和缓些。为此,他还帮着王奕一起,将库欣设定成了游戏里的怪,还是最简单的关卡,他们这帮小孩里最没天赋的、都能打赢过去的那种低等小兵。

    黎里记得这么清楚,王奕想反口都没有机会。

    他请黎里稍等。

    于是黎里又听见了激烈的风声。

    好半晌,风声渐弱。

    那仿佛从罐头里发出的声音也弱下了。

    王奕似乎终于找到了个适合通话的地方。

    黎里面前的雪花屏一阵波动,她有段日子没见的朋友出现在了屏幕里。

    王奕瞧起来过的不错。

    他穿着有些不合身的衣服,但衣服料子不错、大体整洁。

    黎里发现他的眼角似乎添了道伤口,从灰白模糊的影像瞧起来已经结痂了。

    他向黎里笑了笑,漂亮得与黎里离开时似乎没什么不同。

    “原来你说的是这个‘cushing’。这个家族我的确知道一点,前线机甲兵专业户,神经敏锐度极高,操控传感机甲的高手。”

    他有些好奇地问:“怎么,你的对手里有库欣吗?这次三校联合,第六军校不是没有来吗?”

    黎里若有所思道:“不,这个库欣是第五军校的三年级生。”

    王奕听完沉默。片刻后,他慢声道:“这倒是有些奇怪。时至今日了,竟然还会有库欣选择第五军校。”

    黎里听完直觉这里头有故事。

    她问王奕:“库欣和第五军校有旧怨?我看卡罗尔·库欣还是三年级的六芒星,瞧着也挺爱校,不像是有恩怨的样子。”

    王奕倒是不瞒黎里。

    “也不算旧怨,不过库欣家族也没人会主动提。当年有库欣家的嫡子在第五军校读书,被另一个没什么背景的普通人压了一辈子,恨得咬牙切齿,指天咒地说过家中子弟绝不与那名普通人有半点牵扯。普通人毕业的母校,库欣自然也不再会去求学了。从二十年前起,库欣便不再入学第五军校,改选第六军校了。”

    黎里听到这里,再联系一下她入机甲系后听过最多的“普通人”的名字,试探问:“你说的,没什么背景的普通人,是王默将军吗?”

    王奕愣住了。

    他的表情好像在问“你怎么知道了这个名字”可他的眼睛又好像在说“你去了帝国知道也是理所当然”。

    王奕颔首:“对,就是他。”

    不过王奕没有让黎里继续就这个名字问下去的意思,他抬眸说:“你联系我,是因为第五军校出现了库欣。他向你挑衅了?”

    黎里点头:“没错。师弟,你是知道我这个人的。一般情况来说,我胜负欲没那么强,可要是你指着我说要赢,那我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了。”

    “更何况,我不能让第三军校以外的学校在这次比赛中出风头。”

    黎里云淡风轻地说着些可怕的话:“逼急了大家干脆都没有。为他人做嫁衣这事,我可不干。”

    王奕毫不意外。

    他想了想说:“你是想问我要怎么对付库欣吗?”

    黎里点了点头,同时说:“不过这个库欣有点奇怪,他好像是用手操机甲的。我问了同学,说他对手操机甲有种变态的执着,我估摸着变态执着——那他要出风头,比赛应该也会用这种。”

    王奕冷笑了一声。

    他倒也不多评价,说:“既然如此,师姐用传感机甲不就好了?”

    黎里说:“我倒是想,但我机甲课到现在才上了五节,模拟仓还是因为同学打赌才进去过。”

    王奕认为这些都不是重点。

    他问:“你传感机甲契合度有多少?”

    在开运动会之前,最后两节的机甲课,黎里还是成功进行了适配测试。

    大概还是沾了特殊基因的光,适配数据非常高:“97%,不错吧?”

    王奕颔首:“97%,全帝国也找不出十个。有这么高的契合度,打架你还敲什么代码,直接上拳头不是更快吗?”

    黎里说:“可我上次用手操机甲赢了传感机甲——”

    瞧见王奕的表情,黎里闭嘴,做了您请的姿势,不再多话。

    王奕忍俊不禁,他说:“师姐,你不要觉得咱们那会儿总是玩代码,代码便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军队淘汰了手操机甲是有原因的,难以上手是一方面,另一方则是他在速度上的难以提升。”

    “传感机甲,一秒钟你可以握起拳头,两秒钟你的拳头就可以砸在敌人的脸上。

    “手操机甲的两秒钟,甚至还不够你写完握拳的代码。”

    王奕直接道:“卡罗尔·库欣,他如果选择传感机甲,你们获胜的可能性就真的很低了。但若他选择的是手操机甲——”

    “师姐,你在我的游戏里为什么总是赢不了呢?”

    不等黎里回答,王奕做了解释:

    “不是你的速度不够快,而是在预计对手的下一步上,你比我总是要慢上很多。

    “手操机甲的强大全赖于操作着对战局预测的准确性。代码一旦输入,中途便很难修改。手操机甲的强大是极为苛刻的选择,是操作者适配度不足、只得以谋算预计弥补而行的无可奈何。”

    “他不是真正的普适‘强大’。”

    黎里渐渐明白了王奕的意思:“你的意思是——骗他?”

    王奕慢条斯理说:“机甲格斗,从不是论谁的出剑速度更快。如果不用输代码,空出来的那几秒,你总能瞧清我是想出拳,还是想要守腿吧?”

    黎里心领神会:“哦~,我还可以有功夫哄你出拳或者出腿。”

    见黎里领会了精髓,王奕微微颔首。

    王奕的确是黎里见过天赋最高的机甲操作者。

    她虽然从没有见过王奕真正驾驶机甲的模样,可他在模拟舱里永远无法被打败的角色依然给黎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这几天她听了不少王默的故事。

    都说这位将军在前线时能以一敌十。

    他操作的那台银白色轻量机甲,甚至被联邦专门取了代号,称作“死神”。

    只可惜随着这位将军的叛变,“死神”也一同被摧毁了。

    机甲系的学生们没有不遗憾见不到“死神”的,唯有黎里不觉得。

    她见过王奕在地狱人机里设定的守关人。

    银白色的轻量机甲装备六翼助推器,手握尖锐态金长杖。

    它立在雪山之巅,沐浴在最圣洁的光芒下。

    黎里偷偷称呼它为“永胜的天使”。

    想到那台机甲。

    黎里忽而问了王奕一句:“王奕,你了解王默将军吗?”

    她叫了王奕。

    信号的远方,王奕的眼睫微动。

    他回答黎里:“我不了解他。”

    “但我信仰他。”

    这句话说完,喧闹声又来了。

    王奕眼疾手快关掉了通讯,就见星舰逃生舱的金属门被强力破开!

    以为逃出升天的贵族夫妇手里还握着粒子枪,枪口的能量电磁还没有消亡,可见破门的强力便是来自于这一枪。

    王奕抬起了眼,确认了没有其他人闯入。

    丈夫原本张惶的心情在瞧见了王奕后稍微松下了点。

    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的青年,长得又斯斯文文甚至可以用漂亮来形容。这样的青年会出现在逃生舱,贵族理所当然将他认作了这艘星舰上的维修工。

    贵族抱着自己惧怕的妻子,用枪指着王奕道:“去把逃生舱打开,快点!”

    王奕闻言不为所动。

    贵族见状脾气不由暴躁,生死之间也顾不得美德,破口大骂道:“小垃圾,我叫你把逃生舱打开,你没听见吗!”

    王奕听见了。

    他抬起了手。

    贵族甚至都没有瞧见他是怎么开枪的。

    等他反应过来,老旧的子弹已经在他的脑门上开了一个洞。

    丈夫哄然倒下。

    夫人尖叫了起来。

    丈夫握着的粒子枪随着他的尸体一起跌在了冰冷的地仓上。

    妻子发着抖瞧着那把枪,在听见脚步的下一秒——

    她抓住了枪,直接对准了走来的王奕,粒子已经凝成,只需她稍稍一碰,就能让青年和逃生舱一起化成灰烬。

    女人尖声道:“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开枪了!”

    王奕闻言却是温和一笑。

    他向这位夫人伸出了一只手,温柔道:“夫人,你手里握着的是很危险的武器,这样危险的东西可不适合您。”

    妻子尖叫:“你杀了我的丈夫——”

    王奕耐心说:“我只是不喜欢别人用那样的词来形容我。您看起来是位优雅的小姐,我相信您不会犯这样的错。”

    “我不会伤害你的。”他已经走到了女人面前,漂亮的面孔上满是温柔,“将这危险的东西交予我吧。我保证,不会有人伤害您的。”

    妻子瞧着王奕。

    她浑身都在发抖。

    黑发的年轻人漂亮的如同教堂中绘画的“圣徒”。

    她有些握不住手里的枪。

    王奕垂下眼,他的手握住了粒子枪的枪口。只要女人开枪,他的右手会立刻开花。

    可是女人没有,他顺利地将枪从女人的手中抽离。

    王奕将枪丢了出去。

    正巧这会儿他的同伴赶来了。

    漏了肥羊的绿发青年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

    他揉了揉头发,嘿然道:“不好意思啊头儿,一个没注意,溜了人。他们没打扰到您通话吧?”

    王奕默不作声。

    绿发青年心里便咯噔一下。

    他说:“……头、头儿,这次份额我不要了。你可别发火!”

    王奕没有生气的意思。

    他慢慢站了起来。

    原本依附着他的女人见状,下意识抓住了他的衣角。

    绿发青年瞧见了这个女人。

    他愣了一下,问王奕:“她……”

    察觉到王奕的地位,女人抓紧了他颤巍巍说:“你保证过,不会让人伤害我的……”

    王奕从不反悔。

    他掰开女人的手指,点了点头,说:“没错。只要您的家人交付了赎金,我们不会伤害你。”

    女人闻言瞪大了眼。

    王奕面无表情,倒是绿发的青年笑了。

    “得了,老样处理。夫人,我们能向您丈夫家也再寄一份勒索信吗?”

    绿发青年利索地在女人歇斯底里前把人敲晕绑走,临走前,瞧见捡回粒子枪的王奕,顺口就问了那么一句——

    “头儿,你接的是谁的信号啊?”

    “听起来也像个女人。”

    王奕端详着这把粒子枪。

    他笑了一声:“女人?”

    他把枪口对准了青年比了比,又收了回去:“你最好换个称呼。她要取走你的脑袋,可比我更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