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开冥府食堂续命 > 正文 第89章 所求
    烛幽君微微仰头看了一眼夜色, 扭头看向司南星:“夜深了,你先回去睡吧,别熬夜了。”

    司南星神色微动, 远远看着他:“烛幽君还要出门?”

    “嗯,有点事。”烛幽君垂下眼, “你……”

    他话还没说完, 司南星已经站到了他身边, 微微往回招了招手:“小芳。”

    垂方似有所觉,一言不发, 化作长剑落到他手中。

    李妙后知后觉:“小老板你提剑做什么?该不会是……等等我, 我也去!”

    “不用了。”司南星微微笑了笑, “帮忙收拾桌子, 你和他们再玩一会儿,我去送杀鸦最后一程。”

    他提剑站在烛幽君身侧, 一手搭在烛幽君肩上。烛幽君没再等他们,带着司南星腾空而起,把狐狸的呼喊抛在了底下。

    他们落在一条漆黑的街道上, 这儿似乎暗得有些过分了,城市里的夜晚, 即便是深夜也会亮着路灯, 很少会出现这样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

    司南星仰起头问:“路灯坏了?”

    定睛一看, 才发现那路灯地下爬上了密密麻麻的飞蛾,把光芒遮得一丝不剩。

    路灯顶上传来一声轻笑:“哎呀, 烛幽君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

    “猜的。”烛幽君看着蹲在路灯顶上的灰慈, 神色不动, “我遇见那画妖的时候你说过, 她那时与我们并不相熟, 即便死了,我们也不会多伤心。”

    “你如果要杀她,一定会等到她和我们相熟了,死了会让我们伤心的时候。”

    “杀鸦一个孤魂野鬼,平日里你要是想杀她,早就可以动手,我一直让尉迟盯着她那,等着你来,你却一直没来。”

    “所以我想……你大概在等个好时候。”

    “今天就是个好时候,对吧?”灰慈露出个过分灿烂的笑容,因为过分不合时宜,到显得有几分诡诘,“她这一辈子,可不容易。我偶尔见到她,都会觉得与我很像……我们都像生活在潮湿角落里的小虫子。”

    “世间多得是受点苦就会变坏的普通人,稍稍推一把,就会落进无间地狱。她这样的,倒也能称得上一句心性坚定。”

    他微微仰起头,指尖落上一只飞蛾,微微振翅,停留在他手上小憩。

    司南星侧了侧头:“听起来,倒像是这位先生也很欣赏我司的优秀员工。”

    “我当然喜欢了。”灰慈脸上的笑容逐渐加深,“我更喜欢,好不容易熬过种种苦难,功德圆满,就要走进鬼门关,投个好胎的前路上——”

    他猛地翻手,把那灰蛾一把捏碎,脸上的笑意更浓,眼里几乎闪着欣喜的光亮,“一把捏碎。”

    “我要她绝望,要她哭喊这天底下怎么好人没好报,怎么只差临门一脚,到头来都是功亏一篑。”

    他眼中光芒流转,“说起来,她的死法我就很喜欢。好不容易攒到买一个小摊的钱,却因为多管闲事功亏一篑死了,要是投胎路上也功亏一篑,这才叫——有始有终。”

    司南星抿紧了唇,烛幽君的枝桠猛地追他而去,他翻身而起,却没有挣脱,一下子被刺穿。

    但他脸上还是带着一贯令人讨厌的笑容:“烛幽君居然能猜到我的心思,这可真是令人惊喜,这天底下居然还有我的知音。”

    “本来么,我们都是满心执念的妖怪,和这种满怀慈悲的大功德大善人,哪里是一路人。”

    烛幽君不悦地蹙起眉头:“谁与你一样。”

    司南星仰头看着他:“我有些想不通。”

    “杀鸦身上没有你想要的东西,你仿佛只是特地为了给我们找不痛快,才要找她的麻烦。”

    “你到底想要什么?”

    “你怎么知道她身上没有我要的东西?”灰慈扭头对他笑,忽然他的身体骤然炸开,蜂拥的飞蛾飞扑上烛幽君的枝桠,他们一群群的死,又一群群悍然无畏地扑上去。

    灰慈一个闪身,落在司南星身前,伸出手要去摸他的脸,垂方剑剑芒大盛,司南星跟着垂方的指引,一剑挥出,灰慈的身体就和纸糊的一样,刷地被劈成了两半。

    他顶着一张裂开的脸,嘴角笑容深沉,眼底闪着毫不掩饰的恶念:“我要你痛,要你心疼,要你所求不得,要你喜欢的都死无葬身之地!”

    司南星略一怔忪,身后一道阴风吹来,垂方剑闪动示警,他跟着剑扭过身,眼看着剑尖已经赶不上袭来的黑影,他一松手把剑抛到另一边,剑尖和烛幽君的手同时赶到。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长空,烛幽君捏着食凫的头,随手掼在地上,这老僵尸居然还挣扎着想要逃跑。

    烛幽君眯了眯眼,一脚踩住了他的头。

    “啊、啊——”

    食凫疯狂喊叫着,也不知道是因为怕,还是因为痛。

    这一切好像都没有超出灰慈的预料,飞蛾们缓缓组成他的脸,漂浮在半空,若有所思地说:“你用着孟西洲的剑,倒是用得很顺手。”

    “咳咳。”司南星撑着剑,咳嗽了两声,扶了扶自己的腰,“也不是很顺手,刚刚那一下,差点把我的腰给扭了。”

    垂方剑光芒闪动:“我就说你得锻炼了!你看看你,这种场面耍帅都撑不过三秒!”

    “松开、松开!”食凫还在挣扎,他那比常人更大的嘴巴愤愤啃咬着烛幽君的鞋底,“你这个狂妄的妖物,居然、居然敢踩我的头,你以为我是谁,你以为我是谁!”

    “你们这些妖怪,果然都是心思狡诈之徒!灰慈!你明明说过这一击一定会得手的!”

    灰慈惊异地眨了眨眼:“你见我坑了骗了那么多人,居然还会信我的话?可真有意思。”

    “你!你!”食凫怒喝一声,吹起飞沙无数,烛幽君却根本不为所动。

    传闻中飞僵力大无穷,生命力无比强悍,但在烛幽君面前似乎还有些不够看。

    烛幽君抬起眼:“你今日来,是嫌他烦了,想借我的手,替你把这个麻烦处理了,是不是?”

    “烛幽君果然懂我。”灰慈笑意盎然,“我可是从不做亏本生意的,这一次来,有好几个目的。”

    “一个是想杀了那个傻鬼,当然,若是不成也无妨。第二便是要甩掉这个麻烦,顺便告诉你们,可别只对那六样东西下功夫,你身边的人,可都得小心一点。”

    “第三……”他兴致盎然地看向烛幽君,“烛幽君还不动手吗?”

    “他还没见过你手染鲜血的模样吧。”

    “你当我不敢?”烛幽君抬眼,血色枝桠忽然散发一阵甜香,半空中的飞蛾倒像是难以抗拒这样的诱惑,摇摇晃晃醉酒一般飞了过去,自投罗网。

    空中的灰慈面孔消失不见,烛幽君一脚踢起食凫的脑袋,血色枝桠将他团团围起,嘶吼与死相都被掩藏在里面,等到枝桠散开,那儿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烛幽君背对着司南星:“今日,我先回……”

    司南星拉住了他的衣袖,有些站不稳地往上攀住了他的手臂:“等会儿,呼,我刚刚一直憋着一口气呢,现在终于可以咳了。”

    他扶着烛幽君,咳得惊天动地。

    垂方按捺不住要化形,烛幽君垂眼,不仅把他封在了原型,连声都不许他出,气得垂方剑疯狂闪动,远看跟接触不良的电灯一样。

    烛幽君扶着司南星,迟疑着伸出手,轻柔地拍了拍他的手背。

    隔着薄薄的夏衣,摸到对方触感明显的骨骼,烛幽君又想起当初自己看见他背上那块漂亮的蝴蝶骨,还有他在他背上留下的字。

    想到他刻下的字,他又像是安心了点,他低声问:“你怕不怕?”

    “嗯?”司南星顺着气,扭头看他,像是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啊……不怕。”

    他直起身体,看向夜空中一个方向,目光悠远,“杀鸦投胎的好日子,是该杀个恶鬼给她助助兴。”

    烛幽君看着他,良久之后伸手捏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脑袋换了个方向:“看错了,鬼门关看这儿。”

    司南星:“……”

    “烛幽君,你真的很会破坏气氛。”

    烛幽君低笑了一声。

    司南星就侧过脸看他,笑着拉着他的袖子:“不烦了?”

    “你别听他的,我又不傻,还不知道谁是为我好,谁是想害我吗?我也不听他的。”

    “嗯。”烛幽君垂下眼,“都出来了,我们去送她最后一程吧。”

    他拉住司南星的手,消失在沉沉夜色里。

    ……

    鬼门关外,杀鸦似有所感,回头看了最后一眼:“……那儿是不是有人?”

    尉迟也跟着回头,一脸了然,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轻轻推了她一把:“走吧。”

    她便一脚踏进了鬼门关,懵懵懂懂地向前方飘去。

    她身后,众鬼看不到的地方,司南星和烛幽君并肩而立,目送她远去。

    司南星忽然开口:“烛幽君,我好像觉得这里有点眼熟。”

    烛幽君看他:“这条路你走过千万遍,或许是有所感应。”

    司南星缓缓眨了眨眼,看着那高耸入云的黑铁牌匾,前路蜿蜿蜒蜒看不清目的地。除此以外,他应该看不见什么了,但眼前的景象似乎和他记忆中的某处有些重叠,他仿佛看见凡间魂魄都化作光点,汇成星海一般缓缓往前流动。

    这样奇异的情景,他居然不觉得害怕,反而觉得安心。

    司南星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他困惑地揉了揉太阳穴:“也不是说那么眼熟,还是有点不一样,就像是……”

    就像是,小时候常见到的楼下小卖部,久未归家再次见到,招牌换了、货物不一样了,却总还是有点熟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