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是女炮灰[快穿] > 378 章
    张嫂子听到萧遥说张全, 顿时一拍脑袋“哎呀, 我可以找外厨房的人教你做菜啊。你到时自己一边吃一边改进, 可不就把一道菜做出来了”

    说完见外头天色还未完全黑下来,当即道,“趁着各处院门还未落锁, 我们这就出去。你去找方帕子,把脸给遮住了。”

    萧遥当即找了长长的围巾遮住了脸蛋,就和张嫂子去了外厨房。

    张全座位外厨房的采买,在外厨房可以说是地位颇高,听了两人的来意, 问萧遥想做什么菜。

    萧遥打量了一眼厨房,见正好有一块半肥瘦的五花肉,便道“便做这个肉吧。”

    她不知道这块猪肉能做出什么菜式,但是却明白,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年纪大了, 喜欢吃软糯的食物, 这块猪肉有肥有瘦, 想必是适合的。

    旁边一个李姓大厨笑道“这五花肉啊, 我看就做东坡肉罢。”说完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又道,“时间不早了, 怕来不及,我这就开始做。一边做一边讲解。”

    他这东坡肉做出来还成,并不算什么美味, 所以没打算藏私。再者,就算是看张全的面子,他也不好藏私。

    萧遥点点头,站在一旁看着李大厨一边利落地动作着一边讲解。

    李大厨将五花肉切成粗细均匀的10块,口中道“这肉大小尽量均匀,这样卖相才好。切好之后,放入锅中煮半柱香的时间捞出”

    萧遥看着,见李大厨将肉块捞出之后还用水清洗干净,之后翻出一个砂锅,底部放一个竹箅子,竹箅子上铺一层小葱和姜块,然后将五花肉整整齐齐肉朝上皮朝下地码好,再加入白糖、烧酒、酱油,随后密封,先大火烧开,再转小火慢炖。

    做到这一步,李大厨道“这得焖一个时辰,你们想必也没空再看。不过余下的步骤也简单,一个时辰后,将砂锅里的肉放到蒸碗上,加上肉汤,肉皮朝上,大火蒸一炷香时间,就可以出锅了。”

    萧遥将这些要点与时间都牢牢记住,对李大厨道“谢过李大厨。”

    李大厨笑道“不必客气。这道东坡肉外头人人都会做,也不是什么秘密。”

    萧遥第二天便开始按照李大厨说的步骤,制作这道东坡肉。

    她做菜时,几个厨娘不时在旁探头探脑。

    萧遥看见了,也不管她们,兀自认真烹调这道东坡肉。

    张元家的今日告了假,想必是昨日被她狠狠地扇了两巴掌,脸肿起来,不敢出门,因此让其他厨娘留意自己在做什么。

    切好肉块,放进水中煮半柱香时间,用清水洗净,加上配料放入砂锅密封用大火烧,随后转小火慢炖一个时辰,再捞出仿佛蒸碗中蒸一炷香时间。

    肉做好了时,已经快到午饭时间了。

    萧遥打开盖子,首先闻到一阵叫人垂涎的香味,再看那东坡肉,见卖相很不错,一块块整齐的方块肉,肉皮呈红玛瑙色,红得透亮,叫人看了食指大动。

    萧遥将之盛出来,叫上张嫂子和王嫂子一块儿吃。

    旁边徐厨娘见了便笑着过来“萧遥这东坡肉做起来不错,不知我们有没有份儿尝一尝。”

    萧遥笑道“自然可以。”

    张嫂子见了,暗中给萧遥使眼色。

    萧遥微微一笑,分了两块东坡肉给徐厨娘,这才坐下来,和张嫂子并王嫂子吃起来。

    肉一入口,就感觉到醇香,咀嚼时,萧遥却有些失望。

    和它的卖相比起来,口味实在有些不够看。

    肥肉够软了,但略显油腻,此外,瘦肉显得有些柴,并不如她想象中美味。

    张嫂子是吃不出来的,一边吃一边点头“不错,第一次做便做得这么色香味俱全,很不错。”

    旁边徐厨娘也吃到东坡肉了,听到这话差点喷笑出来,不过什么也没说,只是不屑地瞥了张嫂子一眼。

    从大厨房来的就是没底蕴,这样的东坡肉,也说得出“好吃”两个字,怕是从来没有吃过真正好吃的东坡肉罢

    王嫂子笑道“第一次做能做到这样,不错,好好改进,应该不会差的。”

    萧遥点头,慢慢品尝,记下自己这道菜所有的缺点。

    吃完午饭回去休息,张嫂子担心地道“徐厨娘是张元家的的眼线,尝你做的东坡肉,本身便不安好心。”

    萧遥道“随她尝去。”见张嫂子还是担心,便道,“放心,不会有问题的。”

    从这一天起,他继续根据自己尝出来的不足一点一点地改进。

    大厨房内一天到晚,都能闻到东坡肉的香味。

    第二锅,肥肉的油腻感没了,可是瘦肉还是显得柴,且姜味过浓

    第三锅,肥肉不油腻,瘦肉也不柴,吃起来油而不腻,酥软酥软的,从这个方面来看,挺成功的,可是带着淡淡的焦味儿,吃完一口有涩味,不是萧遥最想要的味道。

    到了第四天,萧遥又做东坡肉。

    徐厨娘黑着一张脸做菜,对谁都没个好脸色。

    她虽然爱吃肉,可是接连吃了三天,足足六顿东坡肉,而且每一次都有这样那样的瑕疵,她快吃得吐了。

    可这是张元家的交给她的任务,她不能不吃,因此心情一直很不好。

    这时,东坡肉又出锅了。

    徐厨娘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却不想,萧遥笑吟吟地道“徐嫂子,你要尝尝么我觉得,这次做出来的东坡肉一定很美味。”

    徐厨娘挤出笑容“看起来的确很不错,你且等一等,我这便过来尝尝。”心里则道,也是个没吃过好东西的贱蹄子,随便做出来便说好吃。

    她尝了一块,感觉到算得上好吃,但是吃过之后,嘴里始终有淡淡的涩味,让人不想再尝第二口。

    真正的东坡肉,可不是这么个样子的。

    徐厨娘心里一片清明,可是什么也没说。

    张嫂子问明白王嫂子这道东坡肉还有些瑕疵,心里很急。

    这第二日便是最后期限了,萧遥做的东坡肉还不算正宗的美味,可如何是好

    又见徐厨娘尝了之后,眸中带笑,更是急得不行。

    萧遥听到她的担心,说道“还有时间呢,别急啊”

    做了这么多次,她已经有些心得了。

    张嫂子道“我如何能不急你这东坡肉做得如何,张元家的一清二楚。这次的东坡肉若不讨老太太喜欢,你怕是要离开府里了。”

    老太太出身好,嫁到萧府之后过的也一直是富贵日子,吃的东坡肉不止有多少,如何能瞧得上萧遥的

    萧遥道“她很快便不清楚了。”

    “还有下次的东坡肉,如何会不清楚”张嫂子见萧遥不急,恨不得自己去代替她急。

    萧遥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吃完午饭,徐厨娘频频离开大厨房。

    她每次回来,都会看看萧遥与张嫂子并王嫂子,见三人安然无恙,心中很是不解,忍不住怀疑萧遥是不是故意对自己下毒。

    到了下半晌时,她实在忍不住了,便到街上去找大夫看病。

    大夫给她把了脉,念了一长串她听不懂的,最后才简单说道“你的吃食素来讲究得很,这些日子日日吃肥肉,以至于肠胃经受不住。”

    徐厨娘忙道“可是不独我天天这么吃,其他人也这么吃,怎么她们没事,只我有事”

    “她们的吃食或许没有你从前的讲究,因此没事。”大夫说道。

    徐厨娘马上就信了。

    她因为是张元家的的派系,没少从厨房捞油水,而且在吃食上,也比照主子们的来,讲究得很。

    而萧遥、张嫂子和王嫂子呢,都是大厨房的边缘人物,油水捞不着,好吃的也赶不上,最多只能分得名面上的一份,可比不得她。

    下午时分,她回去了,看到萧遥又做出一锅东坡肉,且笑吟吟地叫自己尝,心里很是气恼。

    不过,大厨房中还有其他厨娘,她不能不吃,省得叫张元家的发现了,因此夹了一块,假装放入嘴里,却暗暗送进了袖子中,自己嘴上只是沾了沾那层油,就这,她还是马上夹了一口蔬菜,假装有沙,吐了出来。

    吃饭吃了一半,徐厨娘又去了一趟茅厕,回来之后,随口吃了两口,便去找张元家的回话了。

    张元家的这些日子在家里躲羞,心情一直很差。

    一开始,她以为自己占了上风,可是回来照照镜子,看到自己的脸肿得跟猪头似的,才想起萧遥打了自己一顿,竟没受半点惩罚,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可是一张老脸肿起来,她如何敢进府没得叫府中那些婆子看笑话。

    她的小女儿是三老爷身边的大丫鬟,得知她被萧遥打了,当即就叫嚣着要去砸了大厨房。

    张元家的忙拦住“我的儿,此时萧云姑娘已经处置过了,你再去闹,不是打萧云姑娘的脸么且这大正月里,真闹得大了,主子们生了气可如何是好”

    好说歹说,还将五日为期限这事说出来,道

    “如今是第四日了,明儿她若做不出一道好菜,萧云姑娘便会依照约定,把她赶出府。她一个单身美貌女子,离了府,都不用咱们亲自出手,只随便告诉个人,她便没了活路。你何苦还要脏了自己的手,惹得主子不高兴”

    张芬听到这里,这才忍住了。

    这时徐厨娘来了。

    张元家的忙问萧遥的东坡肉做得如何,比之昨日可有长进。

    徐厨娘笑道“你道如何说长进,那的确是有的,可是就和拆东墙补西墙一个道理。这里改好了,那里又出了岔子,总归做不出一道好的东坡肉来。”

    张元家的听得笑起来,追问道“当真么”

    徐厨娘不住地点头“我每一顿火锅肉都吃过,如何能骗你也不怕丢脸,为着吃着东坡肉,我闹起了肚子呢。”

    张元家的看了徐厨娘的脸色一眼,道“怪道我看你的脸色不对呢。”

    这时张芬在旁问“徐妈妈,萧遥那贱蹄子做的东坡肉,当真不好吃么”

    徐厨娘点头“旁的不说,绝对比不上你娘亲手做的。”

    张芬马上不屑地道“凭她是谁,也有资格跟我娘比么没得辱没了我娘的手艺。”

    徐厨娘马上赔笑“姑娘说得也是。”说完打量了张芬一眼,笑道,

    “姑娘这一身的气派,若不说,从府里出去,别人家瞧着,怕是以为是府里的小姐呢。悄悄这一身的缎子,瞧瞧那云纹金簪与雀儿步摇,哎哟我的天呀,怕只有府里的姑娘才有的罢。”

    张芬马上有些得意地道“的确是三姑娘赏的。三老爷着我去给三姑娘送东西,三姑娘见了极喜欢,便赏了我这两件首饰。”

    徐厨娘笑道“姑娘被养得金尊玉贵,不像大厨房萧遥那贱蹄子,过年也没件新衣裳,头上只戴了根木簪子,哎哟,你没见着,不知道有多寒酸。”

    张芬不屑地道“你莫拿她与我比,那等贱蹄子,与我放一块儿,我嫌丢脸。”虽如此说,面上却带了几分得意之色。

    萧遥相貌之盛,是很叫人有危机感的,因此当初知道萧遥爬床,她们在外头听着,五内俱焚,就怕三老爷从了。

    幸好三老爷是真君子,把持住了,还一把将萧遥那不要脸的踹下床。

    她们当时听着,好比大热天吃了冰镇西瓜,那叫一个痛快,当即一拥而入,将萧遥给扭送出来。

    张元家的乐得听徐厨娘赞自己的女儿,听了一阵子,笑着说道“好了,天色不早了,你也回去罢。明儿萧遥做的菜不合老太太口味,她便不在府里了,与我们再无关系。”

    张芬听到这里,眼珠子一转,笑道“娘,不如你明日也做一道东坡肉送去,生生将萧遥那贱丫头的比下去”

    三老爷曾不止一次说过,有对比,才有优劣。

    若只有萧遥的东坡肉,老太太吃着或许还不觉得明显,可若她娘也做了,老太太一口便吃出来了。

    张元家的笑道“你这猴儿,就是淘气。那东坡肉我改进了,明儿还真要做的。”

    这话说得异常自信。

    她相信,自己改良过的东坡肉,味道将更鲜美。

    徐厨娘听张元家的如此说,当即笑道“姑娘这是聪明机灵。”

    三人齐齐笑了起来,气氛无比欢快。

    与此相反,张嫂子急得坐立不安,问萧遥“你对明儿的东坡肉,可有信心”

    萧遥认真点点头“有的。”

    张嫂子想起徐厨娘吃完东坡肉的神色,对萧遥深感怀疑。

    然而萧遥却不理她了,转身去练刀功,练得差不多,便洗漱睡了。

    第二日起来,推门出去一看,天地一片白灿灿的,显得刺眼,原来,昨夜下了一夜的大雪。

    萧遥穿上厚棉袄,将自己收拾整齐,便去了大厨房继续锻炼刀功。

    上午,她又做了一顿东坡肉,一出锅,还是像先前那般,浓香扑鼻。

    萧遥热情地请徐厨娘试吃。

    徐厨娘笑吟吟地夹了一块吃,笑道“不错,越发有长进了。”

    内里,那块东坡肉还是被她放进了衣袖里藏起来。

    张嫂子照例吃不出来,有心要问,又不知问谁,因为王嫂子告假家去了。

    问萧遥,萧遥肯定会说好的。

    张嫂子迫不得已,便去看徐厨娘的神色,见徐厨娘面上带笑,便知这东坡肉不足以与张元家的比了。

    吃完午饭,休息一阵子,萧遥便去大厨房,开始为今晚正式做的东坡肉做准备了。

    到了大厨房,她看到张元家的竟也来了。

    张元家的见了她,笑道“萧遥,你也来了。这是主子们今晚的菜单子,里头正好有东坡肉。今晚正是主子们一大家子聚餐的日子,男女分席而坐,因此东坡肉需要做两份。我们便一人负责做一份,你看如何”

    萧遥点点头,看了张元家的脸上一眼,见还没彻底消肿,心里很是痛快。

    张元家的察觉到萧遥的目光,想起脸还没消肿,心中暗恨,心道,由着你这贱蹄子看,等今天过后,我叫你生不如死。

    萧遥收回目光,开始埋头忙碌了起来。

    张元吉的作为主厨,任务很重,因此也没多给注意力萧遥了,只认真地准备着主子们的晚餐。

    东坡肉即将出锅,张元家的对萧遥道“为了避免混了,你在你的东坡肉上做些标记罢。”

    萧遥点点头,手脚麻利的忙碌起来。

    很快,她将自己做的两份东坡肉装入食盒中,等待着传膳的丫头们来拿食盒。

    张元家的没有检查萧遥的,因为她很相信徐厨娘的话。

    一般这种大型聚餐,主子们若吃高兴了,都会给厨娘们打赏的,因此张元家的带上今晚参与了做菜的厨娘,去了主子们用饭的大厅。

    萧遥跟着张元家的一块,站在廊下,袖手等着。

    里头,萧家一大家子分席而坐,中间以屏风隔开,既不会看见彼此,又能听到彼此的声音,好不热闹。

    丫头们传菜,一道一道摆将上来。

    当揭开一个食盒时,大厅中顿时浓香扑鼻,叫人垂涎欲滴。

    萧老太太惊讶道“这是东坡肉的味道。”

    萧老爷子也道“哈哈哈,又做了东坡肉么唔我闻着,这是张元家的做的味道,不过似乎更鲜香。是张元家的功力长进,还是换了厨子”

    张元家的在外头听了,努力压下笑容。

    她是大厨房的管事,如何能一听到赞扬便如此得意呢。

    这时里头又响起二太太的声音“咦,这一道也是东坡肉,色如玛瑙,满是油光,上头还有菜叶子,还有花儿,真真好看,看着就想尝一口。可惜了,竟无半点香气,白瞎了这花儿叶儿的。”

    三姑娘赞许的声音也响起来“竟想到在东坡肉上放上绿叶并配上胡萝卜的雕花,这名厨娘倒也有巧心。”

    “的确不错。”三老爷也破天荒地开口。

    大公子笑道“的确心巧手巧,可惜闻不到香味。这东坡肉无香,倒是怪事儿。”

    张元家的听到这里,似笑非笑地看了萧遥一眼“你竟配上菜叶子和花儿么倒也算有心思。不过这做菜呢,还是要做得美味,而不是搞那么多花里胡哨的。”

    萧遥含笑道“您说的是。”

    张元家的见她竟不反驳,自己也觉得无趣,且也不想在主子眼皮底下吵,当即就不再理会萧遥了。

    里头很快寂然无声,显然正在用膳。

    这时,萧老爷子笑道“果然是张元家的做的东坡肉,我能吃出来,功力更进一步了。”说到这里,叫道,“来人,赏”

    张元家的眸中闪过喜色,得了赏赐之后,便马上进去谢恩。

    谢过后,她笑道“桌上另一道有花儿叶儿的东坡肉,是我们大厨房另一位厨娘亲手做的,准备了差不多两个时辰呢,主子们若看得过去,便给个面子,尝一尝。”

    萧老爷子哈哈笑道“做了两个时辰么,老夫便尝一尝罢。”

    徐厨娘看向萧遥,低声道“张元家的这是抬举你呢,若你当真做得好吃,怕也是能得到主子的赏赐的。”

    萧遥笑笑。

    这哪里是什么抬举,这是笃定了她做的东坡肉不好吃,要让主子们尝,然后斥责于她呢。

    到时,要赶走她,便顺理成章了。

    用膳的厅内,萧老爷子夹起一块又亮又润滑的东坡肉,放在眼下打量了片刻“这东坡肉虽然闻不着香味,可是单看外表,比起张元家的做的,还要好上两分呢。”

    萧老太太笑道“老头子,你快吃,若好吃,我也要吃一块。”

    萧老爷子笑着点头,将那块东坡肉放进了口中。

    东坡肉一入口,他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酥软鲜香,是第一感觉,一口咬破,只有令人回味无穷的肉香味在味蕾处炸开,随即开始蔓延。

    鲜香醇厚,油而不腻

    萧老爷子一边吃一边点头,恨不得把舌头也咽下去。

    他转眼间吃完了一块,觉得还没尝够刚才那味道,当即又夹起一块放入口中。

    味蕾再次享受到鲜香醇厚的无上美味,那肉汁带着香甜

    萧老爷子享受得眯起了眼睛。

    这时二老爷道“咦,这有花儿叶儿的东坡肉,怎地只剩下五块谁吃了那么多”

    萧老太太叫“莫不是那老东西吃的”

    萧老爷子这时伸出筷子,一边夹起一块东坡肉一边道“是我吃的,这东坡肉酥而不烂,鲜香醇厚,竟是无上的美味。老头子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吃到如此美味的东坡肉”

    外头,张元家的脸上的笑意僵在了脸上。

    很快里头响起萧老太太的声音“唔,的确是无上的美味,老大媳妇,你且莫吃,多给我留一块。”

    大公子道“爷爷,你年纪大了不能吃太多肉,这块肉别夹了,孙儿帮你吃了”

    二老爷有些气急地道“老三,你不是吃了一块么,怎么还来夹本就只剩下五块,爹又夹了一块哎呀,大哥,你让一块给我罢。唔,的确是无上的美味。”

    听着里头抢吃东坡肉的声音,继而又是对东坡肉赞不绝口的声音,张元家的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僵硬。

    这时,二公子抱怨道“我还未尝过呢,你们竟吃完了。”

    三姑娘笑道“这道东坡肉色香味俱全,堪称艺术,该好好打赏才是。”

    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异口同声道“是极是极。来人,看赏”

    张元家的脸色铁青,但想到这廊下听差的下人不少,还是硬生生地挤出笑容,对萧遥道“不像你头一遭做着东坡肉便如此美味,真是难得。里头老爷子和老太太叫赏呢,你还不快进去谢恩”

    心里头则不无恶意地想,里头主子们只怕都认得萧遥这个爬三老爷床的贱蹄子,这贱蹄子进去了,还不知是拿赏还是拿罚呢。

    萧遥说道“等姑娘们吩咐才敢进去。”

    话音刚落,里头萧老太太的大丫鬟玲珑便走了出来,笑着问“哪个是做东坡肉的厨娘盘子上有叶儿花儿的,老爷子老太太并几位爷们儿太太们、公子姑娘都说要赏呢。”

    萧遥自然知道,自己有过爬床的黑历史,进去了,或许会惹怒了萧家人。

    但是她要在萧家住下,少不得要与他们打交道的,迟早要碰面,还不如早点见了,好解决了这事儿呢。

    因此,见玲珑问是哪个做的,自己便上前一步。

    玲珑看到是萧遥,眸中飞快闪过一抹惊讶,但什么也没说,笑着向萧遥招手,示意萧遥跟她进去。

    萧遥跟着进去,去了女席那边。

    萧老太太、大太太、二太太并姑娘们,看到萧遥,都吃了一惊,半晌说不出话来。

    玲珑笑着说道“回老太太,那道东坡肉,便是这厨娘做的。”

    老太太回神,笑道“的确是个伶俐孩子,怪道能做出这样美味的东坡肉。”

    萧遥道“谢老太太夸奖。这东坡肉与伶俐无关,是经常练习之故。”

    大老爷和三老爷听到萧遥这声音,都怔了一下。

    随后,大老爷眸中喜色一闪而过。

    而三老爷呢,似是想起了什么,眸中闪过一抹厌恶。

    萧老太太听了萧遥的话,点点头,没有多说。

    那头,萧老爷子笑道“听声音是个年轻姑娘,便是不能过来叫老头子见一见罢。也罢,东坡肉好吃就成,老太婆,多给她打赏。这年轻姑娘家,最爱那些粉儿花儿的,你看她给东坡肉搭上花儿叶儿便是明证,便赏她首饰罢。”

    萧老太太笑道“便听你这老东西的。”

    说完命玲珑去换了一支金步摇并一根精巧的金簪来。

    萧遥得了赏,谢过老太太,便目不斜视地出去了。

    萧老太太见她目不斜视,眼角余光也没往爷们儿那头看去,这才点了点头。

    二太太笑道“这东坡肉着实好吃,既老太太赏了,我这做媳妇儿的不能没点表示。桃红,你去,将我前日里得的那只镯子赏给那丫头罢。”

    这话一出,大太太眸中飞快地闪过恼怒,面上却笑道“说得也是,巧儿,你也去将我前日里得的那对耳环赏给那丫头罢。”

    萧遥得了好几样打赏,金灿灿的,闪花了人的眼。

    也闪得张元家的眼睛疼、心肝儿也跟着疼,嫉妒得快发疯了

    一次性便这么多的打赏,便是她,也从来没有得到过。

    这萧遥,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

    还是说她做的东坡肉,真的有那么好吃

    可是闻着没有任何味道的东坡肉,如何称得上好吃

    萧遥知道,萧老太太是不耐烦看到自己的,拿了赏赐之后,便回去了。

    至于在旁羡慕嫉妒恨的张元家的,她完全无视了。

    张元家的怨毒地看着萧遥走远的背影,心中恨得跟什么似的。

    那些赏赐,本该是她的啊

    这时,里头响起萧老爷子的声音“那个丫头做的东坡肉很好吃,下次聚餐,还叫她做来。多做点,两份都由她做。张元家的拿手的是熏鸭,便专心做熏鸭,叫那丫头做东坡肉罢。”

    张元家的听到这话,好似爱了个叫累,差点没被活生生的气死。

    萧老爷子居然嫌弃她做的东坡肉了

    而且,似乎还担心她打压异己,特地说明让萧遥做

    张嫂子在大厨房里等着,又急又紧张,连吃饭的心思都没了。

    偏生与她交好的王嫂子又家去了,她想找个人说句话纾解一下心情也找不到,更是心急。

    正当她五内俱焚时,大厨房中与张元家的交好的厨娘笑道“你急什么,我看萧遥做东坡肉时,很是有信心,或许做出来的东坡肉很好吃呢。”

    张嫂子笑笑,没有说话。

    她如何不知道,这厨娘是带着看笑话的心思说的

    她觉得等了一年了,才终于看到萧遥的身影出现在大厨房,忙迎上去“如何”

    萧遥笑道“老爷子、老太太都说好吃,打赏了我。”

    张嫂子惊喜道“当真你莫要骗我。”

    萧遥笑道“我何必骗你”

    张嫂子听了一点头“那倒也是。”

    萧遥笑道“来,我们吃饭罢。”

    吃了饭,萧遥和张嫂子回到两人的住处,才将得到的打赏给张嫂子看。

    张嫂子看得眼睛都大了,羡慕地道“竟得了这么多打赏么我进府这么久,还没听过哪个,竟得到这么多打赏呢。”

    萧遥笑道“这也是运气。”

    二太太和大太太或许有什么矛盾了,因此才在老太太赏过她之后,又提出打赏,戳大太太的心窝子。

    大太太与二太太是妯娌,自来就别苗头的,见二太太都打赏了了,自然不好没动静的,因此只怕是忍着一肚子气给她打赏的。

    所以,萧遥觉得,自己接下来,一定要小心行事,省得叫大太太找错处撵了。

    另外,张元家的这次怕是恨极了她,也不得不防。

    除了做厨娘这事,萧遥还得担心大老爷找了来。

    不过若大老爷敢来,她便不会客气,大不了打大老爷一顿然后跑了。

    张元家的挨到主子们吃完饭才走,见丫鬟捧着吃食的菜鱼贯而出,直奔厨房,便也跟着去。

    等丫鬟们放下食盒离开,她上前看了看,脸色铁青。

    萧遥做的东坡肉,一块不剩。

    而她做的,还有超过一半放在碗中

    正当她五内俱焚时,大厨房中与张元家的交好的厨娘笑道“你急什么,我看萧遥做东坡肉时,很是有信心,或许做出来的东坡肉很好吃呢。”

    张嫂子笑笑,没有说话。

    她如何不知道,这厨娘是带着看笑话的心思说的

    她觉得等了一年了,才终于看到萧遥的身影出现在大厨房,忙迎上去“如何”

    萧遥笑道“老爷子、老太太都说好吃,打赏了我。”

    张嫂子惊喜道“当真你莫要骗我。”

    萧遥笑道“我何必骗你”

    张嫂子听了一点头“那倒也是。”

    萧遥笑道“来,我们吃饭罢。”

    吃了饭,萧遥和张嫂子回到两人的住处,才将得到的打赏给张嫂子看。

    张嫂子看得眼睛都大了,羡慕地道“竟得了这么多打赏么我进府这么久,还没听过哪个,竟得到这么多打赏呢。”

    萧遥笑道“这也是运气。”

    二太太和大太太或许有什么矛盾了,因此才在老太太赏过她之后,又提出打赏,戳大太太的心窝子。

    大太太与二太太是妯娌,自来就别苗头的,见二太太都打赏了了,自然不好没动静的,因此只怕是忍着一肚子气给她打赏的。

    所以,萧遥觉得,自己接下来,一定要小心行事,省得叫大太太找错处撵了。

    另外,张元家的这次怕是恨极了她,也不得不防。

    除了做厨娘这事,萧遥还得担心大老爷找了来。

    不过若大老爷敢来,她便不会客气,大不了打大老爷一顿然后跑了。

    张元家的挨到主子们吃完饭才走,见丫鬟捧着吃食的菜鱼贯而出,直奔厨房,便也跟着去。

    等丫鬟们放下食盒离开,她上前看了看,脸色铁青。

    萧遥做的东坡肉,一块不剩。

    而她做的,还有超过一半放在碗中,,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