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我妻福星高照 > 番外六(下)(改错字)
    十

    回京之后的日子总觉得过得很快。

    十月初,李家让人过来请期, 约好来年二月下聘。

    宋师竹便在家里一心一意为闺女准备嫁妆。

    其实喜姐儿的嫁妆也不是现在才攒起来的, 这些年宋师竹每每碰到好东西, 都喜欢放在库里攒着。多年积累,如今也很是不少。

    屋里头, 宋师竹把账本摊开, 一边跟闺女解说,时不时想什么, 又拿了毛笔添上几行。

    封北辰到正房请安之后,看着母女俩说得津津有味, 对姐姐备嫁的事一时难以适应, 干脆到惟柏院找小舅舅去。

    宋师柏念书念得头疼,见外甥过来,正好让人送了一个羊肉热锅过来。

    冬天屋里烧着暖炕,羊肉热锅的热气熏得人浑身上下都是热汗。

    宋师柏见对面的外甥一口都吃不下, 一开始还劝了几句, 后面就不管了。

    他夹了几片薄如蝉翼的羊肉片送入口中, 含糊问道“姐姐出嫁的滋味不好受吧”

    想了想, 宋师柏又问外甥“你现在是不是很想到李家,把李昀打一顿”

    封北辰心里都快揪成一团了,对面的小舅舅还一直幸灾乐祸,不禁恼怒地看了他一眼。

    宋师柏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气道“当年我就是这么想的。”

    “那舅舅做了没有”封北辰问,有些好奇。

    宋师柏道“没有。”他要是真的把封恒打一顿, 他爹肯定饶不了他。

    他传授经验给外甥,道“你把气攒着,以后要是李昀对不起喜姐儿,该出手时你就出手,总不能让李家觉得你姐没人撑腰。”

    封北辰他舅真不是忽悠他吗他谴责地看着舅舅,道“也没看见舅舅这些年怎么为我娘撑腰”

    见外甥古板严肃的小脸上都是自己推他去死的愤怒,宋师柏摸摸鼻子,颇为没趣道:“你爹又没做错什么。”

    他姐夫不染二色,俸禄私房都上交,也没让外人欺负到妻儿头上,要是这样还要被打宋师柏很有危机感地觉着,自己以后肯定会被岳家打得眼青鼻肿。

    封北辰没在舅舅这里得到任何有效安慰,只得满心郁郁地回屋念书。

    十一

    李老太太这一年的生辰宴,宋师竹带着闺女儿子都过去了。

    宋师竹对老太太的印象一向极好,李老太太出身官宦之家,到如今年近八十,五代同堂,子孙个个都出息,宋师竹都觉得要是她八十岁时能有这等风光,这辈子也算没白活了。

    “娘用不着羡慕李老太太,以后咱们家肯定不差。”喜姐儿道。

    这倒也是,宋师竹想起这些年自己在子女身上花费的力气,就谦虚地笑了笑。

    母女在那边互捧,已经十三岁的封北辰听得心烦,干脆转向他爹问道“师公说致仕之后想外出走走,问我想不想跟在他身边一块游学。”

    封恒好笑地看儿子,最近封北辰为了闺女要出嫁闹别扭的事情,他老早就听宋师竹说了。

    封北辰在他爹洞悉一切的目光下,耳朵慢慢红了。封恒逗够了孩子,才道“你想去就去吧。”他陛见之后,皇上就下了旨意,升他为三品户部侍郎,他接下来几年,应该都不会出京。

    一家子说了一会儿话,马车就停下来了。

    十二

    李家门前车水马龙,极为热闹。

    正院里头,李老太太精神矍铄,一看到宋师竹和自己亲自挑中的玄孙儿媳进来了,脸上就乐呵呵的。

    这些年她回想起当年的事,也觉得冥冥中自有牵引。宋师竹的表字“蕙心”是她亲自取的。章太后年轻时的小名就是蕙心。当时老太太帮宋师竹取表字时,只是想着回京之后,能让太后对宋师竹多看重几分,只是

    她笑了笑,宋师竹这些年的作为,真是把她这一举弄成了锦上添花。

    李老太太把喜姐儿拉到身边,问了一下她最近在家里做什么,听到她一直跟在宋师竹身边学习,就道“这就对了,多跟你娘学学。”要是能学到宋师竹的洞察和敏锐,这个玄孙媳妇选的就不吃亏。

    堂上诸多宾客,李老太太一直在跟喜姐儿说话。

    韩氏看到这一幕,脸上笑容都真诚了几分。

    若十几年前告诉韩氏,她会跟宋师竹成为儿女亲家,她是绝对不信的。不过现在韩氏心里叹了一声。

    皇后独宠,李家就像一个惹人记恨的靶子,多少人想要踩上他们家一脚。这些年家里的人都望着皇后和太子能够顺利熬到下一朝,封家夫妻都与皇室交好,这等关键时刻,她总不能给家里拖后腿。

    喜姐儿见着未来婆婆迎面而来的笑脸,就悄悄戳了戳她娘的腰。前两年和李昀订亲后,她娘就把自家如何和李家熟识的种种经过与她说了一遍。

    当时喜姐儿都觉得在听故事一般。没想到当年她爹上京赴考时还有那么多险象环生的时候,而她娘居然还曾经和未来婆婆有过一些小矛盾。

    其实她娘一直跟她说不是什么矛盾,不过喜姐儿却觉得肯定是她娘心大才不当一回事。

    韩氏既然已经接受了和封家结亲的事,就不会让人看笑话,她亲热道“清华刚回京,我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就帮着准备了一些最近京城时兴的首饰,待会你们回家时,我让下人给你们带上。”

    喜姐儿落落大方地多谢了韩氏一回。韩氏看到未来媳妇举止谦谨雅致,心里才觉得舒服不少。李望宗致仕之后,家里除了一个承恩侯爵位,最高也就是四品官。阖家都没有一个比得上封恒,和封家结亲也算是实惠。

    十三

    李家过来下聘礼那一夜,喜姐儿一早就觉得她娘会过来,便让丫鬟一直听着外头的动静。

    果不其然,她娘半夜就来敲门了。

    母女俩窝在被窝里,喜姐儿好奇地问道“娘,当年你出嫁时是个什么心情”

    宋师竹想了想,有些不大记得了,她就记得李氏一个月里头得有好几回半夜突击,都是睡不着过来找她。

    就跟她现在一样。

    而她当时总觉得不就是嫁了吗,又不是以后就见不着面了,两家还那么近,都在县里,抬个脚就能过去了。

    她叹了一声,突然觉得自己当时还真是没心没肺的。

    宋师竹看着喜姐儿在黑暗中显得特别黝亮的双眼,不舍地凑过去亲了亲闺女的脸蛋,以前想亲就没这么方便了。

    喜姐儿摸了摸脸,她身边有好些小姐妹,只有她这么大了还被娘亲脸,不禁道“我都这么大了,娘你克制点”

    宋师竹一眼看过去,喜姐儿立刻笑嘻嘻地凑过来抱住她的腰。

    宋师竹嗅着闺女发间的清香,道“你要记得,一家有一家的规矩。嫁进李家,你就要按他们家的规矩来。”她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要是有人欺负你,你也别忍着,记得娘跟你说过的孙娘子的事情吧”

    喜姐儿点点头,这些年慕姨写信汇报锦绣货铺的经营情况时,她娘都会让她也看一看,里头有一个十分特殊的供货源,即使量少,却一直没中断。就是她娘嘴里的孙娘子。

    据她娘说,这位孙娘子是他们早年在琼州府认识的,身世极为坎坷,家里有妾还有妾生子,且丈夫屡试不第还极为势利眼,亏得一直有这条线牵着,不然孙娘子也不能转败为胜,一点点把碍眼的人都捏在手里。

    她跟她娘保证道“我不会做孙娘子,也不会让人欺负我,要是以后李昀不做好事,我自个就能把他收拾了。”

    那就好。宋师竹笑了笑,她从来都不后悔让闺女自在了这么多年,女人活在世上处处拘束,在娘家能多快活些,也算是一段美好的记忆。

    喜姐儿想了想,又问了一个十分好奇的问题“娘,你为什么会挑中李家”

    “你不喜欢李昀吗”宋师竹顿了一下,才问道。

    喜姐儿察觉到她语气里的迟疑,很坦白道“我觉得嫁给谁都一样。”

    她是真的这么觉得的。

    她比高望瑾大一岁,姑娘家又比较早熟,当年他对她有心思时,她是隐隐有感觉的。

    只是她娘喜欢用事实当做家庭教育素材,皇后娘娘独宠之下有多少压力,那两年她娘每回从宫里回家,都要跟她细细说上一遍。听得多了,喜姐儿便退缩了。

    宋师竹听到喜姐儿的话之后,才松了一口气,要是临到头来喜姐儿想悔婚,她都不知道该不知道支持。她想了想,回答了她的问题“李家家风好。”

    李老太太写信过来时,她其实手上人选不少。封恒好些同榜同年同僚家里都有适龄男孩,若喜姐儿低嫁,或者是嫁个跟自家差不溜的人家,以封恒这些年的势头和他们家与皇室的关系,闺女应该会轻松很多。

    但对比过后,她还是给闺女选中李家。她也算是看着李昀长大的,李老太太在信里很是夸了自家玄孙一回,说是当年那个动不动就喜欢亲人的可爱小豆丁如今已经长成翩翩少年,才貌俱全,人品也极为不错。

    宋师竹相信李老太太不会骗她,除此之外,促使她下决定其实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当时她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到了当年的宁氏。

    宁氏作成那样,对李老太太口出恶言忤逆不敬,但老太太生气过后,也没有想着给李继塞几个通房姨娘压压她的气焰。

    这一点才是她愿意把闺女嫁给李昀的原因。

    李家家风正,李老太太向来崇尚夫妻和谐才是家中大幸,而这也是李家家规之一。

    宋师竹叹了一声,就算她有金手指加持,也不能确保封家能一直如日方升。闺女活在世上的时间肯定比她长,要是她闭眼之后,封家落魄,喜姐儿的夫家会不会上演变脸,把她踢到一边。

    父母之爱子,为之计深远。宋师竹看着闺女,心里庆幸自己一直支持闺女练刀的决定,李昀不算文弱,但要是两人打起来,她闺女肯定不吃亏。

    其实可以的话,她也希望跟自己成为亲家的是大少奶奶樊氏。不过李家的子弟,总不能任由她挑选。

    而韩氏这人有一个好处,就是十分识趣。

    这样的人,只要封恒一直这样保持如今的势头,韩氏一定会和闺女和和气气的。就跟封恒当年中状元时一样,韩氏立刻调转方向示好。

    宋师竹跟闺女唠唠叨叨了一堆,外头的月色笼在两人的身上,又一点点渐渐消失了。

    十四

    闺女出嫁后,一连三日,宋师竹都有些怅然若失,任谁安慰都没用,直到喜姐儿三朝回门,她才打起精神。

    只看外表,李昀风度翩翩,唇红齿白,笑容温雅,确实是个不错的青年,更让宋师竹满意的是,他的目光一转到喜姐儿身上,耳朵便染上点点嫣红。

    而她闺女一点都不知道害臊,见着这一幕就笑出声。

    夫妻关系中谁强谁弱,一目了然。

    正房里间,母女俩在说悄悄话。

    宋师竹主要是想知道喜姐儿这三日的情况过得怎么样。

    喜姐儿道“李昀比我还害羞。”这点真让她触不及防,李昀居然极为生疏,要不是她习武,熟悉人的身体构造,当夜还不知道能不能完事。

    “”宋师竹有些不信,这么纯情

    喜姐儿小声道“他告诉我,两年前婆婆想给他安排知事丫鬟时,是老祖宗拦住她。”

    “你婆婆对你怎么样”这个问题宋师竹也很关注。

    喜姐儿想了想,道“挺好的。”第二日拜见完家里的长辈亲戚后,韩氏就把她叫了过去,把李昀院里的事都托付给她,也没給她塞几个奴大欺主的管事嬷嬷什么的。

    宋师竹这才松了口气。

    喜姐儿看她这样,突然笑出声“婆婆其实挺好相处的。”当日韩氏颇为自嘲地问她,她娘在家里是不是一直担心她会被欺负,现在看来是被她婆婆说中了。

    宋师竹白了闺女一眼,她这是为了谁才一直吃喝不下。她点了点闺女的额头,道“真是个小白眼狼”

    喜姐儿嘿嘿笑着,凑过去抱住她蹭,宋师竹被蹭得,心绪也终于放开了。

    喜姐儿嫁人之后,家里又有一件喜事。

    宋师柏厚积薄发,在连着失败两届后,终于金榜题名,光荣地成为一名进士。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时,阖家都觉得极为欢喜。

    很快又是一年过去了。

    知道闺女在李家过得如意后,宋师竹也没那么操心了,又因着儿子跟着李望宗外出游学,家里少了一个人,也少了不少家务事。

    这一年元宵时,封恒突然起意要带她出去看灯,宋师竹邀请了赵氏一块去,但赵氏只是摆摆手,说自己年纪大了不凑热闹,宋师竹只好跟着封恒一块出门。

    原本还以为是一个月上柳梢头的夜晚,可惜两人一出门就遇见熟人,只好被邀请到酒楼上看戏。

    极为巧合的,宋师竹在女眷席上,居然遇到了林樱。

    林樱也是当娘的人了,这些年两人虽无交集,不过林樱见到她时却很是热情。

    说了一会儿话之后,林樱突然好奇道“我前些日子让丫鬟去书斋买了一些话本子,里头有个本子,作者叫临泰居士,我看到就觉得眼熟。”当年他们住的那条胡同,就叫临泰胡同。

    宋师竹想了想,好像是有这回事。她以前有一段时间写了几个话本,去年封北辰无意间在书房翻出来,看完之后问她想不想出版,宋师竹一点头,没到半年就成书。

    她当时不知道怎么想的,分别起了几个不同的笔名,其中卖得最好,最狗血的一本,笔名就是“临泰居士”。

    宋师竹回忆了一下,依稀记得那是一个初恋、白月光和真爱纠结在一块虐恋情深的故事。

    初恋通房爱富家公子,白月光正妻难产早早逝世,妾侍因着和正妻有几分相似,渐渐取代了正妻的地位,还被扶正成继妻。

    想起那本书的内容,宋师竹有些羞耻,见林樱还在等着她的回答,便坚决否认了。

    不远处,封恒已经跟人寒暄完,正让丫鬟过来寻宋师竹,林樱便笑了笑,也不耽搁他们的时间。

    她就是觉得话本子十分好看,写的是一个公子哥与三个姑娘的爱情纠葛,而她把临泰胡同这些年的住客细数了一下,可能有闲情逸致出书的,便只有宋师竹一个,这才多嘴问了一句。

    许是因着林樱提及了这件事,宋师竹回去之后还真做了个梦中梦。

    梦里林樱是那个真爱妾侍,一朝重生回到过去,借着知道未来的优势,笑傲后宅,踩下了不知道多少人,最终成为府里的老封君,整个家里都是她的一言堂。

    醒来之后,宋师竹就觉得,幸好是梦。

    这个话本是有隐射的,要是真的按照梦里发展宋师竹立刻翻了个身,决定看看梦中还有没有下集剧情。

    十五

    暮春时节,宋师竹接到二叔家下人送来的消息,真是惊喜得无以复加,连通知封恒和赵氏一声都忘了,立刻就让人备马车过去。

    她爹娘和祖母居然千里迢迢上京了。

    宋师竹一看到爹娘,这阵子积累的伤感顿时涌上心头。

    宋文胜两鬓斑白,笑眯了眼“爹的竹姐儿,还是那么好看。”为了给闺女一个惊喜,他特地关照了众人都不许出声。现在看来,效果还是蛮好的嘛。

    宋师竹听到她爹的话,眼眶便红了,这些年她和家里常有信件来往,但她已经好些年没回过县里了。

    李氏怪责地看了自家相公一眼,又把闺女拉到身边坐着,见闺女容色娇艳,气质雍容,这才松了口气。

    宋师竹擦干眼泪,细问之下才知道为什么她爹娘会突然上京。

    朝廷年中改了规矩,把籍贯地任职的条件做了限制。先前宋文胜以举人之身,打点一下便能回乡担任县丞,如今却是不能够了。

    宋文胜这些年都在县里没动弹过,跟妻子和母亲商量之后,干脆就递了卸任书上去,包袱款款上京去。

    宋师竹高兴道“那咱们以后都能在京城里。”她弟朝考后中了庶吉士,接下来三年肯定要在京城,要是爹娘和祖母也留下来,一家就能团圆了。

    李氏笑“可不是吗,你爹方才还说,柏哥儿终于能从封家搬出来了。”其实好几年前,宋文胜就送了银票上京,托弟弟为儿子物色房宅,但宋师柏觉得住在姐姐舒服,便一直没搬,现在总不能一家子都住到女婿家里去。

    宋师竹虽然不大愿意,但也知道只能如此了。她叹了一声,又问起老太太。

    自她进门,便只见自个爹娘,宋老太太半个影儿都没见着。

    李氏小声道“在屋里和你二叔二婶说话呢。”

    宋师竹表示明白。她当时放的那个雷,还是起了些作用的。

    身为家里在京城的忠诚耳目,冯氏一有融化的迹象,宋师竹就把消息写进家信,她娘上一封信还说,老太太知道之后,脸上笑容多了不少,看着都比前些年年轻许多。

    十六

    这一夜,封恒从岳父岳母家里回来之后,脸上便有几分微醺的红晕。

    宋师竹道“你怎么跟爹喝了那么多酒。”封恒酒量一向不差,喝得这样醉,都不知道喝了多少了。

    见妻子满脸不高兴,他就把她抱在怀里,笑“岳父一直想要把我灌醉。”

    宋师竹忍不住笑,这是她爹多年的执念了,宋文胜当年觉得酒后见人品,可惜一直没能见着女婿真喝醉了的模样。

    她道“爹是高兴。”今日宴上,还有恰巧回京述职的宋师泽在。

    在她弟一直没能光宗耀祖德这些年,都是宋师泽在族里称王称霸。

    宋师泽高中之后娶了师傅许学政的闺女,之后进翰林,又外放当官,因着克已奉公,怜恤民苦,为当地做了不少奉献,今年回京时还得了当地百姓送的一顶万民伞,人称“宋青天”,连带着宋氏家族也出了一下名。

    她爹身为当年慧眼识珠的老族长,可不觉得与有荣焉吗。

    其实宋师竹也觉得挺高兴的,她当年的感觉果然没错。

    “我一看到岳父,就想起当年他把我们几个学子一同请到宋家赴宴的场景。”当时他又肥又丑,宋文胜对他的关注是最少的。宋文胜问他话时,他手里都是捏了一把冷汗,生怕有半点不端被他厌弃。

    约莫真的是酒喝多了,封恒对着妻子说了许多话。

    一旁的宋师竹只是笑嘻嘻,封恒看着她清澈的眸光,突然停下了。

    两人成亲已经许多年了,但他仍觉得宋师竹就跟他初次见到时一样。

    他这一辈子,在别人看来应该是极为风光。年少中状元,儿女双全,得帝王信重,仕途上也是一帆风顺。

    其实在封恒自己看来,也是如此。所有加诸在他身上的危机和困难都那么不愠不火,就好像冥冥之中,老天爷一直在给他留一条生路。

    封恒想起有一回自己和了缘大师说话时,大师曾经语重心长对他道,他少年得志,但却是一个早夭的命途,若不是遇到转折,许是早早就不在世间了,劝他要惜福。

    封恒想说,其实他一直就很惜福。有多少人能跟他一样幸运,最初动心的,跟最终携手的,都是同一个人。

    宋师竹见封恒一直看她,就上前亲了亲他的眼睑,之后就轻声道“睡吧,你明日还要上朝呢。”

    封恒笑了笑,洗漱之后就牵着妻子上了榻。

    外头的圆月大而皎洁,月光宛如一层薄薄的轻纱,罩在千家万户之上。漫天光华,却比不上身边的风景动人。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的番外结束啦,下面还有一章黄氏和大哥的小片段,跟这一章一块发了,大家感兴趣的可以去看。

    番外就这么多,谢谢大家追完番外。

    预收的两篇,民国文预收开得太晚,到时候数据应该不够上榜单,所以只能先开我的金手指跑错家门了,过年前后开。

    存稿情况好,就年前开,不好就只能等过完年了。

    然后这一章和下一章,留言的依旧会有红包,明天晚上这个时候就会发了。

    谢谢大家

    感谢在20191123 21:29:2420191125 19:09: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初巷人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叽叽复叽叽 20瓶;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