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给残疾大佬送温暖[快穿] > 做你的执事(7,8)
    英招见状赶忙直起身,抚平了一下衣服上的褶皱, 打算去接待费奇。

    一旁的邓普斯看到英招如此模样心里颇为不爽。

    心想着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 哪里就值得自家的宝贝儿这样郑重了。

    只是英招还没有出门, 画室的大门竟然自己就被打开了。

    费奇是原主亚撒多年的好友,他作为乔凡尼家族的家主, 地位自然不容小觑。

    原本他同原主之间也只不过是认识而已。

    但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合作, 两个人的关系愈发的亲密。

    可以说费奇以及乔凡尼家族这么多年来为原主帮了不少忙。

    毕竟虽然卡帕多西亚家族也有着十分古老而又神秘的力量。

    但是相比于来说,在经商的方面, 却没有任何一个血族的氏族是乔凡尼家族的对手。

    原主希望可以帮助邓普斯让氏族更加强大,换到了现代自然要有足够的财力和地位。

    即便没有氏族真的缺少金钱, 但是他们也需要在明面上拥有一定的地位, 才能够更好的应对各种状况的发生。

    对此,亚撒一直都对费奇十分的感激。

    邓普斯沉睡了这么多年,整个卡帕多西亚家族里自然都是由原主说的算。

    而费奇经常来找亚撒,相处时间长了, 对于这所别墅也是十足十的熟悉。

    在客厅里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人, 费奇竟然决定直接就跑到画室中来找人了。

    只是没想到打开了大门之后, 却见到自己的友人和那个刚刚醒来的老家伙邓普斯在一起。

    若说费奇会觉得邓普斯是个老家伙, 也一点儿都不奇怪。

    虽然说他们都是三代的血族,但是邓普斯属于最早成为三代的那几个。

    所以他的年岁比费奇要大上个几百岁。

    在费奇的眼里,自己自然是比邓普斯要年轻的多的。

    察觉到屋子里有些诡异的气氛,费奇不动声色对着邓普斯轻轻点头。

    随后走到英招的面前,对着他笑着说道“亚撒,你可好久没有去看我了。”

    “之前你答应我的那幅画, 画的怎么样了”

    费奇一边说着还一边伸手拍了拍英招的肩膀,脸上写满了期待的模样。

    英招听到对方的话,稍稍回想了一下想到之前原主的记忆。

    倒是想起来原主和费奇闲聊的时候倒是曾经说过h国港口那一块的生意。

    那可是一块肥肉,只是一直都是由乔凡尼家族把持的。

    费奇有心想要让自己的好友介入也分一杯羹。

    于是玩笑着对他说,说可以让卡帕多西亚家族也加入合作,但是要亚撒帮他画一幅肖像画作为报酬。

    自然,这只是戏言而已,血族经过漫长悠久的历史积累了大量的财富。

    然而谁又会嫌弃财富更多,既然有这样的机会,原主自然也不会放过。

    更何况不过是一幅画而已,顺势而为也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

    于是英招根据记忆对着费奇微笑着说道“还没有画好,等画好后我会差人给你送过去。”

    英招经历了无数个世界,此刻看到面前的费奇,察觉到了他眼中隐藏的对于自己的爱意。

    想来,费奇和亚撒在一起相交许久,以原主的资质被人爱慕倒是也十分的正常。

    只不过原主是个不开窍的,对这种事向来没有兴趣,又有着很严重的洁癖。

    而费奇作为普通的血族,血奴,床伴数不胜数,原主因此更加不会有和他深入在一起的想法。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对原主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看护好卡帕多西亚家族以及处理好邓普斯交给自己的事情。

    不过由于费奇是原主视为朋友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所以自然对他另眼相看。

    尤其是费奇总是主动来找亚撒,一来二去两个人越来越熟识。

    所以费奇也是除了邓普斯之外唯一可以稍微的触碰一下原主的衣物而不会被躲开的人。

    英招也因此没有躲开费奇的拍自己肩膀的手,而且看过了记忆之后他对费奇的观感还是不错的。

    只是他这般自然而然的反应,放在邓普斯的眼中却是换了一番模样。

    邓普斯自然知道他的洁癖到底有多么的严重。

    除却自己这个极为挑食的不愿意接触血液,也就只有亚撒的洁癖,甚至连直接去触碰皮肤进行吸血都忍受不了。

    可是此时此刻面前那个费奇拍着他的肩膀,心上人却毫无反应。

    甚至那张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竟然还对对方展现出了笑容。

    这让邓普斯不由得心中一紧,只觉得往日里自己一向觉得能触碰对方的特权原来不只是针对自己一个人。

    而且,亚撒也答应了要给费奇画像吗

    本以为自己是唯一一个能让对方画肖像画的人,没想到竟然有人比自己更早享受到了这样的待遇。

    刚刚得到画像的喜悦瞬间减少了大半,邓普斯看向费奇的眼神里都带上了恨意。

    所以,自己对于亚撒来说并不是最特别的存在,是吗

    难道他愿意被自己触碰只是因为主仆之间的服从

    所以,亚撒对费奇的那副样子才是真情实感的流露。莫非他是喜欢费奇的

    一想到这里,男人的心里就有了一种将要窒息的感受。

    留意着英招和费奇之前自然而然的互动,邓普斯只觉得妒火中烧。

    于是他忍耐不住的突然上前了一步,挡在了英招的身前。

    眼睛直直的瞪着费奇,对着他冷声道“出去。”

    邓普斯的声音刻意带上了威压,让费奇不由得锁紧了眉头后退了一步。

    虽然他知道这位血族亲王的性格向来喜怒无常,但是自己明明没有得罪过对方。

    注意到邓普斯占有欲十足的搂住了英招的肩膀,费奇眯了眯眼睛。

    他本身就十分善于察言观色,此刻看到邓普斯的模样又怎么可能不明白对方的意图。

    只是亚撒这个人自己已经在暗中喜爱了多年,又怎么可能甘心突然失去机会。

    他们认识了许久,费奇很清楚亚撒对于邓普斯只有主仆的情谊,并没有任何的爱慕。

    往日里过来找对方,邓普斯也从来没有表现成这样。

    所以,这突如而来的敌视是怎么回事

    莫非邓普斯这个老家伙突然开窍了不成

    还是说他只是将亚撒视作了自己的所有物。

    想到这里,作为乔凡尼家族族长的费奇也不打算落了面子。

    对着邓普斯冷哼道“邓普斯亲王,您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难道您还真的将亚撒视作了自己的所有物吗”

    “要知道,亚撒可和您一样都是三代的血族,并不是必须要臣服于你。”

    邓普斯听到费奇的话,手臂却是猛地收紧。

    因为他知道,费奇说的是事实。

    感情都是自私的,此时面对面的两个男人自然都容不得对方存在。

    气氛瞬间变的剑拔弩张了起来。

    英招看着邓普斯和费奇这般的姿态,心中无奈的扶额。

    毕竟邓普斯的这个发难实在是太过突兀。

    他只能对着费奇歉意的笑了笑,说道“费奇,抱歉。你还是先回去吧,我有空会再去府上拜访。”

    费奇看了英招一眼,也知道自己确实不是对面男人的对手。

    便点了点头,稍微后退了一步。

    只是随后费奇却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罗盘交到了英招的手里。

    笑着对他说道“给我记得亚撒你一直想要这个黑罗盘。”

    “当年死灵法师被教会围攻的时候还以为被销毁了,我也是前几天偶然看到。”

    “想着你跟我提起过,就帮你留下了。”

    英招看到手心里的物品瞬间眼前一亮,黑罗盘是死灵法师最强大的法器之一。

    虽然现在的他身为三代血族,就算没有这个法器也十分的强大。

    但是原主对于死灵法师的器物以及书籍向来有所偏好,英招接收了原主的记忆,自然也会对这些事物产生了兴趣。

    此刻看到黑罗盘,便忍不住拿在手里把玩。

    他知道这东西一定十分难得,很宝贝的翻看着。

    就连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也露出了十分明显的笑容。对着费奇真诚的说了一句“谢谢我很喜欢”

    看着英招喜爱的样子,费奇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轻声道“你喜欢就好,我那里搜集了一些亡灵方面的书籍,我想你一定也会感兴趣的。”

    “不过我今天没有带来,等亚撒你来找我,我都拿给你。”

    英招闻言用力点头,表示自己有时间一定会去府上拜访,还一直将他送到了院子的大门口。

    邓普斯全程都跟在英招的身后,看着两个人状若亲密的交谈,嫉妒的咬牙切齿。

    费奇见到邓普斯如此,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

    随后温柔的对着英招告别后才转身离去。

    邓普斯看着费奇远去的背影心里郁闷的要命,他觉得这个混蛋完全就是有备而来。

    现在这个时代,亡灵法师留下的相关法器和书籍已经少之又少了。

    对方竟然还能够搜集到这些,很明显就是故意为了讨身边的人的欢心。

    想到这么多年以来自己一直都被对方照顾,却从来没有送过亚撒什么像样的礼物。

    邓普斯不由的心中懊恼,只觉得自己这一局输得格外难看,心绪愈发的烦闷了起来。

    从别墅花园的大门口走回到屋子的一路上,邓普斯都一言不发。

    脑海里一直思考着应该如何去讨好自己的心上人,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别墅之内。

    他下意识的跟在英招的身旁,直到跟着对方回到了他的办公室内。

    见到英招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邓普斯才回过神来。

    男人并没有多说什么,只自顾自的坐到一旁的沙发上。

    却看到英招手里拿着那个黑色的罗盘,很显然十分宝贝的样子。

    甚至还小心翼翼的把它放到了一个精致的盒子里,随后又塞到了书桌右手边的抽屉内。

    看着英招如此的喜爱费奇送他的这个物件,邓普斯的心中升起了一股子郁气。

    头脑混沌了一瞬,男人的眼神瞬间变得凶狠了起来。

    然后他猛地站起身来,走到英招的身边。

    一把扯过他的手臂将他困在自己的怀抱内,低下头狠狠的咬上心上人的唇瓣。

    十分放肆豪迈的亲吻,弄得英招一愣。

    不过想起了这个小世界中原主对于邓普斯的印象,对方也确实一直都这般喜怒无常。

    前一秒笑着,下一秒男人可能就会突然发难,甚至不知道要发生什么血腥暴力的事情。

    不过邓普斯之所以如此,似乎并不只是性格的原因。

    亚撒曾听说,似乎有人在邓普斯要转化成三代血族的时候从中作梗。

    用被诅咒的血液污染了他的神智,导致了邓普斯像末卡维氏族的血族一样不能够完全控制自己的心智。

    看来这个世界里爱人最大的问题就在乎于他的神智和行为无常。

    虽然现在爱人还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严重的状况。

    但是凭借着原主多年的血族记忆,他当然知道末卡维家族人被其他氏族看成什么。

    他们被称作疯子,就算最令人憎恶的家伙,也会害怕那个家族的人。

    虽然邓普斯的情况是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其中的秘辛。

    甚至当年的过往,也因为太过陈旧,已经无从找到始作俑者。

    很可能做下这事的人早已经在之前的圣战中尸骨无存了。

    但是此刻遗留下来的问题却是无法忽视的。

    英招知道爱人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应该是刚刚看到费奇和自己愉快交谈的样子,产生了嫉妒。

    经历了无数个世界,十分了解自己爱人醋缸以及脑补属性的英招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

    干脆没有丝毫反抗的直接依偎在爱人的怀里。

    甚至努力配合着对方,想要平复对方的心绪。

    可是英招不知道的是,自己的顺从并没有让邓普斯的心绪平静下来。

    反而让男人在享受到感官的同时,内心只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悲哀。

    邓普斯心里愈发笃定了,英招一定是因为自己是他的主人才会如此顺从。

    对方的表现的越是乖顺,邓普斯就越是难过。

    就算真的在一起又怎么样

    只有身体而没有灵魂的结合,对于深爱着对方的那个人来说完全就不是一种享受,而是一种绝望的煎熬。

    邓普斯亲吻着英招,心里的想法愈发偏激。

    他觉得怀里的人一定是喜欢着费奇的。

    否则的话,为什么要那般宝贝对方送给他的礼物。

    还愿意被对方触碰,甚至答应为对方画像。

    难道说自己永远都得不到这个人的心了吗

    一想到这里,邓普斯就觉得自己无法接受。

    他的心脏顿痛,似乎连呼吸都能带来传递四肢百骸的痛楚。

    究竟是什么时候亚撒和费奇的关系变得如此亲密了

    自己明明记得在他在陷入沉睡之前,怀里的人同那个乔凡尼家族的小子并没有多么熟悉。

    所以,是在自己陷入沉睡的时候吗

    为什么自己要沉睡

    为什么这几百年来自己没有陪在这个人身边

    是不是如果当初他不选择沉睡,他们现在早就已经在一起了,这个人早已经属于自己了。

    是自己,亲手的将心上人从自己的身边推开了

    邓普斯越想,心里就越觉得疯狂。

    这个人明明是应该属于自己的,自己才是陪伴在他身边时间最长的人。

    他们相伴了无数的日日夜夜,此时此刻要让他拱手让给他人,邓普斯怎么能够甘心。

    于是,明明想着要循序渐进的男人已经被愤怒和嫉妒搅乱了全部的思绪。

    他不由的抱紧了英招,愤怒的质问着“你真的爱他吗”

    “什么”英招被邓普斯突如其来的问话弄的一愣。

    有些发蒙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似乎不知道对方究竟在说些什么。

    邓普斯却控制不住心里的怒火,痛苦的低吼着“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到底有什么好”

    “你就这么喜欢他吗”

    “大人你在说谁你是在说费奇吗”

    “不,我没有喜欢他,我们只是朋友而已”英招看着男人疯狂的样子,连忙开口道。

    可是邓普斯此时却似乎完全听不进去英招说的话。

    他赤红着双目,自顾自地打开了英招身旁的抽屉,将那个装着黑色罗盘的盒子捏在了手里。

    “那你为什么这么宝贝这个东西只因为是他送的吗”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攥紧了拳头,手心里的盒子瞬间便被捏碎。

    英招瞪大了眼睛看着黑罗盘就这么在自己的面前化为乌有,心里可惜的不行。

    表面上却还要急切的跟爱人解释他跟费奇真的没有什么纠缠。

    可是英招的否认此刻在男人的眼里都变成了对费奇的袒护。

    他看到了英招眼中一闪而逝的不舍,只觉得那是因为对方深爱着费奇。

    甚至舍不得他送的东西。

    邓普斯心中无比痛苦的想着,心上人就那么在乎那个费奇吗

    对方是因为知道那个小子的力量抵不过自己,所以才否认了对他的感情,是为了保护他吗

    “为什么要爱他明明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才是最长的”

    邓普斯痛苦地闭上了双眼,不自觉地将心里的话说出口。

    只是英招听到的爱人的话,嘴角却是猛的一抽。

    自己都已经这般解释了,结果这个脑补帝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看着爱人明显已经开始智不清癫狂的样子,英招知道,此刻再否认什么都没有用。

    哪怕是身体力行的想要安抚男人,对方也会因为血族的这种种族的特性,认定了自己这是仆人对于主人的顺从。

    想到这里,英招眼中的光华一闪而过。

    随后他缓慢的抬起头,表情恢复了以往的冷漠。

    抿了抿唇,声音有些干涩的对着邓普斯说道“所以,大人您是在质问我和费奇之间的关系”

    “大人是不希望我和其他人接触是吗”

    “可是大人您和简小姐之间抱歉,是我僭越了。”

    说到简静涵的时候,英招刻意停顿了一下,让自己看起来呈现处一副极度忍耐的模样。

    随后他垂下眼帘,对着男人轻声说道“如果大人不喜欢的话,我以后会和其他人保持距离。”

    邓普斯刚刚听到英招问到自己和简静涵之间的事情,这才猛的回过神来。

    他的神志稍微恢复了一些。

    看着怀里的人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眼眶微红,嘴唇紧抿绷成了一条直线的模样。

    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捕捉到了什么期盼已久的状况。

    忍不住开口对着英招询问道“英潭,你是在问我和简小姐”

    “你是觉得我和那个女人有什么关系吗”

    “你是不是,吃醋了”

    邓普斯心中升起希冀,他咽了咽口水,有些忐忑的说出了这句心中的话。

    随后他死死盯着英招的双眸,连对方一丝一毫的表情都不想要错过。

    而此时的英招听到了邓普斯的话,身体明显僵硬了一瞬,对着爱人摇了摇头。

    男人见状,刚感觉到失望,便听到怀里的人声音低沉地对自己说道“不是的大人。”

    “我只是您的执事,我是属于您的,不敢对主人产生这样的情绪。”

    “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做好本分。”

    “以后会和其他人保持距离,也不会妨碍您和简小姐。”

    “只是求您,不要厌烦我。”

    英招的语速极慢,尤其是说到最后,声音中甚至带上了一丝哽咽。

    那种心伤又隐忍的状态被英招演绎得淋漓尽致。

    此时此刻一直紧张地注视着他的邓普斯自然也注意到了怀里人的状态。

    内心立马涌起了无法言语的激动。

    怀里的人是在意自己的

    他在嫉妒自己和那个女人的关系

    只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将自己的地位看得如此卑微,甚至在祈求自己不要厌烦他。

    怎么可能厌烦,自己怎么可能会厌烦自己的宝贝。

    要知道,自己明明爱他爱的恨不得把他融到自己的骨血里。

    邓普斯欣喜若狂,可是随即,又想起了自己刚才的行为。

    刚刚的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

    那般粗暴的对待心上人,还那样的质问他

    将他逼迫的浑身僵硬,几乎哽咽。

    明明是那样看起来冰冷又强势的一个人,此刻却窝在自己的怀里。

    眼眶红红的,看上去脆弱的不像话。

    邓普斯虽然觉得这样的英招十分让人着迷,可心里更多的却是对怀里人的心疼。

    男人抱紧了英招,此刻愈发的想要确认对方的心意。

    于是邓普斯忍不住低下头,凑到英招的耳边不住地询问着“英潭,你是爱我的,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家里有事,要是晚上6点赶不完稿子就9点更哦不过我会努力按时的么么哒

    蟹蟹iss林木子的地雷,,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