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综]樱绯雨 > 买牙膏(二合一)
    沢田纲吉的情况, 用reborn的话来说,就是“因为没用的滥好心帮了个街头大哭的个性暴走的小男孩儿,结果小孩儿哄好了,自己却缩水了好几倍,从好不容易有了点样子的废柴boss直接退化到了史前时期”。

    “据说蠢纲小时候连吉娃娃都怕。”第一杀手在电话那边说着, 对这不争气的学生有着显而易见的嫌弃,“啧。”

    “所以你就把这个麻烦送到了我这里,小婴儿”云雀一个人坐在远处, 身上的气息十分危险,脸上有着明显的不快。

    “喂云雀你这家伙对十代目说什么大不敬的话呢”护送小团子过来这边的狱寺隼人立刻炸了,嗓门大的出奇,暴躁得跟爆豪胜己有一拼。

    脸还没褪去婴儿肥的纲吉团子抖了抖, 琥珀一样圆圆的双眼里立刻蒙上一层水雾,软趴趴的手指在身前不安又害怕的搅着,下意识往身边最安静的绯世那里靠了靠, 咬着下唇牵住了他的衣服,小身体颤颤的。

    狱寺一愣,立刻懊恼万分的“嘭”一声跪下, 以头抢地“啊啊啊属下吓到您了吗真是罪该万死万分抱歉十代目”

    纲吉没忍住“呜”了一声, 抖得更厉害了, 小手直接攥住了绯世的衣角, 几乎躲到他身后去了,小嘴张了张想说什么,但却只发出了小猫一样细细软软的气音。

    在从满是黑西装的城堡到这里来的一路上, 这场面已经出现了不知多少次,但小纲吉还是没办法习惯。

    虽然知道这个叔叔没有恶意,但是他的样子真的好可怕呀qaq

    云雀蹙了蹙眉,看着小孩儿害怕的样子迟疑了一瞬,不易察觉的放缓了表情。

    “行了狱寺,你这样更吓人。”reborn毫不客气的开口,开始催人,“把蠢纲扔那儿就行,赶紧回来,总部的文件都靠你呢。”

    “可、可是”狱寺明显的迟疑了。

    reborn没理他,紧接着对云雀说“云雀,意大利最近不太平,那个孩子有点问题,蠢纲先放你那里,顶多两三天就变回来了,这期间你和绯世看着点,算我欠你个人情。”

    云雀的眉间立刻松动了“打一架”

    reborn似乎笑了一声,却莫名让小团子感觉全身发寒,有种要被幼儿园里的小霸王欺负的感觉“可以。”

    云雀没有问题了。

    但狱寺还有问题。当然了,在他眼里除自己以外的人都不可靠。

    但reborn有令,他又理应以大局为重,而且还有点另外的因素在里面

    银灰发色的青年挣扎矛盾的看向被纲吉下意识依赖的绯世,磨了磨后槽牙,表情凶巴巴的,语气却在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就软了点儿“喂,你要给我好好的保护好十代目当然你自己也是一样听到没有”

    绯世正斜眼打量着身后棉花糖一样软乎乎的小团子,闻言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抬手揉了把小团子手感极好的棕毛。

    小纲吉看起来很是腼腆怕生,但却意外的对他的动作没什么抗拒,甚至下意识舒服地眯起了眼,蹭了两下他的手心,像只好欺负的兔子。

    绯世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捏了下他软软的耳垂,垂眸问道“纲吉几岁了”

    狱寺“不准无视我”

    小团子的耳垂升起肉眼可见的粉色,仰着小脑袋,天真、好奇又害羞的看着他,红着脸磕磕绊绊的回答“今、今年五岁了。”

    “是么。”绯世可有可无的应了一声,终于看回忿忿的狱寺,平静的说“交给我吧。这次的事都多亏了他。”

    狱寺“啊”

    reborn在电话里嗤笑了一声,对绯世这样说的理由心知肚明。

    带小孩这种事,对绯世来说一向很简单。

    他拥有神奇的吸引力和安抚能力,任何调皮的孩子到了他面前都会变得非常乖巧,虽然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他那无与伦比的美貌。

    小孩子也是有自己的审美的,在比女孩子还漂亮的大哥哥面前,当然要好好注意自己的形象啦

    “再那样说我就把一会儿的计划取消。”

    清冽好听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小纲吉缩缩脖子,立刻脱离了刚刚兴奋期待的状态,惴惴不安的小声道歉“对、对不起绯世哥哥。”

    “叫绯世就行了。”绯世拍了拍他的脑袋,出乎纲吉预料的轻易就原谅了他。

    果然绯世是个好人

    小团子悄咪咪握紧小拳头,给自己打过气之后勇敢的询问“那,绯世哥绯世,刚才说好的庙会”

    小不点希冀的仰着小脑袋,懵懂小鹿一样的大眼睛迎着阳光,看起来像棉花糖一样绵软。

    绯世与他对视了一会儿,抬手弹了下他的脑袋“我说话算话。”

    小纲吉捂着一点都不疼的脑门,吹弹可破的娇嫩皮肤上慢慢晕开可爱的绯红,弯起眼冲他笑了笑。

    发梢在阳光下呈现出銮金一般的色彩。

    绯世翡翠一样清透的眼睛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会儿,慢慢抬手撩了下那一丝散发着阳光味道的发。

    棕色的。

    “绯世”男孩迟疑的声音吹散绯世心里突然就无处安放的空荡。

    他微阖眼帘,将手放了下来。

    “头发有点长了。”

    与平时无异的这样说着,樱发青年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短刃,朝男孩招了招手“我帮你剪一下吧。”

    于是等云雀核对完小孩入住的诸项事宜,回到和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收拾齐整、精力有限的小孩窝在绯世怀里午睡的画面。

    樱发青年手里拿着一小撮头发对着阳光,眼神空洞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白皙无瑕的侧脸在光下散发出一种莹润温暖的瓷白,高挑的鼻梁边洒下一圈淡淡的阴影,手指修长如艺术品,精致的仿佛能发光。

    那是一种看一眼就能将呼吸夺走的美丽。

    云雀在门口站了半晌,才慢慢迟钝的回过神,一步步无声的靠近那个貌美如神祇的人。

    察觉到他的靠近,青年平淡的转眼,清澈分明的碧眸映入云雀的眼帘。

    他在他旁边半跪下来,抬手抚上那动人心魄的脸,仿佛被蛊惑一般,动情的亲吻了他。

    濡湿的唇齿间有若隐若无的清甜茶香。

    云雀的喉结滚动了一下,耳尖泛着红,垂首枕在绯世肩上,声线微哑“你还会剪头发”

    “嗯。”绯世任由他环抱住自己,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些难辨,“会。”

    晚间时分的庙会在并盛神社举行。

    顶着纲吉小团子泫然欲泣的表情僵了半天,云雀才终于松口,答应在外面等他们。

    是的,只是在外面等而已,云雀恭弥绝不群聚,更何况是去这么热闹的地方。

    能陪着绯世和小团子步行去神社、感受热闹的气氛,已经是在他的底线边缘反复横跳了,这还是看在沢田纲吉此时是幼崽的份上。

    等他变回来

    穿着橙色绣金鱼的小浴衣、蹦蹦跳跳走在前面的纲吉突然浑身一冷,有种不祥的预感。

    绯世盯着小团子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忽然侧头凑到云雀耳边,说“普通的小孩子,会在陌生人面前一整天都不叫着要妈妈么”

    云雀的耳廓感觉到他说话时温暖潮湿的热气,耳根染上浅浅的红晕,没有躲开,只是垂眸轻声道“小婴儿让他以为他的父母去度假了。”

    所以他们两个现在就是父母拜托照顾他的可靠的人。

    绯世听明白了他话里隐藏的意思,了然的退开些许。

    云雀脚步微顿,眼睛朝他那边瞥了一下。

    绯世正看着走路磕磕绊绊的小纲吉,过了几秒才注意到他的目光,递过来一个询问的眼神。

    云雀蹙了蹙眉,略显烦躁的偏开头,没有搭理他。

    绯世“”

    他茫然的看着云雀,片刻之后探寻的向四周看了看,一眼就看到了街角一家很小的商店。

    “恭弥。”他顿了一下才开口呼唤,声音有些低,“你昨天不还说太快了么”

    云雀一愣,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这才看到他所说的那家成人用品店,表情冷淡的脸一下子僵住,耳根通红,略显无措的看向他“我没有”

    “到啦绯世快点快点”

    孩童的声音打断了青年的解释,绯世最后看了眼云雀,什么都没说,跟上了哒哒哒向神社跑去的孩子。

    云雀在原地微微抿唇,挣扎的看了眼远处的人流,加快脚步在绯世走远之前一把扯住他的手“等等,清,你听我说”

    绯世下意识拽住了快要跑没影的小团子,扭头静静的望着他。

    小纲吉踉踉跄跄的站稳,扯着绯世的衣摆,也仰脸茫然的看过来。

    云雀“”

    没等他想出来是现在放手,还是坚持用孩子听不懂的话解释自己没绯世想的那些心思,樱发青年的手机就突然震动起来,缓解了此刻若无若无弥漫着的尴尬气氛。

    云雀松了口气,揪过小纲吉的领子,示意绯世先打电话。

    他无意中朝手机屏幕上看了一眼,凭他的目力,即使不是刻意为之,也在一瞬间看见那上面的联系人是“我有猫了”。

    绯世看了他一眼,平静的接起了电话“消太”

    云雀眼帘微动,转过了头,牵着小纲吉往远处走了几步。

    小孩儿还是有点怕他,或者说比起他更喜欢绯世,有些不安的扭头往后看“绯世不来了吗”

    “他在打电话。”云雀声线淡淡的说着,注意到小团子在他面前有些拘谨,犹豫了一下,还是主动提议道“想吃什么”

    背后的一大一小慢慢走远,绯世沉默的听了一会儿那边的呼吸声,又问道“身体怎么样了”

    “你在哪儿”相泽消太终于说话了,也许是脸部骨头骨折、被绷带缠住的原因,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闷。

    绯世没什么隐瞒的意思,直接道“在并盛。”

    相泽呼吸一滞,立刻反应过来“你跟沢田纲吉在一起”

    他的语气相当冲,简直失去了平时的冷静。旁边给两臂尽断的他拿手机的麦克吓了一跳,觑着好友的脸色,心里有些打鼓。

    这个沢田纲吉是什么人怎么eraser的脸色像是他能吃人似的

    “可以这么说。”绯世看了眼站在小吃摊旁边的纲吉团子,听出相泽语气不好,主动解释道“放心,不是黑手党那些事,我们现在在逛庙会。”

    “你跟那小子一起逛庙会”相泽的声音褪去了紧绷感,转而变成了另一种危险。

    麦克有点呆,心里慢慢琢磨出些许不对劲来。

    eraser这家伙怎么听着有点嗯

    绯世眨了两下眼,装傻的岔开话题“我上午去看了你父母,他们身体不错,我没告诉他们你受伤的事,等你好了再自己回去吧。”

    相泽顿了顿,暂时收敛起自己的情绪,低沉的“嗯”了一声,转头看了麦克一眼。

    后者凭着多年的默契立刻会意,帮他把手机固定上,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关门声响起,病房里安静下来。好半晌,相泽才尽量与往常无异的问“你有我的感情还不够么”

    男人的声音有种压抑着什么一般的平静,语速偏快,显示出他实际上并不太冷静的事实。

    绯世眼眸一动,知道他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打算。

    这是当然了,这个英雄世界中,最了解宇智波绯世的人就是相泽消太。

    绯世碧色的眼眸慢慢变得深不见底,神情没有一丝改变,近乎于冷漠的说“那已经是以前了。现在的我需要更多。”

    相泽消太猛地咬紧后槽牙,脸色难看的瞪了手机半天,突然犀利的问“你为什么杀死脑无”

    绯世沉默着。

    “我从警察那里拿了爆豪他们的笔录。你失去理智直接杀死敌人是因为你姐姐她被敌联盟盯上了你一直想做的事就是找到她”相泽消太不愧为这个世界最了解绯世的人,一连声的询问已经基本接近了事实。

    他顿了顿,缓缓说出最隐蔽的担忧“还是说,单纯只是你的疾病开始恶化了”

    “”

    这个人还是这样。

    不管发生了什么,第一件事永远从他的立场出发。

    对面的人沉默了很久都没有回答他,能听到的只有浅浅的呼吸和远处鼎沸的人声。

    “绯世”相泽消太忍不住开口呼唤他,心里更为焦灼。

    “谢谢你,消太。”绯世终于开口了,一上来就是突兀的道谢。

    “什么意思”相泽皱起了眉,突然感到一阵难言的恐慌,仿佛此刻的绯世已经到达了他触及不到的远方。

    但绯世没有说自己为什么道谢。

    他只是淡淡的说“你的猜想很正确,只不过我姐姐应该是没事的,我的病情也没有恶化。”

    “应该”相泽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个词。

    “就是大概率没事的意思。”绯世扬起了头,眉眼微松,“我离开家的时候,情况比较特殊。”

    “那你到底为什么突然这么反常”相泽的眉头依旧紧锁。

    “因为我看到了一些不好的画面。”绯世轻声回答着,眼前闪过未来的某个自己传来的、关于黑色墓碑的记忆。

    “一些事的冲击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它让我突然就意识到,我离开家已经够久了。”他说着,慢慢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悠悠的吐出来,明明语气没什么变化,但听起来却突然多了种无言的疲惫和沧桑,“几十年了。”

    被他那莫名奇妙的能力赶出家门,已经过了几十年了。

    “”

    相泽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声音。

    他听着电话那边细微的呼吸声,心脏有些发疼。

    “所以,我只是有些急躁了而已,急躁到连骗人都不想做了。”绯世喃喃的说着,声音渐低,“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果然也是人。”

    “即使伤害别人也要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样的自私的人。”

    说完这一句,他像突然失音般沉默了几秒,便突如其来的挂断了电话。

    相泽消太听着仿佛永无止境一般规律的忙音,慢慢垂下眼帘,手脚发寒。

    远处的樱发青年身形高挑,周身的气息有些冷寂。

    云雀把两杯加冰的红茶放到座椅上,自己先拿起一杯插上吸管,一边喝一边不受控制的往绯世那边看,猜测着他在说些什么。

    旁边的小纲吉舔着苹果糖,好奇地看着他手里暗红色的饮料和里面漂浮的柠檬片,试探的拿起了另一杯,再拿起吸管。

    云雀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小孩子不能喝冰水。”

    “欸”小纲吉愣了愣,听话却又不舍的将饮料放下,忍耐的瘪瘪嘴,看起来有些可怜。

    云雀迟疑了一下,将那杯红茶拿了起来,把吸管插进去“只能喝一口。”

    纲吉眼睛一亮,腼腆又害羞的朝他笑了笑。

    跟二十年后那个没用的草食动物简直是天壤之别。

    云雀这样想着,怀抱着对小动物一贯的耐心,温柔的将红茶递了出去。

    “小孩子最好别用冰。”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知何时走了过来的绯世已经恢复了常态,看了眼云雀放到一边的柠檬红茶,顺手拿起来喝了一口。

    那杯红茶几乎是满的,因为插完吸管之后,云雀只喝了一口。

    “那是我”喝过的

    云雀下意识开口,中途又觉得没必要说出来,把后面几个字咽了回去。

    但说完之后他才发现,这样做简直是欲盖弥彰,蠢得不行。

    因为不管怎么样绯世都已经明白了。

    他保持着含住习惯的姿势,微愣的盯着他,又看了手里的红茶一眼,微微歪头,表情有几分无辜“那我赔你一杯”

    云雀发丝间露出的耳朵立刻变得通红。

    赔什么赔吻都吻过了还在乎这种间接接吻故意拿他寻开心吗

    他忍不住瞪了绯世一眼,眼角的余光却看到纲吉小团子正懵懂的看着他,见他看过来便天真的说“云雀叔叔,你的脸好红哦”

    “”云雀连身体都僵硬起来。

    偏偏这个时候绯世还重新叼上吸管,悠哉悠哉的说“一会儿去趟那家店。”

    “什么店要买什么哇”纲吉好奇的看向他。

    绯世斜了眼浑身紧绷的、耳垂红的要滴血的云雀,慢悠悠的回答“买牙膏。”

    回到云雀宅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一点。

    纲吉小团子兴高采烈的玩了一晚上,看得出来他平时没什么玩伴,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所以玩得有些疯。

    等绯世抱着他和云雀汇合的时候,小不点儿已经睡了过去。

    此时云雀正站在小河边望着远处,身上穿着黑色的浴衣,更显得他气质凛冽,五官出色冷淡。

    绯世从背后接近他的时候,他刚刚挂了电话,见他过来便尽量平淡的说了句“草壁已经回去了。”

    绯世看了他一眼,拍了拍小团子的背“所以,晚上没有其他人”

    “嗯。”云雀抿了抿唇,默默的把注视着他的目光移到了地面上,随后又朝纲吉团子伸出手“我来抱吧。”

    绯世看起来有些疑惑,但还是把孩子递了出去“为什么”

    云雀低头看了眼小团子,冷笑一声“这小动物也就现在比较乖巧。”

    绯世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回云雀宅的路上,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气氛还算不错,只不过等绯世真的进了那家店再出来之后,云雀就彻底沉默下来,目光一接触到绯世就会扭头看向一边,到了家拿了衣服就进了浴室,进门之前脚步一顿,低声说了一句盥洗室里也有热水。

    看起来相当别扭和不好意思。

    等绯世在盥洗室洗完澡、把纲吉小团子安顿在隔壁的房间里、穿着云雀给他的衣服回到房间之后,黑发青年已经换好了舒适的浴衣跪坐在了榻榻米上,白皙的皮肤在深色布料的映衬下更加引人注目。

    听见开门声,他眼眸湿润的抬眼看向绯世,四目相对之后又触电般移开,耳尖蹿上红色,微不可察的抿了抿唇。

    绯世站在几步远的地方看着他。

    云雀恭弥是一个非常英俊而年轻的男人。他的头发和眼睛都是深邃的黑曜色,发梢还滴着水,落在凌厉美感的五官上,顺着白到发亮的脸颊缓缓滑落,滴进微敞的衣襟里。

    绯世走到他旁边,看到云雀的身体肉眼可见的绷紧了。

    他在云雀旁边坐下,低声道“不愿意”

    “不是。”云雀立刻否定,抬眸看了他一眼,淡色的唇被自己咬的发红,有些不知所措的沉默着。

    他沉默了一会儿,便抬手缓缓地解开腰带,伸手抱住了他。

    作者有话要说  想想还是一口气把委员长推倒了,嘿嘿嘿,本章字数6300,是二合一章节哦12加更812

    感谢在20191122 19:08:2720191123 17:41: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祢蘇 11瓶;催更的读者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