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综]戏精女配 > 魏晋皇后
    司马懿父子三人互相安慰了几句, 便立在那儿静候, 等待太后下一步的指示。司马懿想得美, 若太后无视了,那是最好,他们直接离宫回家去即可。

    遥襄看过来的目光非常坦荡, 反观司马懿父子,就神态各异了。司马懿不知在想些什么,眼神闪啊闪到处飘, 司马师一早就微微低垂头颅,视线向下, 看起来异常谨慎。司马昭倒是没咧嘴露出一口白牙, 也没直勾勾的笑,站在父兄身后很规矩,似乎对遥襄手里的那把剑颇感兴趣。

    听到遥襄的问题,本来就有些不自在的曹爽,这下变得更拘谨了。

    “听说有疾。”他像蚊子一样嗡嗡了一句, 两片嘴唇都没怎么动。

    “哦。”遥襄非常短促地发出了一声明显不太走心的感慨。

    她就是纯好奇, 换个人她就直接问了。

    司马懿向前挪蹭了一步,既然太后只嘀咕不发话, 那么就让他这个做臣子的先开口吧。

    就在这时, 遥襄发话了, 只是发话的对象不是前面这父子三人的任何一个。

    “等一下,曹训。”

    她把曹训叫住,转过头用一种玩味的语气对曹爽说“不如把这件事, 交给他们做。”

    曹爽怔了怔,方才醒悟遥襄说得“这件事”和“他们”是指何事何人。

    “不可”

    一口驳回之后,又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反应过于激烈,于是曹爽赶紧缩起肩膀,把腰弯下去做低姿态,小声劝道“不可呀,太后”

    遥襄干脆完全转过身来看着曹爽,一副“我很难办”的样子。

    “可是本宫担心表哥靠不住呀。”

    曹爽心头一哽,倒吸一口凉气,急切地想辩白些什么,可是又不敢太大声,只能像被掐着脖子一样,嘶嘶发出低哑的声音,“臣对太后一片忠心,日月可鉴。”

    他靠不住,姓司马的那爷仨就靠得住了醒醒吧,太后

    他算是明白了,太后心里这把火,烧完泰初表弟,现在烧到他身上来了。

    遥襄幽幽叹气,“就怕表哥不上心,把事办砸了,本宫还不能打也不能骂”

    曹爽用袍袖擦了擦额角冒出来的冷汗,挺起腰杆站直,语气非常坚决,“如若办事不利,臣自请领罚绝无二话。”

    末了,他瞅瞅遥襄,又悄声加了一句,“臣,绝对靠得住。”

    遥襄撇撇嘴,“行叭。”

    接受得有几分勉强,然后冲曹训打了下手势,示意他行动继续。

    司马懿父子像看哑剧似的看完全程,合着到最后也没他们什么事,那开始时太后和曹爽在那儿嘀咕什么呢

    遥襄再一次想起还有个司马懿没打发,便很轻松随意地对父子三人摆了下手。

    “啊,没事了,太尉回吧。”

    说完,便转身准备回宫里去,曹爽用防贼似的眼神看了司马懿一眼,紧紧跟上遥襄的脚步。

    直到这个时候,司马昭才从父亲身后小心地抻出脖子,睁大眼睛望着遥襄的背影。

    “太后啊”司马懿毫无预兆地往地上一跪,哦不,是往地上一坐,大哭大闹起来。

    可把立在左右的两个儿子吓了一大跳,不止司马师、司马昭兄弟大受惊吓,前面遥襄和曹爽也霍然回头,看到这幅情景差点眼珠脱眶。

    “太尉这是怎么了”遥襄走过去,想将人扶起,可是司马懿赖在地上不起来。

    曹爽恨得牙痒痒,这老东西脸皮厚他早知道,可没想到卖惨争宠也是一绝。

    “太尉快别哭了。”遥襄一脸怜惜,就要用衣袖给司马懿擦眼泪,“你一哭,本宫的心都要碎了”

    简简单单一句话,别生拉硬拽都好使,司马懿立即弹射一般跳起,完美避开了遥襄欲为其拭泪的手,也避免了她的“心碎”。

    “太后,臣有一事相求。”司马懿老脸涨红,努力言归正传。

    遥襄遗憾地放下袖子,漫不经心地问“何事呀”

    司马懿清了清喉咙,故作为难地向四周瞅了瞅,末了低声对遥襄说“可否请太后借一步说话。”

    曹爽一听,有些急眼,正要劝遥襄回绝,就见遥襄好脾气地点点头。

    “可以。”她随便找了个方向一扬下巴。

    二人在周围一片诡异的气氛之中,走到不远处的墙根下,司马懿先是严肃恭敬地对遥襄拜了一拜。

    “臣”

    遥襄微笑着打断他,“太尉有话直说,这里没别人,无需那么多弯弯绕绕。”

    司马懿默了默,斟酌着开口,“臣想请太后为犬子赐婚,指一桩良缘。”

    闻言,遥襄一愣,诧异地挑起眉梢。

    “什么意思”你儿子娶亲,要我赐婚,这膈应得是你儿子呀。

    所以,认真的

    “老臣家中至今无后。”司马懿叹气,苦闷至极。

    遥襄抽了抽嘴角,好不容易把“关我屁事”咽回去,凉飕飕地说“太尉无后,可赖不着本宫。”

    显而易见,是你儿子自己的问题。

    司马懿慌忙摇头,“臣不是这个意思,臣想说的是,臣的次子至今未婚,希望太后”

    遥襄愣了愣,失声道“你说,给他赐婚”她还以为司马懿要她给司马师赐婚呢。

    司马懿无声地点头,暗中观察遥襄的脸色,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都不放过。

    遥襄皱眉思索,“我记得他与我同岁,怎么还没成亲”

    该不会已经是二婚三婚了吧可是也不对,司马懿用得是“至今未婚”。

    “你们也太不上心了,晚了才知道着急。”遥襄叹道。

    司马懿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此时他很想大声咆哮“不是我们不上心,是你给那小混蛋灌了太多汤,小混蛋丢了魂,天天就知道想着你做梦”,如果不闭眼,不深呼吸再吐出,他极有可能压抑不住,已经咆哮出声了。

    “求太后给他赐一门婚事。”司马懿闭着眼,语气消沉,“太后赐婚,他不会不从。”

    他谁都没提司马昭的名字,而是非常默契地用“他”来代替。

    遥襄眯了下眸子,定定地看着回避与她对视的司马懿,眼神变得有些绚丽多彩,可是能教人分辨出来的,就只有玩味这一种颜色。

    “看上了哪家的姑娘,你们自己商量着办,至于想要本宫赐婚”遥襄勾起唇角,故意卖了个关子,停顿了片刻才悠然给出结论,“却是不能。”

    司马懿眼皮一颤,终于睁开眼,却未抬起头。

    遥襄自顾自地叹道“赐婚这种缺德事,本宫自己便深受其害,所以不愿施加于人。”

    如果不是特别需要,她实在不愿插手他人的婚姻。而现在,她就没有这方面的需要。司马昭的婚事,有什么特殊价值吗没有的话,关她屁事。

    司马懿终于抬起头,一脸惭愧地对遥襄说“是臣冒失了。”

    遥襄凉凉接了一句,“是莫名其妙。”

    就算司马昭至今不娶是因为她,司马懿说这一通也是莫名其妙,想让她愧疚,还是以为她会为了撇清当年那段不光彩的情愫,匆忙应下给司马昭赐婚的要求,从而证明她现在的心是“坦荡”的

    呵,不接招哦,她不愧疚,她也不需要向谁证明。

    “没什么事就散了吧。”遥襄觉得在司马懿这里耽搁的时间够久了,她很忙的。

    “太后,臣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曹爽、司马师、司马昭等了半天,终于等回了各自的爸爸,接下来便是各回各家。

    路上,司马师司马昭兄弟俩频频打量父亲,司马懿看上去有些怅然,时不时就要叹口气。

    “爹,你跟太后说什么了”

    “爹,她跟你说什么了”

    兄弟俩同时开口,话也差不多,可是在方向上还是有明显分别的。

    司马懿瞅瞅目患瘤疾的长子,“为父向太后推荐昭儿做黄门侍郎。”

    这不是走后门么,司马师心道。

    虽说求得是好事,可爹也太直白了,一看就是拿旧情向太后求上位。

    司马师把脸转到一边,有些不快。夺妻之恨,再若无其事,心底也是恨的。他恨明帝,不恨当今太后,他曾无比痛惜自己那被夺走的妻子,到后来,即使在家中偶然翻到她的旧物,也能心如止水。

    但是让他借过去的情分向太后讨要些什么,他是绝不会去做得。太后的权势背后,有他的隐痛。

    司马懿又看向拧着眉头,脸红红的次子,“她说为父卖儿子。”

    “我看爹也是卖儿子。”司马昭恼怒地把头一甩。

    想升官他可以自己去挣自己去钻营,爹这样明晃晃地拿旧情求上位,太丢脸了,她会不会看不起他

    等等

    她说爹卖儿子难道,爹想把他“献”给太后

    如果是那样的话,他没问题。,,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